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弃女农妃》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203.大结局(下)

时间:2020-03-08 12:00:43编辑:蝶霜飞

伸着手小心翼翼的摸上了那圆鼓鼓的肚子,也许是感受到了哥哥的关爱,在肚子里的那个小人儿突然一阵胎动,刚好踢的方向便是帅帅摸着的那个地方。(免费全本小说)“呀!”肚皮突然的踢动,让...
关注搜索《 弃女农妃》
伸着手小心翼翼的摸上了那圆鼓鼓的肚子,也许是感受到了哥哥的关爱,在肚子里的那个小人儿突然一阵胎动,刚好踢的方向便是帅帅摸着的那个地方。(免费全本小说)

“呀!”

肚皮突然的踢动,让帅帅忍不住的又惊又喜,却又吓的连忙把手抽了回来,好奇的看着自家娘亲。

“娘亲……”帅帅一脸疑惑,正等着母亲的解惑。

安夏朝着他笑了笑,说道:“没事,许是知道你这做哥哥来看她了,小妹妹在跟你打招呼呢。”

“是吗?”帅帅自然不知道这些,听到母亲这般说,更是开心。

“那帅帅还能再摸一摸妹妹吗?帅帅喜欢她。”小孩子都是这般童言童语,喜欢全部写在了脸上。

安夏点头,“可以,往后等妹妹出来了,你记得你是做哥哥的,可要照顾着妹妹多些,不能让她给人欺负了去。”

“嗯嗯。”

帅帅一直都记着母亲的叮嘱,所以当母亲肚子里那个宝宝出生之后,他便开始关心照顾着,一直到长大,他依旧遵守着这约定。

**

马车内的一家三口高高兴兴,而另一边的银铃,环走了一圈,看了好多人,就连温展也看到了,就是没有看到九觞的踪影。

大哥大嫂差人回家禀报的时候并没有说九觞的事情,所以她也一直以为九觞一直跟着他们一起,他们离开他离开,他们回来他也该回来,可是找了一大圈,银铃依旧没有看到九觞的身影。

那么,九觞会去哪里了呢?他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回来了呢?是为了躲避她,还是有什么事情要做?银铃猜不到,能做的,只有去问前面马车的大哥大嫂。

马车的帘子再次被打开,银铃一脸惊慌失望的眼神看着安夏。

“大嫂……”银铃轻轻的呼喊了声,却没有再说话,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更多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

“银铃,怎么了?”安夏惊诧的看着上一秒还在笑着的人这一秒已经伤心的快要哭了。

对上她那失望般的眼神,安夏似乎想到了什么?

“大哥大嫂,九觞怎么没跟你们回来的?我记得他明明跟着大哥一起去了的。”

听的银铃的话,安夏瞬间了然,只能安慰说道:“九觞是没有回来,他有急事先走了。”

“那他可有说他去哪里了?什么时候能回来?”银铃继续问道,九觞和大嫂很好,什么都愿意说的,九觞离开应该也会说点什么吧?

银铃想的美好,可安夏却只能摇摇头,“没有,他并没有跟我说他去了哪里?我想,他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就会回来的吧!”

说到九觞,安夏这些日子也经常会想起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了,做些什么?他又为何不愿意寄信或者捎口信给她呢,这样也能让她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做些什么?好让她安心些,可最终,九觞什么都没有说,就这么走了。

安夏也让人去找了九觞的下落,可是什么都没有,有人在梵芳国见过他,那也只是在她还没从血门里出来的时候,可后来,就没有人见过她了,有时候想想,安夏很怕知道他的消息,因为九觞离开的太过于突然,突然的让安夏有些害怕,她总感觉,好像九觞发生了什么事,她却不知道。

如果一直没有九觞的消息,那么就说明九觞还可能活的好好的,她有时候宁愿相信九觞是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去了。

听完安夏的话,银铃只能低下头,低低的答了声:“哦。”

见银铃脸色不大好,安夏连忙安慰道:“九觞可能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去处理了,你放心吧,九觞我了解,除非有重要的事情,他才没来得及通知我,你也知道九觞这人,心事都自己藏着,他的背景我们都不知道,估摸是去处理什么事情去了,银铃你就不要太担心了,没事的。”

银铃一边听着一边点头,既然都不知道九觞去了哪里,那她只能接受着大嫂说的话了,只是,她的心这阵子经常会莫名的心慌,这会听到大嫂的话,让她心里更不安了。

可她无可奈何,只能接受现实。

**

回到了浩振王府,一群人等在府外,等着安夏等人的回来。

“回来了,回来了。”浩振王妃指着马车的靠近,心里是掩盖不住的激动。

浩振王爷听着妻子的声音,朝着不远处的马车看去,点点头,“嗯。”

终于是回来了,日盼夜盼,终于把两人盼了回来了。

浩振王爷夫妇二人都忍不住的叹息,他们等了那么久,寻了不少人去打探消息,可是这梵芳国隔的太远了,根本就打听不了多少消息。

自家儿子这次出去,他们也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了,毕竟安夏是被人绑架了去的,没准对方根本不是什么好人,儿子根本就救不出安夏呢,可事情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谁也不曾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最圆满的。

而且,他们从下人禀报的消息得知,安夏还怀孕了,这么多个月没见,这肚子已经大的很了,再过不久就要生了,想到王府又有喜事,浩振王爷夫妇比谁都高兴。

马车最终停在了浩振王府门外。

南宫景率先下来,随后下来的是帅帅。

把帅帅放到地上,南宫景这才将车帘子掀开,小心翼翼的牵着安夏出马车。

安夏本不愿意南宫景这般大惊小怪各种小心的扶看着自己,可是她你拗不过这个男人,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而去。

“小心点。”

南宫景小心翼翼的牵着,生怕这马车太高了,安夏下车麻烦,他心里还想着,看样子哪天要把马车制造的矮一点,这样安夏比较不容易摔着。

只是他的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若是让安夏知道,非得大骂南宫景一顿,她不过是怀个孕,而且,很快就要生了,这打算把马车制造的矮一点是为她以后怀孕用的吗?不免有些计划的太早了。

可如今的安夏,还不知道南宫景的这些想法,只知道自己被南宫景紧紧的扶着,而所有的人都在看着,让她有些不自在,而且看的人当中不乏南宫景的父母兄弟姐妹,还有他以前的下属。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南宫景,他们爱戴尊敬的南宫景,今日却沦落为牵着她扶着她生怕她摔伤的胆小男人,想想,还真的有点悲催了呢。

脚尖碰触到了地板,安夏连忙想抽手,“好了,我没事了,你不必……”

“到了这里也必须扶着你,不然你摔伤了怎么办?”南宫景无视别人的眼光,继续牵稳了安全,不顾别的人怎么看他。

安夏表示很无奈,可挣脱不开,就只能乖乖接受。

帅帅见状,也学着爹爹扶着娘亲,不知道是不是被爹爹传染到了,学着爹爹的模样,一脸生怕母亲摔倒的样子。

安夏窘,却只能笑着看着门口的迎接的众人。

安夏的肚子要比平常的孕妇大的多,所以走路被南宫景刻意放慢了,本来很近的距离,安夏却感觉走了好久。

对着门口的浩振王爷浩振王妃歉意的笑了笑,安夏喊道:“王爷,王妃……”

浩振王爷是男人,只微微朝着安夏颔首点头,而浩振王妃实在是太想念这本来就要进家门的儿媳妇,连忙上前握着安夏的手。

“还叫什么王爷王妃呢,都是一家人了,叫母妃也行,叫娘便更好了。”浩振王妃笑着说道,明显对安夏这个儿媳妇特别的满意。

她挂念了儿子和儿媳妇好久了,本以为可以过平静的生活,儿孙绕膝,承欢膝下,多么惬意啊!可儿媳妇就要娶进门了,却发生了这样大事,让她不禁失望,更多是对儿子儿媳妇的担忧,不知道这一去,还能不能回来?

