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都市最强风水师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3:31

都市最强风水师已完结

都市最强风水师

来源:网络作者:不伦不类分类:都市小说状态:已完结阅读量:1

第一章我是一条苦逼大千世界妖魔鬼怪遁于人世窥查生道诛邪灭妖拯救苍生死置生外五台观道半夜。黑漆的小巷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小巷中那盏昏黄的路灯下走过了一个人影。是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

《 都市最强风水师》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我是一条苦逼

  大千世界 妖魔鬼怪 遁于人世 窥查生道 诛邪灭妖 拯救苍生 死置生外 五台观道

  半夜。

  黑漆的小巷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小巷中那盏昏黄的路灯下走过了一个人影。

  是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

  女人脚下的高跟鞋在小巷中发出的踢踏声由是响亮。

  身上光鲜的着装也是颇为时髦。

  大概是参加什么晚会回来了吧,照理说应该很开心的。

  但女人却紧张的绷着脸,上唇紧咬下唇。

  女人走出没几步,路灯下又晃过一道影子。

  “滴答——”

  女人警惕的停下脚步,微微偏过头,神色慌乱的注视着没有异常的后方。

  来时的路上有那么一道积水,大概是刚才下过雨的关系吧。

  原来是水滴声。

  女人这才放下心。

  但就在女人喘了口气转身的时候。

  “嗖”的一声。一道黑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人的本能反应迫使着女人尖叫起来并往后退去。

  那道身影迈开步伐直逼女人,女人慌乱的哭丧着脸并且不时地往后退,嘴上念念有词:“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没有对不起你啊...你杀了他们连我也不放过吗...”

  “对不起...”黑影冷冷的说道,语气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个非常冷淡的人。黑影伸出手,按在几欲想逃的女人的额头上:“你必须死...”

  女人的脸瞬间‘刷’的一下变得异常的黑,紧接着,她的身上涌出大量的黑气,两把大刀鬼魅般在女人身后的黑暗中探出,女人在尖叫声中被那两把刀拖进了黑暗。

  一切仿佛从未发生。

  声音戛然而止。

  黑影收回了手,看着那盏昏黄的路灯。

  “嘭。”

  路灯突然碎开,灯芯尽力的闪了最后几下,熄灭了。

  。

  。

  啊哈哈哈...

  我坐在一张真皮沙发上躺睡着,而四周全是漂亮的大姐姐给我端茶递水着,个个脸上都带着倾城一笑。

  我太幸福了...

  这一定不是梦...

  连手感也这么真实,我非常肯定是真的!

  眼前一睁,一片黑暗,靠,原来我蒙着被子睡着了...

  我去。又是梦。

  等等。

  我伸出被子外的手忽然摸到了什么光滑有温度的东西。

  在梦中,我摸到的手好像就是...

  我不禁血脉四张,激动难耐...

  “师哥,你起来吧。别一天到晚都在做哪些白日梦。”稚嫩的声音在被子外响了起来。

  我吓得一掀被子,看着那只手的主人,天啊!!彭思泽!你的手啥时这么光滑!

  我的梦啊!又碎了....

  “你一大早做早我身边干嘛呢?”我一把甩开他的手,恨恨的下了床。

  “安边师哥。”彭思泽开口道:“又来了。”

  彭思泽,14岁,留着一头的碎发,活活的一个正太,每次我搭讪美女必须用到他,他也挺配合,就是老坑我的钱,上次说什么100元配合一次,我去,他当我开银行!

