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异世邪神之玄神至尊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4:26

异世邪神之玄神至尊连载中

异世邪神之玄神至尊

来源:网络作者:小虫分类:玄幻小说状态:连载中阅读量:107

第一章墓者墨宇这……这是那?痛!痛!揪心的痛从身体的各个部位传进脑海,墨宇的手死死的攥住双拳,手上青筋凸起,仿佛在诉说着那撕心裂肺的痛。墨宇猛然惊起,我,我还活着?逃!逃!得赶...

《 异世邪神之玄神至尊》标签:异世邪神之玄神至尊重生铁血争霸YY

《 异世邪神之玄神至尊》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墓者墨宇

  这……这是那?

  痛!痛!揪心的痛从身体的各个部位传进脑海,墨宇的手死死的攥住双拳,手上青筋凸起,仿佛在诉说着那撕心裂肺的痛。

  墨宇猛然惊起,我,我还活着?逃!逃!得赶紧逃!墨宇马上挣扎着起身。这里绝对不是久留之地,再呆下去肯定会有生命危险!

  墨宇摇晃着站起,这……这是哪里?墨宇一惊。

  墨宇是个掘财的!所谓的掘财便是人们所说的盗墓贼。而作为盗墓贼的墨宇也很无奈,因为这是祖传的!不得不继承。

  他的世家是一个在中华大地传承了很久的掘财世家,在掘财界久负盛名,而他也是这个世家唯一的独苗苗。由于他是墨家的独苗苗,所以墨家的各位长辈都对他极为的“宠爱”,而他也极具有掘财的天赋,短短二十年便将墨家掘财学学到了极处,更是被誉为掘财界的奇才!而墨家的长辈将其视若掌上明珠!只是……他却说什么不愿盗墓。被逼无奈,他只得再随便找了一个破墓“走”了进去。可是那知道那墓却是另有玄机!墓中墓,墓套墓,墓怀墓!

  终于,他费进全身所学终于达到墓的中心,却发现,那墓中只有一个古老的石台,而石台的上面却奇怪的弯弯扭扭画着什么,好像是文字!在文字的中央有一个拳头大的深蓝色的物体。玉!好像是玉!就在墨宇刚要拿起这块蓝玉仔细观望时。忽然“碰”的一声墓壁爆裂,碎石块带着丝丝风声飞泄而来!墨宇灵活的在碎石中躲避,左闪!右移!“哎呀妈妈咪咦!辛亏大姨妈教我了躲闪!感谢我的大姨妈呀!”

  可是,那飞石却未停止,只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越来越急!忽然,飞石骤然间停止,诡异的停滞在半空,而地上刚掉落的碎石也神秘的升起,慢慢的,两边的碎石渐渐的组成了两面墙,完好无损的两面黑墙!“纳尼?这是什么?”墨宇瞪着混圆的双眼!这是要干什么?怎么弄的?

  墨宇捏手捏脚的走上去,小心的用手触了一下,然后便猛然后退几步。

  “没危险?奶奶个熊!吓死我呢!还以为有啥危险呢!奶奶个熊!”

  墨宇豪迈的迈着八子步,得瑟的走到左面的黑墙前,用手敲了敲“咚咚”的声音响起。又用手摸了摸,滑滑的!“真他**的手感不错!!”墨宇整个身体差不多都贴到了黑墙上,双手贪婪的在墙上划来划去…

  突然异变突起,黑墙突然动了!不止是一面。两面都在慢慢的向内合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慢慢的,墨宇被黑墙夹到了一起,黑墙还是不停的在往一起合着,墨宇只感到头越来越晕,越来越晕。全身的血管由于挤压变得凸起,面颊也由于血液上涌唔得通红。

  “啪!啪!”由于压力太大,墨宇的肋骨开始折断,痛痛痛,痛彻心扉的痛,撕心裂肺的痛!现在,墨宇真想昏过去,可是现在,对于墨宇来说连昏都是一种奢侈!

