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龙啸至尊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2:46

龙啸至尊连载中

龙啸至尊

来源:网络作者:傲世红尘分类:玄幻小说状态:连载中阅读量:2

第一章无奈少年一处院落,传来一阵吵闹,还带着诡异的气氛。这里是秦家的一处毫不起眼的院落。秦家,是一个修灵者的家族。往日里,秦家都很热闹,只是这个地方,却仿佛有着与世隔绝的安静,...

《 龙啸至尊》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无奈少年

  一处院落,传来一阵吵闹,还带着诡异的气氛。这里是秦家的一处毫不起眼的院落。

  秦家,是一个修灵者的家族。往日里,秦家都很热闹,只是这个地方,却仿佛有着与世隔绝的安静,因为很少有秦家的族人来到这里。

  院落中间,一名大约六十余岁的老者气喘吁吁,眼神中有着绝望和无奈。他刚刚被两名三十多的壮实男子拳打脚踢。

  这两人都是一副极为冷漠的表情,其中一个眼神阴冷,嘴角还挂着残忍的微笑,仿佛殴打一个老者是一件理直气壮的事情。

  这名老者,身体已经老弱不堪,平日里站着都有些颤颤巍巍的,如今这两个人根本不顾及这名老人的身体状况,依旧将他逼向了墙角,还时不时的踢上几脚,打上几拳。

  老者背靠着身后冰冷的墙壁,不说话,也不反抗,只有默默忍受。那两名汉子身后,是一个衣着比老者奢侈的多的少年,只不过这个少年冷笑着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哼,秦士林,你这个混蛋!”心里默默愤恨着,少年秦飞一眼就看到院落里发生的一切,也认出了这名少年,是他们秦家长老,秦天成的孙子,年龄不过才小他三岁,但是一身修为已经到达了二灵境界,而且是在巅峰期,几乎可以说是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更高一层的三灵境界。

  见到朝夕相处的老者没有还手之力,都已经给逼在了墙角,秦飞不由得愤恨自己的无用。

  这里是天荒大陆,一个修灵者的世界,经过无数人的探讨和修炼,有了一个修炼系统。

  修灵道共分十二层境界,一灵,二灵,甚至是三灵期,不过算是入门而已。四灵,五灵,加上人灵期的灵者,修为算是比较高深的存在。往往在交战中,一个人灵强者完全可以轻易击败甚至当场击杀六七人的五灵期的人。

  境界越是高深,修为也强大无比,甚至有的强者可以做到将自身灵气外放,体内吸纳的那些灵力可以幻化做冰刃甚至是铠甲,这种状态下的灵者,甚至可以运用灵力输出,达到一些有强大破坏力的技能。

  当然这种能力,人灵期的人是做不到的。据说只有更高一层的地灵期的强者才能被称之为高手。眼下就拿秦家来说吧,虽然家族人口众多,也有相当数量的修炼者,但是达到地灵期的不过百人,修炼一道,难度可想而知。

  地灵期后,将会是更为强大的天灵期,而后是月灵尊,星灵尊,到了这个级别的灵者已经足够强大了。但是当他们遇到无极灵皇的时候,将会犹如孩童般无助,然后是十分强大的天灵圣皇境界,这个境界可说是超越了普通修灵者的范围了,他们甚至可以触碰到一些神秘的东西。

  一般家族里,一个修灵者到达地灵期后,实力就和以前大大不同了,往往是家族里的主力。秦家在这灵罡镇里,势力也可算是大家族,作为这个镇子里的三大修灵世家之一,能作为主力的地灵期强者不过寥寥数人。

  有很多古书记载,在修灵道十二层之上,是更高的巅峰,日月星辰皆可为其所用,那种修为已经超越了修灵者的认知了,只是传说,但是传说到底是真是假呢,没有人知道。

  这个恶毒的少年秦士林,还有个孪生哥哥,叫秦天鹰,二十余岁的年龄,便已经到达了,天灵期的巅峰,是名副其实的家族内年轻一代的头号高手,听很多人说,这个人已经历练去了。

  秦家虽然族人众多,可是各个派系都是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彼此间的那种血缘关系,外人看来都是一家,私底下,家族内部可以说是争的热火朝天,更像是急红了眼的仇人一样,这种家族内的风暴,秦家和其他两个世家一样。

  秦飞,这个少年,身份其实倒很尊贵,是秦家嫡系一代的长孙,不过他命运并不好。刚出生的时候,秦飞就是那种根骨差到极致,而修灵天赋也只是普通罢了。虽然族长秦丰仁在家族内德高望重,而且修为也极为高深,但是这并不代表秦飞就是安全的。

  眼下这个秦士林就经常会乘着族长不在的时候,没事就挑衅,隔三差五的就来欺负秦飞,光这两个月,秦飞用手指都数出来了,一共七次。

  “秦士林,让你两个下人快住手!你真是欺人太甚!”秦飞踏进院子就吼道。老者是和他关系极为好的老丁,一直不离不弃的照顾了他很多年。

  秦飞虽然贵为嫡系长孙,但是有名无实,因为修灵者的世界中,强者为尊。原来他还是有些下人可以使唤,可是时间一长,一些看不起他的心怀叵测之辈便纷纷找各种各样的机会打压秦飞,渐渐的,秦飞也没有什么下人了,也只有这个老丁还忠心耿耿的跟着他,照顾他,从小到大,几乎都是老丁养大他的,爷爷秦丰仁因为家族里事情太多,很难得才来照顾他,老丁和秦飞更像是一对爷孙。

  看到老丁眼下嘴角都发紫了,还有一些血丝渗出,整个人都萎靡着,秦飞心里就是那种钻心的痛,这是他的亲人啊。

  “哈,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我的好兄弟,外号废物的秦飞大少爷啊。嘿嘿,原来你昏迷后没死啊,真是老天不公啊。”秦士林听到声音,回头蔑视着秦飞,嘴里恶毒无比。

  秦飞脸色通红,拳头下意识的握紧起来。“你快放了他,他是无辜的,你真是王八蛋!”秦飞看到自己的亲人被打,有些发怒。

  轻蔑的一笑,秦士林冷漠道:“秦飞,你敢骂我!我有些不懂了,你的头是不是撞坏了,我可是来探望你这个兄弟的,这老东西居然阻拦我,我如果不教训教训,我的面子往哪搁呢!”

