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都市最强纨绔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2:04

都市最强纨绔已完结

都市最强纨绔

来源:网络作者:马上有钱分类:都市小说状态:已完结阅读量:4

第一章无谓之城当颜回重新回到无畏城的时候,他干起了老本行,就是医生。乘着飞机,从广州那儿飞回来,他身心疲惫,好不容易坐上了的士,要往老家叱头村那儿行驶去。颜回运气挺好,在叱头村...

《 都市最强纨绔》标签:都市最强纨绔

《 都市最强纨绔》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无谓之城

  当颜回重新回到无畏城的时候,他干起了老本行,就是医生。乘着飞机,从广州那儿飞回来,他身心疲惫,好不容易坐上了的士,要往老家叱头村那儿行驶去。颜回运气挺好,在叱头村那儿有几块地皮,然后呢,近几年父母去世前,起了房子,前前后后搭上了近十万块。

  颜回瞅着这无畏城,坐着的士,外头热得很,现儿是五月份,加上无畏城是南方这边的热带地区,所以这湿热是刺骨的,辣到骨子里。幸而颜回坐着出租车,上头有空调有冰矿泉水有沙发,这银子看来还不能乱省,该享受还得享受。司机挪动了下屁股,出租车开得很快。

  颜回瞅着,快了,快到叱头村了。这条道子,他熟悉不过,两旁都是松树,要么是黄梁树,一股黄粱果的味道,隔着窗户沁入颜回的鼻子里,心电感应么。颜回见司机一直挪动屁股,左动动,右动动,好像溅了一酱子屎在内裤里头。颜回觉得好笑,然后便问:你怎么了呢?

  司机没答话,只是开了音响,放了广播。过会儿,司机看看窗外,这么偏的地儿,没什么交警,然后就偷偷摆下两只手,拧开了一瓶小矿泉水儿,咕噜饮入了喉咙里,缓缓说道:膀胱炎犯了,垫了一块尿布,刚刚屙了进去。颜回说:好吧,您真是直言不讳。您继续开,开。

  司机说:司机难做,哥们儿。我还患了痔疮,他娘的。除了银子,啥都有了。颜回说:好吧。他继续瞅着四周,两旁,都是卖草莓的商贩。这时,颜回的手机响起,拨电话来的是他的三叔,三叔道:阿回啊,你到了?颜回说:刚到,五分钟后。三叔道:真快,手续办妥了。

  颜回说:成。我到了。说罢,颜回下车。往叱头村那儿走去,其实叱头村说是村子,现在已经成了城中村。但颜回刚刚下车那会儿,地上溅了一摊血,一股带一股的鱼腥味儿扑鼻过来。颜回仔细瞅了一眼这地面,道:这些鱼咋放地上了呢?三叔说:昨儿,烧烤档打架了吧。

  颜回道了句:好吧。然后,他们俩往屋中走去。和颜回想象的没有出入,三叔替他打点好了一个诊所铺面,整条叱头街唯有颜回这家稍具规模。颜回看看椅子,沙发,凳子,墙壁。该买的药水,该买的器材,该有的图表,全都有了。假使说,还缺点儿什么的话呢?是助手。

  颜回说:三叔,甭管咋样,我谢你了。这是孝敬你的。说罢,颜回从袋子里,取出了一瓶五粮液,整整二十年的陈酿。三叔没客气,一手接过,道:侄子,你爹娘走得早,五十出头,走了。你好生生性,待在这儿,没害处。现在政府征地么,这儿快成旅游区,还有个人才市场。

  颜回说:这我不关心,征地怎么赔偿?三叔说:按户口算,九十万一个人口。不少了,咱们家还留地儿。甭担心,你有水平,年轻有为。颜回说:谢你了。说罢,颜回在想,明儿就好好开张营业,这资格证难考得很,再不好好珍惜挣钱,那颜回真是傻子来到,一天过去了。

  约过了俩礼拜,一日,几人活得破烦,朝无畏城的旅游区那儿都去了一趟。他们先是去了无畏公园,听说在那儿起了一银盆子,是世世代代留下来的,在唐朝那会儿杨贵妃曾来这儿洗过脚,用的就那银盆子。他们觉得,应当沾沾光,试试看古代人留下来的东西是有多好。

  他们特意取了一盆滚水来,带上了手巾。因为这个银盆子,是建立在观音池塘的中央,他们得游个泳上前,浑身沾满了泥巴和绿叶,才坐在了观音莲那儿。他们拿着脸盆,将热水倒入了这银盆子上,之后他们冒着众人异样的目光,拿出手巾和肥皂在银盆子那儿洗了一下午。

  他们彻底火了,在互联网上,尤其在微博微信那儿。不过这几人,因为距离手机太远的缘故,好事者没照下他们的脸蛋,只照下了他们比较无畏的行为,他们冒着罚款五百块的风险,去洗了个脚,之后他们还会做什么呢?网络上开始纷纷推测,他们往后,必定要干一件壮举。

  又约莫过了俩礼拜,一个月过去,六月降至,天已经热到不行。但这天晚上,差不多快到了半夜三更,约十一点的时候,嘟嘟嘟的声响在派出所那儿响起。这天,有人拨打了110,漂亮的接线员接过了电话,喂,110。那头,道出了一语,接线员眼珠子一瞪,道:真的?!

