您的位置 : 首页>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14.亚姆立扎(十六)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19-10-24 01:12:22编辑:蝶霜飞

战列线对轰时,先敌开火很大程度是一种心理战术。因为除非交战双方贴的很近,即便炮手是个瞎子或醉鬼也不会打偏。一般正常情况下,首轮炮击的用处除了找准头,更多的是用于提振己方士气,威...
战列线对轰时,先敌开火很大程度是一种心理战术。因为除非交战双方贴的很近,即便炮手是个瞎子或醉鬼也不会打偏。一般正常情况下,首轮炮击的用处除了找准头,更多的是用于提振己方士气,威吓敌舰队。

一万三千公尺距离打出的首轮炮击就打出近失弹什么的要么敌舰有个好炮手,要么运气好的吓人,再不然就是敌舰安装有极为先进的观瞄装置,最糟的情形下三者皆是

太糟了。

不管哪一种都不受公国舰队官兵待见。

作为技术兵种,海军本应是最为崇尚科学的一群人,可实际上不管是海上还是空中,海军都非常迷信,甚至比陆军更迷信。海军军官坚定的相信真正能够决定海战的胜负的,其实是各种各样的、不可预见的偶然因素,这些因素会在何时,以何种形式出现,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等等,只与一种东西有关运气。

如果一名舰长的运气足够好,即便在最激烈的海战当中,他的战舰受到多艘敌舰围攻的情况下也不会受到伤害,但是如果他的运气很糟糕,敌舰第一轮或第二轮齐射就会以令人惊讶的精准度命中他的战舰的弹药库。再比如,如果一条战舰的运气足够好,不但自己走运,还会福泽结伴航行的友军舰船。反过来,要是这条舰是那种传说中的“的卢妨主”之物,那么与其一道出击的其它战舰必定死伤惨重,而那条“祥瑞”舰的主业也可能变成捞人救援,要是再邪门一点,不但友军全军覆没、无人生还,根本不用捞。还要给友军舰船“补枪”,加速其下沉

当懂技术又迷信的海军官兵们看见敌舰第一轮齐射就打出近失,他们的感觉当然不会好。

高尔察克的感觉也不好,从那一发近失中,他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帕西法尔舰队正在爬升机动,机动中的战舰要命中同样处于机动状态的目标本来就很困难,更不要说这与海面上的二维平面机动不同,是三维立体机动,且还要一边克服高空气流的影响,一边维持队列。在这种环境下能打出首发近失,这不光是观瞄设备先进的问题,在抵消机动中的振动摇摆,保持火炮始终稳定指向敌舰的技术上,帝国也远远领先于诸国。

除了火控系统之外,帕西法尔舰队的爬升速度也成了一种极为致命的威胁。

浮空战舰之间的战斗最看重的不是火力,而是高度和速度。

拥有高度的一方在战斗中更具有优势,位于地处的战舰主炮需要有足够的仰角和初速才能够得到高处的目标,而且炮弹飞行过程中动能损失较大。占据高度的战舰视野更开阔,得益于地表曲面,高空发射的炮弹弹道能延伸得更远,且弹道末段会呈现与水平面垂直的落角,此时下坠累积的势能与炮弹自身飞行的动能相加,要穿透战舰相对薄弱的水平装甲和装甲下的隔舱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而那些被深埋在船舰底部的舱室普遍都是战舰的要害区域,比如弹药库、动力舱等等。

正因为有着如此之多的优势,浮空战舰的战斗大多会围绕争夺高空阵位展开,只是抢占阵位成功并不意味着就能干净利落的消灭敌舰。垂直落下的炮弹固然威力极大,动能穿深数据最佳,但命中率也相对较低。这是因为不同角度落下的炮弹,其面对的战舰投影面积也不同。故对于相同的炮弹,其飞行行程越远,水平速度与垂直速度的比值越小,投影面积也越小,其“危险区”也越小。

简而言之,垂直落下的炮弹只能看到一个雪茄型的细长条投影,低于八十度以下的夹角飞来的炮弹则能看见一个粗的多的椭圆形投影。

有这样的利弊在,所以才会用舰炮的数量和口径来提高命中率。可刚才的射击明确显示敌舰队的火控系统精准度已经足以克服垂直落角炮弹的精度问题。一旦让他们抢占高位,接下来公必然沐浴在弹雨之下而无还手之力。

“冯德坦恩”号的主炮口径是210,其它轻巡洋舰和驱逐舰的主炮口径则以155128居多。以公国“博罗季诺”级战列舰的254主装甲带,要防御那些“小水管”并不成问题。可其水平装甲只有100,面对持续落下的垂直弹弹雨,恐怕难以承受。