  啪,啪,墨宇听着肋骨折断的声音。

  “真……真她妈……的好……好听,没……没想……到她妈……**…老……老子…居然是……是被……被夹……夹死的”。

  不知是巧合,还是无意,墨宇整好被夹到了那蓝色玉块的上方,只是墨宇没看到从他身体里流出的鲜血,慢慢的滴落到了那深蓝色的玉块上,一丝鲜血也未落在它处!渐渐的那蓝色的玉块发出白色的亮光,越来越亮,越来越亮!最后变得刺眼!突然,一道白光闪过……

  墨宇强忍着剧痛,扶着身边的墙壁慢慢的爬起。等墨宇看清远处时,他惊了。

  他在墓中,但绝对不是在原来的那墓中,因为这个墓特别的大,大到让人惊叹!中华的古墓最大的就是百丈方圆,可是这个墓居然达到千丈!而且极为的冷清!整个墓室中只有一副棺,一副玉棺,通明的玉棺。

  墨宇挪动着走到玉棺面前,当他看到棺墓中的人时,他呆了!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呀?仿若天仙,脂若凝雪,让人忍不住的想要用手去触碰,顿生怜爱之心。

  只是她却静静的躺在雪白的棺墓中,仿佛与棺墓就是一个整体,就像一副静默的水画,让人动容,让人深深的沉迷……

  看着棺中的白衣女子,墨宇却是深深的震撼。因为他有一种感觉,强烈的感觉:这个女子并没有死!还活着,对!她还活着!

  因为他可以感受到他和这个女子好像有什么说不清的联系,一种心灵的联系。而墨宇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忽然,墨宇感到一阵冷寒。有危险!墨宇暗道。身为掘财者,最重要的就是对周围的预知,而墨宇的感知力天生便远超常人,这也是他小小年纪便响喻掘财界的重要原因。

  墨与下意识的左脚向前跨出一步,右手握拳向后击去。

  “砰!”的一声响起,墨宇暗道,如此一击,对方即使不退也要受伤!

  可是,这一击落实,墨宇觉得自己好像打在了软墙上!拳力四散,而且自己的手好像粘在了上面,动也动不了。

  墨宇回过头,一个高大的汉子,站在三丈之外,眼睛好像空中的星辰,露出点点精光。

  他是谁?为什么自己刚才竟然没有发现他? 自己明明将整个墓室全都目视了一遍,根本就没有人!还有他是怎么到自己身后的?这墓室可是有千丈大的!如果他是刚到,那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一串串问题接连从脑海蹦出。

  墨宇马上将双手护住要害,就算是他要伤害自己,只要不是要害,那么自己就有很大的机会活着!

  可是,墨宇却突然的发现一个问题,自己怎么突然变矮?而且自己胸前的两只小手怎么如此的白兮?

  捏捏,小样的手感还挺好!滑滑的,嫩嫩的,就像是小姑娘的脸蛋似的!墨宇不禁多摸了两下。

  自己的胳膊痒痒的,什么?痒痒的?墨宇连忙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臂。这……这居然是自己的臂?墨宇呆住了。怎……怎么可能?自己的手臂绝对不是这样纸的,绝对不可能这样的白,这样的嫩,还还有这样的……滑!

  忽然墨宇惊叫一声“啊~”这声音听起来居然是如此的尖锐!然后快速一把抓向自己的裤裆,当他抓到自己熟悉的一团时,墨宇松了一口气,“妈妈咪呀,幸亏这个零件还在!以后还可以站着来,蹲下多不方面呀!“可……可是这个东西也太迷你了吧?还没自己以前的一半大呢!

