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狱女铁郎心

更新时间:2019-10-02 00:04:15

狱女铁郎心连载中

狱女铁郎心

来源:网络作者:曦柳分类: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阅读量:35

第一篇第二章劳动改造**突然一人探头挤进来,故作神秘的说:“咳咳,这就要问我了!”刘思思满面的不相信,打击道:“罗俊就你?得了吧!”罗俊一脸的不甘心,“都围过来,劲爆消息。”说...

《 狱女铁郎心》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篇 第二章劳动改造**

突然一人探头挤进来,故作神秘的说:“咳咳,这就要问我了!”

刘思思满面的不相信,打击道:“罗俊就你?得了吧!”

罗俊一脸的不甘心,“都围过来,劲爆消息。”说完还向大家招手,他又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我有个朋友在看守所上班,昨天打电话给我,你们知道说什么了吗?”

刘泉不耐烦道:“切,没时间和你墨迹,散了,散了!”

见众人要散开,罗俊急了赶紧道:“等等,你们不是想知道董事长这几天为什么没来上班吗?”

众人又靠了过来,罗俊再次看看四周,确定没有外人,小声道:“此事不可声张,我哥们告诉我,说好像是咋们董事长千金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进去了。”

“哎呦!”罗俊的头被人狠狠的打了一下。

“‘好像’,罗俊你小子再在这里胡言乱语,小心老子开了你。”刘泉愤怒的吼道。

刘思思也是摇摇头提醒道:“罗俊像这种空穴来风的事,以后少说,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继军也跟着说:“罗俊你真是越来越没谱了,竟敢拿孟小姐来造谣,是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吧!”

众人皆是不信的摇摇头散去,罗俊摸摸自己的头,也笑道:“嘿,是挺不靠谱的。”

可世间上往往有许多我们曾认定是荒唐疯狂的话语却成了最后的真理。

……

昏暗的监室内,几名服刑人员坐在塑料板凳上正在吃午饭。

“孟诚,你怎么不吃啊?”王紫美诧异道。

室内没有餐桌她将饭碗放在弯坐的双腿上,木然看着铁碗里黑不溜秋的米饭,两片肥肉,几片凉拌黄瓜,淡淡道:“我没胃口。”

王紫美提醒道:“没胃口也要吃,不然管教知道了,说你抗拒改造,可是要罚你的,快吃吧!”

黄芳见孟诚坐在那里石雕般盯着碗里,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都进来了还挑三捡四的,不吃,饿死你。”

出生高贵自小娇生惯养的她何曾吃过这种粗劣的食物,仍是盯着碗,不动筷子。

号长张翠直接端起她的碗塞她手里,语气强硬的说:“赶紧吃,不然可要连累大伙儿了!”

孟诚被逼无奈拿起筷子,含着泪,痛苦的吃两口便要放碗筷。

“吃完,不许浪费!”敦促同监室几人的生活琐事是号长张翠的职责。

对方一而再命令的语气激起她的逆鳞,她眸子一沉,突的将碗筷扔打地上,她不顾几人惊慌的表情走到窗边出神的望着天空。

“反了你!”张翠缓过劲吼道,旋即她跑到门边大喊狱警。

当职狱警曾亚群闻声赶来,张翠添油加醋的汇报方才发生的事,孟诚初来乍到也就没人出来替她辩白,她本人也始终默不吭声,曾亚群当即将她强带出去劳改,从未干过农活的她被迫拿着重重的锄头笨戳的挖着那硬帮帮的地。

烈日炎炎,不过一小会时间背上的衣服就已经被汗水浸透。

金钢钢的太阳晒的她头昏脑胀,想休息那就是做梦!

只要她动作稍一停顿,狱警立马就上前责骂!

高强度的劳动已经令她吃不消了,狱警还在旁边犯人犯人的叫她,她排斥、抗拒,同狱警理论,更是收到劈头盖脸的辱骂!

欺凌受辱的环境下她压抑情绪极度攀升,心一横抄起拳头不管不顾武对狱警,曾亚群也不是吃素的,曾是警校女子组搏击冠军的她轻轻松松就将她丢翻在地。

打,打不过,逃,逃不掉,她背负一身的尘土绝望的软趴在地上。对方却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她被强拖拽起来罚站军姿静思己过。

……

在监狱干了近十年的曾亚群对付类似孟诚这样的刺头,自认那就是小菜一碟,在烈日灼心的太阳底下烤上几个小时,她开始学乖了,知道在这里只有听命行事才能少吃苦头。

……

晚上十点多,总算熬完一天的功课,她精疲力竭的回到囚室,不管狱友异样的眼光,吃力的爬上床,床硬的如同一张铁板,她坐在床上脱下外套,眼神呆滞的看着双手捧着的那还挂着自己胸牌的囚服,她以前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和它扯上关系,可如今纵使她有千百个不愿意穿,她也必须接受现实,这六年她只能是穿它了。

侧躺在床上,看着紧闭的铁门,她的泪水不受控的流出,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她好想外面的世界,好想她的父母……

孟家别院――孟诚昔日温馨的家。

崔湘云恳求道:“志宏,咋们主动出击,不要再被动挨打了!”

