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王妃快点跑

更新时间:2019-10-06 10:14:43

王妃快点跑连载中

王妃快点跑

来源:网络作者:六面分类:架空历史状态:连载中阅读量:71

【情动篇】春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年少逐风流第一章花魁之夜康乾三十二年春。北越国。皇宫内的一个偏僻角落,寒梅已经尽数凋落,淡淡芬芳也随之掩入尘埃之中。皇宫红墙外,百姓的买卖吆喝声起...

《 王妃快点跑》精彩章节试读:

【情动篇】 春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年少逐风流 第一章 花魁之夜

康乾三十二年春。

北越国。

皇宫内的一个偏僻角落,寒梅已经尽数凋落,淡淡芬芳也随之掩入尘埃之中。

皇宫红墙外,百姓的买卖吆喝声起伏不断,和那宫廷的清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盘龙城位于天子脚下,各国来往的商旅也络绎不绝。

此时,盘龙城内最大的悦来客栈之中。

“欸,你们听说了没有?据说今晚醉风楼的头牌是老鸨横娘之女虞灵,这可是件天大的稀奇事儿!”一个身穿布衣的中年男子兴致勃勃的说道。

虎毒尚不食子,哪有把自己的亲身女儿都卖了之理?

旁边一略矮的男子惊讶道:“你说的可是那传闻著有倾城之色的虞灵?”

那布衣男子忙声点头,看了看四周,随即露出猥琐的神色,淫笑道:“对对对,就是她,啧啧!据说此女据说现在还是个雏儿,如此姿色也不知今夜将被谁尝鲜了去……”头脑之中却是自行脑补了那不堪的画面。

那矮个男子露出一丝惋惜,酸溜溜道:“你省省心吧!我听闻尚书大人早已和那女子暗中有过来往,不过是别人不要的破鞋罢了,唉,况且即使别人轮个千百遍,恐怕也轮不到你我!”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踩到那种狗屎运!

说罢,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神色一变,警惕的看向四周,见无人注意才偷偷舒了一口气。

他叹息道:“哎哟喂,也不知道她是否如传闻般貌美,不与你在此瞎说了,我得赶往醉风楼,否则再晚时可就目睹不了那美人儿的绝色芳容了。”

待二人离去之时,从客栈楼梯转折处突然冒出两人人影,席帘被卷开,竟是两位丰神俊朗的公子。

前面的那位公子身形清瘦,一袭青色的长衫如清风般飘逸,瞳孔漆黑如墨,鼻梁高挺,显得十分的俊俏清雅、温润如玉。

单看他的外表定会被他迷惑住,细看之下,他眉眼之中蕴含的凌厉的气息却让人不容忽视。

他的嘴唇抿了抿,勾出若有若无的邪笑,一抹兴味浮上眉眼:“花魁么,有意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书禾兄,不如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唤做书禾之人摇了摇头,苦笑道:“翎弟,你可别忘了我们来这北越国还有正事要做,那“东西”可不好找。”

莫翎俊美无双的脸上染上一丝邪气,邪魅的笑容再次扩大,称道:“你放心,我心中自有分寸。”

据手下的探子最快的消息回传,近段时间听闻北越国传来异动,就连那西域的神秘世家都被惊动了,能惊动他们的事情可绝非儿戏。

一时间,整个天下开始磨拳擦脚,蠢蠢欲动,如今这天下看似波澜不惊,实则已经汹涌澎湃,暗涌不断。

况且撇开这暗中之事不说,这北越国太子易主乃明面上的三国大事,任何一个当权者一旦卷入了这权力漩涡之中便难以脱身,所以这北越国的都城盘龙城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他们虽说是深负重任前来,不过么,有趣的事情也不妨去瞧瞧,毕竟这乏味的人生也是需要点刺激的。

……

今日乃盘龙城之中四大青楼之首的醉风楼出新花魁之日,不少外来的奇人异世也纷至沓来,想要一睹美人风采。

当然,在这鱼龙混杂之间,谁也没有注意到这其中竟也溜进了一个神秘的黑衣老者。

……

醉风楼内,一名身形消瘦的女子正趴在红木雕琢的圆桌上,一丝淡淡的忧愁笼罩她的眉眼。

她的眼似秋波横,眉如青山黛,脸上一块轻薄的面纱隐隐透出她的倾城姿色。

突然,房内的门“吱呀”一声被快速的推开,她回过头去,发现原来是身姿丰腴,容貌秀美的老鸨横娘,她的眉头一皱,不过转瞬之间便隐去眉间的沉意,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娘,您怎么进来也不敲下门。”