安夏歉意的看着浩振王妃,又看了眼身旁的南宫景,只见南宫景朝着她递来一个肯定的眼神,随后,安夏有些怯羞的低下了头,小声的喊了声:“娘……”

即使这声音小声,可靠那么近的浩振王妃还是听的一清二楚,连忙应声,“诶……”

“好了,母妃,夏儿也累了,我们先进去吧。”顶着那么大的肚子,肯定很累很辛苦。

月份大了,安夏的腿脚抽筋更加频繁了,她晚上上的夜尿也开始多了起来,就连那腿脚,也有些浮肿,虽然温展说这些都是正常的,但是南宫景依旧担忧。

看着安夏的肚子,浩振王妃这才注意到那么久不见的儿媳妇,肚子已经这么大了。

“好,好,我们进去,进去。”孩子要紧。

一大家子人欢欢喜喜的进了屋子,个个脸上带着笑容。

他们能不开心吗?世子带着世子妃回来了,而且世子妃还怀孕了,正是可以说是双喜临门,谁脸上挂着的,都是笑容。

一进了王府的大门,浩振王妃便着人赶紧带着世子和世子妃先去他们的院子休息,孕妇劳累不得,可要小心伺候。

安夏本来想与府里的人都好好的打个招呼,可拗不过南宫景的坚持,而且她的确也累了,便想先去歇息一会,等歇息好了,便去面见王爷和王妃。

王府因为两人的平安归来,各种喜气洋洋,浩振王妃高兴,府内的人按照每人的等级都赏赐了银两。

南宫景坐在大厅,来之前就已经着人去照看着安夏,而他来面见父母。

“孩子,累了吧?一路风尘,怎么不先去歇息?”浩振王妃心疼道,看着比之前离开还要瘦削的儿子,心疼着。

虽然她不知道他们在梵芳国,在那个神奇的大陆发生了什么事情,可那都一定是很惊险的,不然他们不会逗留了那么久才能回来,不然她的儿子不会瘦的。

南宫景感受着家人的关切问候,摇摇头笑了笑,说道:“我没事,一路上为了好好照顾夏儿,我们把行程放慢了许多,所以一路上并不会太累。”

浩振王妃点点头,“那就好,只要你们好就行。”

一家人,除了安夏,都到齐了在前厅,就连龙炎和温展二人都在。

南宫景将这次在梵芳国发生的事情大致的与家人说了一遍,让他们了解他们所发生的事情,当然,南宫景尽量避重就轻的说,可即使如此,听到安夏这神奇的血液,还有那一个个想得到她的血液的人,家人还是忍不住唏嘘担忧。

想到安夏的遭遇,想到孕妇一路舟车劳顿,又是坐船又是坐马车的跌博,浩振王妃忍不住的心疼着安夏这个儿媳妇来,“可苦了夏儿了,孩子,你可要好好待她,她为你,付出了不少。”

就算浩振王妃不说,南宫景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点点头,答应着道:“母妃,儿子自然知道,儿子这辈子都不会辜负夏儿的。”

“那就好。”

一旁静静坐着却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浩振王爷看着儿子的深情,心里是宽慰的,至少,而且没有学习了这个时代人的陋习。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说道:“说话要说到做到,父王一直这么教导你们的。”

“是,父王。”南宫景应着,眼睛看着某个地方,瞬间柔和起来,不用父王说,他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

安夏再醒来的时候,外头的天色已经黑沉了下来。

看着熟悉的房间,安夏摸着盖在身上的被子,感觉这一切都如此的真实,却又像做了一场梦般。

南宫景在外间坐着,听到了声响,连忙进去。

“我睡了很久了?”

安夏撑着身子想要起来,南宫景点点头,连忙将人扶做起来,随后又朝着屋外喊了声,很快就有人给房间里送上膳食。

“你怕是饿了,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一边说着,南宫景一边准备给安夏夹菜。

看着熟悉的菜色,看着丰盛的菜,安夏忍不住大叹,“哇,都是我喜欢吃的菜。”

她知道,这些菜肯定是南宫景让人准备的,只有他知道她喜欢吃什么菜,那么久了,南宫景还记得,她那时候不过在他耳边那么一提,他便知道了。

望着南宫景认真夹菜的样子,安夏对着他轻声说道:“南宫景,谢谢你。”

南宫景看着她那么认真的感谢,失笑道,摸摸她的头发,说道:“你我何须再说谢谢?”

“嗯,也对,你欠的我可不少。”安夏点头道,“那以后,你就好好伺候我吧!”

“好,知道了。”伺候你一辈子我也甘愿。

吃了饭,南宫景坚持让安夏歇息着,明日再去请早安给长辈,可安夏就是执拗要现在去看看。

安夏解释道:“我身体好着呢,而且,我也休息好了,不累。”

“可你肚子……”

“肚子好的很,何况温展也在,还有一个多月才生,早呢,你放心吧。”

拗不过安夏,南宫景只能扶着安夏过去庆和堂,面见父母。

浩振王妃正在银铃的房间安慰银铃关于九觞的事情,听到儿媳妇要赶来看她,叮嘱了银铃两声,便准备回庆和堂。

“你要不要来见见你嫂子,九觞的事情呢,母妃所说的,和你大嫂跟你说的差不多,既然既然九觞走的匆忙,那便是有他自己的要事,孩子,九觞的事情,娘亲只想说,坚持可以,但是看不到希望的,就别再坚持了,没用,好了,母妃去看看你大嫂,你要不要也来?”

银铃只摇头,“不了,母妃你去吧,看见大嫂,替我问好。”

“好,你自己想想吧。”

“我知道了。”

看着母妃离去的身影,压抑住的眼泪在对方离去的那一刻啪嗒而落。

天知道她有多想念九觞,别人都无法理解她的这种坚持,或许她也不了解自己为何还要坚持?九觞不曾给过她任何的希望,她一直在绝望,却又一直在给自己制造希望,可最终,他还是没回来。

他会去了哪里了呢?为何不回来?就算不想看见她,可是这里还有大嫂啊,大嫂要和大哥成婚,难道他就不打算来吗?还有大嫂怀孕了,再过一个多月也要生了,他就不想看看那出生的孩子吗?

这里那么多值得他回来的原因,为何他还是走的那么匆忙,走的那么突然,还没有通知任何人?

身旁,小狐狸趴在地上睡觉,见主人哭了,忍不住的抬起头,好奇的看着主子为何而哭?它的眼神清澈茫然,弄不懂人类的情感。

看着外头黑漆漆的夜色,一个念头在银铃心中悄然而生。

**

浩振王妃刚好在门口与安夏遇了个正着。

看着大腹便便的安夏,看着扶着安夏的大儿子,浩振王妃仿佛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和丈夫。

那时候,多少人要丈夫纳妾繁衍子嗣,只因为她成亲几年都没有生育,但是丈夫依旧对她不离不弃,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做,依旧不能打动丈夫的心。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最终怀孕了,怀上了逸风,那些流言蜚语开始少了,那些要丈夫纳妾填房的人声音小了,她每日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肚子里的孩子。

比她更甚呵护孩子的,正是自己的丈夫,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所以他无比关心,无比在乎,没有人比他更害怕这个孩子有什么事情,即使大夫说没事,御医说没事,只要她有点什么不对劲,丈夫便是这般紧张。

那时候,他忘记了自己是肩负一国的将军,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在她快要生的时候,更是小心翼翼,不管他去哪里,都要扶着,别人扶都怕摔倒,就要自己扶着才安全,这种情况,就有点像景儿现在的样子。

“母妃?”

