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悍匪》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二十七章 后记一

时间:2020-03-26 18:00:57编辑:蝶霜飞

亲爱的汤马士大妈,您好:我是珍妮。上次一别是二年前的事了,真是很久没联系了,雄鹰,还有乌娜,还有黑山的各位还都好吗?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在戴瑞先生和艾勒先生的努力下,混乱的王都...
关注搜索《 悍匪》
亲爱的汤马士大妈,您好:

我是珍妮。上次一别是二年前的事了,真是很久没联系了,雄鹰,还有乌娜,还有黑山的各位还都好吗?

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在戴瑞先生和艾勒先生的努力下,混乱的王都重新恢复了安宁,戴瑞先生统一了黑帮,成了这里没有名义的地下城主,虽然这里仍然不属于任何一个诸侯,但是居民们对现状都很喜欢,不少背井离乡的人也回来住了。在戴瑞先生的统治下,居民不用缴帝国时代的重税,也不会因为混乱的街头而丧失生命,所以他们自发地管这座遭到废弃的城市叫做“戴瑞肯”,这是南方人的口语,“戴瑞之领地”的意思。

戴瑞先生真是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就这一点来说,他可比那个妖眼坏蛋强多了)在戴瑞肯城刚刚稳定下来的时候,他利用交通便利组织了“戴瑞-黑山商会”,赚了很多的钱呢。可是很快就被周边地区的诸侯们盯上了,他们卡断水路,收取高额的关税。但是在艾勒先生的统率下,自发组织起来的城市自卫军打垮了诸侯的军队,迫使他们取缔了关卡和非法关税,真是大快人心呢。现在,戴瑞肯越来越繁华了,虽然比不上过去做为帝国首都的时候,不过按照这个趋势发展,很快就会恢复到从前的水平。

说起骁勇善战的艾勒先生,他打算离开戴瑞肯了,这真是件遗憾的事。其原因是,不久以前,艾勒先生得知在南方出现了一支拥戴新皇帝的军队,是原先皇家卫队的隆美尔将军指挥的,独眼龙副官好像也和他们在一起,还当了将军。听艾勒先生说,那位新皇帝是在火灾中驾崩的至尊大皇帝陛下的亲弟弟。他们兄弟不合,老皇帝把弟弟关押进了地牢几十年。权力斗争真是可怕!也是在火灾的时候,独眼龙副官从地牢里救出了这位最后的皇族,他们又遇到了受伤的隆美尔将军,于是一块儿跑到南方去了。独眼龙他们没事,我想雄鹰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

听艾勒先生说,绝大多数诸侯都拒绝承认新皇帝的合法性,拼命拓展自己的势力,所以为了维护皇室,他决定去投奔新皇。我们都为此感到惋惜,但这的确是无可奈何的事。现在,艾勒先生每天都会来喝酒,并且一再地说起辅佐皇室的理想,可是我看他与其说是在讲给我们听,不如说是在讲给他自己听。他每次谈到这个话题后,都会闷闷不乐地把自己灌醉,我想,艾勒先生自己的内心深处大概也舍不得离开吧。

目前戴瑞商会最大的贸易客户,就是北方都市的领主,那个凯恩??冯??克鲁格。这个人虽然曾是非常可恶的敌人,不过从北方来的商人口中,听到的都是溢美之词。说他拥有很高的治理国家的才干,这几年励精图治,鼓励商业贸易,联合戴瑞商会打击了沿路的诸侯,在北方建立了自己的王国。他任命那个半狼人阿斯兰做了将军,兼并了周边的几个小诸侯,扩展了不少领土,似乎很厉害的样子。我想,他大概是不会忘记失败的,迟早还会寻找机会和雄鹰一决雌雄。请您告诉雄鹰,别让他太松懈了呢。

忘了说起我自己了,嗯,怎么说呢?在戴瑞的帮助下,城南客栈重新开张了,老板娘就是我,现在天天操劳,觉得生活有意义多了。我知道雄鹰在生我的气,他想把我留在黑山一起生活,可我拒绝了,这让他很恼火。可是没办法,我和乌娜不一样。我是个很平凡的女人,那种惊涛骇浪的日子,我实在承受不了,所以我离开了黑山,选择了自己的道路。请你代我向雄鹰问好并道歉。他的关怀和体贴,是我这一生里永远的珍宝。

啊!不放笔是不行了,琴格又在厨房里惹事了!客栈重新开张的头一天,她就险些把厨子烤熟。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时她在厨房里突然看见了一只蟑螂,于是惊慌失措地对蟑螂使用了一亿伏雷殛!我很诧异,因为经历了这样的恐怖袭击,居然客栈没有被化成灰,真是一件令人难以想象的事。三天以后,在给客人端盘子的时候,琴格又看到了一只老鼠,结果可想而知。

