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特种兵在都市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3:10

特种兵在都市已完结

特种兵在都市

来源:网络作者:苍天憾分类:都市小说状态:已完结阅读量:2

第一章惊现石棺嚓—嚓—嚓—镐头狠狠地砍在粘土层上,每一镐下去,仅能砍掉巴掌大的一块粘土……江湾。一个崭新的现代标准小区,亦或是一个其他建筑,即将在这里“升”起,不论什么建筑,首...

《 特种兵在都市》标签:特种兵在都市军人刑侦铁血特警金刀

《 特种兵在都市》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惊现石棺

  嚓—嚓—嚓—

  镐头狠狠地砍在粘土层上,每一镐下去,仅能砍掉巴掌大的一块粘土……

  江湾。

  一个崭新的现代标准小区,亦或是一个其他建筑,即将在这里“升”起,不论什么建筑,首要的工作都是平整场地;在大型机械难以施展的地块上,周小民抡着铁镐在“蚕食”面前的一座小山,他老爸周正在身后用铁锹平整着。

  刚挨了一顿训斥的周小民把满腔的怒火后发泄在搞头和粘土上。

  “你硬!看你有多硬!你还硬过老子的镐?”

  嚓—

  “我不能干活,这些土是谁刨下来的?”

  嚓—

  “我不能过日子,这一个月五千块钱,谁赚来的?”

  嚓—

  “刨光你!刨碎你!刨,刨,刨!”——

  周正在后面挥动着铁锹,把周小民刨开的土散开,正干的有劲儿;听到儿子的话,冲过来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大声吼道:“你个王八羔子,在这儿嘀咕谁呢?”

  仍是不解气,上去又是一脚,把儿子蹬了个踉跄,喊道:“今天上午完不成我给你的任务,就别想吃饭!”。

  周小民捂着屁股,涨红了脸,回过头盯着老爸看了一会儿,又狠命地刨了起来。

  “铛”地一声脆响,不知道搞头刨在什么东西上,心气正盛的当儿,他根本就不加理会,看也不看地抡起铁镐,狠劲儿刨了下去,一下、一下。

  铛、铛、铛——

  清脆的响声接连传来。

  一听声音不对,周正扔下铁锹,上前拦腰抱住儿子摔到一边,骂道:“我这是做什么孽了?生你这么个玩意儿?”

  一边骂,一边拿起镐一看,已经崩开了两个豁口,再用脚踢了踢眼前的土,露出了一块青石;忙回身拾起铁锹清理一番,是一块大青石板,眼睛一亮,他继续清理;都接近十平方米了,全是这种青石板!

  又给了周小民一脚,周正喊道:去把冯秀才给我叫来!

  ……

  名泉市政府小会议室里,关于江湾到底是建设第三商圈儿、还是建设规划展览馆的第三次讨论会在紧张地进行着。

  市长刘建国的发言掷地有声:

  “我们名泉市坐落在长江边儿上,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素有“临江明珠”的称号,有近1500年的悠久历史。为了重现名泉历史,介绍她的发展历程,展示她的发展方向,建设名泉市规划展览馆非常必要。投资多少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让更多地区、更多人了解名泉、走近名泉,达到拉动经济发展的目的。郑书记,您说呢?”

  市委书记郑桐坐在那里,半晌没有说话。与会的各位都默不作声,等着郑书记发言。

  又是几分钟的沉默过后,郑桐书记说话了:

  “老刘啊,今天这里也没有别人——我们的谈话,哎吴秘书,你就有选择的记吧,记下会议结论就行。”

  顿了顿,看着刘市长,郑书记继续说道:

  “建国,你是我看着从乡长的位置,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对于名泉的了解程度,你不亚于我,是吧?今天我不多说,有一点需要大家多加考虑。名泉市在多届领导班子的不懈努力下才走到了今天,如果因为一个或几个方面的问题影响了她的发展,我们就都是罪人!因此,每一个决策、每一步,我们都要慎重地考虑。关于修建规划展览馆的项目,我不是十分的赞同,但也不强烈反对。——别把我当老好人,我是有态度的!那就是——建可以,但规模要适中、馆内可有可无的,就让他无!老刘啊,我岁数大了,很多事,还得你们做主!

  建设局和规划局提出的方案我也仔细看了,设计得很不错!建设第三商圈儿的确非常重要,太重要了!它是发展经济、提升城市综合实力的重大项目;商圈儿问题落实后,才能大力发展名泉的商业,实现‘商业兴市、商市共荣’的发展目标,才能把第一和第二商圈儿的发展势头巩固住。

  具体建商圈儿还是规划展览馆一直僵持不下,我看这样吧,最后做一遍讨论,投票解决!当然我还有一套方案……”

  会议结束了,吴秘书的会议纪要终于有了结论:建设名泉市规划展览馆,展览馆旁建第三商圈儿。

  ……

  场地平整现场。

  听说刨出了青石板,冯秀才忙赶过来;搭伴儿来的人还不少,工长、技术员,还有一些工友。老周让开位置,秀才凑上前弯腰看了一会儿,起身就埋怨道:

  “我说周老爷子,你平时挺靠谱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差点儿惹个大祸!知道这是什么吗?古墓,古墓哇!里面说不定有价值连城的宝贝呢,但我们没有权利动;张工长,你可看住了,谁也不能再动一下儿,我这就给老爷子打电话!”