“王妃……”

两人看见她,同时喊道。

“诶。”看着二人,浩振王妃想到安夏刚才的称呼,又是笑道:“和景儿这般叫我便好,不必拘谨,在我心里,你们已经成亲了。”不过刚好遇上那些人将她绑架了罢了。

安夏点点头,也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虽然仪式没有进行下去,可是夫妻之实也有了,何必在乎那些没有什么束缚的仪式呢?

“是,母妃。”

“好,那就好。”浩振王妃很早便想这儿子成亲,去去身上的戾气了,好不容易遇到了安夏,两人成亲,结果又出了事。

“走吧,进去吧,你父王还没歇息,进来。”

安夏在庆和堂并没有待多久,夜深了,南宫景以各种理由让她回去歇息,而王爷王妃自然不会留着她在那,也寻了个理由,让安夏早些回去歇息。

“南宫景,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你那么烦人啊!”安夏说道,斜睨着对方,语气像是生气了,眼睛却带着几丝笑意。

南宫景顿住脚步,想了想,随后说道:“那是因为你以前不够了解我,现在了解了,自然才知道我真正是个什么样的人?”

“切……”

**

众人休整了几天,水土不服等症状菜慢慢的消失了。

这几日安夏都窝在南宫景的小院子里,哪里都不许走远,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丫鬟活着直接吩咐南宫景。

安夏也知道自己的腿脚越发的臃肿了,肚子大的走路也不安全,她也干脆哪里都不去了。

南宫景跟她说了成亲的事情,不管如何总要给她一个仪式,一个名分,告知天下人,她安夏是他南宫景的妻子。

盯着大大的肚子,安夏有些无奈道:“你看我这肚子,那么大,怎么成亲?难不成让的颠着个大肚子吗?”

“那等你生下孩子……”

听着南宫景说的,安夏又打断道:“等我生了孩子,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亲了,再成亲不觉得有点怪怪的吗?”

“有什么怪的?”

“而且,孩子生下来,我还要坐月子,坐完月子,又要举办满月酒,孩子一岁,又要抓周,好多事情呢,哪里轮得到?”

听着安夏的这解释,南宫景越发的蹙眉,“难道,我们不需要成婚?”

南宫景想给安夏一个名分,一个仪式!

“这些有些太紧凑了,若我肚子还小,或许还可以,这么大了,怎么举行?”

南宫景郁闷了,这是他最大的愿望,如今居然因为孩子不能举行?

“没事的,一样可以举行的,若不给你名分,我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

似乎只要安夏不答应,南宫景就真的一辈子不开心般。

低首看着自己的肚子,安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最终,在两人无比纠结间,终于找到了一个方法解决,那就是,让孩子的满月酒和成婚一起举行,只是举行个仪式便行,安夏可以不必去面对那些所谓的来祝贺的人,因为很多她平常生活都不会解除到的。

虽然安夏不大同意,毕竟年纪也不小了,孩子也大了,那些仪式都不重要了。

可是又想到一辈子人就那么一次穿红嫁衣的日子,安夏又有些心动了。

所以,最终,便是谈判成这样子。

两人解决好了自己的事情,正准备向父母回汇报,而结果得到的消息却是,银铃离家出走了!

“她一定是去找九觞了。”安夏说道,也只有这个原因了。

“我马上派人去寻她回来。”南宫景说道,这个妹妹从来不让人省心。

安夏拦住他,摇摇头,“别去了,银铃不是小孩子了,她既然执念这份感情,若你横加阻止,只会让她恨你,很多事情,都要自己醒悟过来才有用,不然你是不可能让她醒悟的。”

“可……”

“我们派人暗中跟着她吧,这样,就不必担心她遇上了什么麻烦了。”

听着安夏这般说,南宫景也只能点头,连忙着人去跟着银铃。

**

日子一天天的过,一切都似乎恢复到了最初的平静,安夏每天除了吃喝拉撒,基本什么事情都不必让她担忧。

东辰国的生意,暂由南宫景交给其他人打理,北元国的,则由南宫景亲自打理,反正就是不让安夏接触,即使安夏想过手,也要看看南宫景同不同意。

安夏除了郁闷就是等着儿子赶紧出生,这样,等她生了孩子,又是一个生龙活虎的人物,又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龙炎在把安夏送到了北元国,并没有待多久,就回去了,而温展,本想走的,结果让南宫景禁锢着,不让他离开,说是等安夏生完孩子才能离开。

“南宫景,你这样是滥用私权禁锢我!”温展各种暴怒,可是对南宫景来说,这暴怒没用!

“等夏儿生了孩子,平安之后,你便可以离开了,到时候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南宫景,你……”

“至于秦雪,我会让人把她带到这里来的。”

“你……”温展噎住了,刚想说,他离不开,秦雪不会放过他的!

“放心吧,你在这里会吃好睡好,我想,谁都喜欢这样的日子。”

“我不喜欢!”

“不喜欢也得喜欢,我打算给你点自由,不整天困在屋子里,但是你别妄想跑,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说完,南宫景已经走了,留下温展在屋子里风中凌乱,难道打断我的腿我不会接回去吗?

不到半个月,秦雪便出现在了温展的面前,看着秦雪的面容,已经被禁锢了半个月的温展有种想哭的感觉。

他明明记得秦雪因为秦子初的事情,回去了呀,说是照顾秦子初一阵子,没想到,那么快让南宫景给寻了来了。

“展哥哥,你怎么样了?”看着要哭般的温展,秦雪一脸疑惑。

温展哥哥又白了又胖了,一看就是各种营养充足,怎么还一副要哭的样子呀?

“南宫景那个小人!”

虽然秦雪已经没了以前所说的男女之情,甚至其实从来都没有过,但是她也把南宫景当成了自己的哥哥般,这会子听温展这般说南宫景,心里有些不大乐意。

“展哥哥你怎么这么说颜文哥哥呢?”

“难道他南宫景不是小人?把我禁锢在浩振王府那么多天了,不是小人是什么?”

若安夏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他又怎么会袖手旁观,而且北元京都多的是厉害的接生婆和御医,他们照顾孕妇要比他在行的多,何必禁锢他在这里?

况且,他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救了南宫景的命,不说让他怎么回报,让他自由便是最好的报答了。

可南宫景是个小人!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个奢侈。

“颜文哥哥才不是小人呢,我知道你为何会被颜文哥哥禁锢,不过是因为你是神医,他这是太担忧安夏姐了,你就委屈一阵子吧,烟儿那边,有她亲人的照顾,并不需要你担心,北元国好多好吃的好玩的,等安夏姐生了孩子,我们可以到处去吃去玩,多好啊!”

温展委屈的又看了看秦雪,想了好一会,才点头道:“那好吧,那我就帮多南宫景一次!”