“不过适得其反的是,被她通了强电流后,客人的心脏病反而被治好了。这也算是一件很走运的事……最后,祝愿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盼回信,永远爱你的珍妮。”

汤马士大妈轻轻地读完了这封信,会心一笑。

她把信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把后背完全靠在摇椅上,享受着温暖的阳光,继续优哉游哉地打着毛线——她还没想好这件毛衣是打给谁的,或许是雄鹰,或许是绞索,总之是给某个黑山的小伙子。

“不知道雄鹰那家伙看到珍妮的信,会有多兴奋呢?”

桌子上还有一封信,封皮上写着“娜塔莎大牧师亲启”,字体刚坚有力,那是艾尔弗雷德写给她的。从陶力之城归来,炼金五角协会就宣布解散了,艾尔弗雷德自愿当了一个游方修道士,走访各地民情,打算用自己的力量切实为人们做点事,为以往的过失赎罪。

话虽如此,但汤马士大妈是不会原谅这个昔日的朋友的,战神殿数十条姐妹的性命都是被他害死,虽然她不会去找改过向善的艾尔弗雷德报仇,但她永远都不会原谅这个人所做下的那些罪。

第二十六章后记二

岁月在流逝,但巴兹永远感受不到。

在这个时间停滞的地方,他永远经受着精神能量的煎熬。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永远都是现在。

透过那些黑色的玄石,遭到囚禁的他能看到外界的变迁,但只是看到而已。他永远只能在这里停滞,等待着令他得以解脱的人的到来。

突然,一个等待已久的波动唤醒了疼得头晕脑裂的他。巴兹精神一震,一定有什么人拣到了那块石片!

那块带着五角星的石片是他用最后一点法力,用自己仅剩下的一块脑物质凝结制成,送到外面去的。似乎几百万年都已过去,终于有人发现了这块石片!

他兴奋地关注着,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拿到这个石片的人对陶力之城发生兴趣。人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他们会到这里来,重新开启魔力之源的封印,把自己从这该死的煎熬中拉出来。这可能会是很漫长的时间。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但他不在乎,因为他注定会在这里饱受煎熬到永远!

他贪婪地搜索着,不久就发现了目标:那是一个帐篷,里面的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相貌清秀得像个女孩子,银白的头发,灰蓝色的眼睛,那寄托着老巴兹全部希望的炼金碎片,就在这少年的身上。

“你们回去吧,”少年冷冷地说,“我要在这里继续搜索。”

帐篷里旁边还有两个人,一个年龄更大一些的男孩,一个年龄娇小的女孩。

另外那个男孩苦笑:“传说陶力之城里藏着弗莫人的财富,可那毕竟都是传说。就算你急着找到陶力之城,可那也……”

“我不是为了钱!”少年截断了他的话,他语气烦躁,心神不宁,“从小,我就很想当一个德鲁依法师,我向往魔法的力量。可是神注定我不能继续修习法术了,如果,如果能找到魔力之源……”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还拒绝我们替你偿还债务?”旁边的少女问,“以后等你成为了德鲁依法师,再慢慢还给我们就是了呀。”

少年长出了一口气:“如果是那样,你们就是我的债主,再不是我的朋友了。”

巴兹如果能动,真恨不得跪倒在地亲那少年的脚。

“就是这个……要的就是这个……充满野心,自恃又高的人……只要这个人一旦被炼金碎片所吸引,他就一定回来寻找宝藏和炼金术的奥秘……只要这样,自己脱离苦海的日子就不算遥远了!”

“你确定,你真能找到陶力之城?”

另外那个少年看上去很沉稳的样子。

“艾尔弗雷德,别忘了,距离本年度皇家历史学院的报名和考试还有一个半月时间,如果你还想去报名,那么就必须明天跟我们走。”

艾尔弗雷德?巴兹一阵头晕,艾尔弗雷德?他妈的该死的艾尔弗雷德?

“不,不不,不!你这头猪!”巴兹绝望地大喊,但是无论什么人都听不到这个地狱里的声音,“放弃,该死的!放弃那玩意儿!”

