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秀色田园之贵女当嫁》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二十四章:得夫如此,妇复何求(番外大结

时间:2020-03-08 11:01:45编辑:蝶霜飞

华青珏为了下一任武林盟主的位置,那是铁了心的想要贱卖掉华颜的。可是,他虽然身为小舅舅,可小舅舅也是有怕的人的,那个人,就是他姐姐华青弦。那时候,接到消息的淮南王妃一路杀将回王府...
关注搜索《 秀色田园之贵女当嫁》
华青珏为了下一任武林盟主的位置,那是铁了心的想要贱卖掉华颜的。

可是,他虽然身为小舅舅,可小舅舅也是有怕的人的,那个人,就是他姐姐华青弦。那时候,接到消息的淮南王妃一路杀将回王府,而得到这一消息的华青珏和华羿也立刻兵分两路,四下逃蹿。

华青珏怕姐姐是因为姐姐对他来说等同于娘亲,儿子见了娘,哪有不逃的?而华羿就更不用说了,原本就是儿子,而且十年来他音讯全无,现在突然回来也没跟她送个信什么的,这要给抓住了,恐怕娘亲不是抱着他哭,而是直接上滕鞭,那就更得逃了。两人分别逃蹿的理由是,逃掉一个是一个。

最后的最后,结果还是一个也没逃掉。

华颜和天火在书房,于是华羿和华青珏则被淮南王拎进了王府的百花厅里等侯发落。可明明说的是等侯发落,但不多时内里便传来华青弦此起彼落的惨叫声………

那惨叫声不绝于耳,吓得跪在书记里的华颜和天火瞬间色变。

那时候,华青弦端坐在书房里,正翘着兰花指拿茶碗的盖子拨着嫩绿的茶叶片儿,听到那惨叫声,也是不笑了,只低低一叹:“小羿那小子在外野了十年,我这个做娘亲的也没顾上管,这会儿啊!让他爹揍揍也好,长记性。”

闻声,天火眉头微拢,华颜却是吓得小脸儿煞白:“娘,您放过我们吧!我们错了。”

艾玛!娘亲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赶紧乖乖认错,看看能不能够从轻发落。

华青弦也不看小颜,仍旧在那儿拨着茶叶儿,还只是拨,也不喝:“错了?错哪儿了?”

“不该打晕皇帝表哥。”华颜哆嗦了一下,心里有些明白娘亲的想法,可还是不敢随便瞎招供,虽然,他们现在衣衫不整的样子,已经等同于事实招认了。

“还有呢?”

华颜委屈地咬着唇:“不该偷跑出皇宫。”

“还有呢?”

“不该到父王的书房里来看不该看的书。”

听到这里,华青弦忍无可忍,咚地一下放地茶碗,喝道:“说重点。”

华颜吓得一抖,终于苦着脸说了:“娘,饶了我们吧!我们不该偷吃禁果。”

闻言,天火糊涂了,什么禁果?他什么时候吃过禁果了?正纳闷间,华青弦又猛地一拍桌:“你还知道呢?你才多大呢就敢吃禁果?”

天火更糊涂了,什么禁果?

他真的吃了?什么时候吃的?他怎么不知道?

“娘,我也是学您的呀!这叫生米成熟饭。”

一听这话,华青弦大怒:“胡说,娘什么时候教你这个了?”

华颜被娘亲那一声吼惊得头发都要立起来了,可还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地争辩:“您是没有言传,可您身教了呀!当年你不就是带着我和哥哥一起嫁给了父王?当时谁不知道您和父王是珠胎暗结才有和我和哥哥的呀!”

“你和你哥哥是不是我和你父王珠胎暗结的你不知道?”

华颜撇嘴:“我知道有什么用,要别人都知道才行啊?反正别人只知道我和哥哥是父王的种,您就是未婚的时候和父王生米熟饭才有了我们就对了,所以,我学您也没错呀!”

