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异能突袭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4:28

异能突袭连载中

异能突袭

来源:网络作者:木在其中分类:都市小说状态:连载中阅读量:56

第一章:雨夜涌流幽森的树林里,雨滴顺着树叶滑落,闪电不时挑破夜空,照亮树林中两个隐藏的身影。一只受惊的鸟扑闪着翅膀迅速飞过,发出一阵阵悲鸣。在两棵树上分别站着一个黑影,左边的树...

《 异能突袭》标签:异能突袭

《 异能突袭》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雨夜涌流

  幽森的树林里,雨滴顺着树叶滑落,闪电不时挑破夜空,照亮树林中两个隐藏的身影。一只受惊的鸟扑闪着翅膀迅速飞过,发出一阵阵悲鸣。

  在两棵树上分别站着一个黑影,左边的树上是一个青年人,面色略显苍白,但依旧掩饰不住他那俊朗的脸庞和冰冷的神情,他单膝跪在树枝上,一只手扶着树干支撑住自己,另一只手捂住胸口,不住喘气着,他的胸口已经插着一把飞刀,好在离心脏尚有一段距离,鲜血夹杂着雨水,顺着衣服流下去,不住地滴在地上,滴答声已经被雨水所覆盖。

  右边的树上是一个黑衣中年人,此人面庞俊逸,却不失刚毅本色,那双眼睛折射出一种肃杀的气势,紧紧盯着青年人。他负手而立,纵使雨水打湿他的身体也丝毫不显狼狈之样,挺拔伟岸的身躯散发出一种惊人的气势,好似一座巍峨的大山,不断压迫着对面的青年人。

  仿佛只是一瞬间又像是过了许久,青年人的气息越来越急促,他眼中的雨水似乎已经停滞在空中不再下落,世界仿佛陷入一片沉寂,再无一丝声响,对面的中年人明明不动,却似乎已经来到了自己眼前,那种似有若无的压迫逼得自己心跳加速,自己的身子似乎背上了千斤重物,沉重得无法动弹,也许……也许自己还是死了的好……

  不……决不能……这是什么异能?为什么这么诡异……

  青年人的双眼泛起青光,曾经技冠绝伦的他异能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被人克制住,他显然不甘心,即使知道胜率几乎为零,但他还是要拼一口气……

  “你是速眼一族的?”黑衣男子略显惊讶地说,就在那么一霎那,一切的压迫烟消云散,来得无声去得无息,似乎从来就不曾存在过。雨水照样滑落,鸟儿的悲鸣还在远方回响,中年男子站在原地依旧没动。

  “我是杀手。”青年男子胸口不住起伏,他的口气透着一丝冰冷与孤傲,双眼依旧泛着青光,凌厉地盯着黑衣男子,随时准备出手。

  “星月组织的杀手么?离开这里吧!我不取你性命。”黑衣男子恢复原先的平静,他目光中的肃杀气势在一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邃的感觉,好似一汪死水,不泛起丝毫涟漪,让人完全捉摸不透。

  “这是我的任务,你的命我必须收。”青年男子说着,他颤巍巍地拔出自己胸口的飞刀,一股鲜血随着刀锋的离去而喷涌出来,溅落在地上,随地上的雨水流逝。这飞刀是他自己的武器,他的飞刀在以往的刺杀中未曾失手,然而这次却只是简单的交手,飞出去的刀已经被黑衣男子送回自己的胸口。

  “你觉得你有几分把握能够伤到我?”黑衣男子淡淡地问道,他似乎并不是很在意青年人来杀自己的这一事实,而是以一种长辈的口吻来训导后辈。

  “没有,但我没有选择。”

  青年男子没有再感受到黑衣男子的杀气与气势上的压迫,他不再废话,屏息凝视,胸口的起伏逐渐平复下来,眼前男子的能耐他已然领教过,从交手的第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绝非男子对手,但是他的脑海里从来不存在退缩的念头,依旧一鼓作气迎上去。

  他必须全力以赴,尽管他知道就算再怎么尽力也不太可能战胜对手,但让他放弃显然也不可能,作为一代黄金杀手,放弃任务不是他的作风,他也是有属于自己的尊严的。

  “那你把命留下吧!”黑衣男随手从树上扯下一把树叶——

  树林另一头,几个人影不断跳动,一阵阵奇特的波纹不住地荡漾开来,几个人似乎在众挑一个人,但是被围攻的人却丝毫不惧,反而越战越勇。

  那是一个女子,生的清冷亮丽,背上还背着一个婴儿,身上已经有几处伤口不住地冒血,但眨眼就被雨水冲刷殆尽。此时的她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但她却没有放弃抵抗的意思,她和那些围攻的蒙面人一样,身体里荡漾出阵阵波纹,不时有蒙面人被波纹扫到,顿时大叫一声,倒地呻 吟不止。

