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婚然心动,宠妻无下限》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415章 裴薄番外:唯此余生,幸逢有你下

时间:2020-02-27 19:00:48编辑:蝶霜飞

薄栀悔婚的事,成了a市这段时间最大的谈资。薄母被薄栀这出气的不轻,什么贵妇风度也顾不上了,在薄栀房间外一下一下的拍着门。薄谨言长长的身子靠着一侧的墙,看着薄栀收拾衣物。“你真的...
关注搜索《 婚然心动,宠妻无下限》
薄栀悔婚的事,成了a市这段时间最大的谈资。

薄母被薄栀这出气的不轻,什么贵妇风度也顾不上了,在薄栀房间外一下一下的拍着门。

薄谨言长长的身子靠着一侧的墙,看着薄栀收拾衣物。

“你真的想清楚了?”薄谨言慢悠悠的开口。

薄栀细长的眉扬了一下:“怎么?你也反对我悔婚吗,亲哥?”

薄谨言笑了一下:“怎么可能?你还能不知道我么?我盼不得你悔婚,不要嫁给那个姓陈的。也不知道爸妈怎么想的,我们薄家还能差他陈家?我看陈家现在的状况,撑不了几年了,还使劲把你往你推,年纪大了糊涂了。”

薄栀当然知道,薄谨言这个哥哥一直都是极疼她的,否则之前也不会纵容她跟在易千率身边跑了那么多年。

“不往陈家推,那亲哥你想把我往哪推?”薄栀随口问,犹豫该带哪些妆品。

薄谨言的眼里闪过一丝戏谑:“张氏现在的实际掌权者,我看很合适,样貌才为都和你般配。”

张氏的实际掌权人,是裴然。

薄栀收着妆品的手顿了顿,随即神色如常的继续收着妆品,只是嘴角微微抿着,没有再回薄谨言。

薄谨言摇着头笑了笑,也无意再继续揶揄薄栀:“裴然看上去轻佻,骨子里是个正经的信得过的,如果你最后的归宿是他的话,我很放心。比你真的和易千率在一起了还要放心,陈家的儿子太不成气候,易千率性格又太冷。”薄谨言把准备好的小药箱放进薄栀的行李箱,“好了,我也懒得说这么多,反正你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好好想清楚就行,我和爸妈不一样,我只有你这一个妹妹,我不用你多懂事,做什么牺牲,只要你活的开心就行了。你再收收,我出去哄哄妈。你一个人在外……注意安全。”

门被打开又被反手带上。

薄栀手里握着dior的真我,站在原地怔了很久才继续缓慢的收拾。

从小到大,薄栀一直都是很懂事的,一切都按部就班的按着父母的期望,比顽劣浪荡的哥哥要懂事许多。直到易千率出现。一切仿佛就变了,懂事的那个变成了薄谨言,而薄栀,只需要去做所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

其实这个哥哥,一直以来都是极疼她的。

……哥哥说裴然才是最好的归宿,那裴然便真的是很好的吧?

摇了摇头不再想那么多,薄栀继续收拾。

她不知道自己悔婚到底是对或错,也不想再去考虑那么多。

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随意走走,一切也随其自然。

一架飞机从天边掠过去,薄谨言的手搭在方向盘上轻敲了几下,舀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小栀去台北了,一个人,飞机刚起飞。”

电话那边的人有趣的扬了下眉,继续翻着手里的文件:“薄大少,你似乎打错了电话?等着你这通电话的人姓裴。”

“易千率,你知道我为什么打给你。”薄谨言顿了顿,才皱了皱眉继续,“我可以放心把小栀交给裴然,但不代表薄家可以,难道真的要小栀为了裴然站在薄家的对立面?我父母年纪大了,有些时候看不明事理,但是也经不起折腾。”

薄谨言认可裴然的能力,也认可裴然对薄栀的感情,但是裴然与张家薄家相比,到底是无背景的寒门,何况是薄栀才刚刚悔了和陈家的婚约。这是薄父薄母所不能接受的,也是薄谨言一直以来最大的顾虑。

但是如果易千率明确表明会帮裴然成立公司,并且借助盛世让裴然起势,那么一切都不一样了。

裴然再也不是寒门,而是一跃成为a市的新贵。

所以薄谨言需要一个承诺,一个可以让薄家更加体面的承诺。

“我明白薄大少的意思,不过薄大少大概要失望了,我并没有帮裴然自立门户的意思。”易千率慢悠悠的开口,似乎是想见了电话那头a市头一号纨绔薄谨言听见他这句话时的神情,愉悦的勾了勾唇角,默了几秒才接着说,“裴然不需要再自立门户,张氏就是裴然的门户,家父家母会同意的。”

在薄谨言还反应无能时,易千率已经挂断了电话。

薄谨言握着手机,愣愣的半天都回不了神。

张氏就是裴然的门户……

言外之意是,易千率要送给裴然……整个张氏?!