抚额,华青弦无语望天。

良久,她拿下额头上的手,叹道:“你一个姑娘家,就不能学点好的?”

闻声,华颜很傻很天真地回了一句:“您也没教什么好的呀?”

“………”

噗!一口老血。

华青弦差一点就被自己闺女生生气出了个三高,什么叫她也没教什么好的?什么跟什么?

“娘啊!反正您毕生所愿也是想见到哥哥,我现在可以嫁给包子大叔了,哥哥就会回来了,不好吗?我可都是为了您啊!为了您在有生之年,能再见哥哥一面啊!我这么孝顺,您真的舍得罚我吗?”

华青弦笑得阴森,口气更是阴森:“是啊!你可真孝顺啊!娘的头都差点给你和这混小子给吓掉了。”

“啊?”

原本还理直气壮的,可听到母亲这句话,华颜也惊了。娘亲虽然对她们的管束都是朝没大没小的方向在管,可从来不开这种玩笑,难道是………

“你皇帝表哥醒了,一大早裹着带血的棉布跟我说,你昨晚上已经是皇贵妃了,让你立马进宫,进了宫别的都好说,要是你不进宫,就要追究我和你父王昨晚那件事的责任。”昨夜之事可大可小,小了来说,也不过就是打破了皇帝的头,仅此而已。可往大了说,那就是弑君,那是要掉脑袋,诛九族的大罪。

“怎么可能?我昨晚明明………”

“你皇帝表哥重口,不介意你昨晚干了什么事儿,说只要你进宫,他都原谅你。”说着,华青弦又一顿,补充道:“当然,他说这些的时候,还以为你昨晚上只是用膏枕砸破了他的头,不知道你和你的包子大叔做了这等大事………”

原本还有些羞愧的,觉得自己未嫁之身,便和包子大叔行了夫妻之礼,真的是太不纯洁了。可现在,想到宫里头那位皇帝表哥,华颜又万分的庆幸自己昨晚上做了那么重要的决定。要不然,如果自己还是贞洁之身,恐怕真得拖进宫当娘娘啊!

不要,不要,她才不要当娘娘。

半趴进华青弦的怀里,华颜苦兮兮地求着:“娘,不行的啊!我已经是包子大叔的人了,就算是进宫,也是会被皇帝哥发现的呀!到那时,可是欺君大罪,一样要掉脑袋的呀!”

“那你把你昨晚上干的好事跟你皇帝表哥说说试,看看他会不会现在就砍了你包子大叔的头?”

“那,那………”

华颜的小脸垮了下来,伴君如伴虎啊!

包子大叔和皇帝表哥抢女人的话,简直是毫无胜算有木有?可是,如果包子大叔被砍头了,她这就算不进宫又有什么意义?

从起初的迷惑到茅塞顿开,天火终于明白了禁果为何意,虽然,他依旧不明白为什么圆房要叫偷吃禁果。不过,禁果反正已经偷吃了,他也早就预计到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当华青弦明确地指出这个事实,他便二话不说站了出来:“王妃,就算是被砍头,我也不会让小颜进宫的。”

“不让她进宫?你敢娶她么?”

“敢。”

华青弦眸光一亮,倒也不多说什么,只用足尖点了点地,笑问:“那,下面这个怎么办?”

“………”

目光顺着华青弦的足尖望去,天火沉默着,一时又是无言。下面那里,是触动机会自己把自己坑下去了的他的亲娘,亲娘是绝对不会答应自己娶华颜的,所以,就算他搞得定皇帝,也绝对搞不定亲娘。左右都是不可以,天火也是无奈了。

“怎么?这是还下不了决心的意思?”

天火摇头,坚定道:“王妃,小颜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我必会信守诺言,真心真意待她一辈子。可是,百事孝为先,我娘毕竟怀胎十月生下了我,我不能不管她,可不可以请王妃您放她一马?”

