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顾华采安景臣)第六章:皮相误人

时间:2020-01-16 23:00:56编辑:蝶霜飞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小说简介《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是由苏小小ky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有顾华采安景臣,“五小姐,你刚刚分明说放了奴才们的!”有人...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小说简介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是由苏小小ky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有顾华采安景臣,“五小姐,你刚刚分明说放了奴才们的!”有人惊恐出声。“我有说过吗?”她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予,她只是说不喜为难无辜之人,而他们,无辜吗?“王爷,您说对吗?”再次问起的时候她的内心还是很忐忑的,这人除......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 第六章:皮相误人 免费试读

“五小姐,你刚刚分明说放了奴才们的!”有人惊恐出声。

“我有说过吗?”她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予,她只是说不喜为难无辜之人,而他们,无辜吗?

“王爷,您说对吗?”再次问起的时候她的内心还是很忐忑的,这人除却刚刚说过一句话后,就再没有说过,她也分不清他到底是作何想法。

他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她莫名低下了头颅。

就听他再度开口,“就依顾五小姐说的做吧。”

“且慢。”她突然打断,让堂下几人心里生出一股雀跃,莫不是要放了他们?

只听得她不紧不慢道:“记得将头颅留下来送给我二娘。”

那几人只脸色巨变,恨不得早点死,也少得这许多搓磨。

素歌看向安景臣,他懒散至极的点点头,示意应允,素歌这才带人下去。

待到房间里只剩下她和安景臣两人时,那种近乎窒息的感觉又涌现了出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无事,我就告退了。”

“你要去哪里?”他歪头看向她,漫不经心中夹杂着一丝笃定。

是了,她住的地方因为一场暴雨被冲击成了一片废墟。

“想来刘管事该……准备了吧。”

嗤——

安景臣走近,细细描绘着她的轮廓,“倒是个我见犹怜的美人儿,只可惜了这副皮相……真是会误导人呢。”

他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面颊,没的让她生起一阵阵颤栗,好似下一秒这指甲就会穿破她的皮囊一样。

也没见过男人有这样长的指甲……

“不及得王爷半分。”她虽是自谦,却也是事实。

下一刻,就觉得脸颊生痛,他竟是捏了捏她的脸,且还用了十分的力,直让她痛呼出声,再一看这位爷的脸色,才反应过来,她应该是说错了话。

果不其然,“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本王以为,顾五小姐应该知道。”

知道什么?她明明说的就是事实,虽如此想,却温顺言道:“是华采失言了。”

他这才收起了魔爪,“本王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五小姐不觉得,该回报点我什么吗?”

方才就让她给他准备谢礼,如今又给她要回报,知恩图报这一点她当然懂,只是她也确实是囊中羞涩,“若不然先欠着,等我有了再补上?”

“你倒是实诚。”

所以是可以还是不可以?她静静的等着他给个回复,毕竟她也不想欠下别人太多,尤其是救命之恩。

“寻常物事其实也入不了我的眼,我要的也很简单。”他又认真的看了她一眼,更是让她茫然。

“王爷不妨直说。”这样被吊着的感觉着实是不好受。

“你是谁?”他口中轻轻吐出三个子,很是笃定。

“啊?”她惊笑出声,“王爷莫不是在说笑话,我就是我啊。”

他凤眼微眯,带着审视的意味,像是能看到她的心里一般,“我曾经也是见过顾五小姐的,只是她并不像你现在这个样子。”

“须知人都是会变的,我会变,王爷也会变。”她不知他是如何得出这么一个结果,可她就是顾华采。

“哦?”他收起了方才一本正经的神色,转而又显轻佻来,“我可记得,顾五小姐的胸前有颗痣,人会变,痣可不会变,就不知你……有么。”

她下意识的就抚上了胸,因为她胸前没有……痣!

以至于脸色巨变,呼吸也急促起来,待到反应过来被人耍了之后脸色又猛的变红。

这厮真的是很……欠揍!

他丝毫没有耍人之后的心虚,反而笑的张狂,“顾五小姐,这下知道被人调戏的滋味并不好受了吧?”

什么意思?

他好心提醒,“昨天晚上。”

她猛的回想起来,可昨天晚上不是特殊情况么!这人还真是记仇啊,偏生她还不能反驳。

只无辜至极的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华采睡过一觉之后就记不太清楚了……”

“五小姐可以再健忘一点,我不介意陪你一点一点回忆。”

他说这话时她只觉得有小虫子钻入手心一样,渗人的厉害,忙道:“不了,只是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这里都给您道一声歉,想必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还真是像只狡猾的……兔子。

“罢了。”得他这一声松口,她顿时觉得轻松许多。

“本王今天下午的时候就会离开,你暂且先住这,有什么需要的就吩素歌,还有……

今天中午会有宴席,本王想要见到你。”

“多谢王爷。”她的脸上现出奇异的色彩,看向安景臣离去的背影好奇而又复杂,“不知王爷怎么会到这里?”

“路过。”

倒真是巧了。

安景臣从屋里走出去,对素歌吩咐道:“你且先在这儿盯着她。”

素歌向来古井无波的脸上闪过一抹探索,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自家王爷对哪个女子这样上心过。

不过,顾五小姐能近了王爷的身,而安然无恙,本来就是一件奇异的事情。

遂站定在外面,直到顾华采开口,“这位小哥,可否麻烦你一件事情。”

她眉眼弯弯,语气中带着询问,与京中女子趾高气扬大多不同。

“五小姐请吩咐。”

“嗯,就是,我想洗澡……”她昨夜淋了一场大雨,又在泥地里滚过,纵然后来不知是谁给她换了衣裳,可到底还有些难受,如今一闲下来就越发明显了。

可连翘又不在她身侧,眼看着对面的素歌手足无措,她忙解释道:“你给我将连翘同双福找来就行。”

她这才回了屋里,料想连翘昨夜该是被人支开,可如今面都没露实是让她担忧。

还有双福的五十大板,也该打完了。

没过多久,双福就被人抬了进来,眼中愤恨尽数射向顾华采,只在她回过头来时才收了回去。

“不知五小姐叫奴婢来做什么?”语气中难掩不甘。

到底还稚嫩的很,她看向地下的双福,很是惊讶的叫了一声,还蹲下身去查看她的伤口,却在不经意间碰到了她的伤口,直让她疼的打颤。

这才虚虚笑了,“你本来不就该在我身边侍候着么?”

双福脸涨得通红,她笑的意味深长,以前双福可是看自己软弱好欺,平日里十天都不见个人影的。

以前双福能侥幸逃脱,是因为她允得,而如今她不允得了。

“五小姐说的是,奴婢也是一时太过疼痛,就给忘了。”

哪里是太过疼痛,顾华采看着她腿上的伤痕,都到了骨头里了,若是不及时医治,怕是这双腿就废了。

她要她一条命,她只要她一双腿,不过分吧?

“我也知你如今行动不便,不过连翘这会儿不在,就只能是你了……

对了,你知道连翘这会儿在哪里吗?”

她突然想起,既然昨天的事情,双福有经手,那么指不定是她动的手脚呢。

双福苍白的脸上有一抹心虚,虽然极力掩藏,顾华采却还是看到了。

“奴婢自从昨日就没有见过连翘,也不知道。”

“是吗?”她按着双福的腿上越发用力,“还是你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想再受些皮肉之苦?”

“奴婢真的不知道。”倒是出乎她的意料,双福说的坚决。

当真是不知道,还是……

“五小姐。”素歌在外叫道,“你让找的人已经找到了。”

“在哪里?”她转身问道,满是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