  就在此时,一个蒙面人飞窜到女子头顶,一道波纹笔直落下,女子侧身闪过,左边防守立马露出空隙,另一个蒙面人直接把手里的刀送进女子的体内……

  一个蒙面人把倒在血泊雨水中的女子翻转过来,一把掀开女子背后婴儿的遮布——

  “不好,孩子不在,返回继续搜查!”其中一名看似领头的人焦急地说道。

  女子背上那个婴儿是个布娃娃,根本就不是他们的目标,显然女子把他们摆了一道。他恼怒地把手中的布娃娃扔开,一挥手,几个人立马转身,几个跳转之间消失在雨夜中。

  “我不想速眼一族的人又少了一个。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你的速眼太弱,速眼的能力远非你想的那么简单。”黑衣男子看着倒在地上的青年,轻轻地地说道,即使雨水打在树叶上的声音沙沙作响,却没能掩盖他的声音。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身影就那么在原地渐渐淡去,消失不见。

  青年睁大了眼睛,这就是速眼高境界的实力么?自己果然还是太小瞧对方了。

  青年挣扎地站起来,他胸口的血流依旧不止,此时他的脸色苍白,无一点血色。他明白,刚才那短暂的交手中,黑衣男子至少有九次机会可以置他于死地,速眼一族人丁稀薄,除了他自己,他还没见过有其他速眼族人,而以黑衣男子那特有的身手,很明显就是速眼一族的能力所致,尤其是他竟然让自己产生幻觉,那种肃杀的眼神令自己心底深处都在发寒。

  刚才那被赋予速眼特殊能力的树叶犹如尖利的飞刀,令自己应接不暇,自己身上仍旧插着几片树叶,深入寸深,若不是黑衣男子手下留情,自己应该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青年明白自己的实力,对速眼的认识还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对方在交手中已经处处留情了,树叶在速眼的加持下竟然能够成为杀人利器,这让青年对自己速眼的了解更进一步。

  青年男子刚要走动,猛然察觉到不对劲,立马侧身一闪,与此同时一声闷声响起,一颗子弹在他心脏处开出一朵血花,青年不可思议地低头看着胸口的血洞,又抬头望着远处一个逃遁的身影,他的双眼充满了深深的惊异和不甘,身子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下,意识在逐渐消逝,他似乎明白了,组织派他来,是一个阴谋,而那种子弹的射程轨迹,在他的认知中只有一个人能够办到……

  “也许我该做些什么……”青年的脑海里闪过一些年头,他那黯淡下去的双眼忽然再次泛起青光,青光逐渐交织在他头顶上方,紧接着那道青光飞快地钻向树林深处,消失不见。

  “星月组织……呵!”他喉咙里惨笑着发出最后一点声音,接着就再也没有声息了。结局竟然如此戏剧性,他没死在黑衣男子手中,却被他所信任的组织所抹杀——

  “潭老,任务完成。”在一个阴暗的房间中,一个青年略微弯腰,向着一个隐藏在阴影里的人汇报道。

  “下去吧!”潭老轻轻地说到,闪电划破苍穹,照亮他那张苍老的脸,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窗外,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青年鞠躬一下,走了出去。

  闪电照亮林间小道旁一块石板,石板下面有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婴儿全身包裹着衣服,外面狂风暴雨却丝毫没有淋到他。他轻轻地呓语一声,忽然四周浮出一道道波纹,接着从树林深处飘出一道青色的光芒,青光毫无抵抗地被吸进婴儿体内,消失不见。紧接着婴儿全身忽然弥漫着淡淡的青色光晕,而后光晕散去,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

  “主,孩子不见了。”明亮的房间中,蒙面人单膝下跪,向着房间内一个负手而立的男子说道。这是一座气派的房子,装修布置豪华奢侈,琉璃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照耀着房间中的一切。

  “不见了?”男子头也不回地厉声说道,“出动整个‘暗影’人员竟然找不回一个婴儿,你应该知道那婴儿意味着什么。”男子有些愤怒地说道,他开始在房间里不住地踱步,要不是碍于某些事,恨不得自己去找。

  “可是,因为她的缘故-----”蒙面人迟疑道。他没说下去,毕竟这种事他真是很难办,左右都会得罪人。

  “你没杀了她么?”男子皱起眉头问道。他的口气有些奇怪,夹杂着抉择与不忍,但是又有着强硬干脆的意味,似乎这对他是一件多么纠结的事情。

  “她已经——”蒙面人谨慎地说道。

  “继续找。务必把婴儿找回来!”男子深吸一口气,对于女子的死他的情绪出现了些许波动,但很快就掩饰过去,他坐上这个位子就已经放下了所有的情感,包括亲人和朋友。他必须为种族的未来着想,这是世代传下来的规矩——

  闪电划过夜空,不远处似乎依旧有人影走动,但石板下面的婴儿却猛地睁开了眼睛,一道青光在他眼眸中一闪而没,那双眼睛有着某个人冰冷的印记……一个人影逐渐走来,雨水打在雨伞的声音哗哗作响,人影似乎察觉到什么,婴儿双眸稍纵即逝的青光吸引了人影的注意力。

  人影在石板前停下脚步,一双手将婴儿抱了起来,闪电再次破空,照亮雨伞下的人影,婴儿冰冷的眼眸中看到的是一张惊讶的脸庞,那是一个有着花白胡须的老人,老人的那双眼睛在婴儿看来,显得古波不惊却又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看着老人的眼睛,婴儿忽然觉得很轻松,慢慢地,婴儿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