华青弦撇嘴:“我放了她,让她再来杀我小颜?”

“我会保护她的。”

闻声,华青弦不满地瞥了他一眼:“你会保护她?我可听说今早上你是站在那里打算被你娘杀啊!这叫保护?”

“………”

天火无言以对,自古忠孝难两全,现在他倒是忠孝都两全了,偏偏在母亲与妻子之间又出现了这么难以平衡的局面,小颜他是绝对不会再放手了。可是,万一娘真的要杀小颜,难道要他亲手弑母么?

“天火,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敢娶小颜么?”

“嗯!”

天火毫不犹豫地点头,华青弦却仍旧步步紧逼地追问:“不后悔?”

“绝不后悔。”

闻声,华青弦又盯了天火好一阵儿,这才又道:“好,我会放了你娘,不过,如果她再对小颜出手,我一定会把小颜带回来,就算不送进宫去,也绝不会再让她和你纠缠不清。”说罢,华青弦美眸一转,又睨向了他的脸:“你知道的,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我明白。”

“明白?真的明白?”

“嗯!”

“明白还这样一张脸?”华青弦是过来人,比任何人都清楚天火心中的纠结,但,有些事情,她看得比天火开不是因为自己是个现代人,而是因为当初的摄政王府对她做了太多不能见光的恶事。但天火不一样,他对萧氏一族没有感情,但,血缘毕竟摆在那里,他若真的不管不顾,也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男人和女人对责任的定义原本就不同,天火会这样选择,也不能说他错,但,做为一个母亲,华青弦决不允许天火继续这样摇摆不定。否则,她宁可华颜终身不嫁,也绝不会让她身陷那样危险的境地。

但,要开解天火,不该只从他母亲那里入手,而是直接逼他直面事实,彻底解开心结。

“天火,你还记得本妃的闺名么?”

“记得。”

“本妃叫什么?”

“………”天火不敢答,王妃这不是耍他玩么?无论是以女婿的身份,还是下属的身份,王妃的闺名也是他不敢叫的呀!

华青弦无视于他的为难,坚持又问:“本妃叫什么?”

“华青弦。”

“本妃的父亲叫什么?”

“华盛天。”

“那本妃的仇人叫什么?”

“王妃………”天火一惊,似乎终于明白了王妃的意有所指。王妃的仇人,可不就是………王爷么?

知道天火不敢再答,华青弦主动说出了答案:“本妃的仇人叫夜云朝不是么?可本妃和他同床共枕十余年,本妃也没想过要在他脖子上划拉一刀下去。你们家是一百零八口,十年前摄政王府才一百零八口么?别以为就你们萧家的那点仇叫仇,人家的就不叫仇,可你们喊打喊杀的要报仇,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仇么?”

说罢,华青弦又道:“冤有头,债有主,谁欠的找谁去,不是迁怒于人就算是本事的。天火,如果你想不透这一点,就算是华颜和你有了夫妻之实,本妃也绝不会让她嫁给你。”

“王妃………”

摆了摆手,华青弦不想再听那些解释的话,只笃定道:“天火,本妃不是在开玩笑。”

足尖又轻点了一下地板,示意天雨启动机关。小颜一见母亲那架式,二话不说藏到了天火的身后。几乎在地板开启的同时,掉落下去的红衣美妇已一跃而出,当她聘婷而立,华青弦又拿起茶碗的盖子有意无意地拨着茶叶儿。

一边拨,一边对天火道:“现在,你在你她们两人之间挑一个吧!挑对了,华颜就是你的妻子,挑错了,你就陪着你娘过一辈子吧!”

