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叶容辰苏念茵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第6章 栽赃陷害

时间:2020-01-16 13:01:04编辑:蝶霜飞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小说简介《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言情小说,这本小说作者空灵,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里叶容辰苏念茵之间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小说简介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言情小说,这本小说作者空灵,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里叶容辰苏念茵之间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侧卧在床,苏念茵辗转反侧,同屋的两个姑娘已是呼吸渐稳,夜越是深,苏念茵越是觉得精神。    许是想起叶容辰那漆黑深沉的眸子,许是今日发生的事情太过惊心动魄。    月华如水,透过窗户照进屋内,朦胧的月......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 第6章 栽赃陷害 免费试读

  侧卧在床,苏念茵辗转反侧,同屋的两个姑娘已是呼吸渐稳,夜越是深,苏念茵越是觉得精神。    许是想起叶容辰那漆黑深沉的眸子,许是今日发生的事情太过惊心动魄。    月华如水,透过窗户照进屋内,朦胧的月色使得屋内也能勉强视物,苏念茵睁开眼睛,穿上衣裙便是翻身下榻。    先是行至桌旁倒出一杯茶水润了喉,苏念茵又准备继续回去躺着的时候,便是听见外面不知何处传来一男子呼救的声音。    这教坊司内从不曾有男子,怎会有男子求救?    心下觉得甚是奇怪,苏念茵看了看同屋的两人,便是轻手轻脚将房门打开出去了。    这轻微的响动并未吵醒另外两个女孩。    此时正是春季,昼夜温差大,夜里从来都是凉凉的,苏念茵出门之前只是随意披上一件披风。    这教坊司内,距离姑娘们的寝卧不远处,便是后山。    后山不大,却小径横生,杂草遍地,却绿意盎然,很难想象,在这偌大的皇宫,竟是会有这样一处小山包。    不过这也证明,这教坊司众人的地位低下,只能安排在这皇宫较为偏远之地。    只是随意走着,循着记忆里面的那声音,没过多久,苏念茵便走到了后山的位置。    脚下的小小青石板在月色缭绕之下更显凄然,仿佛是在昭示,今夜将会有事发生。    这时候之前那求救的声音已经消失不见,不论苏念茵如何注意听,都只是没听见任何声音,就好像是之前那求救声只是夜里梦魇,一觉醒来就不复存在。    春季凌然,小山旁有不少的花,杂草更是已有半人高,就在这时,苏念茵猛然发现那杂草深藏之处,似乎有一白色物什,由于距离还不算近,苏念茵并未看清那是什么。    苏念茵心中起疑,这时候,这处地方怎么会有如此东西?若是没人要的废弃之物,每日教坊司内都会安排人打扫,绝不会有这种东西。    垂眸看清了脚下,苏念茵抬步朝着那处白色不明物走去。    待到走近,苏念茵拨开杂草,发现在杂草丛生之间,躺倒一男子,双目紧闭,身上穿着白色的里衣,却无一丝的声息。    该不会……方才求救的便是他?    眼前的男子,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人,长相并不出彩,苏念茵绕过杂草过去查看,借着淡淡的月光,也看不出什么太多的事情。    “醒醒?”苏念茵伸出手推了推眼前的男子,但是不管是如何动作,男子都没有感觉。    苏念茵靠近男子,准备仔细查看一番,却不料,刚好凑过去,那男子像是诈尸一般咻地睁开眼,却是将苏念茵吓得不轻,赶忙往后退了一步。    男子见此,眼疾手快便是直起身子朝着苏念茵扑去。    苏念茵始料未及,一个不慎就被男子一脸狰狞地扑倒在地,挣扎之间,苏念茵还能看见男子眼中那如狼似虎的光芒。    一向自诩镇定的苏念茵此刻也是慌了,纵是心性沉着,也终归是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    苏念茵不断挣扎,拍打,只是终归是一介女流,从未习武,怎么可能挣扎得过一个男子。    忽的,远处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刚好就在这时,男子一个用力,便将苏念茵转移到了上面,形成一个女上男下的姿势。    “你到底要做什么?”苏念茵紧皱秀眉,长长的秀发耷拉下来,垂在男子穿着的白色里衣的胸膛上。    这男人身上的味道,苏念茵很是不喜。    由于被男子禁锢,苏念茵不论怎样挣扎,都没办法起身。    脚步声越来越大,没过一刻便已经行至身前。    “你们是谁,半夜三更的在此地作甚?”    熟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还夹杂着丝丝谨慎,毕竟在这夜里,黑灯瞎火,都会害怕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时候,苏念茵身下的男子便是将禁锢着她的手移开,自此,苏念茵这才能够自主行动,赶忙起身,一脸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身上的杂草。    没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苏念茵便又听见一声异常熟悉的声音再次开口。    “哦……我当是谁,这不是咱们今日当众耍手段勾引权贵的苏念茵嘛,深更半夜的你为何与一男子在此,还在地上抱在一起?”讽刺的声音传来,苏念茵这才微微抬头看着来人。    刚开始本以为就只是一个人,却不想,面前的人,分明就是一群人。    而为首的人,自然就是那句句不饶人的方依纯。    方依纯平时本就处处与苏念茵不对盘,虽说别人也不待见她,但也从不会像是方依纯一般表现得如此明显。    别人或许不敢张扬,但是她方依纯却敢,不为其他,只因为她是肖红嬷嬷看中的人,在这教坊司也是嚣张跋扈惯了。    苏念茵淡淡地看了看方依纯等人,心中已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为何今日刚好发生这事,方依纯等人便出现了。    再结合刚才最后一幕男子的动作……今日怕是大事不妙!    “不是你想的那样!”苏念茵企图解释,但是一张口却发现心中竟是不想与方依纯等人开口。    今日如此明显,就是她们想要栽赃,而这教坊司内,像这般名不见经传的男子怎么可能大半夜穿着里衣出现在此,还恰好被她发现。    明白了事情的苏念茵转头看了一眼方依纯,只见方依纯毫不畏惧地与苏念茵对视着,嘴角还挂着一抹奸计得逞的微笑。    身后的一众舞女也是抱着看戏的态度。    “不是这样?那是怎样?苏念茵,你就承认吧,你就是在这后山与男子私通!”一旁的一名舞女随声附和着,自然,这些也都是早就已经商量好了。    莞尔一笑,苏念茵并不在意她们说的,也懒得辩解,别人有备而来,即便是说得再多,也都是徒劳。    方依纯见苏念茵脸上云淡风轻的模样,一团火气没来由地直冒,为什么,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她还能如此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