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重生之简惜修仙》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683章 飞升(大结局)

时间:2020-03-08 12:02:02编辑:蝶霜飞

二月二,是传说中龙抬头的日子。还有三天,但龙隐山的主峰上,张灯结彩,成千上万的修士,正呼朋引伴地簇拥着上山,他们的脸上,满是激动和兴奋的表情,有些人,甚至是一脸虔诚,如同朝拜某...
关注搜索《 重生之简惜修仙》
二月二,是传说中龙抬头的日子。

还有三天,但龙隐山的主峰上,张灯结彩,成千上万的修士,正呼朋引伴地簇拥着上山,他们的脸上,满是激动和兴奋的表情,有些人,甚至是一脸虔诚,如同朝拜某种神圣的东西。

“师叔,沐盟主飞升,为什么要搞这么盛大的飞升大典?”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一边走,一边问一个瘦长的中年人。

“你懂什么,这叫扬威天下,试想,从古到今,京华大陆历史上,每个宗门都说自己门内有修士飞升灵界,可真正被人亲眼目睹的,有哪一个?远的,比如说那上古奇门缥缈宗,都说全宗派飞升了,可结果呢,根本就是一个谎言再说近的,比如那当年威震古越国的天星盟,他们的祖师天星道长,也都说飞升了,可最终却在无灵谷找到遗骸,都是假的而我们沐盟主呢,敢为天下先,他就是要让全天下看看,我们龙隐盟的修士,才是真正的飞升”中年人说得激情万分。

“当然,沐盟主也还有他的深意,他就是要让盟内弟子都看看,究竟是如何飞升,同时也给大家一点信念和希望,让大家有努力下去的信心。再者,也有警告天下的意思,试想,这样一来,在将来的数百年里,谁还敢动我龙隐盟一根汗毛?”

“师叔,你懂得真多”年轻的筑基修士由衷地说道。

那中年修士脸色微微一红,“这也不是我想到的,是听龙副盟主说的呢”

“这次回去,我也好好闭关,努力修炼,争取将来有一天也能元婴化神,飞升灵界,扬威天下”青年人一脸的憧憬。

“不要好高骛远,好好努力吧,从脚下做起,一点一滴地积累,总有一天,你会实现你的梦想的”中年人鼓励道,看着年轻修士一脸的崇敬,他再次补充道,“这话是沐盟主说的”

和龙隐山上的嘈杂不同,龙隐山脉外围,则是一片安静。

不过,安静并不代表着人少,相反,数以万计的各门各派的修士,正三三两两散落在龙隐山下的各处,他们有的盘膝打坐,有的在闭目养神。

在空中各处,有穿着龙隐盟服饰的修士在来回巡逻。

龙隐盟广撒英雄帖,诚邀天下修士前来龙隐山观摩盟主飞升灵界,这在整个京华大陆,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包括远在万里之外的大金国、乌通草原,都有修士前来。

但除了少数门派的宗主有机会被龙隐盟邀请上山观摩之外,其他所有的宗门和修士,都只被允许在山底远观,同时,还必须严格遵守龙隐盟专门为此次庆典观摩而订立的十二条规定,包括不得喧哗、不得打斗、不得私自上山等等,一旦违反,轻则逐出龙隐山脉,重则就地灭杀

没有人敢违反,因为这是在龙隐盟

何况,那些千里迢迢赶来的修士,就是为了一睹这千年奇观,他们也不愿意失去这样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毕竟,在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一个飞升的梦想。

再说回来,在势力强大的龙隐盟,天空巡视的随随便便就是一个元婴期修士,他们谁,还敢乱来?

“龙盟主,所有的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只等师祖他老人家挑选吉时飞升了”一个精明机灵的修士在向小龙女报告。“各位负责的长老也都到齐了,看盟主还有什么吩咐?”