“………”

天火顿时无语。

王妃这是让她挑吗?他了小颜就有娘和妻,挑了他娘便有娘无妻,这分明就是威胁………

华颜伸出小手扯了扯他的后领:“包子大叔………”

言语未尽,眸中深意却已足够天火品味,华颜也不逼他,只用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瞅着他,一幅你要不选我,我就只能进宫受死的表情。

反手握住小颜的手,天火终于下定了决心:“娘,对不起!小颜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我必须对她负责。”

她人在下面关着,但华青弦和天火说的那番话,她都听得一清二楚,是以,当她出关之时,她便已猜到了天火的决定,只是,当真正面对这个结果,她还是忍不住嘲讽地看了华青弦一眼:“淮南王妃,你真是好手段。”

“可不敢跟朱夫人你比。”

“………”

闻声,红衣美妇眸色微寒,再看向华青弦时,已满眼惊惧。之前被那两个小子唤做朱夫人之时,她尚且不能淡定,现如今抱面了淮南王妃,她又岂能不惊慌失措?

无视于她苍白的脸色,华青弦又道:“想报仇也不好这样逼迫孩子们的,别说天火不是你儿子,就算是,你也忍心这样为难他?”

“谁说他不是我儿子?”

华青弦嗤地一笑,算帐似地数出了一串数字“天火今年二十有五,可朱夫人今年不过三十有五,居然就有天火这么大一个儿子,九岁怀胎,十岁生子,朱夫人这本事怕是要逆天了吧?”

“………”

连生辰岁数皆被人掌握了去,红衣美妇身形一晃,竟是再也站立不住的样子。

“怎么了?为什么不回答?”

知道再争辩已毫无意义,红衣美妇凄惨一笑:“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华青弦撇嘴,表情很淡:“早就知道了。”

“撒谎,若你早就知道了,又怎会任你的女儿被弃三次?”

“那是本妃在给你这个侄儿机会。”说罢,华青弦又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天火一眼,不爽道:“只可惜,他实在是根朽木。若不是我女儿执意嫁他,你以为我会给你们站在这里的机会?”

“可你任是如何也抹煞不了君华害死了我全家的事实,萧家是因君家而灭门,萧家与君家只能势不两立,绝不可能成为姻亲。”红衣美女神容清绝,再望向小颜时,眸底的杀意浓烈。

“何必这么麻烦?”

华青弦不以为意的话一出口,当即便迎来红衣美妇的不满,可惜,华青弦却没等她继续开口指责便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现在你萧家的儿子睡了人君家的闺女,以后还能让人君家的闺女为你们萧家开枝散叶,这等报复不是比杀人更刺激?”

“………”

听罢,红衣美妇震惊了,这是什么逻辑?这也算是报复?

“想想看呐!嫁给仇人的儿子,还要替仇人的儿子生儿子,这是何等凄惨之事啊!简直是生不如死有木有?你还嫌这报复不够凶残?”

“………”

这样的生不如死?红衣美妇瞠目结舌地看着华青弦,仿佛她就是只怪物,这么不要脸的理由,她是怎么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的?

无视于她的眼光,那厢华青弦仍旧在继续:“还有还有,君家可是龙脉啊!是皇室后裔,可以后君家女儿生下的儿子见了你都得叫一声姑奶奶,唉哟哟!这是何等的屈辱啊!简直不能忍受有木有?不但君家的女儿生不如死,君家女儿的儿子女儿全都生不如死,这简直是不能更惨了有木有?”

忍无可忍,红衣美女终于喷了:“淮南王妃,这种胡言乱语,你还有脸说出口?”

闻声,华青弦冷冷一笑,当即反将了她一军:“对啊!即是胡言乱语,你怎么有脸说出口?”

“………”

红衣美妇一怔,显然未料到华青弦远比她想象中还要难缠。

“你是萧家的女儿,可你敢告诉天下人你为何一定要君家的女儿死,而不是要君家儿子的命么?”

“谁说我不要的,我一样要………”

似是不耐烦,华青弦也不等她把话说完,便冷着脸反问道:“你若真想找个相像的去杀,去砍,你找洛皇君澈不是更直接?他和君华是一奶同胞的双生子,不止像,而且是一模一样。”

“………”

红衣美妇彻底震惊了,她甚至不明白华青弦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怪不得她如此淡定,怪不得她如此自信满满,原来,原来………

挑眉笑看,华青弦努了努嘴,又问:“是不是很心动?”