其实他才不会告诉南宫景,是因为秦雪的缘故才留下来的呢。

日子一天天过,到了后头的半个月,安夏基本就待在小院子里,为了让生产顺利,每天她都会利用点时间做做运动,让生产的时候宫口能开的快。

安夏脚越来越浮肿了,做什么都有点力不从心,幸好周围都有人伺候着,比第一胎的帅帅要好的多了。

想想以前的安夏,她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那么难,都熬过来了,可最终,却还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想到此,安夏便觉得自己现在要幸福多了,每日每夜保持心情舒畅,保持运动。

到了后头的几天,安夏惊诧的发现,脚下的腹中居然没有了,只是肚子过大,行动更加的不便了。

而且,安夏越看,越觉得这肚子怀的不像是一个宝宝,比起帅帅的时候,完全是不能相比的。

“可能是营养充足吧!”安夏自我安慰着,怀孕前期营养供给充足,中间虽然遭受了些磨难,可后头营养又跟了上来,所以肚子显得要比怀帅帅的时候大了吧!

“娘亲,你的肚子好大好大。”帅帅看着鼓起的肚子,忍不住的叹道。

“嗯,里面住着个小孩子,所以才会那么大的。”

这是帅帅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怀孕的女子,不免有些好奇。

安夏笑了笑,怀孕让她整个人都丰满起来,却不失女子的端庄稳重感。

安夏摸摸儿子的小脑袋,几个月的漫长不曾相见,帅帅已经长大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要稳重多了。

“那帅帅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快了,还有几天吧。”古代不比现代,可以将近精确的预算出生产期,就算相差,也不会差太远,而这里,她不知道自己哪天怀孕的,只能估摸个大概,没准是今天,没准是过几天,她并不是很清楚。

“听说小孩子刚出来的时候都是小小的,是吗?”

“嗯,很小很小。”

“那帅帅能抱他吗?”

“还不能,太小了,他的骨头什么都没长好,太软,你会抱不稳的。”

“哦。”帅帅有些失望,但是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弟弟妹妹了,他又忘记了这些不快。

“那帅帅喜欢弟弟还是小妹妹?”都说小孩子有预见的能力,他们说的很多时候都是准的。

安夏知道,这些不过是大人们将希望寄托在小孩子的身上罢了,安夏自然是不信这一套的,不管男孩女孩,都是她和南宫景孕育的可爱的孩子,这样问,不过是想看看帅帅喜欢弟弟还是妹妹罢了。

“帅帅喜欢……”小小的人儿昂着头,似乎在想着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喜欢……”

帅帅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难想,半晌才有些纠结的答道:“帅帅又喜欢弟弟又喜欢妹妹。”

以前觉得只要像烟儿那么好看的妹妹就好了,可是他现在长大了,又觉得,其实弟弟也挺好的。

这么一来,反而显得有些纠结了。

“那就随缘吧,生男生女都是娘亲的孩子,帅帅也是娘亲的好孩子,以后弟弟妹妹出生了,帅帅可要好好当个好哥哥的,照顾小的。”

闻声,帅帅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是自然!”

看着儿子人小鬼大,没有什么比孩子健康听话更让她开心的事情了。

时间滴答滴答,过的异常的缓慢。

到了后头的几日,南宫景跟在安夏的身边,可以说是寸步不离,若真要离开一小会,都会让几个丫鬟一同照顾着安夏,就怕她哪会要生了。

安夏对此很是无奈,毕竟孕妇生产是没那么快的,需要阵痛好一会的。

这一日,安夏像往常那样在院子里散步,南宫景陪在他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

不一会,外头有人进了来,把南宫景叫到一旁,耳语了几句,便见南宫景神色有些匆忙,让小青阿凤等丫鬟好生看着她就走了。

看着南宫景脸上闪现的惊诧以及匆忙,安夏总感觉是什么大事情把南宫景叫走了。

若非大事,以南宫景的性子,恐怕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从她身边离开的。

**

南宫景将左鸣叫进了书房,满脸的暗沉。

左鸣是他以前就培养的得力助手,他去了梵芳国这段时间,这边的很多事情基本是交给左鸣和其他三个人一同打理。

在没有回来了之前,因为安夏以及自己的妹妹银铃的关系,他一直让人在打探九觞的消息,看九觞最后见到的人是谁,而后好确定九觞究竟是去了哪里?

回了家一个多月了,南宫景以为是打探不出九觞的什么消息的了,却不想,银铃那边居然有了九觞的消息,而听左鸣的意思,这消息,似乎不大好。

“说吧,情况是怎么样的?”南宫景沉着声说道,脸色一片阴兀。

“回主子的话,我们的人在梵方国查到了关于九觞的消息,九觞最后见的人是巫严,后来那件事之后,巫严拿了药水给夫人喝之后,就不见了,而那几天,九觞一直待在巫严的屋子里,并没有离开。”

“后来我们又细查了那几天九觞的行踪,发现他一直在屋子里,那天的事情发生,他亦没有出来,只将那瓶药水交给了巫严的人,让人转交给巫严,而后,他便没有再出来过,后来,他便突然的不见了。”

南宫景分析着左鸣话里的意思,想了想,然后说道:“那么说来,那解除封印的药水,是九觞弄的?”

“是的。”

“而九觞制好了药水,交给了巫严就不见了?”

“嗯,突然的不见了,没人看见九觞出门的,他们都认定他还在屋子里的,可就是这么凭空消失了。”

一个人是不可能凭空消失的,就算是死,也是有尸体的,更何况九觞无病无灾的。

想到最后那些日子的九觞,南宫景又不能确定九觞真的无病无灾,因为到了梵芳国后的九觞,脸色并不是太好看,只是他身子向来要瘦削些,他便以为九觞是因为水土不服罢了。

而就算九觞有什么病痛,就算真的最不好的结局,九觞死了,可尸体呢?尸体去哪里了?

越发的,南宫景觉得蹊跷。

“后面可还查到了什么?”巫严是最后与九觞解除的,而且,他们说话的语气,似乎挺熟悉的,他不知道这熟悉是从哪里来的,而且巫严对九觞显得特别的恭敬。

“后来,我们的人乔装了之后找到了巫严,他却没有给我们透露半点关于九觞的事情,甚至还说不曾见过这个人。”

“怎么可能?他自己所做的事情自己清楚。”

“是的,我们也是这么认为,后来,我们又多次的跟踪,都让巫严逃脱了,他似乎发现了我们。”左鸣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后才继续说道:“不过,我们最终还是发现了点蜘丝马迹,巫严在他那座房子的后院立了个墓碑。”

“墓碑的主人是谁?”

“祝煌之墓,上面写着他卒于的时间,是那天救出夫人的时间,我们便怀疑……”

“怀疑那个墓碑是九觞的?”南宫景打断他的话说道,随后念着这个名字,“祝煌?为何我觉得这个名字如此熟悉?”

记忆在翻飞,很快南宫景便想起来,曾经有一次,他无意中听到巫严叫九觞祝煌的,不过巫严很快的便该了口,他记忆力不错,所以便记了下来。

难道说,九觞真的就是祝煌?祝煌就是九觞?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左鸣点头,“后来很快的,这个答案便得到了证实,主子不是派了人跟着郡主的吗?我们的人刚好遇上了保护郡主的人,后来,也不知道郡主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找到了巫严,她还易了容,易容成了九觞的样子,最后,巫严的话告诉了我们一切。”

原来九觞真的死了,当巫严第一眼看见九觞的面容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愕,大问道:“尊主,你没死?”

就那么几个字,银铃便知道了一切,而巫严惊讶过后,才知道,对方是易容过后的人。

南宫景听完,脸色瞬间不好了,也就是说,这件事不单单他们知道了,而银铃也知道了,那么,很有可能,安夏也会知道的。

九觞究竟是怎么死的他不清楚,但是他的死明显会给他在乎的两个女人造成巨大的伤害。

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银铃,让她不要将这个不好的消息告诉安夏,外头便有人脚步匆忙的敲着书房的门,声音急促仿佛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南宫景快步的打开门,看着来人,“怎么了?”