一排修士远远站立在廊下,他们虽然都是顶尖的修士,可神情上,对小龙女却都是一脸肃静和尊敬,这些都是龙隐盟内负责某一方面的长老。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叫我代盟主,盟主是我师父”小龙女瞪了他一眼,“下次再叫错,你自己把舌头给割了”

说话的正是小龙女,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她和余晓敏竟然携手步入了元婴期她的身旁,是李芊峪和唐逸,李芊峪是结丹期的修为,而唐逸,也已经到了筑基中期。

“知道了,龙代盟主,下次我一定注意。”那人唯唯诺诺。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这些,都是他故意演戏给那些长老们看的,他也知道,小龙女希望他这么演,否则,他也不会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上。

他深深地明白,这个年轻的龙盟主,有着多么聪明的头脑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对她师父的尊敬和忠诚,她也要所有人明白,这龙隐盟,是她师父的,也是她的

虽然,沐晨已经公开声明将盟主之位传给了小龙女,虽然,他马上就要飞升灵界。

永不上位,永远在位,这才是高明

“兹长老,山下来了多少人?”小龙女缓缓走下台阶,来到众位长老面前,问其中一个白须老年修士。

她的脸上对着谦卑的微笑,她态度极为尊敬,可是,却偏偏有那么一股说不出的威严

是的,她只有元婴初期的修为,可是,她有一个即将飞升的师父

“根据山门登记的情况来看,目前已经有超过六万的修士进入了龙隐山脉。”那位兹长老回答。“不过,这还不是最终数据,因为还有修士源源不断地前来。”

“六万多人,可我却听不到一点嘈杂,若尘道长、沈长老、还有诸葛长老,你们管理得真不错”小龙女微笑着对三位长老点了点头,不过,这微笑只持续了片刻,一转身,她的脸色就变得冰冷。

“但这主峰之上,我怎么感觉比山下还吵?”小龙女凌厉的目光一扫。

一听这话,旁边的况重霄、袁承武等几人,脸色马上大变。

“都是我们办事不力龙副盟主息怒,我马上安排人去各个宗门交代,半个时辰之后,保证峰上鸦雀无声”况重霄低头说道。

龙隐盟各个宗派的修士,为了参加盛典,也在一个月内都返回了主盟,而这一块,正是他们几个负责。

小龙女点了点头,脸色开始缓和,“当然,这也怪不得你们,毕竟,各个宗门的弟子都是从各地赶来,眼见盟主就要飞升,大喜之下,难免激动不已,再加上平日里远离总坛,约束不足,缺乏管教。我也不是要责怪你们,只是这盟主飞升大事,现在还未成功,而且我们又广邀天下修士观摩,出不得半点差池,这太噪杂了,会影响到盟主他修炼,这是大事”

“知道了,我马上交代下去”况重霄转身就吩咐手下的弟子。

在龙隐盟,谁都知道这个小龙副盟主的厉害,虽说只有元婴初期的修为,但和她那师妹双修的水月奇功,实力远远超出修为,何况,这几年,在沐晨的一手教导下,她的修为,更是突飞猛进。

小龙女显然很满意况重霄他们的态度,他要的,就是这种雷厉风行的办事风格,等到他们几个交代完毕,她才继续说道。

“当然,这么多人来到我龙隐山脉,我们也不可掉以轻心,防范工作一定要做好,而且是外松内紧,不能给别人以可趁之机这个是重中之重,若尘长老,你还要兼顾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所有前来观摩的修士,只能呆在规定的区域,这些区域,我们都进行了严密的防护。”若尘道长回答。

强调完安全之后,小龙女话锋一转:

“师父他做事,向来是深谋远虑,这次的飞升大典,其实我们还可以好好利用起来。”小龙女说完看了看唐逸,“唐长老,你给大家说说你的意见。”

唐逸是整个龙隐盟唯一的结丹期以下的长老,不过,他的谋略,在整个龙隐盟,却已经是声名远播,所以,也没有人不服。

“这不仅是一场盛典,也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更是一次扬我龙隐盟威名的绝佳机会。”唐逸说道,“我个人觉得,我们还应该利用这次机会,将联盟的利益最大化。比如,这次凡是来龙隐山脉的修士,我们都做了简单登记,虽然有些人是报的假的名字和宗派,但大致,我们可以掌握一部分修士的信息,日后,可以慢慢拉拢这些人。”

“还有,这次来到龙隐山脉的,大多都是高阶修士,我们可以趁机将我们手中储存的丹药和法宝放一部分出去。”唐逸眼中飞扬着神采。

“那可是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储备,都是些抢手货,只要我们愿意卖,买的人肯定多,可是,这样一来,我们自己的储备就不足了,何况,现在盟内根本不缺钱和灵石”沈万山担忧地说道。