  别以为他小就好欺负,这小子来头可大着呢。

  我们是五台观的风水师,俗家风水师道行高点的确实能占卜算卦,但是像我们这种真正的风水师,占卜算卦并不是主要,除妖灭魔才是重要任务。

  而彭思泽这小子正是五台观唯一的符人风水师,正所谓,风水师离不开的三样东西:八卦盘,风水师服装以及一口袋的道符了。彭思泽是当今世上最有名的符人风水师,只有他会做真正的道符,各种与风水有关的派别都饶有耳闻,都是恭维不敢犯上。

  对了,我纠正一点,是他自己找上门和我做搭档的,想到当初我答应了就后悔。

  尘世中的风水师大都有假,因为要成为真正的风水师是必须要有独特的天赋才行,像彭思泽就是‘邪气感知’。

  咳咳。

  现在是我的介绍啦。正所谓主角就是要最后出场嘛。

  我呢。我也是五台观一大名人,什么在道观撒酒疯啊,在偷窥女弟子洗澡被抓啊,烧了师傅的胡子啊几乎样样都有,和那个师弟彭思泽并称五台观两大名人。

  额...其实我觉得我是师兄应该排第一。

  至于做了那么多事为什么不会被赶出去呢,我想应该和我这个‘众相之力’的天赋有关。

  但是,我对这个天赋既熟悉又陌生,只记得当时有位师叔曾暗地里对我师傅说道:“不就是因为他的天赋是众相之力嘛!了不起啊!凭这个就可以闯祸了?这种天赋在他身上就是浪费!”

  后来的事我忘了,我只记得那天网上我在那位师叔洗澡时在他睡衣里撒了点痒痒粉...

  五台山照常人来说只有少林寺,可惜个个都不知道山腰有座五台观。

  五台观,与齐眉观,终南观合成‘王道三大观’。虽然定点只在于三座山上,但是弟子千千万万却徘徊在各地之中,就是如此庞大的势力。

  “又来了?”我一听,漠不关心的往床前开着的电视看去。电视中又是在报道有人在小巷里消失的事,又是附近那条小巷,这个月已经第三次了。

  “嗯。”彭思泽看着新闻中报道的地点,肯定的说道:“我能感觉到这些场景残留着魁的邪气。”

  “关我啥事...我睡觉去了...”刚想爬上床。

  一张道符在我面前飞过。

  我握着道符跪在彭思泽的面前,虔诚的说道:“这觉睡多了也会腻,我们风水师主要任务就是降妖除魔,所以我以大局为重。”说完,我往手中的符看去,哇靠!天眼符!这小子以前坑别人一张200,对我也还要一张100,没想到现在一出手就这么大方,赚了赚了...

  “你这变脸变得很快,但是再快也快不过那些魁。”彭思泽环抱着手说道。

  所谓大千世界,妖魔鬼怪众多,也有法力高低,在前人撰写的一本《万妖花名册》中有详细记载着鬼怪的四个阶层:魁,魅,魃,魇。魇处于中鬼怪中最强的级别,法力达到极限,但是在很早以前就已经不见踪迹,《万妖花名册》上也并没有更多的记载。而接下来的魃我也是从来没见过,只是在《万妖花名册》上看过。法力一旦能到达魅的时候,这些鬼怪就会有了些自主意识,更加强大,但是很可惜,现在出现的是最底层的魁,所以我根本不惧怕。

  “你能预知是什么魁吗?”我将天眼符塞入口袋。

  “不能。”彭思泽思忖了一下,老实的回答道:“要去那里看看,3分钟内准备好,一张天眼符。”

  。

  。

  好像只用了一分钟我就准备好了吧,哎,忘了。

  我口袋揣着两张天眼符,开着彭思泽前几天才买的奥迪A8,挺阔气的在那条经常出事的小巷外停下。

  警方早已散去,由于没有任何的线索,所以警戒线没有拉起来,我和彭思泽很轻易的就进了这条巷子。

  “果然是魁的气息。”彭思泽冷笑一声,在蛮黑的小巷里递给我一张天眼符:“它似乎就在你的身边,你小心点。”

  奇怪,我记得以前这里有路灯的,怎么现在没开起来?这政府也太爱省钱了吧!

  天眼符,用来查测隐藏的鬼怪,很实用的一种符。

  接过天眼符,我心疼的夹在指间,这TMD都是钱啊...这小鬼怎么这么奢侈,不过想想也对,我住的房子,他买的;我开的车,他买的;这么有钱的小子会不懂得省钱也是正常的。

  “天眼符!起!”

