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欲血成魔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2:56

欲血成魔连载中

欲血成魔

来源:网络作者:王道分类:仙侠小说状态:连载中阅读量:1

第一章帝位之战“强者为尊应让我,英雄只此敢争先,一腔热血一身胆,不知退后总向前。”不管在任何时代,实力,仍是衡量强者的一个标准。神界向阳因修炼禁术《魔典》,走火如魔,全身肌肉溃...

《 欲血成魔》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帝位之战

  “强者为尊应让我,英雄只此敢争先,一腔热血一身胆,不知退后总向前。”

  不管在任何时代,实力,仍是衡量强者的一个标准。

  神界向阳因修炼禁术《魔典》,走火如魔,全身肌肉溃烂,流血不止,短短三个时辰,身体枯竭而亡。

  向阳一死,神帝之位便成了空缺,一时之间,神界党羽林立,欲取帝位入囊。

  其中有两大派最为突出,一人为向忘我,一人为向忘天,两人皆是向阳之子。

  向忘我为长子,跟着向阳打了三百年的江山,并助其夺得帝位,是向阳的一把手。可惜的是,其仅仅只是为向阳的养子,虽有功,但不怎么受向阳的待见。

  向忘天,向阳次子,对于向忘我来说,他出道的时间不长,才两百来年。由于他是向阳亲子,即使没有向忘我的势力大,但是得人心的支持。

  如果说向忘我得天时,那么向忘天就占了人和。

  两人争位,半斤八两,胜负难分,一争就是数年。

  金阳漫射,银光镶边。黄灿灿的神殿,除了庄严、神圣,还透着一股霸气。神殿仍神帝住所,即使向阳虽然逝去,但是重兵还在把守。

  云殿,每天朝阳升起必经之地,位于神殿之东。云殿还有一个名字——千湖殿。里面湖泊众多,万鸟飞跃,走兽各异,成了神界一绝。比起云殿这个名字,千湖殿倒是受到了极大的欢迎。

  千湖殿唯心亭中,一白影在棋台左右走动,食指与中指之间那一枚白子试着放了几个位置,都觉得不对。这一步棋,不是鱼死网破,就是自寻死路。这两种结果,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湖上清风扫过,拨弄着他那披肩的长发。夹着棋子的两指在鼻梁这划动了几下,闭上了眼,神情颇有些无奈。

  旁边的老头看着他的表情,双眼小心地转了几圈,看了棋子的走向,上前。道:“少主,这盘棋,不好下。”

  白衣男人回着了他一眼,发现其眼光在回避着自己。男子没有在意,视线移到棋盘上,道:“是啊,快十年了,还没有一个结果,我想此时大哥也和我一样,都觉得这盘棋不好下。”

  “少主这是打算放弃了吗?要把帝位让于向忘我?他可是……”老头知道这盘棋另有所指,他考虑再三,试问道。

  “铛。”

  还没有等他说出来,向忘天手中的棋扔了出去,发出一声响之后,定于棋盘上。那老头双眼一缩,脸上表情不定,立于原地,半字不吐。

  这一子,看来自己落错了,羊入虎口,自寻死路,白棋输了。向忘天沉着脸,再仔细地看了一眼所有的棋子,本应该保持沉默的他,开口打破了这安静的场面。

  “老何,一切准备好了吗?”

  “少主,一切已按您的吩咐,人已经埋伏好了。如果不出意外,向忘我必死无疑。”

  听到老何的话,向忘天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把棋子往棋盘上一丢,道:“十年的争夺,今日,终要有结果了。”

  听了向忘天的话,老何走了过去,边收起桌上的棋子,边道:“我们辛苦了十年,都不容易。从明天起,神界,再也不会战乱了,只属于少主一个人。”

  听到这个恭贺,向忘天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高兴,反而略有担心。他担心,今夜,向忘我是否会上自己的当,前往屠神窟。

  今夜,很平静,可是,又注定不平静。

  在暴风雨来临的前夕,一切总是那么的安静。

  屠神窟,周围一堆一堆地白骨在月光的照射之下,显得格外凄凉,格外悲壮。

  一阵风吹来,身上收了起来,怕这风吹进体内。向忘天拉了拉身上的白色战袍,他打开手中的扇子,注视着那扇子上的一切。

  扇子上,有一黑色区域,那在上面,有着一本书的模样,随着风的吹动,书页自动翻着。在月色的照耀之下,很是活跃。

  合上扇子,看着身边的老何:“如果今日我有什么不测,替我守好神界。”

  虽然空中有着月亮,但是,此时,老何的神情好像有点不自在。当然,一直在关注自己手中之扇的向忘天,没有注意观察老何的变化。

  身边的风开始加大,耳朵动了几下,向忘天则坐于石头之上,淡淡地说道:“终于来了。”

