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重生之锦雀成凰》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194 一生的幸福(大结局)

时间:2020-02-26 11:06:12编辑:蝶霜飞

平日里,凌夏只觉得浴室里的灯不够亮,因为何季北在这里安的是一盏灯光比较朦胧的吊灯,灯光微微的有些泛着橘黄色,很是温馨,但是发出来的光却不够亮。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凌夏就是觉得...
关注搜索《 重生之锦雀成凰》
平日里,凌夏只觉得浴室里的灯不够亮,因为何季北在这里安的是一盏灯光比较朦胧的吊灯,灯光微微的有些泛着橘黄色,很是温馨,但是发出来的光却不够亮。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凌夏就是觉得今天的灯光实在是太过刺眼,刺得她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

耳边传来轻微的水流声,还有何季北的或轻或重的呼吸声,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只有清晰无比的暧昧缠绕在两人之间。

凌夏躲在水里,就是不肯睁开眼睛,她现在脑子乱成了一团麻,怎么都不肯睁开眼睛看一下。

其实,两个人都在一起这么久了,就算是发生什么,也不算什么了,这一切早就该发生了。

而且,两个人都已经领了结婚证,虽然那个仪式还没有完成,但是在法律上,两人早已经是合法的夫妻,又有什么呢?

这样想着,凌夏倒是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何季北倒是也不急,俯身轻轻地吻着她,非常有耐心地一寸寸地亲吻着她,从眼睛往下,慢慢的,轻柔地亲吻着她,最后,落到了脖子上,轻柔地打着旋儿,耐心地挑逗着她。

同时,他的一双手也不安分地顺着她的脖颈往下,轻轻地抚摸着,最后,落到她胸前的一片柔软上,温柔地伸手握住,轻轻地揉捏着,修长的手指灵活的拨弄着她的早已挺立的红樱桃。

虽然他的动作很是轻柔,可是,凌夏还是觉得一阵阵难以承受的电流从胸前迅速地传遍全身。身上的那种难以忍受的麻痒感让她觉得又是痛苦,却又想着索取更多。时间长了。凌夏竟然被挑逗的有些气喘吁吁,她睁开眼睛。想着要告诉他,别闹,快点从她身上下来。

可是没有想到,一开口,竟然就是一声细微的呻.吟声,那声音媚到了极致,简直都不像从她嘴里发出来的,软绵绵的,让人面红耳赤。

听到她的声音。何季北的眸色更深了一层,仿佛是弥漫满了大雾一般,只是眼睛深处的两点明亮的光芒格外的清晰,仿佛能够穿透整个暗色的夜晚一般。

于是,他悄悄地加重了手上的动作,更加肆意地挑拨着她身上所有的敏感点,手指所到之处,留下一片战栗。

凌夏无意识地说:“不,不要这样。”

何季北俯身。再次地吻上了她的唇,这次不同于之前,一吻下来,就带着强烈的占有欲。唇舌火热,让凌夏觉得把她的整个意识都给灼热了。

不知过了多久,凌夏在何季北的各种挑逗下。身体已经软软的,仿佛融化在了温热的水中一般。身体的触感完全不属于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她环上了他的脖子,热烈地回吻着他,回应着他的抚摸,他的吻。

何季北看着在自己身下的凌夏,面色绯红,眸光迷离,一片醉人的桃花色,这是,他感到身下的肿胀已经难以承受了,于是微微的上前,让两人的身体紧紧地契合在一起。

凌夏只觉得一个硬硬的热物抵在了自己的身下,一阵异样的快感传来,她轻轻地哼了一声,身体难耐地扭动了一下。

何季北伏低了身子,用有些喑哑的嗓音低声在她耳边问道:“夏夏,可以了吗?”

凌夏死死的咬着唇,不敢让更多的声音溢出来,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再停下来已经是不可能,于是她下了好大的决心,才从嘴里说出几个字:“不要在这里,去床上吧。”

说完后,她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何季北说:“难道你不喜欢在水里吗?我怕你会很疼。”

凌夏的确是不喜欢在水里,有些不真实,总觉得抓不住什么,让她很不安心,她还是喜欢床上的踏实感。

第一次,还是在床上来得比较让人踏实。

于是她摇摇头,再次说:“不,还是去床上吧,我忍着。”

何季北笑了笑,然后哗啦啦地起身,带起无数的水珠,凌夏虽然不好意思去看何季北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地从半闭着的眼睛里偷偷往外看去。

