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修真大少在都市

更新时间:2020-02-13 22:49:25

修真大少在都市已完结

修真大少在都市

来源:网络作者:释心分类:都市小说状态:已完结阅读量:1

第一章诸葛宇初摆阵世上到底有没有鬼?这个问题听起来很可笑,又很具有争论性。在我们的生活中,有那么群人,他们不为人知,但是却总能在某个圈子中可以听到他们的传说。那就是驱魔师。你对...

《 修真大少在都市》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诸葛宇初摆阵

  世上到底有没有鬼?

  这个问题听起来很可笑,又很具有争论性。在我们的生活中,有那么群人,他们不为人知,但是却总能在某个圈子中可以听到他们的传说。那就是驱魔师。你对驱魔师了解么?他们是不是就像那些跳大神的一样,拿着黄纸,各种卖弄,然后收钱?

  咱们就一起来看看这个故事,这故事也许就发生在你的身边,也许离你很远,你可以一笑而过,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你也可以信以为真,当作以后碰上恶鬼的救命稻草。

  城市的节奏永远那么快,当人们还在梦中寻找财富的时候,太阳就已经照亮了世界。把你那黑色的梦境照亮,让你醒来,你抱怨也没用,因为你生活在城市之中。

  “诸葛宇,你还不起床,上班迟到了!”诸葛宇的妈妈怒吼道,“白天不想起,晚上不想睡,你这是像谁啊!”

  “好啦,知道了,再有五分钟就好!”

  “五分钟五分钟,你都多少个五分钟了?再不起,我要掀被子了!”

  诸葛宇无奈,只得起来,穿衣服,睡眼惺忪,吃着早饭抓着蓬松的头发,抱怨道:“妈,八点半上班,你让我七点半起来干嘛?”

  “早睡早起身体好,不知道么?”

  每天诸葛宇早上都重复着这样的对话。他相貌清秀、普通,身高也就一米七四,是一家国有银行的普通理财经理,却有着非常特殊的身份,就是他乃诸葛亮的嫡系后代,为何如此说,因为他现在吃饭的桌子身后墙上,挂着一把古朴的宝剑,剑鞘之上赫然刻着几个古文:七星龙泉。这是从诸葛亮当年一代代传下来的传家宝贝,也不知是用何材料做成,历经沧桑的岁月,却未见任何锈迹和迟钝。

  诸葛宇的父亲,是一位医生,专研中医学,对针灸非常有研究,其业余爱好还喜欢考古,这是因为那把剑的缘故。诸葛家族世世代代,都想查清楚这把剑的来龙去脉,可诸葛亮当年却只说这是托命之宝,当以命传承,其他缘由一无所知。当年文化 大 革命时,破四旧,除五害,诸葛家族为了保护这把宝剑,差点死绝,现在就剩最为正统的诸葛亮直系后代这一脉了。

  话虽一言带过,其中那些血泪却是难以道明。所以不管怎样,诸葛家族都会精通一些考古知识,甚至还有一些古代道术阵法也一代代传承下来,以供后代作为参考。

  诸葛宇虽年纪小,却对这些非常有兴趣,特别是阵法和道术,几乎每天都在钻研,每天晚上看书都看很晚,所以才会早晨起不来,可他却不肯说。

  早早来到单位,闲来无事,便与同事一起打扫卫生,诸葛宇虽然懒散,但勤快的时候一点不含糊,扫地拖地风生水起。他身边有个女同事问他:“小宇哥,你说我们单位最近怎么这么冷啊,虽然快入冬了,可我感觉这也太冷了,不像是刚入冬的样子,你看我们都穿着冬令服装上班,连行长她都觉得奇怪呢。”

  “哦?难怪你们怎么穿这么多呢,我看有的身体虚的,里面连羊毛衫都穿起来了,我以为是行里规定呢,我也特地跟你们穿了同样的,把我给热的。”诸葛宇环顾四周,皱了皱眉头道:“是不是就这几天刚开始的?”

  “什么?你难道感觉不到?”

  “我想问你,你对鬼神有什么看法?”诸葛宇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话。

  “鬼神那些都是假的,迷信,你一大学毕业生,不会还迷信这个吧?”那女同事一脸惊讶。

  诸葛宇呵呵笑道:“那如果你们不信鬼神,为什么还要建墓地?为什么要在忌日和清明给死去的先人烧纸?为什么寺庙还存在?为什么国家会建立人民英雄纪念碑和烈士陵园?”

  “那是人们的一点念想!”