唐逸淡淡一笑,“沈长老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咱们来个以物易物,只用灵石作价、实物交易,并不用灵石直接交易,一方面,打出我们一品丹道和一品器道的名声,另一方面,还可以借此机会大量收购名贵药材和珍奇法宝。”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趁着这么多的高阶修士云集在龙隐山,创立一个新的交易节,‘龙隐山以物易物交易节’,每隔几年举办一次,这样,争取把整个京华大陆的珍奇资源,集中到我们这里来流通”

唐逸越说越兴奋。

“好,这个主意好这样吧,这两件事就由唐逸你来负责,需要人手和帮助,各位长老、各个分坛全力配合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一举奠定龙隐盟京华第一大盟的地位”小龙女吩咐道。

众人依次点头表示同意。

“没别的事吧?”小龙女问。

众人摇头,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那好,芊峪,就由你到峰顶去,禀告师父,就说下面一切都已安排妥当,我们全盟弟子,预祝他飞升得道”小龙女对着李芊峪说道。

为了不影响沐晨飞升,林怡屏早已闭关。

在五天前,沐晨亲自下到峰底,和她以及所有的嫡系弟子,各位长老一一告别,该交代的事情都已经交代了,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现在,他就要安静地离开

这唯一一个上山送别的人,将是最近距离接触飞升的,也是最后一次和沐晨告别的

虽然,这是一个极为荣耀的机会,但是,小龙女却将它让给了李芊峪。

她知道,沐晨对她们几位弟子,虽然都关怀备至,一视同仁,但真正完全继承了他那通天神功的,只有李芊峪一人。

因为,只有他才是五行灵根,才能够修炼五龙决

而且,沐晨的一手绝妙炼丹技艺,也毫无保留地传给了他。

小龙女并不嫉妒,相反,她也很喜欢她这位师弟,聪明、机灵,低调、内敛,虽然只有结丹期的修为,但修炼速度,和她比起来,已经有过之而无不及。

“还是由师姐你去吧,你现在代师父管理全盟,万一师父还有事情要交代。”李芊峪推道。

小龙女微微一笑,走到李芊峪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别推了,师父前几天下来的时候,该交代的事情都已经交代了,你继承了师父的功法,你去送他,也好近身观察一下,对你以后的修炼大有裨益。”

“多些师姐照顾,我一定会把师娘、师姐,还有各位长老们的心意带到,芊峪就告辞了”李芊峪不再推辞,起身朝龙隐峰顶飞去。

沐晨静静坐在龙隐峰顶的山洞深处。

虽说太岳盆地可以隐匿气息,躲避天雷,但是,对已经化神即将飞升的修士来说,那并不是一个福地。

因为,任何化神期修士飞升前,所经历的雷劫,都是利用天雷来锻造自己的躯体和神魂,遭遇的天雷越强大,对他的躯体和神魂的改造也越透彻,他在灵界的实力也会随之强大。

雷劫,并不是一种灾难,而是一种磨砺。

所以,沐晨才义无反顾地回到龙隐山,在这里渡劫飞升

沐晨很平静,该告别的,都已经告别了,他已毫无牵绊。到了现在这个境界,他已经看透世间的一切,他要做的,就是将一切轻轻地放下,挥一挥衣袖,投入到另一片天地。

一个清逸的身影从峰下飘来,沐晨脸上微微露出笑意。

这小龙女,总能揣摩到自己的心意。

“师父,山下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师娘、师姐,还有冯师叔,各位长老,都祝愿师父一路顺风,顺利飞升”李芊峪对着黝黑的山洞朗声说道,他知道,沐晨听得到。

自从晋级化神之后,沐晨一向深居简出,因为他要隐匿气息。

“好吧,我知道了,你进来吧,还有三个时辰,就是阳气最浓郁的时候,我会在那时开始渡劫,你就在我这山洞里躲避,免得被天雷误伤。”沐晨说道。

“师父非要渡最强雷劫?”李芊峪一边走进漆黑的山洞,一边问道。

“那是当然,你难道没注意到吗?这几天,我一直在控制我的气息,不时泄露一丝一毫,引动天怒,现在,这龙隐山上,已经是山雨欲来,哈哈哈——”沐晨豪放地笑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沐晨继续问。

“师父是要通过这天地间最大的磨砺,来锻造你最强的躯体和神魂。”李芊峪回答。

“你说的没错不管是人界还是灵界,没有强大的实力,一切都是空谈既然决定飞升,那就要挑战最强的磨练,你,要记住这一点”