  秀才掏出电话找他老爸去了,工长忙指挥几个人把现场保护起来。只听秀才在那儿说,施工现场发现了疑似青石棺,不敢再动,请他来定夺;也不知道那边怎么说的,秀才挂掉了电话。

  十几个人,就在这儿大眼瞪小眼地守着,足足守了半个钟头。期间项目经理、工程师都听说这件事了,纷纷过来看情况;项目经理还特地请示上级,给这些人请了半天的假。

  又等了约莫十分钟,一辆轿车疾驰进工地。车上跳下来两个人,一个年纪较大,鬓角斑白,看样子有七十多岁了,另一个岁数不大,五十左右;两个人都戴着眼镜,小跑着进了现场。

  围守现场的人自动让开,老者径直来到青石板边,蹲下身子仔细观察,还用手摩挲青石的棱角,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半晌,老者站起身来说道:“书,那本书!”

  和他一起赶来的另一位手中早已捧着一本书,听到招唤忙递了上来。

  老者把书翻到一处,仔细看了一会儿,又反复核对青石板,觉得没有问题了,才说道:

  “继科,这应该就是书上记载的宋代石棺,你也仔细看看!”说完让出了位置。

  继科,就是随老者一起来的另一个人,闻言过来蹲下去看了一阵子,起身说道:

  “老师,我没有您看得准。不过我也认为这是宋代的石棺,并且这些被凿碎的,就是石棺外面的青石护板吧?”

  “正是正是!继科,你不用谦虚,一下子就能看出来,我可以放心退休了!”老者甚为安慰。

  “下一步该怎么办?”秀才插了一句话。

  继科瞪了他一眼:老前辈在这里,你插什么嘴?

  老者却看着秀才说:“继科,你儿子有长进啊,要不是他及时告诉我们,说不定这宋代的石棺就被破坏了!还好,仅仅是青石护板碎了几块,问题不算严重。下一步——”

  老者看向在场的项目经理。

  项目经理知道这是征求他的意见,看能不能出义务工,便爽快地说道:

  “没问题老人家,您说吧,该做什么?我安排。”

  按照老者的意思,项目经理留下了几个平时干活细心谨慎的工人,包括周正。他们完全听从老者的指挥,小心翼翼开始清理四周堆积的土。

  一个小时挥汗如雨的清理,土堆掩盖下的“石棺”露出了本来面目,是青石板组成的一个长方体。冷眼看去,好像一个点将台,青石板上已经有多处碎裂,还有几个大洞,深不可测。

  老者蹲在大洞旁仔细观察一阵,又把身子探进洞里,最后颓然地叹了口气:

  “该死的盗墓贼!”

  然后指挥大家开始移开青石板。

  这青石板每块都有四五厘米厚,长一米左右,高度半米左右,大家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一块块移开;秀才仔细数了数,有320块之多。青石板都移开了,露出了一个方形的土堆;从痕迹上就能看出来,这土堆经过夯实,那些大洞横七竖八的,应该就是盗洞,看不清洞里的情况。

  老者蹙起眉头,喃喃道:“真的看走眼了,这是一个点将台?位置、形状、大小都和书上的一模一样,怎么会——?”

  他看向了继科。

  继科看着方形土堆,其中有几个盗洞斜向下挖去,能看到盗洞的尽头。

  仔细把每条盗洞检查一番,又做着手势比划一阵,一缕精芒从眼中闪过,继科目露惊喜,有些兴奋地说道:

  “老师,这些斜向下的盗洞方位都不对,他们计算失误了!”

  老者闻言也是一喜,顾不得脏乱,拿出一个小型手电沿着一个盗洞就钻了进去。

  很快他钻了出来,面露难色地看向项目经理:“那个——老总,这土堆的土方量可是不小啊!您看——?”

  多年的工程施工管理,摸爬滚打中早已深谙处世之道,项目经理自然明白老者的意思,慷慨说道:“没问题老先生,我再调人!”

  说完一通电话又调来了几十人,大伙儿奋力刨挖,连中午饭都没吃,愣是用人工把这土堆铲平了。

  老者掏钱让秀才买包子犒劳大伙儿,秀才拿钱去了。

  留下那几个精细的人继续向下挖。

  不到两米深,周正的锹挖在了一块硬木上,老者跳下坑用放大镜仔细观察带出来的木屑,然后果断地拿出电话接通了市长办公室。

  很快工地接到了通知,所有机械停止工作,工人暂离施工现场。

  几辆警车驶来,跳下十几名干警在现场拉起了警戒线。

  又驶来几辆车,市里主要部门的领导都来了,市长刘建国到场,亲自指挥老者所谓的名泉市建市以来最大的文物发掘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