  “念想念想,为何有这念想?还不是信了这些?信了人死后灵魂还在,信了天上有神佛,地下有魔鬼。”诸葛宇一套一套的说,“这网点这么冷是因为阴气过剩的原因,你别怪我神鬼乱谈,我想说的是,这网点中有鬼,你看小说和鬼片应该都会了解吧,这是真的。”

  “嘶!”那个女同事突地脸色苍白,看了看周围,摸了胳膊,“别吓我,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是这样,最近行里发生了不少奇怪的事情,特别是最近那个感冒的张小季,咳嗽出来的痰,吐在餐厅纸上,晚上收拾的时候,那餐厅纸就没了,我们都猜是不是哪个暗恋张小季的变态偷偷捡走的,你这么一说,也许......”

  “喂喂,你说变态两个字的时候,为什么要用异样的眼神看我?”诸葛宇吐槽道,“那也许真是鬼神所为。”

  “不会吧,别吓我啊!”

  “我也不确定,不过我对这些有点研究,待我扔些钱币,算上一算。”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几枚硬币,用手捂热后,向桌上一抛。几枚硬币全部背面朝上,散落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情况?没有一个例外,全部都背面朝上?”那个女同事快疯了,“是不是意外?要不要再来一次?”

  “不用了,再来多少次都这样的结果,硬币掉落位置在坤位较多,如果按照北为乾,南为坤来看,想必那东西现在就藏身在我们网点南边的某个地方。”

  “不要吓我,南边可是取款机的装钞间啊!一会我要去装钞的!”

  “别担心,马上要开始营业了,咱们先上班,装钞的时候,我跟你进去,我自有办法!”

  话刚说完,诸葛宇的直属上司,陆行长过来揪住了诸葛宇的耳朵:“诸葛宇,你跟小王在这里叨咕什么东西呢?你看看人家,都各就各位准备上班了,你在这抛什么硬币!”

  “行长!我错了还不行嘛,我哪知道银行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也会有那东西存在,刚入戏太深,我的错我的错!”

  “什么那东西这东西的!”陆行长怒声道:“别找借口,偷懒就是偷懒!”

  “行长,是真的!”那个女同事小王简单把事情说了一下,陆行长脸色也煞白起来。

  “诸葛宇,你对这个也懂?”陆行长看向诸葛宇,不可置信的眼神打量这个年轻人。

  诸葛宇眉头一扬,神气活现说了两个字:“略懂!”一脸不在乎,好像网点中出现的不是鬼而是只耗子一样。

  陆行长想了一下说:“这事只准我们三人知道,知道的人太多不好,知道了没?诸葛宇,既然你懂这个,那就赶紧处理掉吧,听着就吓人,还有,事情过后,你给我把‘坚持科学发展观’这几个字手抄抄五十遍给我!”

  诸葛宇满头大汗,而陆行长说完就向自己办公室走去,边走边从口袋拿出手机,好像很急切向谁打电话一样,在进办公室前,还偷偷看了一眼诸葛宇。

  “要不要带佛珠十字架?”小王准备装钞前,悄悄问。

  诸葛宇看着手机中下载的小说,头也不抬,还是一脸满不在乎说:“你又不信佛,不信耶稣,你带那些玩意,菩萨佛祖耶和华都保佑不到你的,放心,我有办法,你给我准备八捆一百元的钞票就行了,必须要旧的,越旧越好的那种,也就是八万,剩下的,你看着带,就当普通的装钞。”

  “八万块钱旧钞?这也能收鬼?行不行啊?”小王有些不相信。

  “呵呵,进去之后,你可别被吓到。”

  小王拎着钱,跟着诸葛宇进了装钞间,发现这里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冷,看着周围阴暗潮湿的样子,本来一脸不在乎的诸葛宇突然表情凝重起来,小王在旁看见这表情的变化脸色突地刷白。

  “果然在这里,整个网点,没什么人进出的就是这装钞间了,一天24小时顶多就半小时会亮一下灯,其他时候都在黑暗之中,非常适合它的隐藏啊!不过今天碰上了我,便让他头疼一下吧!”说着,诸葛宇从小王那,拿出八捆旧钞,仔细看了看,点了点头说:“果然旧到位了,又脏又旧,你看这一张,上面还有法和谐功的宣传字样,好,很好!”