“弟子谨记师父教诲”李芊峪来到沐晨身边。

“这是我的五把本命飞剑和龙盾,你带出去,交给你的师娘。”沐晨手遥遥一指,五把飞剑和五面龙盾飞到李芊峪跟前,闪着熠熠的霞光。

“师父,这可是你的本命法宝你给了师娘,你怎么渡过雷劫?何况灵界的情况你也不清楚,万一那边也不太平,你如何防身?再说,师娘也会担心的”李芊峪急道。

沐晨微微一笑,“不用了这剑和盾,已经在我心中,和我的元婴融合在一起了,我即是剑,我即是盾”

“你告诉你的师娘,就说这飞剑和剑盾上有我的一丝神魂,她只能驱使,但无法炼化,而且,在危难的时候,这剑盾能自动催发,保护她的安全。将来,她飞升灵界,凭借着这上面残留的气息,我也能在第一时间感知”

“弟子谨记。”李芊峪接过剑盾。

“这枚空间戒指,乃是上古修士,封印空间缝隙为我所用,不仅可以在里面修炼神魂,而且还能生长、储备灵药,灵药生长时限也大大缩短,我把他交给你,戒指上的符文就是进入的口令,记住,现在你还无法进入,等到我飞升之后,你就可以进入使用了”

“多谢师父只是,这等宝物,是不是该给师姐她……”

“任何宝物,都只是辅助之物,你要牢记这一点”沐晨说道,“至于你师姐,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安排。”

沐晨说完又掏出一物,却是一对薄如蝉翼的翔云翼。

“这对翔云翼,也是我温养的法宝,本体已经长在我体内,我用元力重新凝炼了一套,威力丝毫不亚于原先的本体,你把它交给小龙女和余晓敏,她们一人一对,从此只要不是遇到化神期的修士,性命应该无忧。”

“师父,你不必一一考虑我们,前段时间你下山,留给我们的东西已经足够珍贵,恐怕我们都要耗费毕生才能掌握,现在,你将你的本名法宝分拆给我们,这让弟子我的心里,多了一丝担忧和忐忑,请师父三思”李芊峪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前几天,沐晨将他的功法和这多年的经验心得整理留了下来,可这些本名法宝,他都没有拿出来,因为,他要应对雷劫可现在,他却全部将法宝拿出

他哪里知道,这短短的五天,沐晨却已经彻悟了修炼真谛,这些法宝,已经对他没有作用了

“我说了,任何的宝物,都只是辅助之物,修炼,切不可颠倒主次。为师我把这些东西给你们,自然有我的深意”沐晨微微笑道。

“这每一件法宝里面,我都遗留了一缕分神,就算在灵界,我也能照应着你们,希望你们好好修炼,将来,也有飞升的一日。”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开始做好准备了,还有一些法宝和玉简,我放在这旁边的石桌上,等我离去之后,你将它拿着,上面我都留下了名字,你再一一分发。”沐晨说完闭上了眼睛。

李芊峪赶紧在一个角落,盘膝打坐,再也不敢出声干扰。

本来是正午时分,可整个龙隐山脉,都如同身处傍晚,黑乎乎的一片。

黑压压的乌云,带着强大的威压,在山顶聚集,让人呼吸不畅,恐惧顿生。

整个龙隐山脉的几十万修士,都屏住呼吸,仰望着这奇异的天象。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阵豪放的笑声,从龙隐山顶飞出,直刺云霄,那沉重的威压,仿佛被刺破了一个洞,所有的修士,心里都为之一轻松。

一股滔天的气势,肆意地直冲天宇

沐晨,是沐晨,那个飘逸的身影,正矗立在龙隐山顶的一块巨石之上,蔑视苍天

乌云翻腾,如同沸腾的锅鼎。

沐晨越发狂放,他就那样标枪一般站立,对着天空,不住冷笑。

“滋滋——”天空中传来一阵恐怖的声音,无数的雪白的雷电在交织,在凝聚,如同狰狞的獠牙。

龙隐山下众多的修士,都惊恐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们谁见过这样的阵仗?自古以来,哪有这样渡劫的?

别的修士渡劫,都力图尽量减少雷电,尽量隐匿气息,哪有这样,竟然明目张胆地挑衅天地禁制,蔑视天宇的?