“世子妃、世子妃突然发动了。”

来人的口中的世子妃正是安夏,她现在发动了,要生了。

“怎么会突然发动?”

“听世子妃身边的小青说,她是看见了外头拿的一封信,然后便进了屋里将信烧了,本来以为只是平常的信件,却不想,再进去的时候,世子妃便开始不舒服了,说是要发动了。”

“什么信?”

“小的不知道,世子妃一个人看的,小青已经叫人去将产婆叫过去了,估摸这会到了,世子您……”

“算了。”说完,南宫景便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安夏那边而去。

既然不知道信件的内容,那便没必要知道了,他只希望安夏能好好的。

南宫景回到院子的时候,房门已经被人拦住了,只有丫鬟不停的端着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出来,个个神情严肃。

里头一阵阵嘶喊声传来,南宫景认的出,那是安夏的声音,是她在嘶喊。

屋外头,父王母妃以及逸风温展秦雪等人都在。

看见南宫景,秦雪连忙跑过去,“颜文哥哥,你来了,安夏姐姐不知道怎么样了。”

听着里头一阵阵骇人的声音,秦雪无比的害怕,虽然温展已经安慰她好多遍了,可是她还是觉得女人生孩子很恐怖

这是秦雪这么清楚近距离的等待女人生孩子的时刻,想到自己以后也会这样,秦雪就忍不住的害怕起来。

“没事的。”南宫景安慰道,自己的心里却各种害怕的颤抖。

天知道他听见这样的声音心里头有多害怕。

两人走到浩振王妃的面前,南宫景眼眸里全是担忧和无助,“母妃……”

看着儿子这个样子,浩振王妃拍拍对方的手,轻声说道:“没事的,夏儿体质好着呢,她也不是头胎,不会那么辛苦的,你放心好了。”

“是啊,当年你母妃生逸风和银铃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我也担心的要死,可最终,你母妃和孩子,都平安无事,你放心好了。”浩振王爷平日里话不多,可这会儿子这般紧张害怕,他自然要安慰一番。

南宫景点点头,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屋子的方向。

“啊……啊……”

一声声嘶喊,砸在了南宫景的心头,看着那一盆盆血水像是端不完般,南宫景的眸色越发的深沉起来。

里头的稳婆在鼓励的喊着,“快,快,就快出来了。”

“嗯哼……”安夏紧咬住帕子,即使如今是大冷天,却还是一脸的汗。

南宫景觉得,这是他最难熬的一刻,恨不得自己代替了安夏生孩子,可他最终,什么也办不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里头安夏的声音越发的小声了,稳婆还在鼓励着,“别睡,别睡,再努力一下,孩子就能出来了。”

听着重复着的话,南宫景觉得自己再在外头等下去就要疯了。

脚步刚跨起,却被人拦住。

浩振王妃说道:“你别进去,这不吉利的。”

温展也在一边说着,“你进去也没用,你不是稳婆,不能给她接生,而且女人都那样,生的时候没有一个是一下子就把孩子生出来的,你且等等吧,等会便能出来了,里头有稳婆有专攻妇科的大夫,何须要你?”

虽然温展不是什么稳婆,不是专门学习妇科的,可是女人生孩子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点的,安夏现在能生下来也算快的了,有些女人可能要痛个一两天才有可能把孩子生下来,所以担心那么多也是没用的。

安夏肚子里的孩子健康着,而且,她这些日子可做了不少运动,对生产都是有帮助的。

可南宫景听着里头撕裂般的声音,哪里听的下别人的话,觉得他们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根本就不能体会安夏的感受和他的感受。

一身的戾气,南宫景呼的快速的跑了过去。

“世子,你不能进去……”

丫鬟想挡住对方,却看见对方眼眸里的戾气,吓的心脏都忍不住的颤抖,却听对方怒气冲冲的说道:“给我让开!”

没人敢拦住他的去路,南宫景推开门,径直的走了进去。

里头的稳婆和宫里派来的医女和妇科御医都在,看见南宫景的身影,皆是一愣,本还想说他不能进来,被这血气冲到了,可是不好的。

可当看见世子爷脸上的戾气的时候,所有人只当没有看到。

南宫景赶忙走到床边,看着安夏煞白的脸色,似乎就要晕死过去了。

“世子妃,再用力些啊,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很快就能出来了。”

“嗯……”安夏很想努力,可是感觉全身都快没有力气了,怎么努力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夏儿……”

声音仿佛穿透一切的阻碍,到达了安夏的耳朵,听着如此熟悉的声音,安夏抬起了头,看着对方。

手,被南宫景紧紧的握着,安夏无奈笑了笑,眼睛似乎在说,“景,你怎么来了?”

随后,她的脸突然委屈起来,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了出来,嘴里咬着布,断断续续的说着,“疼、疼死我了。”

当初生帅帅的时候,并非她亲自体验过的,而且时隔那么久,早就忘记了,这会真真切切的从头来一遍的感受,可真不是好感觉。

“别怕,我在,等一会就不疼了,不疼了。”

南宫景的手在颤抖,他很害怕,很害怕,可他还在佯装着不怕,还要告诉安夏别怕。

虽然安夏意识有些涣散,可什么感觉都还在,自然感觉得到南宫景手里的颤抖。

她笑了笑,想到他,想到外头的人,用尽全力,在稳婆的引导下,再一次使劲。

“快,用力,用力。”稳婆大声的喊着,恨不得自己的力气用在安夏的身上。

在安夏就快要晕死的时候,她听见身下有人在说:“出、出来,出来了,是个女娃,女娃。”

稳婆笑着将浑身是血的孩子抱了出来,连忙剪了脐带。

安夏笑着,脸上全是疲惫,终于,把孩子生下来了。

南宫景看着她,为其拭去脸上的汗水。

“不好,还有一个。”正当这稳婆觉得使命完成之后,身旁另外一个稳婆的一道声音砸了过来,差点拿着剪刀把脐带都剪歪了。

“还有一个?”

“是啊?”

安夏听着这话,恨不得耳朵此刻聋掉,不是说只有一个,她还以为生下来便好了,怎么还有一个?

南宫景亦是一脸的惊诧,他可还记得温展当时说的,安夏只怀了一个的,怎么会这样?

看向外头的方向,南宫景觉得温展骗了他!

屋里头所有人也是惊讶住了,随后便赶紧将另外一个接生出来。

“世子妃,还有一个,用点力,这个要顺生些的。”

安夏觉得自己无比凄惨,刚用完的力气却要快速的积攒起来。

在安夏昏迷过去的前一刻,安夏听见了那三个字:“出来了!”

“夏儿!”南宫景大喊一声,也不去管孩子,只着急的看着安夏。

他连忙叫来医女稳婆,“看看她这是怎么了?”

被叫住的人赶紧上前为安夏把脉,随后舒缓一口气的说道:“世子妃身体没什么大碍,女人生了孩子,气血亏虚,所以才会晕倒的,等会醒来便好了。”

南宫景看着说话的人,眼底里没有完全的相信,他现在承受能力很脆弱,更不能接受欺骗的话语。

“你确定?”

“完全确定,世子爷可以放心,现在孩子生下来了,我们需要处理一下,您先出去吧。”

南宫景愣愣的被人轰赶了出去,门被关上,他才反应过来。

外头的人等的焦头烂额,刚才好似听见了声音,连忙上前问南宫景情况。

最急的,莫过于浩振王妃,她神色很是焦急,“怎么样了,孩子怎么样了?”

