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南宋烽火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3:43

南宋烽火连载中

南宋烽火

来源:网络作者:通心粉丝分类:历史小说状态:连载中阅读量:2

第一章策马飞杨北风呼啸,寒气盘旋,乌云低压,天光阴暗。此时正是清晨,官道上却已是人声杂沓,一眼望去几千人把道路塞个满满当当。其中大多是平常百姓,扶老携幼,提包挑担,都是一脸憔悴...

《 南宋烽火》标签:南宋烽火

《 南宋烽火》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策马飞杨

  北风呼啸,寒气盘旋,乌云低压,天光阴暗。

  此 时正是清晨,官道上却已是人声杂沓,一眼望去几千人把道路塞个满满当当。其中大多是平常百姓,扶老携幼,提包挑担,都是一脸憔悴、焦急之色;也有不少骑马 骑驴赶路的,衣履光洁,牲口上驮着大包袱,一看就是殷实的中产人家;还有些坐着华丽马车的富商大户,车轮轧出的辙印很深,显见车上满载贵重财物。有一个富 豪带着十余个家奴,赶着八辆大车,不住大喝:“让开!瞎了眼啦!”“老乞婆,滚开!”“你这狗才,不要命啦!”众人纷纷挤到一旁,恨恨地看着这一行人。只 见第一辆车到第五辆车的车帘儿都被细嫩白净的手微微掀开,一双双明亮的眼睛往外偷觑,大概都是这富豪家的妻妾丫环。马车在路当中疾行,众人跌跌撞撞闪避, 声音更是杂乱。前面几丈远两个策马缓行的健壮汉子闻声回头,在富豪和家奴身上一瞟后便盯在马车中露出的女人手上。其中瘦高的一个眼睛猛一亮,低声对另一个 人说道:“嗨,五哥,满车好货,财色兼收啊。”那“五哥”咽了一口唾沫,狠狠一皱眉:“妈的,真叫人眼馋。”“那就干吧。”那瘦高个儿喜得红光满面。“五 哥”却说:“老七,不能丢下蜜瓜捡芝麻,一会儿那笔买卖做成了,连座城都能买下,这算什么。”二人正说着,马车已到,车前开路的一个家奴一马鞭打向“老 七”,骂道:“蠢材,快让道儿!”“老七”眼中凶光一闪,头微晃便避过,右臂一抬像是在挡鞭,食、中二指却闪电般一探,碰了一下儿家奴心口。那“五哥”想 拦已晚了一步,只好一扯“老七”的马和自己马的缰绳,让到一旁。

  那家奴只觉胸前被什么微微一触,也不在意,仍旧横眉立目、骂骂咧咧策马前行,旁人也都只见“老七”抬臂挡鞭,没看清他那一碰。

  车队转眼间经过二人身边。

  “老七,你怎么又胡乱出手?”“五哥”低声责备。

  “哼,这龟儿子敢惹老子,找死。”“老七”一撇嘴。

  前 面突然传来一片惊叫,原来那家奴行出十余丈,猛地一头栽下马来,把旁边一个中年妇女砸了个跟头,他一只脚犹自挂在镫中,头拖在地上被马带着又行出丈余,另 一个家奴才醒过神儿,赶紧拉住这匹马,又有两个家奴跳下马搀起那栽倒家奴,只见他额头被擦碰得鲜血淋漓,口鼻也渗出血来,甚是吓人。一个家奴探一下他鼻 息,颤声叫道:“员……员外,阿福死……死啦!”

  那富豪脸上横肉一抖,怒声道:“这蠢材!走得好好儿的摔什么跟头,没功夫管他,扔到路边儿去!金兵要把前边儿的路截上,咱们全得完蛋!”

  一个坐在路边儿歇息的老婆婆喃喃说道:“这就叫报应啊!人还是要积德呀!”

  她 旁边儿站着一对儿中年夫妇,男的黑红脸膛,身体结实,左鬓有块朱砂记,身穿青布袍子,背着个不大的包袱,右手里挽根儿绳子,绳子拴着一只绵羊;女的皮肤白 嫩,身材苗条,眼角眉梢儿微带荡意,一身儿淡红棉袄棉裤配上披在肩上的粉红长衫,更显得眉目如画,娇媚无比。她怀中抱着一个用小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婴儿,只 露出一张红润的小脸儿,双目紧闭,睡得正香,周围千人的脚步声、呼儿唤女声以及“的的”马蹄声、辚辚车轮声居然丝毫没惊动他(她?)。

  那老婆婆看着这一家三口儿,眼中露出无限温柔,似乎是想到了自己远在他乡的亲人。

  “‘红鬓鬼’,你看,那是不是‘八大刀魔’的老五和老七?”少妇贴近长朱砂记男人耳语。

  “没错。”“红鬓鬼”低声道。

  “他俩来干什么?”

  “谁知道。他们已是四郎主的人,跟咱们没关系了,少管闲事吧。”

  “那老七好阴柔的内力,一点就断了人心脉。”

  “红鬓鬼”嘻嘻一笑:“这种内力倒不算什么,你的蛇拳阴劲不比他差多少,可是……”

  这时“五哥”、“老七”已策马到了近前,他二人似乎不急着赶路,夹在人流中缓缓而行,“老七”眼睛又猛一亮,直勾勾盯住了那少妇。

  “红鬓鬼”贴着少妇耳语:“‘断肠花’,你这风 骚劲儿该收收啦,‘柳叶刀’冯老七可是色中饿鬼,留神他把你扛走。”

  “哼,我可不是你真老婆,别管得太宽了。”“断肠花”故意深深盯了冯老七一眼,又故做娇羞地低头。

  冯老七只觉全身“腾”的火热起来,马前行,他的头却用力往后拧,直到看不见了,才怏怏转回,心中暗道:“等那笔买卖做完了,我再来取你。”

  “五哥”“噗哧”一笑:“瞧你那德行,小心脖子扭断喽。”

  “我好象在哪儿见过这小娘们儿。”冯老七喃喃道。

  “她是国师身边儿的‘断肠花’,只不过稍微易了一下儿容,两年不见你就认不出啦?”

