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爆款新书】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顾华采安景臣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章:惩奴·救美

时间:2020-01-16 23:00:55编辑:蝶霜飞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小说简介《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古代言情小说,苏小小ky把顾华采安景臣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进来吧。”顾华采调整...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小说简介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古代言情小说,苏小小ky把顾华采安景臣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进来吧。”顾华采调整了坐姿,好整以瑕的看着下首。双福立于下侧,看到还依然安好的顾华采,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小姐淋了一场雨,是该喝点姜汤暖暖身子。”双福手中端着药膳呈于顾华采面前,垂下眸子,很好的掩饰......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 第三章:惩奴·救美 免费试读

“进来吧。”

顾华采调整了坐姿,好整以瑕的看着下首。

双福立于下侧,看到还依然安好的顾华采,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小姐淋了一场雨,是该喝点姜汤暖暖身子。”双福手中端着药膳呈于顾华采面前,垂下眸子,很好的掩饰了眼中的一抹狠色。

她“呵呵”笑了两声,手伸到了半空中,却又收了回来,“想来它还烫得很……”

双福一个不稳,差点给倒了,忙道:“小姐正是受了寒,才该趁热喝。”

当她是傻子吗?在刚喝下了那杯带料的茶水后,还能毫无顾忌的再喝下双福呈上来的东西。

那就不是傻,而是蠢了!

“我受了这么大的惊,连翘怎么没有过来?”顾华采满是嗔怪的说道。

双福面有得色,“连翘那丫头这会儿不定在哪儿躲懒呢。”

她莫名嗅出一抹不寻常的味道,连翘向来不曾离开她半步,更不论说在她受伤过后。

沉沉的闭上眼睛,她作闭目养神状,却是想着那日好像是刘管事着人叫走了连翘,就再也没有回来……

双福只好端着药膳立于床边,等着顾华采睁开眼睛。

哪知这一等就是个把时辰,双福觉得自己脚心发麻,双手颤抖,不由露出一丝不耐,若不是夫人吩咐了定要顾华采喝下这碗姜汤,她定然不会在这儿受这罪。

不过只要顾华采喝下之后,她就可以被调回顾家,想到这里她又有了一丝得意。

待到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梳理顺之后,顾华采才缓缓睁开了双眼,正好看到双福未及时掩下的得色,嘴角不由勾起了一抹极淡的笑容,十指微抬,“凉了吧,给我。”

终于见顾华采醒来,双福急于将手中这烫手山芋交出去,不免有几分急躁,只往她手中塞去。

哪知顾华采根本不准备接,只是伸手作了作样子。

啪……

她未曾用力,双福又早早的放开了,便使得这碗药膳尽数给洒到了地上,精致的瓷碗也被摔落。

状似有气无力的随意一瞥,却看到洒了一地的姜汤逐渐冒起了白沫,她胸口起伏不定,当真是欺她无人管,做坏事做到这样明目张胆,竟是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要将她给毒死!

顾华采从床上起来,一步步走近双福,“你真是大胆!”

双福内心也是“咯噔”一声,没想到竟然会成现在这个局面,当真是棘手,不过料想就是被发现也没什么大碍,只要五小姐死了,就是死无对证……

双福扑通一声跪地,“没能端好药膳,烫到了五小姐,是奴婢的错,要不奴婢再去给你端上一碗。”诚惶诚恐的面容上却现出一抹轻蔑。

她手颤抖着指向双福,嘴张张合合终是没有说出什么,却是直接甩了双福一巴掌,用尽全身的力气。

双福自从跟在顾华采身边后就没受过这样的侮辱,以至于失了分寸,还以为自己是半个主子呢,也是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捂住自己被打的侧脸,“奴婢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竟引得五小姐大动肝火!”

她冷冷的看过去,双福竟隐隐被这一眼看得心惊,她印象中的五小姐向来与人和善,从不曾有这样凌厉的眼神,只安慰自己应该是看错了。

“这第一错,你目无尊卑,本小姐指责你,你就该好好听着,却敢反驳,是想说我说错你了吗?”

“奴婢……没错。”

又是“啪”的一声,“我不过刚刚说了你,你就再犯,这记性也当真是差极了!你再说说你错没?”

“错了!”双福很是不甘心的说道。

她满脸讥诮,“我问你话居然不称呼奴婢?”

“奴婢错了!”

顾华采满意的看着双福如今这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人在安逸的环境中生活久了,就忘了本分,她就是再不堪那也是主子。

“既是错了就该受到惩罚,你也知我向来心善,就罚你自打耳光吧。”

双福不可置信的看向她,她活动了活动手上的筋骨道:“难不成要让我亲自动手?”

方才火辣辣的一巴掌犹自还响在耳彻,双福冷不防抖了抖身体,“不……奴婢不敢劳烦五小姐。”很是不甘心的打向了自己的另一侧脸。

“继续。”顾华采冷不防道:“这第二错,错在你疏离职守,昨夜本小姐遭受生命威胁,你可在哪里?”

“奴婢……”

“你的解释我没空听!”她咄咄逼人一反往常,“第三错,你刚刚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你昨晚做了什么不用我说你也清楚,狼心狗肺竟敢害我,你说你,该不该死!”

双福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下,在撕破了脸面之后反是胆子大了起来,“五小姐这回是真的错了,可不是奴婢要害你,真正想要你死的是夫人!”

她眼神忽暗忽灭,看着双福里像是看着一个死人一样,“你说的可当真?”

“要不然?”双福弯下腰拾起刚刚摔到地下的碎片,“五小姐你说说,奴婢现在是等着你发落,还是就这样杀人灭口呢?好歹你也能留一个全尸。”

真是胆子大到没了边,顾华采猛的向后退去,捂住胸口却道:“不可能,二娘怎么会这样狠心,定是你污蔑她!”

双福大笑出声,笑她的天真,“你以为夫人是什么好相与的,她早就恨不得你死呢!”

身体没了支撑,她跌坐到身后的床上,“怎么会……双福你真是满口胡言!

你要做什么……”

她的口被双福捂住,惊恐的看向那离她越来越近的还冒着热气的瓷片。

“五小姐,你就去死吧!像你这样蠢笨又软弱的人,干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没的蹉跎奴婢双十年华陪你耗在这里!你死了奴婢就可以回去了,这是在做善事,你该高兴!”

“不……”她张口就咬向双福捂住她口的手,双福吃痛放开,伸手就欲打她,她却先一步就向后瑟缩着躲过,身体颤抖,像是害怕极了,嘴角却是勾出与此情此景极不相衬的残酷笑容。

“原来这就是安平侯府的家教,竟容得一个丫鬟骑到主子头上去。”一清冷至极的声音传来,安景臣倚在门边,别有一番嘲讽意味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