被喊住的人这会才回神,对着众人说道:“母女都平安,双生女。”

“真的啊,太好了。”浩振王妃开心的都要哭了,“怪不得夏儿肚子看起来那么大个,原来是两个,两个啊!”

南宫景看着站在一旁的温展,只有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站在那里。

迎来南宫景投来的目光,温展忍不住的愣住,随后问道:“你这般看着我作甚?”

南宫景脚步快速的上前,瞬间揪住温展的衣领,“你不是说只有一个吗?不是说营养充足的原因吗?”

差点,他们都以为安夏只怀了一个,安夏怀孕之后,是温展一直在把脉,他说是一个,所有人都信了。

温展扯着自己的衣领,“你、你别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像什么样?我也没想到是这样,可能我医术不精湛,所以……”

“所以你没发现?”南宫景打断道,他可不这么认为。

而该死的温展还非常认真的点头称是。

“景儿,你们做什么呢?”浩振王妃完全不懂儿子这是怎么了,安夏生下双生子是好事啊,怎么还打人呢?

秦雪也帮着温展道:“颜文哥哥,你不能打他,他又没有做错什么?这会子,你该去看看安夏姐姐怎么样了?”

秦雪的提醒,让南宫景松开了揪住温展的衣服,气哼哼的说道:“回头再跟你算账。”

随后,南宫景又匆匆的离开了,温展看着那离开的背影,想着你要怎么跟我算账呢?

秦雪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颜文哥哥的样子,似乎是温展做错了。

“你别去激怒颜文哥哥,颜文哥哥现在心情不好。”

温展点头,“嗯,我知道了。”

南宫景等了一个下午,依旧没有等来安夏的苏醒,不禁越发的着急了。

询问了医女,都说这是正常的,等安夏休息好了便会苏醒。

可医女的这套在南宫景这里根本就施行不了,最终,南宫景只能去拽来温展,让他去看看安夏究竟怎么样了?

“诶,诶,你做什么?”温展觉得自己越发的里子面子都没了,都是被南宫景毁掉的,他好不容易在房间歇会,这会又被他拉了出来。

“去看看夏儿怎么了,为何还不醒来?”

“不是都说了吗?生产需要耗费血气,血气不足,便会昏迷,等会便能醒的,你叫我过来也是没用的。”

“你们说的过一会已经过去好久了,我不知道你们待会过一会是什么时候,你给我个确切时间。”一边说着,南宫景一边将温展拖过去。

两个小女娃南宫景过去看了一眼,只觉得两个小女娃都长的一模一样,分不清谁是谁?早早就准备好的奶妈告诉了南宫景,喜欢哭的那个是姐姐,安静的睡着的是妹妹。

因为挂念安夏,而且那么小的孩子他又不敢抱,所以看了没一会,南宫景便从房间里撤离了。

这会听的温展与其他人一样的答案,让南宫景忍不住的越发的郁闷。

温展也是无奈,这种事情怎么能完全保证嘛,生产过后的女人都比较虚弱,都需要休息,休息好了醒来了,可偏偏南宫景不信啊,他有什么办法?

“你着急也没用,我又不是神仙,我不过是个大夫,安夏身子虚弱,多歇息也是好的,你懂不懂啊?”

温展的最后那句多歇息让南宫景终于没那么燥了。

又是那么一段漫长的等待,其实半个时辰不到,床上的人终于有些动静了,嘤咛一声,好像要起来了。

南宫景闻声,连忙走上前,看着床内的人,“夏儿……”

安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见自己怀孕了,生了好多孩子,怎么生也生不完,疼的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安夏看着头顶上的人,还有些迷惑。

“南宫景?”安夏喊道。

听见安夏的喊声,南宫景马上回答道:“是,是我,你感觉怎么样了?”

一阵疼痛从身下传来,安夏才稍微回神了些,梦里面的都是真的,她怀孕了,也生了,只是没有梦里面生的那么多,不过两个。

“孩子呢?”

南宫景很不喜欢安夏刚醒来就只顾着那两个孩子,要知道,那两个孩子差点把安夏的命都折腾没了,这种无力帮不上忙的感觉,让南宫景各种不舒服,他想,再也不然安夏生了,她疼,他也心疼。

虽然不喜欢安夏的问话,可南宫景还是说道:“都给奶娘照顾着,你先别担心她们,倒是你,你昏迷好久了。”

安夏有些恍然,答的慢了半拍,气息还有些虚弱,说道:“哦,是吗?”

“嗯,你先休息,我去把医女叫过来。”

“嗯。”安夏现在各种何不方便,只能让别人去折腾了。

“诶,景……”在南宫景踏出里间的门槛的时候,安夏突然喊道。

南宫景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她,轻声问道:“怎么了?”

“小的那个,是男是女?”安夏问道。

她并非想知道男女的重要性,不管生男生女,都是她的孩子,只是,孩子都生出来了,她总要知道是男是女吧?

“都是女孩儿,像你一样好看的女孩。”

说完,南宫景便走了出去。

其实刚出生的孩子脸皱皱,上面长了好多绒毛,整个人黑乎乎的,按照审美观来看,是很难看,根本看不出来像谁。

可是南宫景知道,孩子长大了,一定像她娘亲一样好看的。

安夏得到了答案,满意极了。

不过听到南宫景的那句话,却又觉得孩子像她其实也没多好,若两姐妹容貌能得到她们爹爹的遗传,想必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像她,就太普通了。

晚上,南宫景才回来,安夏见状,连忙问道,眼睛里,带着满满的期待,“可见了两个孩子了?”

她自己生下来的孩子,她还没来得及看呢,想去看,别人却不给,若南宫景能代替她去看看,也是好的。

“看了,都好着呢,我回来的时候,奶娘在给他们喂奶。”

“哦,那就好。”

说完,安夏的眼睛便瞬间般失去了神采。

她没有忘记,那封信,那封信里的内容。

看着安夏的样子,南宫景想到左鸣的话,坐在床边上,问道:“听小青说,你收到了一封信……”

南宫景顿了顿,最终没有往下说。

若安夏要告诉他什么,便会告诉他的了。

“嗯。”安夏点头,半晌没再说话。

猛吸了一口气,安夏隐忍着,似乎极力隐忍着什么。

“若是不想说,便不说了,你先休息,刚生了孩子,你气血还虚着。”

安夏却摇头,“不,没事。”

强忍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安夏知道自己先不可以哭,哭了对身子不好,以后老些容易各种毛病。

南宫景看着她,心疼的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以示安慰。

“九觞、九觞死了。”啪嗒一声,眼泪还是没有忍住的掉落了下来两颗。

咯噔——

南宫景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咯噔一声,他早该猜到是这个的,可是他又在希望着不是这个,毕竟,九觞于安夏来说,无比的重要,他是她的亲人,是她的朋友,是是一路扶持她的人。

“别哭,别哭。”将人抱住,南宫景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九觞死了,于安夏于银铃,都是最坏的消息,谁人都知道人终有一死,可是当听到死亡的时候,他们还是忍不住的会伤心会落泪,无法避免。

“我不知道他为何会死的,不知道,九觞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那封信是银铃寄给她的,只有那么一句话:大嫂,九觞不再活着了。

不再活着!

九觞死了!

不见九觞的这些日子,她心里一直有些不安,可是她安慰着自己,找各种的理由,告诉自己,其实九觞不过有事情先走了,有一天,他得空了,就会联系她的。

可他不再活着了,他要如何再联系她?