  随着我一声后,天眼符在我之间燃起,我的妍在烟熏下逐渐看东西更加清晰了,旁边的彭思泽脸上有几个灰尘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看到魁了没?”听到彭思泽开口,我才想起来我的目的。

  向四周看了看,一个小东西躲在一旁路灯下抖抖身子。

  我急忙挡在彭思泽面前,仔细看了看那只小东西才放下心来:“原来是你这废物。魁·三首猫。”

  三个头的小猫咪站在路灯下的一堆玻璃碎片那里‘喵喵’凶叫。

  三首猫,会缠绕在动物身上,吸取动物的阳气供活,但是危害不大。

  开玩笑,我要是连这种在魁的排名上吊车尾的小猫咪都打不过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五极雷!”我的右手置于腰间,蓝色的狂雷诡异的在我手心中聚起,三首猫在我走到它面前时就被我一手雷电拍中,三首猫立马‘喵喵’惨叫起来,在雷电的淬炼下,它的胸口上终于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芒,我伸出手指狠狠戳进那个光芒中,三首猫顿时化成光芒散去。

  有道是,‘万物皆有气,气之源则为命之源。’刚才那个小光芒便是三首猫的气源,切中则使之丧命,看似简单其实需要特殊条件触发。

  像我们五台观就是得用极雷术触发,极雷术共十层,是五台观首任观主自创的,命自然之力聚于手发挥强大力量,到达5层便可以聚出狂雷,而这之前都只是心学。狂雷随着等级而变换颜色,蓝,紫,绿,黑,白。人也是有气源的,而提升极雷强度以及使用都需要用气,当气达到一定程度我的五极雷便可以根据极雷十决化为六极雷。

  乾,此,坤,意,令,改,不,定,变,灭。就是极雷十决。

  “呵呵,轻松。”我拍拍手心,大吐了口气。

  “白痴。”彭思泽背对着我,泼了我一脸冷水。

  我回头破口大骂:“你你你..你小屁孩说什么?”

  “我有叫你去打那只垃圾么?是这只!”见彭思泽说话,我往他望的方向看去,脸色一变:“双刀鬼!”

  一只黑色的家伙提着两把刀站在来时的入口那看着我们,刀上还沾着鲜血,看来这几次杀人的就是他了。彭思泽借助着他‘邪气感知’的天赋完全可以侦查到那家伙在哪,这种魁·双刀鬼是异种的鬼,常常会杀人吸取人的怨念增强自身,但是一般在乱葬岗那里出现,在小巷中出现我还是首次看到。

  “五极雷!”

  故技重施,双刀鬼显得很小心,化成黑影消失在我的面前。我空有一手狂雷无处可放,现在的我还不足以能长时间控制五极雷,在这样下去迟早我会伤到自己,只好干脆单手一砸地面,轰掉五极雷,地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坑。

  “小心身后!”

  彭思泽提醒道。

  我急忙往前打了个滚,身后的地面裂开一道口子,没用天眼符的人还以为是地震,但是在我面前,屹立着那只双刀鬼,双刀鬼抽回砍下的那一把刀,再次向我挥出一刀!

  “奶奶的!别把哥当孬种了!”

  我拉起袖口,在十万火急的时刻,手腕的那道黄金色刻纹赫然闪光,我的手中即刻多出了一把太刀,硬是挡下了双刀鬼的这一下。这便是五台观的又一招式——灵助!用风水师的印记,即那条黄金刻纹来召唤属于自己的‘钥匙’,从而爆发自己的最强潜能。

  看着双刀鬼那不知所措的眼神,我冷笑:“你的终结时刻,到了。杀神状态!启!”