他瞬间明白过来,从这个不受时间支配的地方抛入外界的东西,只能回到过去。

他也突然想到了,打开魔力之源时从里面迫不及待地飘出来的阴魂究竟是谁……

银发少年沉默着,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块黑色玄石片。

“你又拿石头做什么?这回说好,行李可是自己负责提的。再想要耍我,那是不可能的。”

少年的艾尔弗雷德摇了摇头:“你们看看这块石头片上面雕刻的图案。”

在玄石片光滑的表面上,深深地雕刻了一个标准的五角星图。

“这是魔眼邪神巴罗的标记!”少年兴奋低声说,“这块石片是我今天下午在宿营地以西的三角崖那边找到的。到处都是白雪皑皑,这块石片孤零零地躺在巨石上,周围却没有雪——你们摸摸看,感受一下它的魔法波动,很强,居然是热的。”

三个人凑在一块儿,看着,摸着,啧啧称奇。

“再给我些时间,”少年的笃定几乎是狂热的,“我一定能找到陶力之城。我肯定它就在附近,不会错的。”

巴兹几乎要晕过去。这是一个循环,周而复始,无头无尾,永无止境的痛苦循环!

此时此刻,他已不再乞求复仇,他想死,只是想死。

**************************

“同学们,在参观了帝国时代的遗物之后,请往这边来。”

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和其他人一起跟着博物馆的讲解小姐来到接下来的展厅。只要是春游,就一定是参观博物馆,这实在是很没意思的一件事。不过接下来的展厅参观单元是新建立的,应该还有些看头吧?

“我们都知道,一千五百年前,在帝国崩溃的末世曾经有一个传奇人物。他就是被称为‘悍匪领主’的黑山首领雄鹰。”

导游小姐的声音很好听。

“雄鹰是黑山匪徒的绰号,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在帝国崩溃之前,他曾经神出鬼没地作案,一度成为了帝国皇家的死敌。帝国崩溃之后,诸侯争霸,雄鹰带领他的部下先参加了抵抗鞑靼人入侵的战争,并以此展露头角,成为了一名佣兵首领。可是他从来就没有履行过任何佣兵合同,只是利用诸侯之间的敌对情绪进行讹诈,而且还曾经三次反噬雇主,夺取雇佣他的诸侯的领地,自己当领主,但是每次事后都被当地的人民驱逐出境,可谓臭名昭彰。但是雄鹰的影响力却不断扩大,到了乱世中期,向他缴纳保护费的诸侯总共超过了四十五家,就连当时的教皇也不得不向他低头。雄鹰去世的时间是个迷,在他死后,教会册封他为圣徒,黑山当地的人还给他立了一尊铜像。这就是黑山的雄鹰,一个不可思议的传奇人物。”

“好了,请大家跟我往下面一个展厅走,我将给大家介绍后帝国时代。和后帝国时代的中流砥柱,隆美尔将军,和独眼龙将军……”

我听着觉得很新鲜,在那个杂七杂八的乱世里,真是什么人都有。于是没有急着跟讲解小姐一同继续走过去,而是仔细看展柜里的遗物。

雄鹰留下来的东西并不是很多,绝大多数文物是一些帝国下令缉捕他的文献资料,还有他在佣兵时代签订后从未履行过的佣兵和约。但真正吸引我驻足的,却是一柄巨大的弯刀,和一串已经发乌的银骷髅项链。

这两样东西桀骜不驯地占据了一整个儿展柜。

巨大的弯刀没有刀鞘,被无数布条层层包裹着,布条早已发黄了,刀柄也陈旧得开裂。可当我看着它的时候,总觉得从布条的缝隙里透出那么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犀利之气。那串发乌的银骷髅项链很别致,只有一个眼眶里镶了块宝石。那东西或许不是宝石,蓝莹莹地散发着幽暗的光。

看了良久,我如梦初醒,转身打算赶上导游小姐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博物馆角落里,一只顽皮的奶油色小猫正在伸爪拍打一只小强。可是无论它怎么努力也碰不到,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强在猫爪拍下来的一瞬间消失,然后又出现在不远的地方,就好像会瞬间移动似的!

我瞧得毛骨悚然,索性蹲身仔细地看。

大约是一直都没有拍到小强,猫咪明显有些急了。它四脚并用,来回来去地扑打着,可仍然无济于事。那只会瞬间移动的小强的六支脚似乎根本没有移动,只是在不停地从这里消失,从那里出现。最后猫咪叫了一声,索然无味地放弃了无用功,掉头跑开了。

赶走了猫咪的小强骄傲而充满威严地抬起了触须,它飞快地爬着,那神态活象一位君主在视察他的领地。很快,它爬过大理石的地板,翻越巨大的展览柜,消失在天花板和墙缝之间,爬向充满阳光和希望的明天。

关注搜索《 悍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