  “妈的!”冯老七恨恨道,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国师这老色鬼,霸占了多少漂亮女人!”

  “五哥”笑道:“你搞得也不少。”

  “哎?”冯老七忽然吃惊道:“凭我的眼力一时都没认出‘断肠花’,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方面的眼力我当然没你厉害,可她身边儿还站着个国师手下‘红鬓鬼’呢,这么一联系,我就能猜出是她。那身材,那眼神儿,啧啧啧……普天下独一无二。”“五哥”说着也隐隐露出很色的样子。

  “噢。”冯老七恍然大悟。他刚才一颗心都在“断肠花”身上,对“红鬓鬼”完全视而不见。“我记得两年前她真是光彩夺目,看一眼就教人腿软筯酥,现在一易容,把姿色遮了不少,可还是能勾人魂呀。”

  “老七,你可千万别打断肠花的主意。”“五哥”正色道。

  “这还用你说,我还想要脑袋呢。”冯老七一时间又怒又伤心,活象一只正在看老虎吃肉的饿狼。

  望着“五哥”、冯老七走远了,“断肠花”用胳膊肘儿捅了一下儿“红鬓鬼”:“哎,你刚才说‘可是’什么?”

  “我想说你的内功不比冯老七差多少,可兵刃上的本事就姥姥家差舅舅家去了。”

  “那当然。听说‘八大刀魔’的刀法个个可以排在天下前十名。”

  “没错儿。他们老大‘钩魂刀’自称刀法天下第一,不管是他朋友还是仇人,还真没有说他吹牛的。”

  “我就敢说。要是遇上‘魔中魔’周无愧,‘勾魂刀’就得被人家勾了魂儿。”

  “红鬓鬼”面露惊惧之色:“放屁!我是说‘勾魂刀’刀法天下第一,周无愧可不用刀。赶紧走吧。”二人又随着人流前行。

  “甭管使什么,打得赢才算天下第一。我要是随便打造个什么稀奇古怪兵器,天下就我一个人使,也能算天下第一?笑掉人大牙。”

  “红鬓鬼”赌气不吭声儿。

  “十几年前周无愧和‘八大刀魔’大打那一场到底因为什么?”

  “不知道。”“红鬓鬼”闷头道。

  “我就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有脸在江湖上混呢。”二人为说话方便已慢慢落到人群后面。

  “谁说我不知道,是不想跟你废话。”

  “不用说大话啦。”

  “你甭损我,我闯江湖的时候,你还在群芳阁里当……”“红鬓鬼”忽见“断肠花”眼中杀气一闪,脸蛋儿上泛出一股铁青色,心中一寒,后半句话噎了回去。

  两人一阵难堪沉默后,“断肠花”沉声说道:“你知道什么就说,要不就闭着那臭嘴!”

  “红 鬓鬼”“嘎嘎”干笑两声:“说得好好儿的生什么气呀。我当然知道啦,是这么回事儿:十六年前周无愧到东京汴梁参加武科考试,遇上了‘仙上仙’秦嫣。正好儿 ‘八大刀魔’的老三‘鬼头刀’邓奇也在那儿,他比冯老七还好色,看上了秦嫣。周无愧也正对秦嫣传情送爱,大献殷勤,结果和邓奇拔刀相向。邓奇不敌被杀。 ‘八大刀魔’的老 二、老四、老六、老八都在附近,闻讯杀进东京城,在兰花巷夜围周无愧,杀得天昏地暗。周无愧身中老四‘无影刀’唐琼的两枚‘散魄针’,又 挨了十几刀,可四个刀魔更惨:老 二、老八见了阎王,老四丢了一条右臂,老六也挨了三刀一掌,见势不好,架着老四跑了。周无愧本来已进入武科考试的前六名, 人人都认为状元非他莫属,这么一闹是没戏了,还眼看着要丢命。幸亏秦嫣精通医术,把散魄针的毒解了,从此两个人就鸳鸯戏水了。”

  “哼,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全是谣传,周无愧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怎么会因为争风吃醋弄出人命。”

  “英雄好汉就不是人?神仙吕洞宾还见了美女就犯傻呢。自古英雄爱美人儿,也没什么丢脸的。”

  “断肠花”想了想,点点头:“也是。哎,‘红鬓鬼’,周无愧的绰号儿为什么叫‘魔中魔’?”

  “哼,他见到黑道儿上的人就宰,那才叫心狠手辣,整个儿一个恶魔中的恶魔,不叫‘魔中魔’叫什么。”

  “唉,这才叫顶天男儿,盖世豪杰。”“断肠花”仰天叹道。

  “你倒会捧臭脚。别忘了自己是什么人,碰见他照样儿丢小命儿。”

  “你不是说英雄爱美人儿吗,他怎么舍得下手呢。倒一定把你脑袋拧下来当毬儿踢,准比高俅踢得还好。”

  “呸!你这贱坯子,尽说丧气话。咱们快点儿走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