幸好,我们这边也是有所准备的。

“传令第一分队指挥官费尔克萨姆上校,继续提升高度不必理会敌舰的骚扰。命令第二分队指挥官涅鲍加托夫上校,上升至三千五百公尺改平左转两个罗经点,与第一分队保持平行航线。命令第三分队指挥官恩科威斯特上校,上升至三千五百公尺后改平右转两个罗经点,同样与两个分队保持齐头并进的航线。”

下达完一系列指令后,高尔察克少将举起望远镜,紧盯着还在继续爬升的帕西法尔舰队,冷冷说到:

“让我们看看,那个尖耳朵小子能玩出什么把戏。”

“敌舰高度持续上升中”

“敌战列舰第一分队发现复数玛那反应强度从三角至四边级不等”

“敌第二第三分队开始改平,高度三千五百”

“敌旗舰叶卡捷琳娜号与机动部队保持后方队列”

各种各样的情报涌入指挥舰桥,手捧温热的红茶,看着终端界面里正在呈现出三角柱形的敌舰阵列,帕西法尔不禁感叹出声。

“真是有一手,不愧是公国第一舰队战术家,一上来就给我们出了个难题啊。”

集中兵力是用兵方略的基础,但高尔察克的表现似乎并不符合这一概念,可实际上这恰恰是他狡猾之处。

原本握紧的拳头突然松开来,转化为三股独立的力量任谁看了都会以为这是施展各个击破战术的绝佳机会。可实际上三个舰队彼此完全可以实现互相支援,不管从哪个角度切入都会面对两到面前,计算弹着角度都实属多余,哪怕是战列舰,遭遇这种集火射击都只有被打沉的份。

有人会说那你可以抢t字横头阵位,发挥火力优势啊。可别忘了,这是立体空战,就算抢好了阵位,你也还要承受起码三条敌舰的立体攒射。如果敌人够狠,不惜以牺牲领航舰为代价,用三条战舰缠住你的舰队,后续分队调整队列展开包围,你一样逃不掉。而众所周知,公国最不缺的就是人命。海军士兵的性命价码或许比陆军灰色牲口贵一点,但如果公国指挥官觉得有必要,他们同样不会吝啬军舰和水手。

面对这种极具公国风格的作风,留给帕西法尔的选择并不多。

“我们可以继续拉升高度。”

“没用的,敌舰在船内配置了大量魔法师,恐怕还有造船技师。只要发现哪里压力不足或出现堵漏,立即让这些人上去解决。这样一来他们的升限起码比标准数值翻了一番。或许我们能继续上升到连技师和魔法师都无能为力的高度,但这样一来就无法完成既定战术目标了。”

“冯德坦恩”号的升限是一万两千公尺,公国那些铁乌龟固然到不了这个高度,但从这么高的位置想准确炮击也很困难。高空的强气流会严重影响命中精度,就算有雷达和光学设备来辅助瞄准,也要花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准头。

更重要的是,拉升高度的话就无法实现牵制和引诱敌舰队的目标了。原本对方的心态和用兵方略便是只要将敌军驱离拒止于亚姆立扎防空圈之外即可,既然对方爬到了自己拼命也够不到的高度,那么自然也不会继续深入追击。

“也罢,既然公国的先生们打定主意要打一场舰队战,我们也只好奉陪到底了。传令全舰队加速上升至高度四千公尺后列斜线队形”

帕西法尔很清楚自己的对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很清楚一般的小手段甚至是惨重的损失都未必能把那个男人和他的舰队从亚姆立扎上空调走。此外就算把亚姆立扎驻留分舰队调走,有马克洛夫海军上将坐镇的亚姆立扎据点也不是一个能够轻易渗透、破坏的目标。

他的最终目标不是击溃高尔察克,更不是歼灭这支实力强大的舰队。自始至终,亚姆立扎据点内囤积的物资和那些港口设施、铁路调度系统才是他的目标。

要想完成他的战术目标,他还必须把戏做足,给予眼前这支舰队不大不小的打击,以便让事态继续按照剧本发展。

“完成阵型转换后,全舰队集火射击敌战列舰第一分队领航旗舰之后全舰队原地转向六十度,攻击敌战列舰第二分队领航舰”

下达完命令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帕西法尔补充到

“通知各舰注意,力求使目标失去行动能力即可别太过兴奋,把人家给打沉了哟”

被司令官有些俏皮的语气给逗乐了,舰桥内顿时响起一阵压抑着笑意的“遵命”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