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情断长春

更新时间:2020-02-14 16:00:41

情断长春连载中

情断长春

来源:网络作者:付梁青云分类: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阅读量:1

正文第一章愁雾浓云,接天连地,灰蒙蒙暗淡无光,凄惨惨笼罩四野。沉闷中透不过气来,压抑下挺不起脊背,陡然间雾卷重山,云涌涛起,波涛起处,卷起一口枯井,浓雾密集,隆起一堆白骨。风凄...

《 情断长春》精彩章节试读:

正文 第一章

愁雾浓云,接天连地,灰蒙蒙暗淡无光,凄惨惨笼罩四野。

沉闷中透不过气来,压抑下挺不起脊背,陡然间雾卷重山,云涌涛起,波涛起处,卷起一口枯井,浓雾密集,隆起一堆白骨。

风凄凄,天地在哭泣,凄风里枯井旋转,愁雾中白骨成冢•••

冥冥中,遥远的天际,传来阵阵雷声,白骨被雷击打成一汪清水,清水上涨,变得浑浊不堪;愁雾散去,灰蒙蒙的水面上飘来一口鲜红的棺材,突然,激流四射,那口红棺材在激流中打转,眼看着就要被淹没,危机之中,传来一声闷响,砰地一声,红棺材撞到了井壁上,霎时井水变成了黑色,臭气熏天。

梁泉江感到被臭气熏得喘不上来气,他奋力张嘴,拼命挣扎,无奈,浊浪打来,把那口红棺材推进了他张着的大嘴里,他要喊,要跑,一群狂吠的狼狗围住了他,离他最近的那条狼狗张开腥臭的大嘴咬住了他的嘴巴,梁泉江挥手去打那条狼狗,却发现自己攥住了狼狗的嘴巴子,狗不叫了,一切归于死寂。井,白骨,红棺材,还有那群狼狗,说没就没了。正疑惑间,他发现自己被一个散发着臭气的蒸笼蒸煮着,他想出去,四周是焊死的铜墙铁壁,他想喊,却喘不上气来。自己快被憋死了,他不想死,他还想活下去,他两只手用力一挥,终于,他喘上来一口气,一身臭汗的梁泉江被憋醒了,抬眼望去,他见自己的嘴巴上面紧贴着傻子韩保举那只又黑又臭满是泥污的大脚丫子,梁泉江苦笑着用手挪开了韩保举那个令人作呕的臭脚丫子。

天有些放亮了,梁泉江从破草甸子上坐起来,惊动了他身下的跳蚤,他能感到跳蚤在他身上和草甸子之间跳来蹦去,平日里塞得满满的牢房,现在就剩下他和傻子韩保举了,空荡,无奈袭上了他的心头,韩保举还在酣睡。

梁泉江清楚韩保举没有被吓傻,他是为了活下去才装的傻,他很高明,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活到今天。

耀武扬威的看守们不见了,手脚镣铐的哗啦声听不到了,狱卒鬼哭狼嚎般的叫喊声也飘到了远处,死一般的寂静,梁泉江的心里很不安,他盼望着几天前那批被枪毙的狱友告诉他的话成为现实,他也害怕鬼子在垂死挣扎中对他们所有的人下毒手,梁泉江的心开始砰砰乱跳,他再次期盼那股青烟能告诉他一切,奇怪的是每天必到的那股青烟今天早上没来,他只好再次透过铁门上的小窗口朝外看去,微弱的光亮,让毫无声息的牢房里更显得阴森恐怖,给人一种坟场里诡异的气氛。突然,咣当一声,隔壁牢房的门被撞开了,难到那间牢房里还有活人,梁泉江急忙站起来,走到牢房里那扇铁门前面,推了一下门,门吱扭扭地开了个缝,门锁什么时候被打开的他竟然不知道,不过梁泉江现在没心思寻思它,他轻轻推开门,小心地来到走廊里,却见前面有个人跌跌撞撞向大门外走去,他大喘了口气,绷着的神经更紧了,

梁泉江急匆匆返回牢房,从破草甸子里掏出一张字条随手藏进了里怀,又扒拉起韩保举,拽着他一起跑出了牢房。

八月,正是三伏天,不过这座被日本鬼子称作是新京特别市的长春,早晚和东北的其他城市一样还不是那么闷热。天刚放亮,街道上掠过一丝丝凉气,梁泉江和韩保举跑出了监狱大门,连口大气都没喘,就直接拐向了长通路。突然从傍边闪出来一个人,个子不高,带顶破草帽子,把眉毛眼睛都压在了破草帽的下面,脸上黑乎乎的象抹了锅底灰,让人辨不出男女,脚上穿双开了线的圆口布鞋,看到梁泉江和韩保举跑了过来,那个人对着他们两个人压低嗓子喊了一声;“二哥,是你吗?”

梁泉江停住脚步,闻声望去,过了一会儿,才迟疑着问道,“是桂珍吗,你咋变成这样了。”

没等叫桂珍的人说话,梁泉江来到他面前说,“谁让你来的,快跟我回家。”

这个人就是梁泉江没过门的媳妇赵桂珍,两个人打小在一起,由双方父母定了娃娃亲。桂珍仔细看了几眼梁泉江又看了眼跟在他旁边的韩保举,才带着哭腔上前拽住梁泉江的手说;“二哥,你可出来了,我梁婶在家都快把眼睛哭瞎了。”

梁泉江没有搭腔,只是催促道,快走,然后警惕地看着四周。

走了一会儿,梁泉江终于忍不住问了一连串看似不着边际的话;“桂珍,我妈呢,你咋知道我今天能出来,这么早你一个人出来,不怕出事呀?”