而龙隐盟的众修士心里,却全都多了一丝担忧

天空的乌云越聚越浓,可是,它们却始终无法形成一块完整的整体,因为,沐晨的强悍气息,总是将它们分割,击散。

终于,乌云怒了,天地一声巨响,雪白的雷电倾泻而下,整个龙隐山脉都似乎在颤抖。

“轰隆——”

“轰——隆——”

“轰隆隆——”

所有的电箭,所有能量的焦点,都指向了一点,山顶巨石上的沐晨

一个五彩的光罩升起,如同一个伞盖,接住了所有的雷电。

紫色的电弧在上下跳跃,巨大的轰鸣连绵不绝,无数的光点敲落在五彩的光罩上,如同密集的鼓点,天地一片噪杂。

这阵惊天动地的搏杀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

雷电渐渐稀少,乌云再次聚集,光罩依然挺立。

天空中的乌云仿佛在喘气,它们充满恨意地盯着一个人,岩石上的沐晨

第一回合,沐晨轻易扛过。

众多的修士轻轻松了一口气。

可是,没等他们轻松太久,马上一声更为恐怖的巨响,从天宇深处传来。

“滋——滋——滋滋——嘣”

仿佛是一柄巨锤,从天宇深处狠狠砸来。

坚韧的五彩光罩,哗啦一下破碎,霞光四散。

一片密密麻麻的雷电,如同千军万马,跟在那巨锤身后,掩杀而来

“轰隆,轰隆,轰隆隆——”

一声高亢的龙啸,只见五条颜色各异的巨龙,从山顶腾空而起,扑向雷电,同时,漫天的剑影,如同纷纷扬扬的花瓣,将整个天幕缀满。

“噼噼啪啪——”

“砰砰——蹦蹦……”

各种声音充斥着耳膜,天空一片混沌,巨龙吞噬着闪电,闪电撕扯着巨龙,剑影切割着乌云,雷电击琅剑影。

乌云从四面八方向山顶凝聚,剑影和巨龙不断从岩石向上飞腾。

山下的修士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这哪里是渡雷劫,分明是和天地对抗

普通的修士,整个雷劫的过程,也不过几个时辰,可这场惨烈的战斗,竟然一直持续了近三个时辰

没有人觉得累,没有人想过要低头休息一会,他们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天宇,看着那源源不断的天雷和巨龙。

他的神力,难道就没有耗尽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思索这样一个问题。

正当他们进行各种猜测的时候,一阵爆豆似的轰鸣传来,观摩的修士忽然看到了一副惨烈的景象,只见在无数的雷鸣电闪的轰击之下,那岩石上一直挺立如同标杆一般笔直的沐晨,忽然间崩碎

他竟然被雷电毁灭

“啊?”整个龙隐山一片惊叫。

天地一片静谧。

龙隐山腰一处幽闭的小院中,一个纤弱的身影一阵踉跄,林怡屏满面泪痕,贝齿狠狠咬紧下唇,此时的她,忽然间感到天昏地暗,曾经蓬勃的信心,一下子烟消云散。

正在这时,一双素手轻轻扶住了她,一个柔弱的身影,站在了她身旁。

“相信他他一定会在那边等着你,等着我们,所有人”已经遁入空门的冯茹雪,依然是那么清丽脱俗。

林怡屏抬起头,她忽然感到一阵力量,她重新站直了身躯。

是的,沐晨说过,要相信他

一阵炫目的五彩光芒,在漆黑的天宇,忽然间绽放。

那炫丽的光芒,如同无数的利刃,直接将弥漫的乌云割裂成碎片,在光芒的包裹中,五个五色元婴,在天空之巅旋转,他们嬉笑着,恣意地飞舞着。

一个飘逸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巨石之上。

沐晨,是沐晨

五个元婴飞舞而下,贯入那个淡白色身影体内,一阵淡白色的光晕,从沐晨身上浮现。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沐晨高亢的笑声,再次在天宇回荡

他用手遥遥一指,只见无数的飞龙和剑影,再次向天空扑去。

天雷轰鸣,天地混沌。

激战再起。

三天

整整三天的激斗

消了,又起

起了,又消

消了,再起

这是一个可以载入史册的日子,这是一个足以让所有龙隐盟修士铭记的日子。

当最后一道雷电被绝望地劈碎,当最后一抹乌云疲惫地离去,天地间,忽然一下子陷入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宁静。

