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不世奇才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1:02

不世奇才连载中

不世奇才

来源:网络作者:沈家玉门分类:架空历史状态:连载中阅读量:2

正文第一章:接绣球【奇才不世出,奸诈而狡猾的人,也可以是英雄】——作者开篇语西山抱日,夕阳斜照,落霞给古色的阁楼水榭添上一抹醉酡颜,那些自誉为文人骚客的风流人士有的登高远眺、也...

《 不世奇才》精彩章节试读:

正文 第一章:接绣球

【奇才不世出,奸诈而狡猾的人,也可以是英雄】

——作者开篇语

西山抱日,夕阳斜照,落霞给古色的阁楼水榭添上一抹醉酡颜,那些自誉为文人骚客的风流人士有的登高远眺、也有的驾舟泛游,装的好一个风度翩翩。

而此时,在一个府邸大门前,一名穿衣粗野的年轻人正在调戏别人家的丫鬟,只见他卷着袖口撩起裤管,肩上还扛着一袋大米。

是的,在调戏,这是多数人心里想要得到的事实,尽管年轻人只是随意与人交谈几句,但在大多数人眼里,无论古今,粗野低贱的,就叫调戏,身份高贵的,就叫结识。

“小姑娘,可否讨杯水喝?”

“去去去,本姑娘没功夫搭理你,快点把米搬到厨房去!”

唉,英雄迟暮,连个丫鬟也不愿搭理我,看来穿越来古代桃花运没有一起穿越过来,看她态度好像在打发乞丐,还以为古代有多懂文明有礼貌,如今看来,文明礼貌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才玩的。

“喂,扛大米的,我叫你把米搬进去有没有听到,你是聋了还是瘸了。”

虽已来到古代,但前世有些交际习惯还是改不掉,年轻人先放下大米,擦了擦汗,大喘了口气道:“小姑娘,拜托你别叫我扛大米的,我有名字的,我叫沈风。”这是他穿越到这个时代的第五个月第一天,日子过得十分艰辛,至于板着手指头数着过日子。

“我管你叫什么名字,你叫阿猪也好,叫阿猫也好,反正你就是一个扛大米的,若是你不想丢了饭碗,便快些把米抬进去。”

扛了一下午的大米,累得口干舌燥,沈风用领口再次擦了擦汗,道:“第一,我不怕丢了饭碗,因为我是兼差,随时可以走人,第二,你对我不客气,这米我放在这里,你自己搬进去。”

“你——怎么这样!”小丫鬟气呼呼道:“难道你还真的妄想我给你端茶倒水么。”

沈风哈哈大笑道:“当然!所谓饮水不忘掘井人,随便喝口水都要感恩戴德,那你吃顿饭更不能忘了我这个扛米人,否则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你——你——欺负人!”

“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再说了,假如没有我扛大米给你吃饭,你也不会长得那么大。”沈风只是打趣一下,当然也很想讨杯水喝。

这小丫鬟情窦肯定开得十分旺盛,还以为沈风在调戏她,低头望了望,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急急掩住酥胸,轻嗔道:“你无耻,你可知这儿是什么地方|!”

沈风失笑了下,此时他饿着肚子,连水都喝不上一口,哪有心情调戏她,接着道:“我还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跟我一起来的伙计已经先走了,原本是他带来我的。”

“难怪我觉得你有些面生,哼,听好了,这里是将军府,而我是唐家大小姐的丫鬟。”

沈风哦了一声恍然道:“原来这里是将军府,唐大小姐又是哪路神仙,我听都没有听过。”

小丫鬟哼道:“我家小姐不是仙女,却长得比仙女还好看,全升州城有谁不认识我家小姐,偏偏你却不知道,活该你去扛大米。”

话匣子渐络,沈风便恢复原本的风格,他可不是言行端正的正人君子,笑着打趣道:“原来是个美女啊,你家小姐在家么,能不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去去去,我家小姐哪有闲功夫理你,而且方才我家小姐已出门,你便是想找也没机会了。”小丫鬟急急催促道:“你还不把米搬进去,当心我让你掌铺扣你工钱。”

纵然筚路蓝缕,亦要倔骨傲风雪,沈风笑吟吟道:“要搬进去可以,你得为我端茶倒水,否则我宁愿不要工钱。”看不起我,我偏要倔一倔。

小丫鬟无奈道:“好啦好啦,你把米扛进去,我便替你倒来茶水,这样总行了么。”

小丫鬟妥协了,沈风心底却生出萧索,勉强笑道:“这样还差不多。”说着,把大米扛了进去。

小丫鬟目视着他的背影,忽地噗嗤一笑道:“真是个有趣的人!”