  小王已经吓得只打哆嗦了,根本听不懂诸葛宇在说什么。诸葛宇倒是不在乎小王干什么了,自顾自在地上用脏钱在八卦方位上各横放一捆,然后自己站在中间,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在左手手心写了两个字“敕令”,然后振振有词的念叨:“黄天厚土,无往不利,有请天神杨戬下凡,诛杀恶鬼呐!急急如律令!”说着向所在八卦的坤位方向将写有敕令二字的左手虚空一推,灵异的事情发生了,明明坤位没有任何阻挡物,小王却听到了“嘭”的一声,而且声音非常响,接着是惨叫声,她感觉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冻得她瑟瑟发抖缩成一团。

  “小王注意,那东西冲你来了!赶紧把手上的钱全倒出来,在自己身旁围一个圈!”诸葛宇大吼,本来痴痴呆呆的小王,听了诸葛宇的大吼,如雷音灌耳,突地清醒,拼着所有力气将钱在自己身边撒了一圈,然后闭上眼睛抱成一团,什么都不敢看了,此刻诸葛宇一下跃出,同样是左手对着小王方向就是一掌虚推,口中大喊:“敕令!”

  又是一声惨叫,那东西竟然显现出形体出来,面目狰狞,口中发出“企咋”的声音,甚是吓人。诸葛宇眉头一皱,跳回八卦圈之内,左手高举,双腿扎马,指天踏地,高声喝道:“原来是你那食唾鬼!今天我就请下众神,收了你这作弄人的恶鬼!”

  诸葛宇口中开始振振有词:“天上诸神,地上真仙,听我号令,速速显现!斩妖除魔,急急如律令!”说完将自己上托的左手向着食唾鬼虚抓过去,就看诸葛宇头部上方闪出一个八卦光环,从光环之中伸出一只如同神佛之手,金色,光芒万丈,伴随真言,一把抓向食唾鬼,那食唾鬼就如同末日降临般的嚎叫起来。

  诸葛宇见状大喝:“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降服!”那只大手开始猛地向回缩,迅速带着食唾鬼缩回到了八卦光环之中。当食唾鬼被收之时,周围温度开始上升,小王也感觉到了变化,睁开眼,感觉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有诸葛宇站在八卦圈中,举棋若定看向虚空。

  “那只鬼呢?”

  “被我收了!”

  “收在哪?”

  “这八万块钱之中。”

  “啊!”小王差点昏过去,“你把鬼收在钱中?那这钱怎么处理?”

  “呵呵,当然是放取款机里,让人取走呗,我将这食唾鬼的鬼气分割成八百份,分别收进每张一百元之中,然后散发出去,被弱化八百倍的食唾鬼,被拥有强烈阳气的人带走,肯定受不了,不日这食唾鬼就会烟消云散。食唾鬼喜欢吃人的唾沫,我们很多人点钱,都喜欢在手上吐口唾沫然后点钱,点起来方便,但是污染了钱币不说,还把唾沫粘在了钱上,这些钱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上面不知道粘过多少人的唾沫,这么多唾沫,食唾鬼再不来,那真是脑子有病了。”

  “难怪小张吐过谈的餐厅纸没了,是被这食唾鬼给吃了,真恶心!”小王想想原来如此,“可为什么食唾鬼不吃钱呢?”

  “那是因为这些钱上有机关哦!”

  “什么机关?”

  “咱们伟大的毛 爷爷,一身戎装,戎马一生,战功赫赫,最后成就帝业,已是亿万人的信仰,可以说,毛 爷爷是言出法随的人物,这样的人物,镇煞气,驱邪魔,而百元大钞上,全是毛 爷爷,你说这是不是机关?”

  “说的也是!”小王听后准备出去买个毛主席巨幅画像挂家里,然后摆上香炉,天天出门前祭拜一下。

  “另外还有机关,这些旧钱,经过了无数人的手,才会这么旧这么脏,古代道士用铜钱驱邪,那时铜钱还有一种说法叫万人钱,意思是无数人摸过的钱,这样的钱,沾染了无数人的阳气在上面,任何鬼神都会害怕啊!说实话,如果不是成本太高,咱们现在的那些道士大可以不用在黄纸上用朱砂鸡血写字画符,直接把人民币当符咒用都可以,恐怕效用比符咒更灵光呢!”

  小王听了这些觉得非常有道理,却发现都是非常普通的常识,说是常识,其实也就是曾经小说或者电影里有说过的,她过去觉得,那都是骗人的,可经过诸葛宇的解释还有这次事件之后,她深信不疑。

  诸葛宇看小王愣在那,一拍小王脑袋说:“赶紧装钞,耽误那么长时间,行长要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