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恋爱时代之花开盛夏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3:12

恋爱时代之花开盛夏连载中

恋爱时代之花开盛夏

来源:网络作者:勿念寒分类:都市小说状态:连载中阅读量:3

第一章天煞孤星我叫刘超,男,二十六岁,杂食动物。看上去不大不小的年纪,按照常理来说应该在社会上摸打滚爬出一些经验,至少也得混出个人模狗样吧。可是,大学已经毕业四年的我,如今依旧...

《 恋爱时代之花开盛夏》标签:恋爱时代之花开盛夏爱情悲剧

《 恋爱时代之花开盛夏》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天煞孤星

  我叫刘超,男,二十六岁,杂食动物。

  看上去不大不小的年纪,按照常理来说应该在社会上摸打滚爬出一些经验,至少也得混出个人模狗样吧。

  可是,大学已经毕业四年的我,如今依旧在一家小公司拿着一份自认为稳定的工资拼命工作。在公司要不是老板耍心眼,就是同事缺心眼,要想加工资除非你是王菲每天高唱一首《传奇》,至于上班情况无非就是加班、加班,还是加班,引用老板的话来说,这叫符合中国的基本国情!

  去他奶奶的!

  哎!本想辞职一走了之,可是又想想,如今清华学子都愿做屠夫,北大学子都甘做保安,我一个小小的普通本科生能有啥资本挑三拣四呢?再说最近世界不太平,中东部局势动乱不堪,美帝国主义虎视眈眈,国内要不是炸弹爆炸就是疯狗拿刀上街乱砍人。咬咬牙,还是打消这个念头,等风平浪静之后再做这个打算。

  工作就这鬼样,生活也好不了哪去,至于爱情嘛......

  那都是瞎扯淡!

  按照常理,高中时期早恋的我,到了如今这个年纪,不说结婚这个茬,至少有个女朋友能够勉强说得过去。可是,在我心中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心照不宣,推心置腹,除非你活在童话世界里。

  如今谈恋爱就像是打CS,你不穿防弹衣,不戴头盔去提防,那么恭喜你,活生生贡献人头让人刷战绩。

  好吧!软磨硬泡之下的我,首先得承认我是个有血有肉带把的男人,同样更不是柳下惠能够不为女所动。仔细回想,女朋友不知道是换两个还是两个平方or次方,最终结果要不是性格不合就是不合心意,总而言之你丫的我就不是高富帅,官二代怎么着?

  暂且不提我这个人喜新厌旧,同样也撇开我个人问题而言,如果当你与女人交往次数愈加增多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看似深奥的道理,那就是——“女人就那么一回事”。

  或许,未来的人生旅途中我还真遇到一个让我怦然心动,值得去保护一辈子的女人,如果有的话,那么我果断会拉着她的手去民政局!

  可是现实总会让我不禁地摸着自己的胸口扪心自问道:“她是我最爱的吗?我们能不能结婚呢?!”

  答案,No!

  因为,我是刘超。

  至于理由,那就是一场梦。

  梦中,一颗流星划破天际,坠落人间,流星幻化成仙人,告诉我今生命运,说我是扫把星转世,天煞孤星,注定与寂寞相伴。

  虽然说这只是一场梦,但是盗梦空间难道他奶奶的就不是梦?

  好吧,这就是我最近这些年来的基本情况。

  累是累点,但是人总是有期盼,活着挺累,心却不累。

  虽说人生苦短,但是及时行乐才是真。更何况我还有生我养我的父母,如果我飞仙呢,那么我日渐鬓白的父母又该如何追忆我这个不孝之子呢?

  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早出晚归,活生生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般的丧尸,钱没赚多少,整天还得看人脸色。这些有就算了,可最让人郁闷的就是那些发了点小财的朋友同学,感觉自己很牛B似的,开着小车,带着小妹到处显摆!

  好吧,故事也就从这开始......

  星期六的夜晚,我跟两个个死党相约去饭馆吃饭,一个叫王颖,另一个叫王宇明。前者带着刚娶回家不久的娇妻,后者开着刚买不久的奥迪A6,这场景还真颇有一副现实打击。

  至于吃饭的地儿不是什么高档酒店,也不是什么海天盛筵。只是以前常去吃的饭馆,毕竟这儿量足又实惠,而且有值得我们共同回忆场景蕴含其中,再加上老板是老熟人,常给优惠,自然而然也就成了我们的“吃基地”。

  老板姓朱,高个儿,圆圆的大肚,小小的眼睛,肥头大耳不明觉厉。至于叫啥名我就不必告诉大家,免得告我说侵犯他的个人隐私。只不过我们仨喜欢亲切的称他为“猪老板”。

  这个猪老板只要见到我们仨,总是亲切地叫我们的小名,什么阿猫阿狗的胡喊一通,毕竟他只认人面不认其名,回头想想老板都这样,人与钱的面才重要,他丫丫的谁管你姓球呀?!