他真是有着一副好身材,好看的让人喷血。

何季北从一旁拿起一条大浴巾,迅速地把自己给擦干了,然后从水中抱起凌夏,取了另外一块浴巾,把她给包在里面,轻松地抱起他,快步往两人的卧房里走去。

紧接着,他轻柔地把凌夏放到床上,然后压上来,在她耳边低低地说:“我会轻轻的,你放心吧。”

说罢,他动作温柔却坚定地分开她的双腿,下身的硬物轻轻地摩擦着她,一阵阵难熬的刺激感传来,让她在床上不安分地扭动着。

何季北却仿佛诚心不让她好过一般,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擦着她,时不时地用力顶一下,可是偏偏不进去,这种煎熬实在是太过难受,凌夏忍不住哼了一声。

何季北笑了笑,然后俯身,再次地吻上了她,在把她给吻得七荤八素,这时,他感觉到下面已经是湿湿滑滑的一片,觉得差不多到时候了,于是身体猛然一沉,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挺身进入了她。

凌夏只觉得一阵尖锐地疼痛感传来,仿佛整个人都被撕裂了一般,让她忍不住地痛呼出声,眉头也紧紧皱起,双唇紧紧地闭着,脸色有些苍白起来。

何季北停下动作,低头轻轻地吻着她,分散着她的注意力:“不要怕,一会儿就不会疼了。”

凌夏摇摇头:“不,不要乱动了,好疼,疼死我了。”

“别怕,乖。”何季北说着,伸手顺着她的腰际往上。一点点地揉搓着她,同时。亲吻也更加投入了起来,舌尖打着旋儿停在她的胸前。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轻轻地咬着她。

难耐的煎熬感又传来了,凌夏身上热得不像话,她闭上眼睛,思绪仿佛飞了起来,仿佛不属于她了一般。

过了一会儿,何季北觉得身下的凌夏没有那么僵硬了,这才试图着轻轻地动了起来。

一种奇妙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很痛。可是却又忍不住地想要着,或许所说的痛并快乐着,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凌夏伸手勾住何季北的脖子,同时双腿缠到他的腰上,羞涩又不熟练地配合着他的动作,这个动作让两人的身体接触更加紧密了,伴随着何季北的一个冲撞,抵达了她身体的最深处。

凌夏抓着床单,再也控制不住地低低呻.吟了起来……

这声音听在何季北的耳朵里。更是刺激了他,于是加快了身下的动作,猛烈地索取着。

一室的春光旖旎。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凌夏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是被大卡车给碾过了一般。酸疼的不得了,动一下,觉得身体就像是要散开架子。她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睁开眼睛。

下一秒钟。她就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眼睛,何季北对她笑着说:“早。”

凌夏先是一愣。然后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自己在他身上留下来的那些印记,忍不住的面红耳赤起来。

何季北对她笑了一下,带着些许戏谑地说:“反正都已经发生了,就不要不好意思了。”

凌夏一恼,伸手就去打何季北,被他握住双拳,“不要乱动,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再跟你来一次。”

再来一次?想到昨晚几乎彻夜的缠绵,无止境地彼此索取,导致现在还是累得浑身酸痛,身下更是疼得火辣辣的,于是她赶紧摇头:“不要,我不乱动了还不成吗?我身上好疼。”

何季北轻笑一声,然后把她顺手拉进怀里,张开双臂严严实实地抱住她:“好了,我跟你开玩笑呢,第一次肯定会很疼,我知道你的身体会受不住,吓唬一下你罢了。”

凌夏把头埋进他的胸前,轻轻地蹭了一下,如果不是身体的真实而清晰的疼痛感,还有他这个让人安心的怀抱,凌夏一定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地拥抱在一起,过了很久之后,凌夏才伸手捅捅他:“时间不早了,我们起床吧?”

何季北用下巴轻轻地摩擦着她的头发,带着些许慵懒地说:“别,别乱动,让我抱一会儿,再躺一会儿就好。”

看着他恳求的模样,凌夏只好继续陪着他躺着,可是饥饿无比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几声,何季北笑着看她:“饿了吗你?”

凌夏点点头:“废话,当然饿了。”

昨晚折腾到那么晚,又是那样的“剧烈运动”,消耗体力大着呢,怎么会不饿?