、、、、、、、、

扛完大米后,便离开将军府走了回去,走了几里路便先停在秦淮河畔上的石桥休歇。

每次经过这里,总是被这里风景所吸引,此时已经是入夜时分,虽是冷宵,但河畔两岸依旧是一副锦绣繁景,万家灯笼映河畔,如花美眷依栏杆,烟波袅袅,小贩喧肆。(古代南京有很多名字,而在这个时代的南京叫做升州)

此刻沈风倚靠在石栏上,姿态算得上翩翩君子,只是身上脏兮兮的,衣领稍稍敞开,卷着袖管和裤管,露出最近晒出来的暗铜色皮肤,虽说有点豪迈不羁,但若是依照这个时代审美观,人人只会把他当成是一个干粗活的粗汉。

几个在他身边的小姐们,见他神态桀骜,不禁往他身上多看了几眼,显是被他这种不相称的气质所吸引,且他长相不赖,身材又挺拔,有一两个小姐脸甚至还脸红起来。

有人心仪,就会有人鄙夷,那些小姐旁边的追求者,心里则对他很有意见,他们一向自恋到家,突然有一个人抢了他们的风采他们心里自然不痛快,但见他只是个穷小子,脸上顿时露出不屑的笑容。

其中一个公子哥眼角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高声道:“此处风景虽好,但却有低贱之人煞了风景,我们何不另觅他处,以得风雅之逸。”

这话声音不小,显是故意让他听到,沈风心中冷笑一声,走上去对着其中一个小姐悄悄说了一句话,那个小姐听完后,看他们的目光变得鄙夷和厌恶,急急拉着其他几个姐妹离开,那些公子哥不明所以,急急追了上去。

哈哈!

看那两个猪头公子气急败坏的样子,沈风心中一阵解气,有仇必报这是老子的人生信条,得罪了我,算你们倒霉,我咒你们真的得花柳。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就好久没有那么痛快过了,回想自己的前世,不仅在公司混得风生水起,而且时不时被一两个清纯少女表白,可谓事业桃花两丰收,没想到来到这个世上却是厄运连连,连出个门都遭到鄙视。

“回去舒服的睡一觉,明天继续干活,男人真命苦啊,唉,想在前世好不容易从农村穷小子奋斗出头,从一个普通策划员爬到策划总监的位置,不曾想却来到古代扛大米,人生真他妈会幽默人!”在古代,可不那么容易混,语言文化都要先慢慢适应,而他现在连温饱都是个问题。

在石桥逗留了一会儿后,才起步回去,古代交通不便,走个路往往都要一两个时辰,要是不早点回去,只怕到时候都看不见路。

回去的路上,经过一条繁华的街道,此处夜市林立,美女众多,沈风忍不住边走边饱眼福,很快地,眼睛定格在不远处一个小摊前的红色背影上。

只见那个女子身穿一件雪白的轻纱,外面还衬着一条红色小缕衣,简衣把他玲珑有致的姣好身材勾勒出来,一束乌黑微卷的长发如瀑般披落在她腰间,而头饰则是一个巨大的纸蝴蝶,平添上几分可爱俏美,再配她时不时发出的悦耳声音,真是让人充满了无限遐想。

“抓小偷!抓小偷!抓小偷、、、”

拥挤的街道蓦然发出一阵焦急的喊声,沈风下意识想回头看看,肩膀却不知也被谁撞了一下,抬头一看,便看到一个人急窜出去。

有小偷!也好,我就来做一回好事,说不定还能评为良好市民,沈风急忙拔腿追了上去!

就在他追上去的同时,身后一个女子喊叱道:“小贼别跑,给我站住!”

沈风没有多想,继续追赶前面那个小贼,而他身后那个女子也追了上去,就这样三个人在街道上相互追赶着,差不多追了一里路,前方却聚集着一群人,那些人仰望着一座小楼不断叫囔着,神情像是吃了春`药似的。

“柳姑娘,丢给我!”

“穷秀才让开,柳姑娘,我乃扬州首富海大富!”

“死老头你才要让开,柳小姐,我爹是——”

那个小贼见前方围聚着一群人,急忙强行挤入人群中,而沈风也快步紧跟上去。

“让开,让开!”沈风强行推开人群,却不料一个球状物体落在他眼前,他下意识地接住这个不明来物,那群人见有人接住,心里一阵悲痛欲绝,齐齐用身体挡住他。

“臭小子,要不是你推我,我早就接到了”

“我也是,把东西交出来”

“——”

沈风被挡住的同时,那个小贼已经窜出了人群,眼见他已经跑远了,心里气得不行,正想狠狠地骂上几句,却不料腰眼人踹了一脚,然后直直趴在地上。

沈风痛得倒吸一口冷气,双手撑在地上,对着旁边的人群骂道:“哪个王八蛋暗算老子,给我出来”

“不是我——”

“也不是我——”

“是本小姐!”

