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戎武侠心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4:39

戎武侠心已完结

戎武侠心

来源:网络作者:肩胛分类:武侠小说状态:已完结阅读量:129

楔子:大背景随着大辽帝国五京之一的燕京城的陷落,这个曾在浩土神州轰轰烈烈地拓创了两百余年辉煌的民族似乎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士气空前高涨的大金国撕毁盟约、挟灭辽之威,席卷而南,连下...

《 戎武侠心》精彩章节试读:

楔子:大背景

  随着大辽帝国五京之一的燕京城的陷落,这个曾在浩土神州轰轰烈烈地拓创了两百余年辉煌的民族似乎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士气空前高涨的大金国撕毁盟约、挟灭辽之威,席卷而南,连下大宋河东路、河北西路、河北东路、河东东路四路一府三十二州,兵临大宋北京城大名府。

  维时大宋宣和三年十二月初三,夜。

  大名府南六百里。

  大宋东京城,皇宫文德殿内,退朝后的徽宗看着一折折战报以及大臣们的谏议,脸色阴晴不定。金国军队都打到北京城下了,众大臣们不想着怎么保卫北京城、怎么光复失陷的四十二州、甚至一口气收复燕云十六州,却纷纷谏议着金兵势大,理当迁都以暂避其峰,这是连老祖宗的基业都不要了。

  在朝堂上,徽宗虽然满腔怒火,却仍然自然地表现出已经伪装了二十年不变的弱势,满脸愁容,附和着要迁都了,宫殿怎么搬过去,财宝怎么运过去,有篇山鸟图还没完成。而这个时候,贤臣诸葛神侯也自然会站出来,力排众议,力主抗敌。而奸臣蔡相、童贯等自会站出来反对神侯的意见,最终朝政不了了之,容后再议。

  唉,徽宗叹息一声,这些个烂摊子啊。徽宗又想起了其六哥,大宋一代雄主、庙号哲宗的赵煦。在神宗在位的时候,诸子中,徽宗和其六哥哲宗关系最为要好。及至其六哥登基,更是大力提携徽宗。二十多年前,徽宗不是今天这个样子,荒废国事、沉湎于书画,他也是一个满腔抱负的赵氏子孙,毕生的目标都是完成太祖、太宗未竟的遗愿,收复燕云十六州。

  其六哥哲宗更是一代雄主,自家真龙之气修到八层大圆满之境,仅次于本朝太祖皇帝,放眼浩土神州也是绝顶高手之列。哲宗武功强盛,重用武人,放手兵权,打的夏国一度俯首称臣。也因此,当时的大宋国一改太祖太宗时沿袭下来的抑武扬文之风,开始重武轻文,武风剽悍。其六哥本打算冲击真龙之气最后一层,若是成功便天上地下唯其独尊,到时收复燕云十六州、灭夏国、灭辽国、灭大理皆可运筹经营。

  结果天不佑宋室,赵煦失败了,哲宗自知其一身死,便无人压的下各位将军,地方豪强。遂招来徽宗安排后事。之后一代雄主哲宗就此陨落。哲宗临去前再三告诫徽宗,要隐忍。待到其真龙之气练到八层大圆满,始可一整山河收束黄泉,安内攘外。

  文德殿内,徽宗在等。

  他在等明将军。他不信明将军对于金兵大举来犯没有作为。哲宗去后,留下的最大隐患便是明将军。

  明将军是哲宗一朝武功最为强盛的将军,当年随哲宗大破夏国,立下赫赫战功。哲宗闭关时,明将军便驻军于京兆府,统领西北一干军民政大事。这二十年来更是稳固了其在军中第一人的位置,坐拥永兴军路、秦凤路两路二十七州。

  徽宗当年随其六哥征伐过夏国,深知这位明将军的能力,明将军深明兵法韬略,一身流转神功更是睥睨四方。现下正是明将军打退金兵,入主河东路的大好机会,所以他一定不会放过。

  “报————”

  “禀圣上,大名府八百里加急战报,信安军、顺安军、宁化军北京城下大败金兵,而后乘胜追击,真定府光复。”

  徽宗一愣,这三路军皆是当地的军队,而非明将军的部队。徽宗接过北京留守司的奏折。然后笑了。原来是江湖第一大帮丐帮帮了大忙。丐帮早有细作探听到金人准备攻宋,郭帮主遂召集各地丐帮弟子渡河北上,竟有十万之众,更不乏武功高强者,结果连毙金兵多位将军,金兵群龙无首,一时大乱,宋军才得以取得北京保卫战的胜利并且乘胜追击光复真定府。

  徽宗笑了,又是丐帮,呵呵,真是天助我也啊。徽宗已然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大名府西去一千二百里。

  夏国兴庆府皇宫中,夏崇宗李乾顺看着金国主完颜旻的亲笔书,怒哼一声,我大夏国虽已二十年不动兵戈,但你若要战,我夏国又岂会俱你。亲笔书中完颜旻令其截击耶律大石,否则便大军压境。

  辽国既亡,我大夏国便要直面金国了,战争是迟早的事。本来金国现下攻着宋国,应与我大夏国修好,毕竟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盟友。但是金国太自负了,辽国燕京攻守战中,宋国二十万大军为耶律大石击败,金国便以为宋国可一战而下。宋国燕京之败,一方面朝中奸佞当道派出不识兵事的统将、而耶律大石运筹帷幕皆甚为高明,另一方面那二十万大军只是各地厢军拼凑而起,战力匮乏。与宋国前代国主宋哲宗、与明将军打过二十几年帐的李乾顺可是深深知道宋国的战力。李乾顺只回复了金国主完颜旻六个字,“你要战,我即战!”