何季北说:“我去弄饭给你吃,你再躺会儿吧。”

说着,他起身,俯身在她的额前印下一个轻柔地吻,然后穿好衣服往外走去,去为她准备早饭。

凌夏躺在床上,感受着身体的酸痛,可是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幸福的甜蜜感,满满当当地把她的心填满。

这个人,是她今生最爱的人,她的丈夫,她的爱人。

把自己交到他的手里,她不会后悔。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对自己这么好的人了,她不是什么太优秀的人,也不是最漂亮的那种,可是所幸,她的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这么疼爱她的人。

……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的功夫,大婚的日子就到了,这一天,凌夏很早就被人从被窝里拖出来,开始化妆,穿衣服,做头发,忙的不亦乐乎……

只是,她觉得很困,所以一直都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耷拉着眼皮配合着他们的动作。

这让钟晓忍不住地开口说她:“凌夏,拜托你给我打起精神来,今天你要嫁人啊,别搞得跟上刑场一般,来,精神点。开口笑笑,真是没有精神。”

钟晓是今天的伴娘。她的妆容跟发型都是她自己完成的,非常精致。但是却不抢眼,不会夺走凌夏的光芒。

而且很难得的是,一向喜欢睡懒觉的她,竟然也起了个大早,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后,就跑到凌夏的家里来帮忙了。

凌夏的婚纱很美,是很传统的那种裙摆很长很长的白色婚纱,裙摆上星星点点地缀着些许水晶,配上头上的水晶皇冠。还有漂亮精致的高跟鞋,漂亮的首饰,打扮的跟个公主一般。

钟晓不由得赞叹:“你今天真美啊,漂亮的我都不敢认你了,果然是结婚的女人最美丽,这话说得不错。”

凌夏嘿嘿笑了两声,然后说:“得,你就别夸我了,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本来就不应该请你做伴娘,把我的风头都压下去了,幸亏你今天穿得比较低调,否则。没准儿人们会把今天的新娘给认错呢。”

特意赶过来的奶奶有些不乐意了,她认真地端详了一下凌夏,然后又充满敌意地看了看漂亮的钟晓。一本正经地说:“分明是夏夏更漂亮,瞎说什么?”

现在已经长成一个玉树临风的小帅哥的凌冬也忍不住地插嘴:“是啊是啊。这个世界上还是姐姐最漂亮。”

凌夏跟钟晓默默地在镜子里对视一眼,然后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果然是自己看着自己的孩子最漂亮啊。凌冬这孩子也是嘴甜,拍马屁的技术倒是一流的。

也不知道是谁在第一次见到钟晓的时候,非常狗腿地对她说:“啊,钟晓姐姐,你长得可真漂亮,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了。”

化妆师在她的脸上正在涂涂抹抹,于是按牢了她的脸,说:“凌小姐,你先不要乱动,要不然画歪了啊。”

凌夏于是闭上嘴巴,任由他们在她脸上涂抹。

这些都是何季北特意找来的化妆师跟发型师,想必手艺很不错,她就不用担心了。

一切弄好之后,恰好何季北派来的车子就来接她了,众人簇拥着凌夏往车上走去,所到之处,洒满了鲜花,华丽至极。

虽然之前保密的很,没有公开,只是通知了一些亲戚,还有圈内的好友,以及何季北的同事,公司里特别相熟的人。

但是还是很多人听到了风声,现在都围在外面,等着看热闹。

当凌夏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那些人的眼睛都看直了,虽然之前他们就知道凌夏长得很漂亮,可是现在这样盛装打扮之下,显得如同世上最为尊贵的公主一般,那种高高在上的优雅气质让人看了忍不住的想要膜拜。

再加上今天有一种作为新娘子所特有的幸福光环笼罩着她,让她一张本来就明艳动人的小脸变得更加光彩夺目,那嘴角带着的笑容,如同冬日的暖阳一般,明亮却不晃眼睛,让人忍不住的想多看几眼。

层层叠叠的的裙摆如同最飘逸的云朵一般铺展开来,所到之处,留下一片鲜花的芳香,蓝天白云之下,美好的如同一个梦境。

“好漂亮啊。”

“新娘子真是好美好美。”

众人呆呆地看着,由衷地感慨道,用一种仿佛是看到了天仙的眼光看着优雅而让人惊艳的凌夏。

钟晓陪着凌夏坐到加长的林肯车上,这婚纱的裙摆很长倒是很漂亮,可是往车里塞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力气,奶奶跟钟晓坐在凌夏的两旁,凌冬坐在了车的前面,时不时地回头看着凌夏乐。摄影师等坐到了合适的位置,把路上的一切都拍摄下来,这些,都是以后的宝贵财富。

一路很顺利地赶到了教堂,身穿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的何季北早已等在那里好久了,看到盛装打扮的凌夏,他的眼前一亮,眉眼不由得含笑。