一片炫丽得有点夸张的彩云,浮现在龙隐之巅。

沐晨,在无数的飞龙的簇拥下,缓缓升起,向天宇升起。

他的微笑,是那么的迷人和祥和,他的目光,仿佛落在了每一个观摩的修士的身上。他就那样缓缓地,却又义无反顾地,向天宇升起。

浩渺的天宇之中,似乎有一扇淡淡的门,在轻轻地打开。

一些元婴期的修士,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空间波动。

飞升了他成功飞升了

龙隐山脉一片欢呼。

一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觉。

一种天地唯我的强大自信。

沐晨看着越来越渺小的人类,心中,竟然有一丝淡淡的留恋。

他的肉体,缓缓消弭。

他的神魂,开始凝聚。

一扇巨大的空间之门,静静浮现在他面前,跨过去,就是灵界,从此,身后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最后的回眸”,忘掉所有忘却不掉的事。

林怡屏,含着激动和幸福的泪,在凝视天宇。

沐晨的心中,流过一丝暖流。

我会在灵界等着你来

小龙女,余晓敏,李芊峪,唐逸……一个个的身影,只要沐晨想到谁,想到哪,他就会看到谁,出现在哪。

这就是神主宰一切的神

清远呢?可惜他无法看到这一切

沐晨心中刚叹了一口气,可猛然之间,他看到了玄春观,熟悉的身影,不是清远是谁

他没有死那轮回山的禁制,毁灭了烈魔王的魔魂,却也让清远得以重生

虽然,只是筑基期的修为,虽然,他已经不记得阴冥之地发生的一切,但是,沐晨,依然是他的唯一

“沐晨师弟,又调皮了”清远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憨厚。

什么?沐晨?还师弟?

空中的沐晨彻底地懵了。

随即,他看到一条小狗欢快地跑了过来,亲昵地在清远的两腿间磨蹭。

沐晨大汗。

空间之门开始慢慢变淡,时间快到了,沐晨用神力打开的空间通道就要隐去,他必须要在空间之门消失之前,进入灵界,否则,就会在时空的交错中,灰飞烟灭

还有没有留恋的东西呢?

沐晨一边走,一边回头。

对了,司空婉瑜和慕容若宜呢?在另一块大陆的她们,是否一切安好?

可惜,不在这块大陆,自己无法感知。

沐晨遗憾地叹了口气,准备进入,可就在跨入的那一瞬,他还是忍不住感知了一下。

可令他震惊的是,他竟然看到了

两个人,正在飞奔。

不是司空婉瑜和慕容若宜是谁?

她们竟然来了京华大陆?

“婉瑜妹子,翻过这座山,就是古越国了,听那个修士说,沐大哥他现在是古越国第一大门派的盟主这个家伙,难怪要离开星宇大陆,原来在这边这么风光”慕容若宜依然是那副风风火火的样子。

“他看到我们,肯定会大吃一惊的”司空婉瑜脸上露出幸福而忸怩的表情,“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留下的那本万卷书,竟然是如此高深的一门时空传送功法,只可惜,我们花了这么多年,才修炼成功。”

“只怕等你找到他,他已经是妻妾成群,儿孙满堂了”慕容若宜故意逗她,“看在你还年轻貌美的份上,就给你一个小妾,你当不当?”

“别逗了”司空婉瑜脸一红,“说真的,若宜,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你后悔不?”

“不后悔,为什么要后悔?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可是,如果找不到他呢?”司空婉瑜问,“我是说假如,比如,他云游去了,飞升灵界了,或者……根本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那我们就找个地方修炼,然后去灵界等他,我相信,以他的资质,他的聪明才智,无论在哪块大陆,一定会飞升成功的”

……

沐晨长叹一声,心中,酸酸楚楚。

时空之门已经越来越黯淡了,不能再留恋了

《全书完》

~~~~~~~~~~~~~~~~~~~~~~~~~~~~~~~~~

终于是完结了,一阵轻松,一种解脱。

写书累,真的很累,特别是我这种兼职写手,又是第一次驾驭这么宏大的内容,时常感到心有余力不足。

好在,有了你们,热情的书友,你们的支持、鼓励,你们的不离不弃,你们的默默陪伴,让我一直坚持走到了今天,这本书,有我的心血,更有你们的情谊

休息肯定不会太长,因为,一个用心和爱好写书的写手,他的激情会如潮水,虽然涨涨落落,但总不会停歇。

下一本书,肯定会更好,我有信心。

希望所有看过这本书的朋友,都将她轻轻收在书架,等待不久后的那一天,我的新书直通

再一次感谢,你们的陪伴

关注搜索《 重生之简惜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