易千率上扬着嘴角挂断了电话,似乎是思忖了几秒,拨通了另一串号码。

“喂?易大总裁,张氏以前所有的经营状况报告今天之内一定整理出来交到您的手上,您忙完了就回家陪老婆孩子别催我了。”裴然颇为头疼的声音传出来。

易千率的嘴角更高的扬了扬:“哦?我还以为你去台北了,报告我今天拿不到了。”

“我好端端的去台北做什么?”裴然没好气的声音,“保证您今天二十四点前拿到报告行了吧?”

“薄栀去台北旅行了,我以为你也会跟着。”

第一颗炸弹。

“一个人。”

第二颗炸弹。

易千率略略思考了一阵:“早上看新闻,台北这两天恰好有台风登陆,薄栀一向喜欢住民居,也不知道安不安全。”

最后一颗炸弹。

在几秒的沉默之后是一阵略显慌乱的脚步声:“反正易大总裁现在要张氏经营报告也没什么用处,我从台北回来再给你,我有点急事先挂了。”

十分钟后,易千率的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薄栀住在哪里?”

发件人,裴然。

事态,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飞机在台北落下的时候,太阳已经有大半个沉下了地平线。

薄栀拉着行李箱从机场走出来,眯了眯眼看着天际漫开一片的暮色。

台北近几年的发展不及大陆,几乎和薄栀上一次来没有太大的变化,薄栀坐在出租车的后座,窗外的街景依旧是原貌,上一次住的民宿也依旧是原貌。

比起酒店,薄栀更喜欢在台北近郊租下几天的民宿,然后在郊区一个人随意闲散的四处走走。

盛夏时节,天黑的很晚却很快,暮色从四周拢过来,很快就模模糊糊的暗成一片。

薄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时已经不早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正想去吃些什么,视线随意的落在窗外才发现一场大雨已经湿淋淋的浇下来了,浓绿的树冠被风声拉扯着向一侧偏移。

盛夏的雨永远都来的这么迅猛又猝不及防。

行李箱里没有塞伞,肯定不可能冒着这样大的雨出去,薄栀皱了皱眉,索性点了份外卖。

工作邮件处理到第七封的时候门被急促的叩响。

这么快?

薄栀一边看着工作邮件一边去开门:“谢……”

一声谢谢说到一半就猛然顿住。

门外的人不是送外卖的小哥。

水几乎是成串的从裴然的身上落下来,裴然一手提着两个大号塑料袋,一手抱着一捆木板,站在门口喘着粗气。

越来越大的风声从门外灌进来。

“你……”薄栀愣了愣,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裴然就已经直接进了房子反手关上房门。

抹了一把额发上滑下来的雨水,裴然的气息稍微平定了一些。

打开一个塑料袋舀出钉子和手锤,裴然看了依旧有些反应不过来的薄栀一眼:“最近台北有台风登陆。”

接下来裴然就没有再说话,薄栀站在一旁,看着裴然动作迅速的把窗户都钉上木板,又从塑料袋里舀出各种各样的食材放进冰箱里储备。

心里有某种情绪异样又沉厚。

两袋塑料袋彻底空了的时候已经很夜了。

裴然吐出一口气,t恤已经被汗洇出了痕迹。

“吃饭了吗?”像是忽然想起来,裴然随口问薄栀。

薄栀望着裴然,摇了摇头。

大概是因为台风,外卖始终没有送过来。

裴然背对着暖黄的灯光,也沉沉的望着她,忽然伸手,揉了揉薄栀的发:“以后不要再一个人随随便便跑出来旅游了,很危险,我……很担心你。”

我很担心你。

有多久没有听过这句话了?

有多久没有被人这样真切的担心关心过了?

薄栀忽然莫名的,鼻腔里就有些发酸。

透过木板之间的缝隙和街灯的光亮,可以看见窗外已经有细幼一点的树苗被连根拔起,墙体拦不住风的声响呼啸着传进来。如果今天裴然没有忽然赶过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后知后觉的觉得害怕,也后知后觉的觉得庆幸。

庆幸终有人将她置于心上,免她惊,免她苦,免她颠沛流离,免她无枝可依。

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薄栀走进厨房,裴然的头发已经半干了,系着一条明显小了一号的围裙,一边翻着手机里的菜谱一边翻炒着锅里的青菜,神情认真的像是在看一份极重要的合同。

暖色的灯光里,薄栀忽然就有一种冲动。

就这样被这个人护住一世也好的冲动。

一双手环上裴然的腰身,薄栀贴上裴然的后背。

“……薄栀?”裴然还握着铲子的手僵硬的停在半空中,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应。

“裴然。”

“……嗯?”

“裴然。”

“嗯?”

“裴然。”

裴然的动作和神情和缓下来,嘴角很轻的弯起,另一只手向下覆住薄栀的,紧握。

“嗯,我在。”

“我们在一起吧。”

“好。”

余生这么长,而他们终究是找到人一起步过这长长的余生了。

幸逢有你,愉此余生。

关注搜索《 婚然心动,宠妻无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