吉时已到。

因为凌夏没有了父亲,所以,便由凌冬代劳,丢丢跟另外的一个小男孩穿着漂亮的小礼服,在凌夏的身后当小花童,捧着花的乖巧模样,看上去倒是一对小金童玉女。

伴娘钟晓跟在一旁,凌冬牵着凌夏的手,在欢快而庄严的婚礼进行曲中,缓缓地往何季北站的地方走去。

本来何季北就长得极为好看,现在这样的一身打扮。更是显得气宇轩昂,风度不凡。他就那么目不转睛地看着凌夏,一双狭长的凤眼微微弯起。比平时还要多几分迷倒人的气质。

能嫁给他,真好。

凌夏捧着一束花,含笑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地朝着她走过去,音乐声,欢笑声,不绝于耳,这条铺着红毯的路,看上去又漫长又短暂。

走到一半的时候。凌夏突然觉得有一束与众不同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透过重重的人群落到她的身上,或许是因为某种感应,她回头,轻轻的看向欢庆的人群中,然后,她便微微的愣了一下。

热闹的人群里,那个衣衫如雪的男子安静地站在绿色的草地上,一身简单的休闲服。随意的发型,却把他衬托得气质卓然。他目光淡然地看着她,心中的情绪掩饰的很好,嘴角甚至带着淡淡的笑容。

发现她的目光看过来。陈早嘴角的弧度变得更大了些,他目光温和的看着她,对她轻轻地点点头。用口型对她比划了一个:“祝你幸福。”

凌夏回神,收起有些怅然的心情。对他也灿烂地笑了一下,无声地对他说了一句:“谢谢你。你也要幸福。”

然后,她继续心无旁骛地踏着音乐声往那个在等着她的人身边走去。

那里等着的,是她一生的幸福。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陈早淡淡地笑了一下,本来收到请柬的时候,他是不想来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嫁给别人,任谁心中都不会舒服。

可是直到今天早上,他才下定决心,一定要来她的婚礼现场,亲眼看到她嫁给别人,虽然很残酷,虽然他心中会很难受,但是这样也好,让他彻底的死心。

然后,才有可能去喜欢别人。

明明他们的相遇更早一点,明明他们曾经更接近一些,明明他们更相知相许,可是为什么,她爱的人,从来都不是他?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抬眼,看着远处蓝的晶莹剔透的天空,把心中所有的不舒服都扔到。

“凌夏今天好漂亮,何季北也好帅,我参加了这么多婚礼,最完美的一对璧人还是他们了。”身边一直安静站着的女孩子突然开口,把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他转身,看着不知何时站到他身边的梁晨,想必她也是收到请柬来道喜的吧。他对她笑笑,然后说:“是啊,他们是很般配。”

而且,他会让她很幸福,这样,就足够了。

这条漫长的路,终于被凌夏走到了尽头,她走到何季北的身边,跟他紧紧地,十指相扣,彼此含笑地凝望着。

紧接着,烟花跟礼炮一起冲向天空,彩带跟花瓣一起绽放,漫天的绚烂。

接下来,便是是宣誓,交换戒指,正式向世人宣布着,他们已经是一对相约白首的夫妻了。

仪式结束后,他们到教堂外面碧绿的草地上去切蛋糕,钟晓跟陈早特意送给他们的一个比凌夏都要高的蛋糕,非常漂亮。

钟晓嬉笑着,把刀送到凌夏跟何季北的手中,说:“来,你们一起把蛋糕切开,祝你们白首偕老,生活比这蛋糕还甜,一直甜蜜腻歪下去吧!”

陈早跟梁晨带头鼓掌起来,大家说着恭喜的话语,然后催促着他们切蛋糕。

凌夏跟何季北再次相视而笑,然后同时拿起刀柄,朝着那个巨大的蛋糕切下去。

“新郎新娘,看着镜头,来,笑一个。”这时候,在不远处,摄影师拿着相机对着他们喊,“大家一起说,茄子!”

众人赶紧摆出各种pose,把中心留出来给凌夏跟何季北,欢笑着,看着镜头,大声喊着:“茄子!”

“咔嚓”,相机记录下了这众人欢笑的一瞬间。

……

十年后——

“瞧你晓得多傻,我记得那时候,你切蛋糕的手都在发抖吧?”凌夏指着照片上,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笑容也僵硬,你就这么紧张?”

“好了,快收拾东西,今日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何季北宠溺的拍拍她的头,说道,“把照片放回去,晚上回来再看,都看了多少年了,还没看够吗?”

“孩子呢?”凌夏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

“让顺舟带着去爸爸那边了。”

然后,两人手挽着手走出门,面上笑容灿烂,今夜,将会是一个绮丽的夜晚。(未完待续。)

关注搜索《 重生之锦雀成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