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顾华采安景臣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第四章:栽赃·陷害

时间:2020-01-16 16:01:01编辑:蝶霜飞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小说简介《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由作家苏小小ky最新著作,主角顾华采安景臣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乍然听见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顾华采尽管早有准...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小说简介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由作家苏小小ky最新著作,主角顾华采安景臣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乍然听见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顾华采尽管早有准备,身体也是一僵,就是昨夜,这个男人见过她所有的不堪与狼狈,这也就罢了。尤其是她还曾毫不知廉耻的央求他……暂且压下心中涌动的浓浓不安,她小心翼翼的看向了门......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 第四章:栽赃·陷害 免费试读

乍然听见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顾华采尽管早有准备,身体也是一僵,就是昨夜,这个男人见过她所有的不堪与狼狈,这也就罢了。

尤其是她还曾毫不知廉耻的央求他……

暂且压下心中涌动的浓浓不安,她小心翼翼的看向了门外,整理了整理因为刚才争执有些凌乱的衣衫,这才重新站了起来。

双福正欲行凶之际却被人抓个正着,也是羞恼,不过看门外的人的衣着,就知道非富即贵了,脑中忙思考起来等会儿的说词。

这时刘管事带着讨好的说道:“是这奴婢不知礼仪,奴才下去了就罚她。”

双福这才松了一口气,刘管事为人处事异常圆滑,平日里虽然不曾欺侮五小姐,但若是看到别人欺负她,也只当作看不见。

尤其是她双福可是夫人的人!

这才跪下,想抢在顾华采说话之前先将罪名给她安上去。

“刘管事……”顾华采张口欲语,却又欲言又止。

刘管事看了看安景臣,他只冷眼旁观,倒让他有几分拿不定主意。

若在平常肯定就是打发了过去,可今天却不同,还有这么个贵客在旁,尤其是这位贵客对五小姐的态度,似乎有些不一样呢。

只从屋内的只言片语中得出一些,便问:“五小姐,不知您可以出来吗?”

这是女子闺房,尤其里面那位正经算起来也是个主子,以前不注意也就罢了,可现如今不是有个贵客在旁呢。

要让这位爷拿捏住侯爷治家不严的把柄,他也就难做了。

“这就出来了。”她能听得出刘管事话语里的沉思,以及口气里的转变,料想是因为他罢,就是不知他是谁……

才掀开帘子,有戏谑的眼神划过她,她努力集中心神,没有去看他,“我也是刚刚醒来,就见双福端过来的一碗药膳,不过昨夜淋了一场大雨,力气不足才将碗给打翻,哪里知道……那竟然是掺杂着毒的姜汤!”

她越说越气愤,整个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丝毫不让人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尤其是她竟然还敢污蔑二娘,说是二娘要她端来的,我实在是气不过,二娘多好的一个人,竟然让她这样污蔑!”

这口口声声却是替别人鸣不平,她知道她一个被弃孤女的身份,尤其是还没有利用价值,她的生死不会被人看在眼里。

可若这事掺杂上荣国夫人的清誉那就不同了!

双福太过嚣张,当真以为这里山高皇帝远,凭借着荣国夫人的看重就能为所欲为,然而若涉及到她的二娘荣国夫人,谁又会保她呢?

不过是一个马前卒罢了。

“不是,不是这样的……”意识到自己现如今处于何种境界的双福立马开口反驳,却是有些语无伦次。

“不是怎样?你是想说不是二娘让你做的吗?”

双福闻言立马点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顾华采面色攸的变白,“所以是你自己想要害我,我……究竟是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

众所周知,顾府五小姐素来与人为善到近乎软弱的地步,对待下人更是不曾疾言厉色,更遑论于服侍自己的双福,而双福却狠下杀手,不免让人心惊。

顾华采鼻子通红,看着可怜极了,“你想害我也就罢了,竟然还想陷害二娘,你当真是其心可诛!”她只失望至极的看着手足无措的双福,内心却是一阵畅快,她先前待双福好时,双福不知道珍惜,反过来害她,就不要怪她如今不念主仆情谊!

双福只来得及一遍又一遍的摇头,却不知该如何分辨,好像不论她怎样说都是错的。

“我知道自己也不过就是个名义上的主子,即使是被害也没人会为我讨个公道,双福她意图谋害我也就罢了,却诬陷二娘,当真是可恶,这样不忠不义的奴才,要之何用?

刘管事,你说我说的对吗?”

她以退为进,只求能给自己讨个公道,这须臾数年,她所遭受的一切,就从这个恶奴这里开始,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刘管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满脸堆笑,“五小姐是这里唯一的主子,怎么能这样说呢?”

“你只说我说的对不对?”她自是不允许他这样明显的打太极。

“五小姐说的,自然都对。”刘管事的脸也拉了下来,双福也太笨了,竟将夫人给供了出来,就不要怪他保不住她了,不过五小姐也着实太不识好歹了,当着外人的面,这样的让他下不了台面。

“恶奴双福,意图谋害主子性命,还妄图栽赃陷害,待奴才禀明了夫人,再做发落。”

“噫,这样的小事,怎么好意思劳烦二娘呢?双福既然是我的奴婢,自然我就可以作了主的。

不如就打上五十大板如何?”她巧笑倩兮,转盼多情,出口却是这样的不留情面。

就是寻常小厮,犯了错也就只是二十大板以示惩戒,如双福这样,五十大板虽然要不了她的命,却也差不了多少。

双福恶狠狠的看向她,“五小姐你就不害怕夫人找你的麻烦吗!”

刘管事重重的咳了一声,满是指责意味的看向双福,以前觉得这丫头机灵,今日竟然是这样蠢笨。

双福意会,爬到顾华采的身前,扯住她的袖子就道:“五小姐,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不该怀不歹之心,只求五小姐饶过奴婢一条命,奴婢实在是受不住那样重的刑罚,五小姐,求求你……”

她“呀”了一声,顺带着将自己的袖子给抽离出来,“我没想过要你死,还是在你的心里,犯此大错就是该死的?

不过也是,然而我到底良善,不愿太过为难你,死罪可免,活罪却难逃,毕竟你刚刚可是妄图栽赃二娘的!”

双福怔愣了,怎么就成该死了呢?

她却不容她再度开口,话音刚落,顾华采就转过了身,“刘管事,还不去,没的传到了二娘耳边,让她老人家生气。”

刘管事在看清楚了眼下的形势,转忙一笑,让人将双福给带了下去。

她只听着耳边传来双福凄惨的叫声,呼出了一口浊气,在经历了方才一番口舌之争,这时才觉出疲累,脑袋晕晕沉沉的,听觉却异常敏感。

只听见有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近在耳旁,神经不由的紧绷,却是生出了一身冷汗,这样紧张,就是她在面对父亲的时候都不曾生出过。

他只单手挑起她的下颌,她被迫的抬起头来直视着他,见他红唇微启,“五小姐今儿个可是让本王看了一场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