“没事,这不是你的错,人总有生老病死的,你别哭,哭了不好。”

怀里的人重重的点头,可身子还是在颤抖。

安夏告诉自己不能伤心不能哭,她要开心,她生了两个女儿,这是值得庆祝的,她不能这么糟践自己的身子。

“可银铃怎么办?”安夏问。

银铃怎么办?她坚持了那么久的爱情,只剩下一个空谈,她再也见不到九觞了,她该如何是好?

“没事的,银铃会想明白的,她还有我们,还有那么多关心她的人,没事的,九觞的事情,我会查清楚的,你别太伤心,先把身子养好。”

“嗯,嗯。”

两人不再就这九觞死亡的话题聊天,因为越聊,只会让安夏越伤心。

安夏累了一天,醒来没多久,又哭过,很快睡意便又来了。

临睡着时,安夏闭上的眼突然睁开,看着坐在床边的人说道:“景,孩子还没取名字吧?”

“嗯。”

“给她们取的小名就叫忆儿和九九吧。”忆九忆九,忆九觞,她能做的,只有那么多了。

南宫景点点头,心口也有些沉闷,“嗯,好。”

**

孩子洗三的日子,安夏没能去,九觞的事情,让她的心情一路跌在谷底,而这几天,她只能窝在床上,等着人送来吃的喝的,哪里都不许去,不许动。

屋子里,没有半丝的风吹进来,都是她最初生产时候的味道,血腥的味道。

安夏本想让人换房间给她卧床的,可是刚生完孩子的女人不能吹风,不能劳动,不能碰水,不能着凉,什么都不能,只能躺在床上。

为了安夏的身子,南宫景各种不答应安夏的无厘头要求,一切只能听从医女婆子的的话。

安夏觉得自己生了孩子之后,各种地位都没了,之前怀孕的时候,是说什么听什么,就算不答应,撒娇几句南宫景都会答应的,可如今,她想换个房间,不行,想洗澡,更不行,想下床,完全不可能!

这待遇真是天差地别!

安夏想哭,可哭也不行,说产妇哭多了,以后眼睛就会瞎了,瞎了还不止,还各种不好的毛病都来了。

这么一来,安夏连哭的资格都没了。

孩子洗三,安夏还又不能看,意思同最上面,为了身子,不能出去。

“小青,叫世子进来。”安夏出不去,只能叫南宫景进来,磨一磨这男人。

可南宫景好像知道安夏会叫他般,一大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留下安夏一个人在守着荒凉的房间,当然,丫鬟们都不算的情况下。

这样难熬的日子一直过了十多天,安夏的心情终于是从九觞的死亡走了出来,她知道,人死不能复生,逝者已矣,生者应该节哀,应该活的更好,只有活好了,九觞在天上也能看见,也能欣慰的,只是,银铃还没有回来。

这些日子,她依旧不能洗澡不能擦身,每天闻着自己身上发出来的腥臭味,各种郁闷各种想哭。

“南宫景,你不觉得我身上很臭吗?”看着不肯到其他房间去睡觉,愣是要抱着她的男人,安夏问道。

这个世代的人,女子生育之后,男人不能与她同床而睡的,意思是女人身上的血腥会冲了男人。

而南宫景却不听信这一套,每天晚上抱着她这个臭人睡觉,连安夏都不能忍受身上发出的恶臭,可南宫景却能忍受。

被问到的人却摇头,“不会啊,你哪里臭了,还挺香的。”

安夏又怎么不知道他的意思呢,沮丧着个脸,“那我这身衣服往后就不洗了,天天给你抱着睡觉吧!”

“那就不必,抱你便行了。”

“我好想洗澡,好臭,我快被自己熏死了。”

话刚说完,嘴巴让人给捂住,只见南宫景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不许再说那个字,我不爱听。”

这辈子,就算是死,也是他先死,他不会让她先死的。

看着他眸低里的严肃认真,安夏知道,那件事对他的阴影依旧还在。

被捂住嘴巴的手放开,安夏才嘟囔道:“我不过随便说说,你放心,我一定会长命百岁健健康康的。”

“嗯。”

“既然这样,那我能不能洗澡?”安夏再次绕回了原来的问题上,“就算不能洗澡,那我能不能擦擦身子,真的好难受,他们只是说不能吹风,其实我擦身子之后裹紧不就不会吹风了吗?”

安夏向来歪理多,而且南宫景又很受她这一招,看着她委屈的小眼神,看着她各种难受,南宫景也是于心不忍。

想到母妃的叮嘱,南宫景小声朝着屋外喊了声,不一会,小青阿凤便来到了面前。

“给世子妃准备热水。”

两人得到命令,便退下,什么也没问。

闻声的安夏,各种开心兴奋,笑嘻嘻的看着南宫景,眼底里透着感谢。

“别告诉母妃。”

安夏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点点头,“嗯嗯,不说。”

她才不会傻的把这些事情告诉母妃,到时候挨骂的份便有,不单单南宫景被骂,连她也会被骂不爱惜身子的。

可她真的受不了了,前世的世界,女子生育了之后也不是要一个月都不能洗澡的,前世科技发达,更是科学呢,可她不能在这里讲科学,只能哀求人南宫景了。

擦了身子,换上了干爽的衣物,安夏第一次感觉是那么爽的,各种满足。

看着安夏的样子,南宫景失笑着,夜晚抱着妻子睡觉,也不用闻那阵血腥味了。

而他,更希望他这样做是对的。

都说开了头就很难收拾,在南宫景答应了给安夏第一次擦身开始,安夏便各种哀求委屈卖萌要求擦身,虽然是冬天了,年就要到了,可安夏还是受不了一个月无法擦身的日子,在过了那么七八天,安夏又要求了一次擦身。

这么一熬,总算孩子是满月了。

可是因为孩子是双生子,各种娇弱,虽然安夏营养给的充足,在这样的时代,却还是要小心养着,所以这满月酒也只给浩振王爷同朝为官的人一同庆贺了翻,并没有打算大肆铺张。

可即使如此,那天来的人也不在少数,甚至皇子王爷也来了一堆祝贺,皇上也差人送了话,又赏赐了不少宝贝给两个孩子。

孩子的名字是南宫景取的,大的儿子帅帅大名叫南宫瑨,寓意像玉般的石头,而两个双生女儿,大的就取名叫南宫艺,小的叫南宫玖,小名谐音忆儿和九九。

新生儿才一个月大,时值北元国一年当中最冷的时候,只能留在屋子里,谁也没法去看,只能盼望着等孩子满周岁的时候看看这双生小花。

听着外头人声鼎沸,安夏在屋子里小心的吃着美食,被禁锢了一个月,终于能吃点正常人的饭菜了。

安夏现在有给孩子喂奶,因为母乳才是最有营养的东西,安夏不想孩子养的像所有世家的孩子一样,奶娘会比母亲还要照顾的多。

安夏不想这样,孩子是自己的,奶娘可以帮着忙带着,但是不该代替她这个做母亲的,一切由奶娘带着。

安夏一天只给孩子吃一次奶水,这是南宫景最大的让步,他不想安夏太累,因为孩子吃奶的时候,大人不能吃的太杂,还不许放太多盐,一切以清淡为主,南宫景不想她那么委屈。

可安夏觉得这是一种幸福,但是南宫景体会不到,他只觉得安夏已经太辛苦太累了,不该再在现在为两个孩子操心。

孩子的满月酒举办的很成功,浩振王府举家都透着喜气,可是静下来想想的时候,不只是安夏和南宫景,就连王爷王妃以及逸风,都在想着远在他方的银铃,想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