听到这个声音,沈风正想爬起来找她算账,而那个少女见他还想起来,整个人跳了起来,抬起膝盖对着他腰部顶下去。

“我日——”沈风痛得差点晕过去,方才他的腰部悬空,却被人用膝盖顶了下去,那滋味痛得他惨骂一声。

“臭毛贼,我让你跑!”

少女哼了一声,然后用整个人压在他身上,接着再用一记擒拿手,把他的手反钳住,使他动弹不得。

沈风忍过疼痛后,才怒道:“你瞎了啊,说我是贼,你快点给我起来。”古代人不都是淑女吗,怎么我身上却是一个性子火辣的姑娘。

少女冷哼一声,从沈风身上拿出一个钱袋放在他眼前,说道:“你还敢狡辩,那这又是什么!”

咦,我身上怎么有个钱袋——靠,肯定是被那个贼玩了仙人跳,这个钱袋恐怕是刚才那个贼塞到自己腰间的,这次真的是脚底踩到泥巴,不是屎也是屎了。

少女娇叱道:“哼,怎么不说话了,铁证如山,你有什么话就去衙门里面说吧!”

沈风无奈地笑了笑道:“美女——”

少女眉头轻蹙,听他称呼自己美女有些不适应,叱声说道:“叫我唐大小姐!”

大你妹啊,还不知道你大不大,脾气倒是挺大的,很拽还很野蛮,这是沈风心里对她的印象,被她压着不能动弹,只好耐着性子跟她解释:“好好好,唐大小姐是吧,你听我说,我不是贼,抓错人了,我是被那真正的贼玩了仙人跳,不信你看,那钱袋是空的。”

“哼,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么,谁知道你把银子藏在什么地方。”

唐大小姐坐在他身上质问着,从异性身上传来的热量让她俏脸泛起羞色,她忍着羞涩,一只手将他反手擒住,另一只手在他身上搜寻。

“别乱翻,我身上就只有几个铜钱。”

沈风急忙说道,心里却恨道,这小丫头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擒拿手,抓得真紧,没想到这次栽到一个小丫头手上,真是倒霉!

唐大小姐在他身上找不出银子,似乎很不甘心,撅起小嘴质问道:“说,钱袋内的银子藏到哪儿了,老实说来,不然有你苦头吃!”说完,把他的手臂拽了一下。

沈风手臂传来一阵巨痛,疼得他冷汗都流了出来,破口大骂道:“你这臭婆娘,不带这样逼供的。”

少女一脸肃穆喊出一句古今通用的口号:“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再不说实话,本小姐可要给你苦头吃了。”

沈风气得直咬牙道:“我都说我不是贼!”

唐大小姐娇声质问道:“那你为何要跑?”

沈风无奈道:“我当然也是为了抓贼,不信你可以问旁边的人,问问他们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人跑出去。”

唐大小姐转向人群问道:“你们方才可有看到?”

人群中的人急忙猛地摇摇头,他们方才都在专注别的事情,谁还理会有没有人跑出去。

唐大小姐冷哼道:“你听到了,根本没人看见,分明是在你撒谎。”

我日,这群人眼睛都长在什么地方,沈风忽然看到手抓着的绣球,脑中瞬地灵机一动,急忙解释道:“其实我是来接绣球的,刚才不好意思说,怕别人笑话我。”

“什么,接绣球?”

唐大小姐突然愣住道,手下意识地松开了些。

“当然,放开我,我只是来接绣球的。”

沈风用力挣开她的手,站起身来正视她,此刻她脸上带着一些潮红,额头上留着细汗,双手叉着纤腰,气喘吁吁的。

沈风这才有机会正面打量她,只见她上身是一件雪白的轻纱,衬着一条红色小缕衣,而下面是一条以裘皮饰边作为装饰的裙子,有内外两层,外层为稍厚的布质地红色罩裙,内层是纱制雪白半透明褶皱中裙,头饰则是一只白色巨大的纸蝴蝶。

如此穿着,便唤出一个艳丽娇媚而不失清纯可爱的女子,细看她的姣容,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肤如凝脂,眸如星辰,修美的玉颈,纤幼的蛮腰,端是个丽质天生的美人胚子。

这不就是刚才看到的少女!

“看,那不就是唐家大小姐吗,怎么抓起贼来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抓贼对唐家大小姐而言只是小事一桩。”

唐大小姐,难不成就是之前那个小丫鬟说的人!