  那汉子听见墨宇惊叫一声, 然后便怪异的用手抓向他自己的裤裆,以为他出了什么 事。

  “宇儿!你怎么了?”那汉子快步来到墨宇身边蹲下,匆忙用双手摇晃着墨宇,着急的问到。

  什……

  什么?宇……宇儿?脑海忽然感到刺痛无比,一股陌生的记忆冲入脑海。

  “啊~”墨宇一头晕了过去。

  清晨的阳光暖暖的斜射进小屋,安静而又温馨,空气中洋溢着花儿的芳香和清草的气息,让人不由的想要大口呼吸,去抚慰那迫切的肺。

  熟梦中的墨宇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凉凉的,好像是有人在不停的拨弄着自己的小dd,痒痒的。

  什么?痒痒的?墨宇突然惊起,然后看到一个人在不停的拨弄着自己的小dd,而且还一脸的茫然,对!是茫然!

  他是古墓当中的那个汉子!墨宇十分的肯定。可是自己为什么在这?那个中年汉子为什么要不停的拨弄着自己的小dd?难到……难道这个汉子是个断背山and萝莉控?墨宇不禁一阵冷寒……

  看到墨宇醒来,那中年汉子不禁一 愣,站起来着急的问到“宇儿,你怎么了?”

  姥姥的,怎么听起来像她儿子是的?

  额……额,这个汉子好像……貌似……就是自己的父亲,不,应该说是这个身体的前任主人的父亲。

  原来这个身体前任的主人也叫墨宇。不过他是个呆子!这到不是天生的呆,而是后天被击伤形成的。在他刚懂事的时候,就记着好像自己一家人就被一群人追击着,而那一次,由于下人的疏忽,致使他们被仇人追到,不得以而进行了生死大战。

  最终,他们一家人被封印在了这个莫名的山谷,而他的母亲也因为受了致命伤,垂危之际,他父亲在这个山谷中发现了这个棺墓,并且将其放至玉棺中。而他也由于混战的余力而导致头部受到重创,成了呆子。

  而今天,这个呆子胡乱的跑到母亲的封印地玩耍,不巧的是,由于在墓里跑太快,而跌倒在墓地上,更不巧的是正好脑袋砰到了那墓中唯一凸起的那一个小石子,所以这个悲催滴故事就发生呢!巧合的是……另一个墨宇一个不小心来到了他的身体上……

  墨宇仔细打量着这个便宜得老爹:三十岁左右,个字中等,眼睛露出丝丝精光,身上肌肉虽不多,但是十分的匀称,甚至可以看出里面充满了力量。通过以前极为短暂的记忆,墨宇知道了,他叫墨昊天,而墨宇的母亲叫做水柔。不过墨宇从记忆里知道的仅此而已!

  墨昊天看见儿子一反常态,眼神不再是以前的浑浊无神,而变的炯炯有力,甚至还有一丝狡洁。顿时一把抱住墨宇,流出两行清泪,泪水一滴一滴的滴在墨宇的肩膀上,暖暖的感觉顿时萦绕在了墨宇的心头,也使的墨宇不禁想起不知在何处的父母~也许被父亲宠爱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美好吧!

  墨天昊也算是一世英雄,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而已!自从被最信任的至亲出卖到自己无力保护妻子,更使的妻子受到重伤,而且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还被伤成了傻子还被困到这个莫名的山谷,就算是儿子意外的受伤,而自己也只能无力的在一边活等……如今自己的儿子终于恢复了神智,这个一生坚韧从不低头的汉子,终于流下了辛酸的泪水,他背负的太多太多……

  墨宇看着这个眼前拥着自己流泪的汉子,顿觉十分的难受,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抓了似的,那感觉一股一股的冲上心头,让墨宇有一种流泪的冲动。

  墨宇顺手拿起一边软绵绵子的东西,用手向墨天昊,也就是这个便宜老爸的脸上抹去,想要替墨天昊拭去眼角的泪水。并且心里暗暗的下定决心:今生,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这个便宜的老爸和那个神秘玉棺中的老妈!.即使不为这个躯体,也言为这个汉子的切切真情!

  突然墨宇的全身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爽,就好像全身沐浴在温泉之中一样,而对这个身体的掌控也到达了顶峰。原来先前,以前的墨宇死后的一丝怨念一直潜藏在以前墨宇的躯体之中,阻挡着墨宇对这个身体的只配权,而之前墨宇对这个身体只能说是只配,并没有完全掌握,这也是之前为什么墨天昊为什么离墨宇三丈的时候墨宇才有的知觉的原因!