  大名府西北一千里外。

  一群由二百人左右契丹武士组成的队伍策马疾驰,连日的逃亡生活使他们身心俱疲,而眼神却异常坚毅。为首者正是大辽南京守将,耶律大石。其余人皆是其亲信,一路杀出被层层包围的燕京。

  耶律大石回首遥望远方的燕京方向道:“我耶律大石,必有重返燕京的一天!啊——”言罢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一旁边众人忙道“主上,怎么样?不如稍作歇息”

  “无妨,继续前行,虽然暂时已然摆脱了金人的追击,但不可懈怠,我已遣铁山先行一步送我亲笔信于回鹘王,借道于我”耶律大石神色稍松,转向身侧的武士,“铁白,铁黑,铁水,你们皆与完颜氏有交手,可有所悟?”

  铁黑先道,“我与完颜宗朝皆使刀,我以镔铉气入刀,和贼子拼杀了数十回合,竟然无法攻破他,不分胜负之局。”

  铁水续道,“完颜宗望使的是一根狼牙棒,我与其交手,也是不分胜负。”言罢,铁黑、铁水皆看向铁白,他们四人中,铁白是大哥,武功也是最强,铁黑、铁水未能斩杀敌手,颇感惭愧,自然希望大哥能斩杀敌首,以慑敌心。

  铁白稍作思索,脸上挂着疑惑不解的神色道:“我亦以镔铉气入刀,直取完颜宗弼。完颜宗弼没有拿兵器。看我劈来,他只是一拳挥出。我顿觉周围虚空都凝固,然后瞬间凌厉起来,化为万千把刀向我打来,我连忙运起镔铉气护身,而后一刀劈向完颜宗弼拳头。结果一碰上拳头我刀身尽数崩碎,而后一股劲道随我左手直入肺腑,只觉劲道连绵袭来,一道强于一道,若非主上及时援手,我怕已身殉完颜宗弼拳下。”

  铁黑、铁水讶然,铁白惨败,只是一招。

  耶律大石亦默然半晌,“铁黑、铁水你们之所以破不掉对方的兵器,是因为完颜宗弼他们三兄弟使的劲道叫做金罡劲,专破我耶律氏绝学镔铉气。金罡劲为其父所创,共分九劲。完颜宗朝和完颜宗望当是二劲左右,并不能徒手承受和控制劲道,所以要化劲道于兵器中。就像铁黑、铁水你们俩,需化镔铉气于兵器中一样。”

  耶律大石举首望天,神色满是萧索,“难道是天要亡我大辽吗?!不想金国竟出了此等奇才,完颜宗弼年纪不过二十三四,却深明用兵之道,统帅金国南路大军,我大辽东京、中京皆是陷于此子之首。铁白,你败得不冤枉,完颜宗弼竟已能徒手发劲,凝固虚空,当初窥七劲门径,已可与我一战。十数年之后,我大辽还有谁可与其一战?!”

  耶律大石叹了口气,又道“阿骨打不愧一代雄主,其所创的金罡劲霸道无比,金罡劲出,惊涛骇浪,专破我耶律氏绝学镔铉气。看来阿骨打破我辽国之心已久,竟能隐忍数十年。恨不能生于同时,与之一决!”

  铁白并无气馁,道:“金国有完颜宗弼,我大辽也有主上。主上韬略盖世,只可惜皇上昏庸,假以时日,主上必可光复大辽,生擒金贼皇帝!”

  铁黑也道:“不错,若非宋贼撕毁盟约,举二十万兵力从腹地袭我,我大辽燕京也不会失陷。”

  铁水续道:“听闻先帝于漠北夹山中集结部队准备反攻,凭主上的兵法韬略,定能大败那完颜宗弼。”

  耶律大石笑了笑,道:“成王败寇,败了就是败了,怨不得宋国,弱国是没有资格讲盟约的。宋国若是弱势,我辽国便早就灭了它。方今我大辽国力衰弱,军队疲惫,不可操之过急,理应休养生息,图谋再举。”耶律大石顿了下,又道:“哎,先帝一心想要复我大辽,却并非社稷之主。你们随我去西边的大石国。”

  众人应诺。铁白道:“主上的伤?”

  大石露出久违的欣喜之色:“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能在我手下走过十招,金国主完颜旻是第一个打得我吐血的人,他的金罡劲当已练到八劲巅峰状态,却也奈何不得我,我生生受他一拳,便是为了熟悉金罡劲的诸般变化,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眼下随我速去,宋国、夏国是不会来拦截我的,只会希望我能成功逃脱,因为他们明白当今金国势大,金国必欲除我而后快,我若能逃过此劫,必会有我强势回来的一天!这正是宋国、夏国所乐意看到的。”

  “主上圣明!”众人轰然应诺,打马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