“你………你胡说什么?”

“我是说,与其杀一个长得和君华十分相似的女儿,不如杀一个长得和君华一模一样的男人是不是?洛皇君澈,要报仇,直接找他吧!”

“………”

红衣美女怔怔地望着华青弦,这时已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不是没有找过洛皇君澈,甚至还一度以为他就是君华,可那两个人根本就是不同的,纵然有张一模一样的脸,也是绝对不同的两个人。

报仇么?对着那样一张脸,她要怎么报那个仇?

“其实,洛皇君澈与我们王爷交情颇深,如果王爷肯引荐你们相见的话………”话到这里,华青弦微微一笑,戏谑地望着红衣美妇:“你是想杀他还是想睡他?嗯?”

“………”

原本剑拔弩张的书房里,华颜和天火忍不住倒吸了两口冷气,是为华青弦的骠悍,也是为这句话背后的深意。

“为了当上太子良娣,你易名朱颜,人称一声失夫人。其实朱夫人你也算是君澈的半个皇嫂了,弟妇兄承,虽然听上去有些乱伦,不过,也不是没有先例嘛!你觉得怎么样?”

忍无可忍,红衣美妇终于彻底爆发了:“住口,不许你再胡说八道。”

华青弦才不住口,还不怕死地继续道:“你若真恨他,睡在他身边的日子,为何没有一刀抹了他?还这么大费周章的杀他的女儿,杀他的儿子?呵!你要杀的真是君华的儿女么?难道不是前太子妇的遗孤?”

“………”

“人不好这么无耻的,既然你当初为了君华的那张脸就放弃了萧家的仇,现在又怎么好意思来要求天火做你自己做不了的事?更何况,你要报的不过是夺夫之恨,根本就不是什么灭族之仇。”之所以会放任天火,是因为华青弦一直知道天火的愚孝是被人所蒙蔽,拆穿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当面对质,她的女儿要嫁给天火,就要嫁的无所顾忌,任何绊脚石她都会一一剔除,更何况,这一颗在她看来,也不过是颗小石子儿,根本不足为惧。

涨红了脸,红衣美妇恼羞成怒:“你胡说。”

闻声,华青弦冷冷一哼,白眼道:“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最清楚。”

言尽于此,华青弦施施然起了身,对天火身后的小颜勾了勾手。示意她跟自己离开,华颜小心地看了眼天火的脸色,虽然不舍,但仍旧果断地松开了他的后领,找娘去了。

-------------

目送着华青弦带着华颜离去,天火的目光徘徊许久,终于落在了红衣美妇的身上:“您,真是我姑姑。”

红衣美妇眸中有泪,却倔强地不肯滴落:“你很开心吧?

“为何要骗我?”

说不出心底是何滋味,似是开心,又似是不开心。

开心的是心里负罪感少了一些,不开心的时,他到底还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

红衣美妇咬着下唇,恶狠狠地瞪着他,语气里满是指责:“为何还要问?”

“如果您肯放下心结,我和小颜都会叫您一声姑姑。”

“受不起。”

闻声,天火沉吟良久,终道:“那您就离开中愿,再也不要回来。”

“你想赶我走?”

“不是赶,是请,请您离开。”只是,一旦请出了中原的地界,他再不会放她回来,也再不会让她有机会伤到小颜半分。

“我是你姑姑。”

“我知道,要我不会让任何对小颜有威胁的人存在于她的身边。”

红衣美妇气得全身都抖动起来:“萧天火,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她?”