孟志宏无奈的说:“天来救过我的命,我怎么能对他儿子下手!”

崔湘云含着泪:“可是他儿子对我们女儿下狠手了,诚诚她现在还在牢里,肯定吃不好的睡不好。”

孟志宏闭目无语,他下不了手,天来已经去世那么多年,他的恩情他无法偿还,若是真对孤儿寡母做出不利的事,那岂不是忘恩负义;可是女儿如今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正在受尽磨难,他又无比难耐,心中很是矛盾。

……

凌晨六点起床号响起,监室内众人利索的穿衣、叠被……

王紫美瞟眼还在蒙头大睡的孟诚,蹭下旁边的黄芳,“哎,叫不叫她?”

“管她呐,别多事!”黄芳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昨天的事令张翠心里不痛快,坐在床边全当没看到,其余几人也是坐等看好戏样子。

几分钟后管教李九凤过来点名。

“怎么少一个?”她厉声发问,铁门整晚紧锁不可能逃得了,随即她沉色开始在室内搜索,圈定目标,她两大步上前直接将孟诚的被子掀开,“起来!”

她的狮子吼惊醒熟睡的孟诚,失眠的她熬到后半夜在勉强睡着,突然被人吓醒,她火眼翻身对上一身警服的人,猛然想起自己在监狱,她潜意识认为每一个狱警都如同曾亚群般厉害,眼中的戾气散失换上谨慎的对望。

“还愣着干嘛,穿衣服!”

“哦!”她小心翼翼拉过床尾的囚服,一股浓密的酸臭味弄的她有些干呕反胃。

“怎么还不穿?”

她轻声道:“有汗味。”

“都到这来了还装腔作势,当你还是外面娇滴滴的小姐啊,给你一分钟时间穿好衣服叠好被子。”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她身上,她特不自在的穿衣、叠被,举手投足间就会有臭味从她身上窜起……

“王紫美,从现在开始你跟孟诚就是互监对象。”

“啊!”王紫美惊呼。

“啊什么啊,有意见?”

“没意见!”王紫美撇着嘴说的一脸的苦相。

监规不同儿戏,因为孟诚的晚起,她被罚打扫一周的厕所,李九凤还令王紫美予以监督,若她有抗拒之举立马上报。

……

管教一走,所以人都盯着站在那一动不动的人。

王紫美淡笑道:“孟诚,赶紧去打扫吧,不然就没时间吃早饭了。”

她没有走向厕所,而是就地蹲坐在地上沉默不语。

“孟诚,你不想吃也不要连累我啊,我肚子早就咕咕叫了,你表现不好,我就是第一个要倒霉的,我还靠着表现加分早日出去,你行行好……哎,你再不起来我就给管教打报告了,说你抗拒改造。”叫苦不行王紫美改用威胁。

这招对孟诚不仅不管用,她更是身子一倒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看层板。

“王紫美,摊上这佛爷,你以后有的烦喽!”张翠在王紫美身旁低语笑道,不干她的事她倒是乐呵。

黄芳插嘴道:“这种人在这儿就是拖我们监室的水平,王紫美赶紧去门口叫管教。”

其余几人也过来煽风点火就盼管教过来收拾这个另类,给她们周而复始无趣的生活给予点缀,她们说话都没有避讳所以孟诚亦是听的清清楚楚,亦许是故意让她听清。

王紫美本就郁闷,这样一来更是憋屈,猛地推开围观者,众人皆以为她终于要去打报告了,结果却是她冲进厕所拿起刷子刷洗。

……

李九凤清点完人数回到办公室见老搭档陈铁梅已经坐在自个位置上做事了,随意走过去闲聊道:“老陈,昨天你不在,咱们这层六监室来了个刺头!”

陈铁梅放下手中的文件,诧异问:“额?”