  而刚才,由于墨宇对墨天昊的感激和承诺彻底使的以前那个墨宇的执念消散,也使得墨宇对这个身体的只配权达到了完美!

  墨昊天看着,自己的儿子恢复了神智,而且还拿着东西给自己拭泪,心里十分的感动和欣慰,这可是九年来,儿子第一次关心自己咋!虽然儿子拿的是他自己的尿片子,而且上面还散发着阵阵的~

  墨宇看着墨天昊抹干了泪水,然后便跟着墨天昊走出了木屋。

  刚打开木屋,一股浓浓的花香便扑鼻而来。虽然刚才早已在屋中呼吸过,但是屋外的清香气息却远非屋中可比,更有一种让人不觉想要徜徉在其中的感觉。而墨宇也感觉到好像有许许多多的凉凉的东气体不停的在往自己的身体里钻。痒痒的,但是却极为的舒服。而这些气体都冲向自己的小腹部,然后消失不见。

  啊~好美!雪白的梅花淡淡的开在枝头,似争艳又好似在害羞,隐隐的在树间摇曳,树下千奇百怪而又美丽的花儿争相在花头竟艳.

  墨宇一边静静的欣赏着美景,一边慢步跟随着墨天昊来到一条小溪边。只见墨天昊双手微动,一股半人高的细股泉水边升到空中,然后慢慢的形成一个微型水潭,而那微型水潭里的水竟然无一滴掉落!

  然后墨天宇便将双手深入那小潭的溪水之中。原来他尽然是要洗脸!说实话,其实墨天昊也不想洗脸,只是这墨宇的尿布实在是杀伤力太过惊人!

  一旁的墨宇看的心惊:这到底是怎么弄成的?居然如此的神奇?墨宇用好奇的用手碰了碰那水柱,只觉的那水柱好像是被一层薄薄的东西所包裹着,而且那层东西十分的柔软。

  到墨宇的手指时,一丝凉凉的气流便冲入了墨宇的身体,急匆匆的向小腹流去!比起在空气中从肌肤中冲入墨宇身体里的要庞大不少,而且也快速了不少,那气流流经的地方都极为的舒适,隐隐悦悦可以看到。那股白色的气流流到墨宇小腹的时候那粗度已经减少了几分,虽然消失的部分只能算是整体的九牛一毛,但是那份舒爽却的的确确的存在着。墨天昊隐隐觉得自己凝聚的灵气,有所细微的减少。虽然是极其的细微流逝,但是对于玄力极其高深的墨天昊来说,还是可以察觉的,如果是一般的玄者,是根本不可能有丝毫察觉的! 墨天昊气沉丹田,分出一丝意念跟随玄力在身体内游走,想要探查那一分少的玄力究竟到那里去了。 玄力对于玄者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而玄力却是由玄者由灵气转换的,一般来说,玄力既然已经吸收,除了战斗是不会轻易流逝的。而这次灵力的莫名消失,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墨天昊也是极为重视的! 墨宇发现眼前的父亲身上渐渐的冒出丝丝金光,逐渐变得浓郁。继而传遍全身,身上冲出一种伶俐而又深厚的气息,让墨宇感到心惊。好像在墨宇面前的并不是他的父亲墨天昊而是一座高山,金色的高山! 墨宇突然发现从手指进入的白色气流,随着他改变也逐渐变成了金色,只不过他父亲身上 是浓郁的金黄色,而进去他身体里的却是淡金色! 而且淡金色的气流大多数是融入了墨宇的身体,不应该是墨宇的手指! 墨天昊惊奇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原来那些消失的气流全部都进入了自己儿子的身体!这怎么可能?玄力也能被吸收?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呀?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墨天昊突然对下身,双手紧紧的扣住墨宇,双眼露出紧张的神色:“宇儿!你觉得自己的身体咋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