桂珍紧紧拽着梁泉江的手回答道;“苏联红军进来后,日本人无条件投降了,我寻思你这个反满抗日分子肯定会被放出来,所以,这几天我从早到晚就在监狱大门口转悠,刚才在你出来前,还有好几个人跑出来了。”本来桂珍还要说,盼你出来都快把我盼疯了,我能在家呆住吗,你妈病得都快不行了,可是,桂珍没说出口,她怕梁泉江挺不住,生生把后面的话咽回去了,

眼看到东三马路了,梁泉江禁不住又问桂珍;“我妈的身体还好吧?”

桂珍故意轻描淡写地回答,“挺好的”。

听了桂珍的话梁泉江越发感到不对劲,他觉得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他妈会和桂珍一起来接他,可他又不敢多想,毕竟快两年了,他不知道母亲因为想念他会变成啥样子,他只好又看了一眼桂珍,桂珍也恰好在盯着他,就很不放心地问了句;“二哥,你没啥事吧?”

这才是桂珍最惦记的,她早就听说日本人的监狱邪乎得很,中国人进去不死也得脱掉几层皮,看到梁泉江好模好样的出来不说,竟然还领回来一个愣小子,这让桂珍很惊讶。不过桂珍没有接着往下问,她要留着话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再问他。

太阳露脸了,马路上出现了三三两两的人,有的男人手里还拿着根棒子,这是市民们自发组成的棒子队,为了一解心头之气,这几天,他们看见日本人举棒就打。

三个人磕磕绊绊,好容易走过了道德会大灰楼,拐进了一条小胡同,胡同的尽头就是梁泉江和赵桂珍家。梁泉江家的院子不是很大,朝南是半砖半土坯的三间正房,东西两边各有两间厢房,家里只有她和母亲两个人,空着的房屋正好招房户来住,以贴补家用,再加上他母亲做点小买卖勉强能维持生计,好在梁泉江自幼聪慧,一般人连做梦都不敢寻思的建国大学,他竟然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了,从此,梁泉江的学费和吃穿都不用家里负担了。

赵桂珍的家和梁泉江家紧挨着,不过他们家的院子要比梁泉江家大很多,五间青砖灰瓦的正房,外带三间东厢房,靠院子西边开着烧锅铺,专卖酱驴肉。家里父母双全,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赵桂珍今年虚岁才十八,也许是因为有了那层关系的原因,梁泉江他妈从小就让赵桂珍到他们家里来玩。梁泉江比赵桂珍大四岁,从赵桂珍会说话开始,她就按着梁家辈份管梁泉江叫二哥,也把梁泉江当作亲哥哥一样,整天和梁泉江玩在一起。桂珍念完初小家里就不让念了,多亏了梁泉江的劝说和辅导,赵桂珍才勉强读到高小毕业。也可能是大人们的灌输,也许是耳濡目染,赵桂珍从小就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意识,她觉得是老天爷的安排让自己嫁给梁泉江,所以,她从懂事儿起,就把梁泉江当成了自己的靠山,这次,日本人把自己的靠山抓走了,她觉得天塌了。梁泉江能从监狱里出来,赵桂珍觉得是老天爷把梁泉江又还给了他,因此,一路上赵桂珍始终攥住梁泉江的手不放。

梁泉江三人进了家门,第一眼看到的是躺在炕上直愣愣地看着天棚的母亲,虽然还能喘出气来,却瘦得完全脱了像,不细看还以为炕上躺着的是个死人。梁泉江直奔炕上的母亲,连着喊道;“妈,我回来了,我回来。”

梁母那浑浊的眼睛里似乎放出了光亮,她抬起了手,梁泉江一把握住了,好一会儿,梁母终于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我的儿,真是你,你回来了,小桂珍没骗我,我、我、”梁母断断续续的喘着气,声音越来越小,梁泉江一声悲号,“妈。”

桂珍蹭地上了炕,和梁泉江两个人一起抱起了梁母,韩保举手足无措地站在边上,又过了一会,梁母喉咙里咯咯地响了几下,突然又睁开了眼睛,这次她的眼睛放出的是贼光,她一边握着梁泉江的手,一边握着赵桂珍的手,大声地说道。“泉江,妈知道你能回来,你不会把妈一个人扔下的,快,小桂珍给你二哥做顿饭,我们一家人好好吃一顿团圆饭。”

说完这句话,梁母的脸上冒出了汗珠,赵桂珍下地开始张罗做饭,梁母始终不错眼珠地看着梁泉江,拽着梁泉江的手越发凉了,梁泉江的脑子一动,把两只手的手心贴到了他妈的手心上。立刻,他感到自己手里的热气传到了母亲的手心里,梁母的脸色开始红润起来,她对梁泉江说;“扶我起来,我要下地给你放桌子。”

梁泉江忙说;“不用,不用,我去。”

没等梁泉江下地,梁母又指着韩保举问,“这个人是谁”?

“我的狱友,在里面的时候我们象亲兄弟一样,他家是外地的,早上往出跑的时候我把他领到咱家了。”

梁泉江说着话放上了炕桌,桂珍也熬好了苞米面粥,梁泉江叫过韩保举,一小锅苞米面粥,刚好一人一碗,等喝完了苞米面粥,梁母指着赵桂珍对梁泉江说,“小桂珍是咱娘俩的恩人,你被小鬼子从学校里抓走,我一股急火病倒了,家里吃的用的,都是小桂珍从他们家里拿来的,记着,泉江,要有恩报恩。”

话刚说到这,就听梁母咯地一声,倒在了炕上,双眼紧闭,死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