  杀神状态,就是爆发自己潜能的形态,五台观的最强之术,供以除妖灭魔化劫。

  白光在我身上散发,把双刀鬼击出好远,周围的气流开始加速流动,烟硝四起。

  彭思泽淡定的站在原地看着我身上的白光。

  白光淡去,我身上的衣着化成了一件青色道袍,满头黑发逐渐发白,变成了及腰的银白色长发,脚上搭着两具木履,我倾头一看,手中的太刀出现了属于我的那道黄金刻纹。

  现在的我已经可以不用天眼符就可以看到故意隐身的双刀鬼了,不过杀神状态不方便常用,用天眼符是更多人所喜欢的。

  双刀鬼抡起双刀往我冲来,我抬刀轻松地招架,大力一扫将双刀鬼击退,双刀鬼好不容易站稳,两只灰溜溜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没本事了吗?”我耸耸肩,无奈的看着双刀鬼。

  双刀鬼怪叫一声快步再次冲来。

  我咧嘴一笑,这年头,傻鬼多了,风水师明显不够用。

  闪开一刀,我持刀挡下另一把袭来的刀,就是现在!

  我将刀面猛地压向双刀鬼,在双刀鬼双刀正要招架我这一攻势的时候,我抽刀横切向双刀鬼的胸口,双刀鬼‘吱呀’惨叫一声,身子在我闪到他身后那一段时间内转了一个圈,当他发现在他面前的我不见后已经太迟了。

  “五极雷!”

  在双刀鬼痛苦的双眼注视中,我看到一丝白光在他身上闪起,右手握稳太刀,向他挥去...

  我整了整身上的那件皮夹克,将袖口放下,对着一旁的彭思泽喊道:“小鬼,走啦,楞个鸟啊。”

  彭思泽浅笑一下,向我靠近:“不错,我很满意你的战斗力。”

  “少来说的我是你保镖似的。我可是有尊严的...”

  “2张天眼符。”

  “好吧,尊严什么的都是浮云。主人。”

  “嗯,开车,吃饭去吧。”

  “是,您这边请。”

  看着彭思泽很满意的上了车,我往小巷里看了看。

  其实,我很羡慕使用天赋。

  可惜我的天赋自发现到现在都没有发挥过一点作用。

  我苦笑了一下,坐上了驾驶座,发动了引擎往大陆开去。

  莫非我,始终与天赋无缘?

  。

  。

  吃过早饭,我和彭思泽早早的便去开店了。

  对,开店!

  你绝对没有听错!

  TM一个小屁孩学人开店,还雇了我这个颓废男当工人,当然,只是暑假工。

  至于这个店...

  ‘风水·侦查社’

  我已经不想吐槽了...

  好吧,我承认侦查都是我的任务。

  可能有人要问了,那彭思泽这大少爷呢?

  废话!当然是翘着二郎腿喝着功夫茶哼着小曲看着电视吹着空调等我这个万年苦逼王回来交差!虽然客人很少,但是每一次都能带来很高的利润,这也就是彭思泽这小鬼头最大的收入来源。

  今天,同样已经有人在紧闭的门口等候。

  看来,今天的客户让人有点...

  长发曼妙,身姿姣好,一袭白色连衣裙,露出白的晃眼的大腿。

  唔...

  远远都可以闻到少女身体上的兰花香,好一个极品...

  我激动地鼻孔喘着大气,抢在彭思泽之前冲到这个女生身边:“小姐,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女生转头疑惑的用大眼睛看着我,又望着走来的彭思泽,如此又重复一遍后,她绕开我往彭思泽跑去,惊喜的说道:“你就是侦查社的社长吧!果然气质不凡!根骨清秀,小小年纪便清风道骨,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

  啥...

  凭什么老子就不是气质不凡,根骨清秀。

  照你这么说,老子还长相猥琐,少年不得志咯?

  我去,你可以说我苦逼,但是不要说我挫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老子十八年后还是一条...

  彭思泽瞥了在一旁思绪万千的我:“安边,给客人开门。”

  “是。”

  好吧,十八年后还是一条苦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