  没过多久,向忘天的对面出现了一人,也是白色的袍子在身,他身挂一件黑衣披风。其后,立于十三人,全是清一色的蒙面黑衣人。

  看着向忘天的同时,顺便扫了老何一眼,他道:“忘天,你我兄弟争了这么多年,今日,应该有个结果了。”

  看着向忘天,向忘我笑了起来,他笑得那样的激动,那样的开心,仿佛对于今夜之事,他早就成竹在胸。

  “你很守时。”向忘天单手在自己的扇子边缘上滑动几下,他没有回答向忘我的话,而且另外开了个话题。

  “你的邀请,我能不来吗?”向忘我很随意,不管你怎么出招,他都接招,他属于那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

  “哈哈哈…不愧和我争了这么多年。”

  “你也不错,只带一人,竟然敢和我决战。”向忘我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老何,而且把目标定格在向忘天的身上,也许,老何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向忘天看了身边的老何一眼之后,手里的扇子再次打开,对向忘我说道:“我有个想法。”

  “说。”

  “这神帝之争,是我们两人的事,与他人无关。你我兄弟多年,没有真正的交过手,不妨趁着这个机会,一决雌雄。如何?”

  “正有此意。”向忘我把身上的披风一解,身后的人一个闪身,把那披风捧于手中。

  向忘天解下自己的白袍,大风托起,吹向了天空中,慢慢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看着向忘我飞上天际,向忘天手中棋子弹出,一黑一白围绕着全身转动,棋子越来越多,运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它们那模糊的运动轨迹,在向忘天身后形成一层保护罩。

  一道白影飞了出去,留下其残留下的身子在原地。几秒之后,留下的残影才慢慢地消失。

  空中,两道白影在不断地移动着,而且还互换着位置,就像两颗相隔甚远的白色行星,用肉眼看去,它们时而靠拢,时而分开。

  “天杀棋,不过如此。看我混天拳。”

  随着声音的传出,顿时,空中出现了成千上万颗棋子,布满夜空。随后,又出来上万个拳头,对着那些棋子挥去。当棋子碰到拳头的时候,两者都一一消失在了空中。

  “《魔典》,你竟然修炼了《魔典》。”

  在向忘我吃惊害怕的同时,空中出现了一本大大的书,它本有的绿色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红色。

  下面的人看到那书的样子,冷汗都湿透了背心,所有人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他们看到,那红书好像在吞噬着月亮,而且,那书上面流着血。

  月亮被书吞噬的那一刻,整个屠神窟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似乎此时,如果有人伸出手,定然在空中抓到的全是一把血。转眼,那月亮又出来了,只是,那红色的书已经不见。

  “《魔典》不过如此,哈哈哈…”

  大笑的声音从天际传来,回响不断。

  天上的白天越来越大,最后如流星一般,砸在了地上。向忘天借助手,单膝跪在地上,嘴角流着血,不甘道:“不,不可能的,刚刚明明已经…”

  “哈哈哈,你是不是觉得很怪,明明已经把我吸入那魔典之中,却又跟没事一般?”随后而至的向忘我得意地说道。

  顺着向忘我的眼神看去,向忘天突然发现了什么。

  对的,老何,这个关键的人,自己怎么给忘记了。回想起今日老何把扇子递自己时的彷徨眼神,顿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当他看着老何,老何不敢直视他的双眼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被老何给卖了。

  看来,今夜,自己难逃一劫了,这盘棋,自己真的是输了。现在老何都出卖了自己,那身边的上早就换成了别人了。

  向忘天对着老何笑了笑,道:“老何,记住我刚刚给你说过的话吗?替我好好的守着这神界,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少主,我…对不住你。”本来还想说什么的老何,双眼通红,竟然流泪了,一个男人竟然流泪了。

  “一切的解释,不是显得多余吗?”向忘天走身,隔空一脚,把老何踢出了百米之外。然后自己不断地吸收地上这些死人的死气,身体不断地在膨胀。

  看着向忘天,很是得意的向忘我停止了脸上的笑容,对身后的人大声喊道:“大家快走,这家伙,要自爆。”

  “想走吗?可惜晚了。”

  说完,向忘天那胀得如西瓜一样圆的身体炸开,肉沫飞满天。以向忘天爆炸点为圆心,千米为半径,所以接触到血沫的人,都被穿透身体而死。能活着逃离这个圆的,能有几人?

  一切归于平静之后,老何从地上趴了起来,他听到了向忘天的声音:“神界,我会再回来的。”

  那话,不只是包含着向忘天的不甘,还包含着他的希望。

  屠神窟,此时又多了些尸骨,更多了些无数的死气。这屠神窟的夜,除了添加一丝的恐惧之外,还多了一丝的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