摊上这么一个爱管闲事的大小姐,沈风唯有暗自苦笑,甩了甩胳膊说道:“我是赶着来接绣球的,真正的贼已经跑了,你看这个钱袋空空的,其实是那个真正的贼故意放在我身上。”

唐大小姐把脸凑近他一些,身体又微微向下倾斜,目光紧盯他的脸,狐疑道:“真的假的?!”

唐大小姐个子比他矮了一个头,而此时她又倾斜着身体,衣服内春光早就乍泄出来,沈风盯着她的酥胸,吞了吞口水,诚恳道:“真的!”

这时候从人群后方走来一位彪形大汉,只见他手上拧着一个长得贼眉鼠目的瘦子。

那位大汉看见沈风,笑着说道:“喔,是方才那位兄弟。”

沈风把那张脸认了一遍,疑道:“这位大哥,你是?”

那位大汉说道:“我叫历亥,粗人一个,方才我见这个小毛贼把钱袋塞在小兄弟手上,自个儿跑了,我正巧看见,便绕了另一条路追了过去。”

沈风连忙称谢道:“多谢厉害大哥了。”

厉亥大咧咧笑道:“小兄弟勿要客套,我本在衙门当差,这抓贼逞凶乃是我份内之事,这个毛贼还是我顺路抓到的,算他倒霉,小兄弟告辞了。”

沈风学习古人礼仪,双手抱拳说道:“慢走!”

厉亥见到他手上拿着绣球,有些惊讶,抬头望了望绣楼,大有深意对他笑道:“小兄弟,以后可有福气了。”说完,便抓着毛贼离开了。

沈风只当他看见了绣球才这样说,尴尬的笑了笑,转过身来对着唐大小姐冷笑道:“贼在那边!”

唐大小姐听得出来他话里的讽刺意味,脸色红了红,但也只是红了红,出生优越的她养出了刁蛮任性的脾气,一手叉着纤腰,一手指着指着他鼻子娇声说:“我让你别跑你还跑,证明你心虚,说不定以前有前科,哼!”

沈风嘿嘿笑道:“我听说抛绣球的这位小姐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姿,而她今天公开选婿,恰巧我是个光棍,我心里那个着急啊,只想着要讨老婆,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哪里顾得上你喊我。”

唐小姐小脸一翘,明显还是觉得他是个坏人,哼道:“哼,我看你色鬼投胎了,没见过女人吗,长得獐头鼠目的。”

沈风脸色一下子黑了起来,怒瞪她一眼说道:“请你说话要凭着良心,我长得獐头鼠目?衙门告你去!我看你眼神一定不好,否则也不会看错人,对了!我还没找你算账!”

“算——算账,我与你有什么账可算?”唐大小姐开始支支吾吾,转而双手掐腰哼道:“你倒是说说看!”

沈风笑吟吟道:“你不会算,我帮你算算,方才你不仅诋毁我,还诬陷我,这严重破坏了我的声誉,对我这个升州大好青年兼未婚男子的前途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我是我家的九代独苗,光宗耀祖和传宗接代的历史重任全压在我一个人身上,被你今天这么一闹,我就是再有本事,长得再帅,也难以出人头地开枝散叶——各位乡亲父老你们是不是?”周围百姓听罢,一个个不敢做声,齐齐转过身去。

汗,天理何在——算了,还是趁早回家睡觉舒服点。

可恶,这臭家伙嘴皮子是怎么长出来的,到他嘴上一说,倒是本小姐的不是了,唐大小姐眼眸蓦然转了一圈,笑嘻嘻道:“便算你是无辜的,但假若不是本小姐追你,你会接得到绣球吗,所以我们就算两清了。”

沈风愣了一下,这小丫头还乐观的,罢了,本来他也没打算和她计较,望着手中的绣球,为了圆一个谎言,制造出另一个谎言,结果被自己的谎言吃了一个闷亏,现在拿着手中的绣球如同烫手山芋。

“既然没事了,本小姐走了。”唐大小姐一脸惋惜说道,看这表情巴不得希望沈风真的是小偷,然后唐大小姐也能做一回见义勇为的侠女。

见她脸色有几分不甘,沈风心里一阵火大,狠狠盯了她翘臀几眼,心里稍稍舒服后,转过头却发现一道道不善的目光盯在他。

沈风扯出一个僵硬地笑容,朝着楼上一个盖着红布盖头的人喊道:“楼上的姑娘接好,麻烦你重新扔一次。”

说罢,将手中的绣球又重新扔回楼上,然后急匆匆拔腿溜走。

ps:骚后更精彩,不要错过,能看到每一更末尾的人还先收藏起来

ps2.0:本书书友群群号489952407,欢迎大家进群扯淡,我会假装一个妹子撩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