“昨天中午把饭碗砸了不说,还跟小曾干了一仗,今天早上我都去点名了还在那呼呼大睡……”

陈铁梅肃容细听,当即将孟诚列入她的重点改造名单,“有她的资料吗?给我看看。”

……

天启集团锦都十大企业之首,独占鳌头几十年,中南海有着强大的背景靠山,齐家人的一句话足矣令锦都抖三抖。如今的总裁齐锋为人阴狠疾恶如仇,却有着天才般的商业头脑。

总裁特助张明伟将一个U盘放在齐锋的办公桌上,对他说:“总裁,这是孟小姐这两天在狱中的照片。”他之前一直没想到他们总裁真的那么狠心,真的将她毁了,他心中也有不满,也有怨恨,可是他上有老下有正在上大学的妹妹,他不敢和他翻脸,不然这份还不错的工作就没了。

齐锋拿过U盘,示意他出去,待张明伟走后,他立马打开资料,映入眼帘的便是‘她’无助的哭着,顿时眉头便是一紧,看着‘她’那么惨,他不是应该开心吗?

可是怎么觉得心里堵得慌?

他拉开抽屉,里面躺着的是‘她’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打出去,冷声道:“通知高律师。”

……

“瑞少爷,总裁正在忙,你不可以进去。”门外总裁秘书米絮奋力的拦阻,毕竟体力不如男子。

李瑞一脚狂躁的踹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大吼道:“齐锋,你个畜生,王八蛋!”握起铁拳凶猛的冲向正坐在老板椅上的人。

齐锋一个灵活的闪避。

李瑞扑了个空,红着眼拳头噼里啪啦的乱挥,全无章程!

齐锋是跆拳道高手,不过几招就已反客为主。

毫无武功底子的李瑞哪里是他的对手,不过是两分钟时间就被打趴在地上。身子倒下,但眼睛仍恶狠狠的盯着对方,瞪眼咆哮:“孟诚是如何待你的,你竟下得了这个狠手?猪狗不如!”

突然两个保安闯进来,很是忐忑:“总裁不好意思,我们来迟了。”

齐锋冷冷的说:“把他轰出去。”

李瑞颤颤巍巍的起身,冷目哼他一声,摇摇晃晃的走出去。他不会就这么算了!

……

“老陈,就是那个,准是又犯混了,又被小曾罚了。”李九凤指着前方保持军姿站立的人。

陈铁梅摇摇头,“这样做治标不治本,还浪费警力,总不至于以后小曾就围着她转吧!”说着走过去。

曾亚群发现来人,喜脸相迎,“陈姐,李姐,你们怎么过来了?”

“听说来了个新人,过来看看。”陈铁梅探寻的目光如炬的扫量着不远处的小身板,五官精致侧颜轮廓柔和配着一道浓黑的柳叶眉展露出不俗的气质,光看体型样貌不像是个能闹事的主。走近之后她才清晰的看到那双不动的凤目布满不服的戾气。

多年工作上的默契曾亚群立马明白陈李二人的来意,厉声喊道:“孟诚。”

几步之距,说没听到,那就是自欺欺人,曾亚群有些下不了台,吼道:“我叫你听不见啊,耳朵聋了是不是…”

陈铁梅拦住曾亚群,让两人不要参合,她要单独过去会会……带笑站在孟诚面前,自我介绍的说:“你好,我叫陈铁梅,是你的管教,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孟诚避开她‘假仁假义’的眼神,对方没有恶意,可她此刻读出的就是假,抵触道:“明知故问。”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现状,但我们还是的要学着去面对,不能逃避…”陈铁梅语气平和的进行劝解。

微风吹过,几屡发丝杂乱落在孟诚的面颊上,她寒眸怒视:“你有完没完,少在这假好心,我知道你们想弄死我,给我一枪痛快点。”

“横,关你小黑屋,我看你还横…”曾亚群沉不住气吼出口,却被李九凤喊停,陈铁梅在管制方面一直较有主张,故李九凤示意曾亚群稍安勿躁。

关禁闭确实是历来非常有效的一个方法,但不到万不得已陈铁梅还是不愿这么做,她换一种思路,“外面的世界多姿多彩,你不想早点看到吗?”她本想用此唤起孟诚对自由的渴望,结果却不如她原先的预期,‘她’不仅不再搭理她,眼中更显排斥。

最后老将陈铁梅还是败下阵来,暂时还是由曾亚群给‘她’开小灶,她回去再寻思别的突破口,只要撕开一道口,万事就好办了。

……

“董事长,关于孟小姐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远恒董事长秘书宋晴汇报道。

孟志宏吃惊的抬头:“这么快?”

宋晴赶紧说:“董事长,我在处理孟小姐的事的时候,发现有另一股势力已经将孟小姐的事情压下去了。”

孟志宏心有疑惑,但还是沉稳的说:“你先出去吧!”

孟小姐出了这样的事,作为心腹的她知道董事长心情不好,不再说什么,领命出去。

“诚诚,爸爸当前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不让你的事曝光于大众的舆论中,爸爸对不起你!”

孟志宏无力的靠在椅背上,落寞的看着天花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