横娘笑眯眯道:“这不一时心急忘了么!你瞧瞧娘这年纪一大,记性也随着不好了,就盼望着你能够早日接管这醉风楼,让我也清闲的去享享福……”

虞灵眉头一竖,用单手抚额,心中划过一丝无奈。

她径直走了过去,挽起横娘的手撒娇道:“娘,您不过才到而立,正处于风华正茂之际,况且我年纪尚幼,这醉风楼大大小小的事情全凭您一手操持才有了如今的繁盛……”

虽说这主外的事情归横娘管,主内的事情却是全凭她一人设计,若是都丢给了她,那么她要私底下办“那些事”可就没了时间。

横娘狭长的双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缝,嘴角的上扬泄露出了她对这话的受用,她随即扬声嗔叱骂:“就你最会贫嘴!找借口还找得让人无法反驳!”

虽说看似有责怪之意,横娘的面容之间却无丝毫不悦。

“对了,灵儿,依你所吩咐,现在花魁之事已经在盘龙城中被传的沸沸扬扬,你也是时候准备一二了。”

横娘突然想起了今日的正事,脸上的喜色顿时褪的无影无踪,转而堆上了几分无奈。

虞灵叹了口气,看着那张丰韵犹存的脸蛋此时正布满了哀怨之色。她心生不忍,叹息道:“娘,我知道了,答应您的事情,我必然会遵守的。”

现在只能盼望着他今夜一定要来,如若他不来,恐怕自己的娘真的要逼“亲”。可惜这大好年华才开始,就要给别人做小妾。

横娘听到虞灵这话,心中略有些安慰,还想说些什么,瞧见女儿一脸倦色,又止住了嘴,只好转身离去,轻轻掩上了门。

门外中的横娘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我这样做究竟是不是帮了她?”

三年来她好不容易才和女儿立下这花魁之夜的赌约。如若能等到那少年前来,她便算输,成全他们二人。

如若那少年并未出现,女儿的亲事自此以后便由她做主,灵儿不得再干涉一二。

所以她同意放出风声,让虞灵当这醉风楼的花魁。

她实在不忍心再看到女儿日日寡欢,日渐憔悴下去,只有出此下策,女儿等不到那个人,才会对那等高不可攀之人断了心思,开始新的生活。

她瞒了自己的女儿三年,说自己不清楚那人的身份。事实上,只有她心里明白,即便是那公子来了,她们也永远不可能。

窗外,开始下起了丝丝细雨,春雨纷纷,像是给沉睡的万物披上了一层清纱。

“小姐,奴婢是小鹜,时辰快到了,横娘叫奴婢来给小姐宽衣。”门外轻微的叫唤声惊落了湖水,那水面上的涟漪一圈圈的荡漾开去。

虞灵眉头微蹙,沉声道:“嗯,进来吧!”

该来的始终要来了……

醉风楼前。

莫翎站在醉风楼下抬头看着醉风楼匾牌那妙笔挥出的几个大字,心中一动,侧过身子,眉头一挑,对着书禾问:“书禾兄,你可知这醉风楼是归属于谁的名下?”这笔迹,可不像是一般的俗人能够写出来的。

如今三国之中,各国君主权力的肆意放任,让很多皇宫贵族也有了自己生财之道。

书禾见莫翎提及,也抬头看了看,见这字雄劲有力,非同凡响,也是顿升疑惑:“按理说,这盘龙城乃皇家重地,若说是出自哪位亲王手笔也未曾不可,只不过这花月之地,竟被如此对待,难怪醉风楼名声名满天下。”看来这醉风楼的主人真有点意思。

横娘见眼前二人久久矗立在门口,那二人虽说衣着平实朴素,但二人面容俊朗,尤其是那位身着青色长衫之人,一身儒雅的气质和眼中的深沉融合在一起更是风华绝代。

她多年来察言观色的本领不是白练的,心中暗道来人怕是不简单,当下也不敢怠慢,面上堆出一个谄媚的笑容:“二位客官应该是第一次来鄙舍,可着实是好运,正好赶上了这有倾城之色的虞灵的花魁之夜。”

莫翎神色不变,一丝玩味抹上唇边,看着这醉风楼,饶有兴趣的说道:“嗯,那麻烦给我们两人安排一间包厢,位置要极佳的。”

横娘眉头一挑,心中暗道果然被自己猜中,脸上又堆上几分笑意,手往一边示意:“当然当然,那二位客官楼上包厢请。”

——

17k六六:因为是花魁之夜,故而开头人物会有点多,大家也不一定记住所有的名字,后面每一个重要的人物都会有特写的章节慢慢写出来,这个开头只能算作初识,所以不影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