春去秋来,花开花谢,时光匆匆,孩子已经满周岁了。

在那天,南宫景终于将安夏娶回家了,虽然这时间有点迟了,可最终,还是把安夏娶回家了,他拥有一儿双女,人生也算获得圆满了。

安夏看着美满幸福的一家,看着远处湛蓝的天空,她的心里呼唤着远方的人:“九觞,你看见了吗?我很幸福,你呢?是否已经投胎到了一处好人家了呢?只希望你,下一辈,快快乐乐的。”

银铃这一年多来,回过家两次,一次在半年前浩振王妃生病的时候回来在身边侍疾,第二次,是在两个小女娃抓周那天回来过一下子。

银铃说,她走过了很多山川湖泊,风土人情。

她看着日出日落,人老死人出生,生活一直在继续,死亡还在继续,新生命还在降临。

她看了好多好多,她似乎看透了,看透了很多东西,说话的时候,她嘴角带着笑,似乎真的看透了人世间的死亡,看透了一切。

可安夏明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路过她的院子的时候,听见小声的啜泣声,那一声声哀怨的哭声,安夏知道,她还是没有放下那个男人。

小忆儿和小九九一周岁了。

安夏一大早让人准备了抓周的东西,安夏不甚熟悉,帅帅当年什么都没有,这会子只能让王妃帮忙着。

王妃让人挑选了上好的丝线,上好的文房四宝,上好的琴棋书画,全部都使用最好的东西给两个小宝贝,让她们抓周。

安夏看着这些小物件,瞠目结舌,刚听到的时候,安夏还以为都是些大物件,可再一看,才知道这是袖珍般的抓周东西,让两个小孩子容易抓住。

两个小宝贝被奶娘抱着,一岁多的他们,已经在学习走路了,她们虽然是双生子,但是养的极好,很多东西都学的快人一步,即使天气那么冷,穿那么多衣服,可两个小娃的行动能力可一点都不减,被奶娘抱着也挣脱着要下地。

奶娘各种郁闷,孩子太活泼是好,可带着也辛苦,各种被折腾,稍不顺着她的意思便大喊大叫,扯她们的头发,真是苦不堪言,两娃儿已经换了好几个奶娘了,虽然钱银不少,可小霸王太折腾人了,也不是谁都受的起的。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们消停一会吧,等会就要抓周了。”

奶娘的花两个小霸王根本就听不进去,各种挣脱各种喊叫,就是不让奶娘好过。

“你们又闹什么呢?”安夏走进屋子,看着两个小宝贝就是各种闹腾。

“娘、娘……”

两个小人儿看见来人,欢快的喊着,早已没了刚才的凶狠劲,一个劲的卖萌喊话,长着短短的小手,想让母亲抱一抱她们。

她们只有看见安夏的时候,才会有害怕,乖巧的好似淑女,可只要安夏转脚走了,她们又闹腾起来了。

安夏看着她们头顶上的奶娘,虽然屋子里烧着地龙,可依旧要冷,但是奶娘们脸上都是一脸的汗水,可见这两个小鬼头折腾人折腾的厉害。

安夏无奈又好笑的道:“你们又不听话了是吗?”

“没有!”

“没有!”

两人摇头,异口同声的说道,仿佛真如她们所说的般。

可安夏是她们两个人的娘亲,自然知道这两个不省心的孩子肚子里想的是什么?

张开双手,安夏说道:“来吧,娘亲抱抱。”

得到母亲的应允,两个小人儿各种兴奋,咧开嘴连忙晃着小腿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跌进母亲的怀抱。

嗯,真是又软又香啊!

“好了,等会抓周,你们两个可要听话,不听话娘亲可要生气要打屁股了,知道了吗?”

小忆儿和小九九虽然不知道抓周是什么,可听到娘亲会生气,会打屁股,两小人儿头如捣蒜般不停的点了点。

看着那抓周的东西,两小人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看到那么多大人在,也是各种兴奋。

随后随着浩振王爷的一声令下,奶娘便将两个小人儿抱到抓周的地方,将两个孩子放下。

“九九,快抓。”

“忆儿,快抓。”

……

所有人都喊着。

两姐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大人们在叫什么?低头看着脚下的那些玩意,个个都拿了一遍,却没焐热就换东西了。

在所有人都紧张期待下,两姐妹什么都没拿起来,而是看见不远处的哥哥帅帅。

爱笑活泼的妹妹先是挥着小手,嘴里喊着不清晰的音:“哥……哥……帅……”

姐姐见状,也挥着小手,各种喊:“帅帅……哥……哥……要……”

虽然这字眼断断续续,可大家伙也算是明白,这是要哥哥过去的意思。

帅帅看着两个可爱的小妹妹,对着她们笑着,在她们的强烈呼喊声,连忙跑过去。

“忆儿,九九,嘿嘿……”快六岁的帅帅,看着两个妹妹,异常的开心,虽然已经看了一年了,可是看着妹妹们每天的变化,他还是觉得看不够。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两小人儿闹的是哪一出的时候,只见两人将地上堆放着的东西全部抓起来,然后交给哥哥。

“哥……给……给……”

帅帅愣愣的接着妹妹给的东西,不知道她们这是做什么?娘亲说,妹妹们是抓周,她们抓到什么她们往后便会对哪样东西更感兴趣,可是,这给他又是什么意思呢?

“给……给……”

直到把地上所有的东西都放到哥哥的手中,两人才嘿嘿的笑着,随后在所有人紧盯着的时候,两人同步的将哥哥抓住,扒在了哥哥的身上。

所有人都惊诧住了,没想到姐妹俩想的是这一出。

“这意思是……”南宫景惊诧,看着身旁的安夏。

安夏看着两个女儿,打趣道:“估摸是所有东西包括美男都要吧。”

南宫景被她这话逗笑了,随即说道:“你抓周的时候估计跟她们两个是一样的,什么都要,包括我。”

安夏娇羞的瞪了他一眼,看着那么多人围观着孩子的抓周,低声说道:“不害臊!”

人生,也许,这就是圆满,孩子健康,家人健康,一生幸福。

安夏只希望,自己能这样一直幸福下去,做个幸福的人。

**

十二年后,银铃病逝于东辰北边的小镇上。

听说,银铃死的时候很平静,她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似乎看见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她的愿望,是葬在第一次与九觞相遇的林子里,家人同意了她的遗愿,将她的尸身接回,埋葬在那块土地上,似乎很多年后,还会有那么一个女孩子在那个林子困住,遇上一个神一般的男孩,将自己救走。

多年后,安夏与丈夫南宫景走过许多山川,走过许多名胜古迹,看过了许多人,搜寻着九觞的身影,可终究,没有找到一个像九觞的人。

她想,也许,他并没有投胎到这个时代。

很多很多年,在南宫景多年的调查之后,安夏终于得知,原来,九觞并非平凡的人类,他与银铃的感情,还在继续着,死亡,不过是下一个人世的开始……

(全文完)

------题外话------

这个文终于结束了,写这个文,很纠结,成绩不理想,但是最终坚持写完了,我自己满足了,番外还有几个,但是这阵子忙,会慢慢把番外放上,关于神奇的九觞与早逝的银铃的,关于帅气的帅帅长大后的恋爱的,关于两个小活宝的,若能写,都会写的,谢谢那些支持着我的人。

〖免费全本小说|·手机小说阅读m.yznn.。】

关注搜索《 弃女农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