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许你倾世温暖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一章父亲车祸,挽救婚姻

时间:2020-01-16 14:00:50编辑:蝶霜飞

《许你倾世温暖》小说简介小编推荐一本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这本小说就是时静原创的《许你倾世温暖》,主角是厉南城顾商萱,内容精彩情节有趣,绝对是不可多得精品小说,“这个婚,离定了。...

《许你倾世温暖》小说简介

小编推荐一本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这本小说就是时静原创的《许你倾世温暖》,主角是厉南城顾商萱,内容精彩情节有趣,绝对是不可多得精品小说,“这个婚,离定了。”厉南城居高临下看着我,话音再一次重重落下,硬朗的目光,双眸冰冷如雪。  他仿佛是看出我不愿意离婚。  我抬起头,睁大眼看着他,想把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刻在脑子里。  厉南城把离婚...,精彩就在眼前,快来一起阅读吧~

《许你倾世温暖》 第一章父亲车祸,挽救婚姻 免费试读

  “这个婚,离定了。”厉南城居高临下看着我,话音再一次重重落下,硬朗的目光,双眸冰冷如雪。  他仿佛是看出我不愿意离婚。  我抬起头,睁大眼看着他,想把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刻在脑子里。  厉南城把离婚协议书递到了我的跟前,我拿着笔,颤颤巍巍正要签名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是母亲的电话。  “你怎么跑到南城公司去了?去炫耀你是厉式集团少夫人的身份吗?”母亲在电话那头,不等我说话,就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你赶快给我回来。”  我不知道母亲为何知道我的行踪,但捏着手机的这一刻,我从没那么感激过,一直偏心妹妹和大哥的母亲。  她把我从这难堪的境地里,解救了出来。  “好。”我迫不及待的答应,放下手中的笔,往外走,“这么着急,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问这么多?是不是不想回来,你厉式集团少夫人的身份,是没炫耀够吗?”母亲话语开头,必然带着呵斥,“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爸出车祸了。”  车祸两个字,让我所有的庆幸全都变成内疚。  “爸没事儿吧?他在哪家医院?我马上个就来……”母亲没有回到我,只让我赶快回家,她那悲戚的语气,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站住。”厉南城抓住我的手,“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他眨了眨眼,深邃的目光仿佛带着嘲笑,而那讥讽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  我想,他是不是以为我故意让人打了这一个电话。  我的目光落到被他抓住的手上,这是期盼了多久肢体接触,却没有哪怕丝毫的开心,“我父亲出车祸了?这个理由够了吗?还是你以为,我在诅咒他,在爱你之前,我最起码还是个人。”  那些所有该流出的泪水,在这一刻,再也无法抑制。  厉南城愣了愣,松开了手,冷峻的脸上,神色很是复杂。  我眼角已被泪水模糊,再也看不清他那张动人心魄的脸,我想,他此时应该是鄙夷的,就像他讽刺我一样,也许还有一丝怀疑。  因为在他心中,我从来都是不值得信任的。  “那是我爸爸,小时候给我买玩具,捏我脸……给了我生命的父亲……他现在……他现在生死未卜,你怎么残忍……”  “起来。”在我哭得泪流不止的时候,厉南城清冷的语调再次响起。  我被他拖着出公司,上了车,回家,在回去的路上,他开始联系最好的医生。  “不会有事,你相信我。”厉南城看到我眼巴巴看着他,在说话的空隙,对我露出一个坚定的目光。  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他专心致志帮忙的样子,让我不禁期盼,这段路程长一点,再长一点儿。  我为自己的自私感到愧疚,可又无法让自己停止这想法,我已经期盼太久,我做梦都未曾想过,会再有一天,和他坐在车里,走一段长长的路。  “谢谢你。”我克制自己贪心的念头,不去看他,打电话给母亲,把安排最好医生到家里的事,告诉母亲。  母亲一直没有接电话,我心中更是不安,再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车在家里的两层小楼别墅前停下。  几乎同时,厉南城联系的医生团队,也到了别墅楼前。  “根据交通部门传来的消息,前段长江路大桥发生特大交通事故,若病人是事故受害者……需要尽快送到医院……”  只有医院的设备,才是最齐全的。  我们家距离长江路大桥只有十来分钟的距离,如果父亲出车祸……被家庭医生送回家……  “那我爸……”  “不会那么巧,若是事故现场一定会送到医院。”厉南城的声音,铿锵有力。  我在他坚定不移的语调之下,我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心,也渐渐清醒,思绪越来越清晰,看着那些被厉南城找来的医生,镇定之后,推开别墅的门。  但房间里的场景……  母亲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敷面膜和看电视,父亲坐在母亲的旁边的沙发上看电视,父亲的身上,连一个小伤口都没有。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冲到父亲的跟前,喜极而泣,“爸,你没事儿?太好了,太好了……”  “妈,你干嘛吓我,你哪儿能拿爸爸开玩笑……”我言语中多了一丝抱怨,却不成想,母亲看到了紧跟着我就进门的医生。  母亲抓下脸上的面膜就扔到我的脸上,火气甚大,没有丝毫欺骗了我的内疚,“我是你妈,叫你回来看看你爸,犯什么罪了?”  当母亲的视线,落到最后进门的厉南城身上时,双眸如淬了毒,“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母亲重重拍着桌子质问我,恼羞成怒,“小浪蹄子,你怎么勾引了他?”  一句话比一句话更戳心窝子。  我不禁开始反问我自己,我和厉南城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吗?为什么到母亲这里,恨不能吃了我?  父亲态度冷漠,斥责我不该打扰厉南城工作。  母亲眼珠子一转,态度一边,“南城,她是不是又耍了阴谋诡计,说什么父亲车祸,让你过来?我的女儿撒谎成性,你不该如此纵容她……”  母亲的忽然倒戈,让我在厉南城的眼里,顿时变成了一个骗子。  我脸色雪白,毫无人色,我哀求的看着母亲,“妈,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母亲从小不喜欢我,可为何要在厉南城的面前抹黑我?  顾纷妃!是为了她吧?  难怪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在厉南城的公司,她分明,就是故意让我回来,我最亲爱的妈,我的母亲,在故意隔绝我和厉南城相处。  她大概没有想到,厉南城会跟着我回来。她的打算功亏一篑,自然就要开始抹黑。  十个手指不是一样长,偏心我可以理解,可是为何到了我这里,她根本连心都没有?  我不断的哀求母亲,求她不要无中生有在厉南城面前摸黑我。  母亲的言语却越加的恶劣。  厉南城在母亲一句又一句的贬低之下,深邃的双眸布满了厌恶。他被恶心到的样子,仿佛一把刀,直勾勾的插在了我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