“别逼我对您动手,您知道的,你根本打不过我。”

“你会后悔的。”

“错过小颜,我会更后悔。”人生之中值得后悔的事情太多,他只知道现在他不会后悔,至于日后的事,谁能知道的那么多。为了未知的后事而选择放弃现在,他真的觉得不值得。所以,他不会再放开小颜了,绝对不会。

“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

闻声,天火想了想,笑道:“大魔头是不需要良心的。”

所以说啊!好人难为,既然好人难为那他就不要做好人了,苍穹门门主总归就是武林大魔头,既然是大魔头,那还要什么良心?他和她的小颜,就当没有良心的坏人好了。

“天火,你不可以这样,水瑶还在等你,你不可以负她………”

“我当然可以,如果她敢再缠着我,我会让她和您一起离开,且永世不得再踏足中原的地界。”对自己的姑姑他可能会手软,可对于云水瑶,他真的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可以去付出。他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对于这种不值得浪费时间的人,就算是她是个女的,他也绝不会手软。

“你,你………”

“姑姑,您好自为之。”

说不说是他的事,听不听是别人的事。

他已言尽于此,若有人再敢逼他,他想,他会一魔到底………

大步流星的离开,再不肯回头多看一眼。

红衣美妇看着侄子稳健的步伐与坚定不移的背影,突然便红了眼眶。当年,太子妃抢了她心爱的男人,如今,太子妃的女儿又抢了她唯一侄子。

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输了,彻彻底底………

--------------

午后的阳光,暧昧含蓄,带着微微凉意却依然恬静温馨。

华颜静倚在长廊的尽头,等待着她的良人归来,虽心中忐忑,却仍旧抱着坚定不移的信念。那时阳光正好,淡淡地在她身上投下光亮的薄金,她挂着满脸的期待,直到终于看到她最期盼的身影向她走来。

飞奔而去,用力将自己投入他的怀中。高高地仰起小脸,她明亮的双眼又笑起了两弯月牙儿,眼底的温柔甜浓似蜜:“包子大叔,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嗯!我舍不得你。”

闻声,她笑得更美,却仍旧不忘追问:“那,你姑姑她………”

“我让她离开中原,可她似乎不太愿意。”

华颜收了笑意,大眼扑闪着问他:“为什么想让她离开中原?”

“她离你远一点,我也放心些。”

这个答案让华颜差一点飞了起来,手揪着他的衣衫,她漂亮的小脸上写满了得意。很想放声大笑,可她也明白他的为难:“那她现在不愿意离开,你又打算怎么办?”

“逼她离开。”

“你下得了手么?”

闻声,天火抬手碰了碰小颜的脸:“下不了手也得下,我不会再给她机会伤你一分一毫。”

得夫如此,妇复何求?

华颜不忍天火为难,可也不忍与他分离,但,不是每件事都只能有一个结果的,换个角度,也许谁都可以释怀。所以,她笑着问他:“她不离开,我们离开如何?”

“………”

天火一怔,还以为小颜是在开玩笑。

“我们可以和哥哥一起回西洛!”

“你不要王妃了?”

“娘能理解的。”华颜偏着头,神情难得一见的认真:“因为,哥哥的天下也是娘的天下。”

闻声,天火心头剧震,突然明白了她的用意:“小颜,你是想………”

华颜笑着点头,第一次对他说出了她的野心:“我的哥哥生下来就是要做西洛大皇的,就算这条路上最大的绊脚石是大伯,那也不能相让喔!”说着,华颜又捧起天火的脸,半是撒娇,半是要求地问:“包子大叔,你能不能帮帮我哥哥,直到他有一天成为西洛皇太子?”

“只要你想做的,我都会帮你。”

闻声,华颜笑着凑近,掂起脚尖轻咬了一下他的嘴:“你真好,相公!”

天火虎躯一震,心都化了。

相公!这一声他足足等了十年,来得虽然晚了一些,但到底还是让他等到了………

(全完结)

〖免费全本小说|·手机小说阅读m.yznn.。】

关注搜索《 秀色田园之贵女当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