  秦士林紧接着回头喝道:“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给我狠狠的打!”

  眼见两个恶奴又要施暴,秦飞愤怒的冲了过去。“你们两个狗腿子滚开!”但是才前进数步,秦士林已经伸手将他拦住,然后阴冷的笑着。

  “秦飞,莫非你想为那个死老头出头吗,你别忘了以前的教训!哼!”随后,他手挥了挥,示意两个随从继续殴打老丁。

  平日里,这两个家伙也是为虎作伥,一直跟着秦士林作恶多端,家族里很多年轻人都吃过他们亏,但是没人敢惹,毕竟秦士林也是长老的孙子。

  听到自己主子命令,两名恶奴都笑嘻嘻的对望一眼,然后继续对毫无还手之力的老丁施暴起来。老丁本来就身体不好了,如今又遭受这一连串的暴力伤害,他修灵的基础也只是下游水平,不一会就昏迷倒在了地上,嘴角还冒出一丝鲜血。

  “混蛋!”秦飞见此惨状,扬手就是一拳往秦士林打去。“哈哈,你这水平就敢和我动手!”冷笑一声,秦士林已经单手搭上了秦飞的拳头,然后另一手已经抓住他的臂膀,用力一放,就将秦飞远远的抛飞了一丈。

  重重的摔在地上,秦飞咬牙又站了起来。心中的伤痛远远大于肉体上的痛楚,但是面对实力比他高的太多的秦士林,结果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被踢倒在地。

  身上已经有了伤痕,手上满是刮破的伤口。再一次被踢到,秦飞上半身一挺,又要爬起,可是秦士林不给他机会了,几乎在他身体挺起的同时,秦士林已经一脚踏上了秦飞的胸口。那种力量让秦飞只能愤怒的看着他,整个身体却是不能动一分一毫。

  “秦大少爷,你省点力气吧,你这种废物,给你十年你都不是我能看上眼的人物!你将会永远被我踩在脚底!呸!”秦飞眼神通红,充满血丝,嘴角都因为气愤咬破了,他眼睛直直盯着秦士林的双眼,低声吼道道:“秦士林,总有一天,你会为今天付出代价的!”

  秦士林被秦飞那种眼神仿佛直直盯到了心里,不禁心中有些惊惧,不由得移开了踩在秦飞的脚,回声喊道“我们走!哼,秦飞,我今天放过你,并不要以为我让着你这个废物!”

  秦飞眼神恨恨的盯着秦士林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视线中,他慢慢转身,爬了起来。他缓缓走到老丁已经没有声息的躯体旁,跪了下去。

  手慢慢伸向老丁,在他脸上突然停住了。那熟悉的脸庞已经都是血迹。秦飞头低了下去,眼泪滴了下来,他浑身颤抖,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悲哀。

  “秦士林,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胸口起伏不定的秦飞,此刻仿佛像一头发疯的狮子一般,自己的拳头狠狠的锤在地上,丝毫没有顾忌到那种拳头砸在冰冷地面的疼痛,这一刻,秦飞只想嘶吼,只想发泄。

  如果我实力强大,老丁就不会死!如果我有超越一灵的修为,我就不会让你轻易欺负!如果可以,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爷爷,我刚刚去了秦飞那废物那鸟不拉屎的院子,那老家伙给我弄死了,嘿嘿!”秦士林带着两名狗奴才回到了自己的地方,然后一个人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一名花甲老者微眯着双眼,一摇一晃的在自己的躺椅上享受落日。微微吐出一口气,老者开口道:“哦,死了。很不错,士林,不知那个老家伙能不能忍受我这样骑在他头上!他的孙子都遭受这种待遇了,老家伙还能忍吗,哼哼,只要你出关,我就知道你的底细了。”这名老者就是秦士林的爷爷秦天成,也是秦家实质上的管理者了,他已经把持了秦家各种大小事务,一手遮天。

  秦士林乖巧的给爷爷端了一碗茶,在爷爷面前,他收起了嚣张和跋扈,乖巧的像一只猫咪。“爷爷,你说我们要不要将秦飞这个废物给咔嚓了,一了百了!”隐隐的一笑,秦士林突然悄悄说道。

  “哼!”放下茶杯,秦天成冷哼一声,开口道:“士林,现在不可伤他性命,眼下族中的权利几乎都被我们掌控了,我们可谓是已经占了上风,那老家伙不是闭关吗?我们再等等,一个月内,他如果不现身,你去找人弄残他的手脚,但是要留他一条小命,那时引他爷爷出来的筹码。”

  “明白了。”秦士林转身正要走。“对了,士林,你最好安排信得过的人去办这件事,事后不能留下把柄给人,毕竟秦家还不允许残害同族的事情发生,记住,做的漂亮点,还有,士林,小不忍则乱打谋啊,以后你可是秦家重要的顶梁柱,一定要长进些!去吧!”

  “是!”秦士林躬身出去后,秦天成靠在躺椅上,阴阴一笑,暗道:“ 嘿嘿,族长,不!秦丰仁,我一环套一环,不管你到底是突破还是失败,我都要逼你现身,眼下家族大权在我手中,你得到孙子的悲惨遭遇,我不相信你不出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