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网游之重温年少时光》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这是防投资失败章节

时间:2020-02-26 23:01:02编辑:蝶霜飞

1964年初夏,徐家村朱三家的媳妇又要生了。不过他们家里早已有了儿子女儿,对于这一胎的孩子,朱家上下都少了几分期待。但在这个年代里,又是在农村里,一家的壮劳力有多少也代表着这家...
关注搜索《 网游之重温年少时光》
1964年初夏,徐家村朱三家的媳妇又要生了。

不过他们家里早已有了儿子女儿,对于这一胎的孩子,朱家上下都少了几分期待。但在这个年代里,又是在农村里,一家的壮劳力有多少也代表着这家在村里的话语权有多少。这多了一个孩子也算是添了一桩喜事。

可不幸的是,朱三家的媳妇竟遇上了难产,朱三急急忙忙地接了产婆去为他家婆娘接生。

村里的婆娘们聚在一起做活时,就不免的提起了这么一件事。

“大朱家的,听说你们老三家的难产了,是怎么一回事?”

“就那样呗。”朱大家的媳妇不冷不热地回道。

这朱三也真是的,把那肚子里孩子当成了宝似的,还不知道会生出怎么的来?

他们家都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了,少了这么一个又能怎么的?

他们的大儿子朱庆都已经二十岁了,那可是早到了娶媳妇的年纪。这家里穷的都付不起彩礼,拖到了如此年纪还没能说上一个媳妇。

怎么还想着用闲钱去请什么产婆?怎么就不知道省着点为那朱庆说上一门亲?难道他们还想换亲不成?

要说到换亲,他家女儿也太小了点。

那朱菊可只是十二岁,虽然性子爽利已经是家里的好帮手,可离出嫁还早得很呢。

还有个小儿子朱兴六岁,正是皮实地年纪,整天追狗撵猫的,平时可没少被朱三收拾。

这样的一家子,怎么就不知道放弃那一个孩子呢?说到底,还是他们的心太软了。

其他几家的媳妇见她这么一幅模样,倒熄了向她打听消息,但彼此之间还是在议论着。

从她们所说的话之中,也皆是认为不要那个孩子才是明智之举,觉得请产婆是一个特别浪费的行为。

村东头的朱三家里,朱三在生产队那儿请了假,焦急地守在了产房之外。

天色渐暗之时,产婆才抱着还在哭泣中的孩子出了产房,对朱三报喜道:“恭喜朱三,这是个囡囡,长得很俊。”

她虽然不觉得这是什么喜,但她还想要从他家要几个钱,怎么也得说几句好话是不?

朱三接过那哭声似小猫叫的孩子,塞给产婆几个钢崩儿以及两个红鸡蛋,把她给打发走了。

这孩子还真不安生,像他们这种庄户人家哪还会请产婆,偏偏到了她这儿就成了难产,不幸中的大幸是母女平安。

“给她弄点糊糊。”他朝着大女儿朱菊吩咐道。

所谓的糊糊,就是把蒸熟的番薯弄成糊,浇上一点开水搅拌一下。

朱三看着怀中的女儿叹气:这么小的孩子,不知道能不能养活?

家里那最后的几个钢崩儿全给了产婆,离生产队下发粮食还要两个多月,连吃饭都成问题,更别说要为她娘俩补身子了。

“阿爸,好了。”朱菊端着缺口的碗回来了。

“交给你了,我出门转转。”朱父把手里的女娃塞进了大女儿的怀里,就出了门。

朱菊抱着妹妹,用汤匙舀了点糊糊,小心地吹凉了,才喂给了孩子。

女娃得到了食物也不再哭泣,吸吮着到了嘴里的糊糊,吧唧吧唧地吃得欢快。

朱菊喂饱妹妹后,又为朱母拿了几个红薯一个鸡蛋。

她出来后,又为朱母倒了碗红糖水。

她知道家里穷,可母亲的身子更需要营养,先渡过这几天再说。

朱兴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嚷嚷道:“我听徐虎说姆妈生了妹妹了。她在哪儿,让我看看。”

“你小声点儿。”朱菊娇嗔道,指着摇篮示意,“她在那睡着呢,你可别吵醒她,也别用你的脏手碰她。”(那摇篮还是朱父用竹子自己编织的。)

“好丑。”朱兴看了一眼就嫌弃地惊呼道。

她跑到朱菊面前问:“妹妹怎么会那么丑?”

“你刚出生还不是一样。”朱菊不理他跳着找存在感的行为,让过他就往产房里去了。

“我才不会这样呢。”朱兴反驳了一句,又跑到了摇篮前对着女娃说道,“妹妹,我是你二哥。”

他说了一句又自言自语道:“我再也不是这家中最小的孩子了,你们再也没理由说我什么都不懂了。什么都不懂的在这儿呢。”

他似乎又想到什么,又转而对女娃说道:“妹妹,你以后要听我的话,这样我就罩着你,不让别的小孩欺负你。”

朱菊端着空碗出来,好笑地看着他在那自娱自乐。

不过家里还有许多事要忙,她可没朱兴那样的闲。

傍晚时分,朱大哥下工带回来一些蔬菜,先进屋探望了会朱母,又逗了逗女娃。

他才管着朱兴帮着朱菊摘捡那些带回来的蔬菜。他则劈了些柴火,又把水缸挑满水。

晚餐时,朱父挑回来一担早稻,还有一只鸡,几个鸡蛋。

“阿爸,你这是哪来的?”朱菊惊奇地问。

朱父:“这是从徐大家借的。我从生产队要了一只猪养,到时分得的猪肉将分给徐大家一半。

明日那猪崽就要送来了,你们把屋后理一理。兴儿,你也长大些了,以后割猪草的活就要交到你手里了。”

朱兴:“保证完成任务。”

“好孩子。”朱父摸了摸他的头夸赞道。

他进了产房把情况与朱母说了一下,让她好好养身子。

“那孩子的名起了吗?”朱母疲倦地问道。

朱父:“起了。我特意去找知青起的,就叫朱秀。”

“那就好。”放下心来的朱母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诸人吃了饭后,把屋后的草棚整理了出来,就早早地睡下了。

除了朱父借着微弱地月光编了几个竹篮子才回屋睡觉。

当晚,小朱秀被抱到了朱母床边,与朱母同睡。

小朱秀夜里饿醒了三次,朱母的奶水也已下来,其他的朱家人并没受到什么影响。

天刚一亮,朱菊就起床为全家人准备早餐,好让朱父、朱大哥吃了好上工。

上午八九点钟,生产队的猪崽送到了朱家,检查了草棚的结实程度,又吩咐了几句,那些人喝了一碗朱菊准备的红糖水后就离开了朱家。

那些看热闹的孩子们却还围在草棚前,不肯离去。

关注搜索《 网游之重温年少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