  跟往常一样,吃个猪肚火锅,配几个小菜,外带几瓶啤酒,一个字“爽”!

  吃完咱几个要不就是坐在路边说些酒话,要不是就各回各家,各抱各妻。

  当然我回到家只能抱枕头,澡都懒得冲,直接倒头睡了过去。

  “滴个动力,滴个动力,滴个动力滴......”突然手机正躺在床头柜不停向我咆哮着......

  “滴个动力,滴个动力,滴个动力滴......”

  ......

  我心里暗骂道,哪个混蛋这个时候打我电话!

  我那个擦擦擦!

  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我边骂边伸手去摸手机,拿到手机还没看是谁打过来的,果断按下接听键大喊道:“我靠!谁呀?”

  话音刚落,依稀只能只能听到电话那头呼吸声却听不到回答声。

  我明显感觉不对,缓过神又问了一句:“您好,请问您是谁?”

  呃......

  对面传来犹豫的停顿声,然后喃喃地开口说道:“你妹的,刘超,我陈袁文静。”

  我听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甩甩头睁开双眼翻身而起捧着电话关心的问道:“哦哟!难人可贵呀,今天刮什么风让您老人家主动给我打电话。对啦,咱们的孩子咋样啦???”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她故作忍笑地回了我一句:“啊呀,你这话说的..你说咱们家孩子我能不好好照顾吗?开国际玩笑是吧你?”

  当然,她本来不叫陈袁文静,而叫陈文静。或许大家也没有听说过有陈袁这样的姓氏,但你们肯定知道姓陈和姓袁,所以委婉的告诉大家她是父母爱的结晶,顾名思义就叫陈袁文静。但据我调查了解,她老妈比较强势,硬生生在户口本上给陈文静加了个“袁”字。

  至于她有没有孩子,的确是有,刚满两岁不久的儿子,长的挺可爱的,就是不像我,至于为什么?

  因为他是我的干儿子,而她仅仅只是我的朋友,就这么简单!

  或许你们想多啦,但是有个道理你们必须得懂——“哪有管子没进管道就能抽出水的理儿呢?”

  虽说以前我跟她同居过将近一个月,但基本上我是睡床上,她是睡沙发上,河水不犯井水。

  当然我承认我这个人比较猥琐,但是朋友归朋友,不该逾越的界线我是死也不会跨过去。

  想当年她住在我这里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在她认识的朋友里就我好欺负些,其实总而言之她这人比较强势,同性的朋友没几个,异性的朋友也就我、王宇明和王颖。

  那个时候她还真有本事,居然搭上了一个刚从美国回来的华侨,好像是做高级工程师,双方都各自见了父母,到后来不知道什么就变了卦,没过多久嫁给了一个在银行工作的男人,好像是未婚先育迫不得已这样做的吧,最重要的是听说男方家里有点小财产。

  “我们家的孩子没睡着吧?”我关切的问道。

  “还没有呢,正在跟他爸爸在一块看动画片呢!对啦,你找我啥事?”她淡淡地回答道。

  纳尼?我心想,你打我电话,居然问我找你啥事,你丫的是不是老年痴呆提前来的征兆?

  为了掩饰真相,为了给她留点面子,我还是承受压力言简意赅地解释一番,比如说,人生与理想我该如何抉择,还有最近哪一只股票比较好,值得扎实深入的推进......

  陈袁文静听我说完,无语地叹气道:“刘超呀,你这人就是嘴贫,能说会道,要是把它用在女朋友身上也就不会这样啦!”

  陈袁文静结婚后,她老公怕她无所事事,让她去学医,后来莫名其妙的当了一位妇科医生,如今在本地一家妇科医院上班,反正一天开口闭口离不开“女”字。

  “哎!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没人愿意嫁给我这种穷屌丝呀!”我自怨自艾地说道。

  “要不,老姐我给你介绍一个?正好我们医院新来几个漂亮年轻的小护士,正合你的口味。”她居然王婆卖起了她家的瓜来。

  “哎,护士多好,可是就是日理万机,白天忙,晚上忙,一天见不着面我就心慌。”我哀叹地回答道。

  “那你想要找啥样的,你跟姐我说说看。”她很坦然地问道。

  我嘀咕着回答道:“我呢,只想找个长头发,皮肤好,声音好听,身材又好,前凸后翘,有点才艺,最好是本地人..嗯,还有最好能够做顿好菜!”

  “哈哈哈哈哈......”说着说着,陈袁文静居然笑了起来。

  纳闷的我正准备开口询问为何笑的如此YD,可就在这时笑声戛然而止,电话那头传来她的一句反问:“你所描述的女人不正是刘星星吗?这么多年了,你依旧没忘了她呀?

  刘星星......

  难道我说这样的女人就是她吗?

  不对,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应该早就嫁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