  不到三分钟,一群公安上了面包车,从市区那儿开往叱头村,他们心急如焚,因为他们刚刚接到一个线报,说那儿有人贩毒,然后这数量还不多,可以判刑了。这回儿带头去抓捕的,是专案组的组长,崔史元。崔史元坐在面包车上,这儿的空调坏了,他还没到,就满头大汗。

  入了叱头村,在叱头街上他左顾右盼,除了左右两旁稍看得过去的饮食铺面外,好像没什么东西了。崔史元怒道:他娘×的,要是给我查出,谁报假案喽,我要踹死他不可!这儿风平浪静,切确地址也没说清楚,于是崔史元一阵失落,他这次怕打草惊蛇,还穿了一套便衣。

  正当崔史元在街上破口大骂那会儿,叱头街上的一烧烤档,有个老板接过了话茬子,他说:您是警察吧,要找谁?崔史元凑上前去,道:听说,这儿有人吸毒么?老板沉思了会儿,道:有,我知道在哪儿。崔史元说:带我去,有你好处。这下,老板乐了,递给了警察几瓶冰水。

  崔史元被这老板,带入了一条巷子那儿,这儿很黑,好像深不见底的感觉。巷子的两旁,还是红砖墙,跟猴子的屁股一般,红灿灿。但崔史元现在没心情,他上火了,嘴角起了个水泡,吃饭不好吃,喝粥又不饱,这案子多,忒多,警察难做。老板说:瞧见没,左边,那儿。

  崔史元眼睛眯成一条缝隙,在那儿好像撑起了一个帐篷,是蛇皮袋的样子。崔史元说:兄弟,跟上。这下,几名警员,从腰间那儿,拔出了手枪,这儿要是跑了,崔史元可保不齐他往哪儿走,因为附近都是黑不溜秋,要不是街上连一口路灯都没有。他沿着墙壁,往前走去。

  他猫着腰,往蛇皮袋那儿,一揪!天,这是幌子。崔史元气得脸都红透了,道:他娘×的!敢骗警察?!不过崔史元刚刚脸红,他发觉这老板,似乎没欺骗他。因为这这帐篷,貌似是个幌子,在往里头揪,是一堆泡沫,然后又是一大堆垃圾,快要发臭了的样子。可那儿有风。

  崔史元说:你们,扒!警员们很听话,他们戴上了手套,然后往这儿死里头扒,他们势要把这儿扒出个乾坤来。扒了快五分钟,人多力量大么,一股凉风吹到了他们满是汗豆的额头上。崔史元说:哎哟!我的天哎,地道战哎!这儿其实本是一堵墙,但砖头给拆了,成了洞。

  洞子里头,是咚咚咚咚的音乐声,嘈耳得很。但要是这堆废物,没给扒掉,人们还真不懂,里头有文章。崔史元说:行动!这下,他们拿着枪,是要往那儿走去。这里,只有一栋废弃楼,这儿是以往叱头村机电厂的食堂,但邓小平坐天下后,这儿给废弃了,成了白蚁的窝儿。

  崔史元看着这处地儿,杂草丛生,蚱蜢蟑螂老鼠苍蝇蚊子肆意横飞,地面上铺满了粪便。他觉得有点儿恶心,所以戴上了口罩。警员对崔史元说:崔组长,您看看!在楼底下,有一辆很长的大货车,难不成音乐声是从那儿传来么?崔史元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说罢,崔史元上前,这嘈耳的音乐声的确是从那儿传来。天,看来这话没错儿,这楼的墙壁上已经填满了涂鸦,上头全是喷漆,像什么“我有大鸡×”、“日你娘×”、“F**K”等等,崔史元说:上嘞!说罢,原本警察们想强行突破,砸烂车窗玻璃,要么撬开车门,可没想到。

  这辆大货车的压根儿,连车门都没锁上。一切的乾坤,全都在后头。崔史元这下,一把掀开了盖子,里边儿的一幕,叫他是触目惊心。只见,一群男男女女,全都在里头甩起了头,要么则是在那儿大喊大叫,有的还哭成了一团。上边儿,有整整四个低音炮呢。

  崔史元说:我的娘亲哎。男男女女,大约,是吃了摇头丸,要么,是吃了氯胺酮,没有别物。女人们,有四五个;男人们,约占七八个,反正,崔史元想,都不是什么好鸟,女人的头全都甩上了天,这让崔史元觉得一阵恶心,配上足下的粪便。

  崔史元道:娘亲哎!行动!他喷出了一口痰水,往地面上,然后冲了上前,砸破了这低音炮。可甩头的依然甩头,甩奶的依旧甩奶,没什么变化。他们鼻涕横飞,有的瘫软坐在了地上。但也不尽然个个全都犯傻了,有俩人看见了这群警察后,不免心一惊,然后使出了伎俩。

  只见这人,拿出了一个低音炮,不知怎的,整出了一声非常尖的爆音,崔史元觉得耳朵像给针子扎了一样,倒退了几步,他在爆音中吼出一话:谁他娘×的乱来!于是崔史元,一怒之下,往天上放了几枚子弹,可这人,已经从车后箱那儿飞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有穿就飞了。

  崔史元说:你们照顾这群傻×,我来追!崔史元穿着皮鞋,目睹着这俩晃来晃去的白闪闪尻蛋,还有这两条又瘦又长的毛腿,然后往洞口里飞去。崔史元说:你甭跑!你再跑!我打烂你尻子哎!可前头这人,太无畏了!连崔史元的话都没给认真听,就肆意跑呀跑呀跑呀!

  崔史元好不容易穿过了这洞口,肚子上的腩肉让他感觉疲累得很,他浑身湿透,这儿又热得不行。但前方这人,好像就是孙悟空,踩了筋斗云。崔史元一边跑,一边瞄准,可开不了枪。但不知,是崔史元运气好还是这孙悟空跑来跑去没头路了,在前方是一处扎玻璃防翻墙。

  崔史元停下了脚步,这堵墙挺高,他说:你娘×的,跑跑跑跑个×嘞!非要逼我!呼,哈!呼,哈!崔史元一边喘气,两手抓膝头,看这俩尻蛋怎么动,这孙悟空,还要跑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不能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