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三爷身世,孕期见红

时间:2020-03-08 10:01:33编辑:蝶霜飞

邺京的寒节一过,柳丝长,碧草生,一夜间,大地回暖。福清宫后殿不远处的百卉园,百花千叶已有吐苞抽条的架势。清晨薄雾里远远望去,一片轻嫩稚雅,粉粉柔柔。百卉园是三个月前,圣上令工部...
关注搜索《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邺京的寒节一过,柳丝长,碧草生,一夜间,大地回暖。

福清宫后殿不远处的百卉园,百花千叶已有吐苞抽条的架势。

清晨薄雾里远远望去,一片轻嫩稚雅,粉粉柔柔。

百卉园是三个月前,圣上令工部与宫廷花匠合力在皇后宫殿附近开辟的园林。

一来供给皇后这一胎产后能享受田园之乐,种植农桑的趣味,二来也能让皇后研习小技。

是日,风和日丽,春风醉人。下半夜一场微雨疾风,吹落枝头许多刚抽芽的花骨朵,园内小径繁花铺了一地。

两名宫装丽妇在宫人的簇拥下,走在青卵石小径上,一名约莫双十,着朱红绣衫,娇容玉颊,云鬓雾鬟,发髻中斜插百年朝凤簪,绣衫腹部被顶得高高,看起来怀胎月份已不短了,脸腮因身怀六甲,略微丰腴红润,却又有种充满孕味的风情,更添几分美态。

身边一名女伴着鹅黄宫裙,装扮亦是华贵,虽然发髻和服饰俱是出嫁少妇的打扮,脸蛋儿却娇嫩异常,比起旁边的贵妇看着还要小些,此刻正牢牢搀着边上身份贵重的孕妇,却显然魂不守舍,玉容无光。

远远看去,落花伴佳人,如入画中,令人赏心悦目,一群园丁看得停掉手中剪枝裁草的活计,远远望去。

直到两人走近,园丁们才非礼勿视,纷纷埋头跪下:“拜见皇后娘娘。”

晴雪眼尖,蹙眉低斥:“明知道娘娘有孕,还不把剪刀收着。”

民间不成文的风俗,孕妇不能碰剪刀,久而久之,传到了宫里,宫里的胎儿每个至尊至贵,当然弄得越发紧张。

园丁们是今年刚从各地招揽进宫的能工巧匠,虽说为皇家效命的,但平日白天黑夜都在四方小园子里劳作,与花为伴,与树为友,除了来往巡逻的侍卫,见不了几个大人物,更别说沾着皇气儿。

被海内小君身边的一等宫女一说,个个不知道怎的回话,抖动如筛糠。

晴雪只是随口一斥,却将几个园丁吓蒙了魂儿,云菀沁笑语:“晴雪不过嗓门亮了些,不是骂人,你们可别以为她泼辣蛮横,平时还是温柔得很的。”

这一说,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众人都笑起来。

知道娘娘善解人意的没觉得什么,几个园丁初进皇庭不久,又从未沾染过皇气,却万万料不到娘娘如此平易近人。

面前这仙态瑰姿的女人是谁?

是天子的女人啊。

即便他们老家乡下地主家的婆娘,仗着夫婿几分薄产都是吆五喝六。可面前这龙颜近旁,与天下第一至尊者有着最亲密关系的女人,尽然态度怡然,令人如沐春风。

统统趴俯下身,跪叩起来。

“娘娘慈和,一代贤后,必得天厚爱,洪福齐天,顺产龙裔。”

一代贤后?

她从不稀罕这个名号。

这名号太大。

自十四岁那年重回一世后,核子里的性子就野惯了,实在受不起。

册后才几个月,别看只是换了个名分,她就已嚼出不自在了。

只世人都这么叫,那就这么暂且听着吧。

朱袖一挥,初夏会意,叫乌泱泱跪做一排的园丁们退下。

一转头,云菀沁见身边女伴依旧是郁郁寡欢的模样,经方才那么打扰,搀着自己的手臂滑脱出去,也不知道在闷头想些什么,不禁绣凤靴一动,走出几步外,踮脚摘了一朵枝头初绽的春梨花,插到她发窝里,嗔笑:“梨笑人不笑,辜负了人家拼死早开一场。”

女子这才从沉闷中醒悟,笑气,摸了把头上的粉梨花,一抬手:“还说一代贤后,一代闲后还差不多。”

这举动,就算是私下场合,就算是跟皇后再亲密的闺内至交,也有些逾矩。

可身边近侍却不以为然,都知道沈家姑娘的性子,

云菀沁一笑,“哟,原来嗣王夫人刚才没走魂儿,听到了啊。”

女子正是皇后少时闺中密友,前几月从江北随兄回京的嗣王夫人沈子菱。

对外说的是小住,住着住着,就成了长住。

看着沈二姑娘,初夏不禁小叹一口气儿。

外嫁女回娘家长住无非俩理由,父死回门奔丧,夫亡回门休养。

如今,沈家没长辈仙游,沂嗣王也还好端端在北边插科打诨,两条都没沾着,那就免不了让人起疑,添些流言蜚语。

沈子菱却好像聋子一样,只当没听见,依旧每天在将军府和宫里进进出出。

遇上沈家一室武门,也是心眼大的,宠女儿宠坏了,尤其沈老将军,开始看孙女儿被沈肇带回来,嘴巴上骂归骂,一想着她在北方受了委屈,却没有赶她回夫家的意思,一副态度俨然是“想留就留,我沈家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女儿又不是那些没了丈夫就塌了天裂了地的货”。

偏偏沈二前脚刚走,沂嗣王后脚在北边又被缠绵的酣战给耗住,便是想来接,估计也抽不出空。

一来二去,沈二姑娘不逗留京城也难。

沈子菱听到“嗣王夫人”四个字,笑意全无:“沁儿,你再提这个名字,我就再也不进宫了。”

活脱脱个小女孩儿赌气的模样。

云菀沁正经起来:“好,不说那个。说说你哥哥。”

沈子菱眉头一跳:“玉龙怎么样了?”

一月前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

?”

一月前,送她回了京城,沈肇就接到北方受敌的军报,匆匆赶回去了。

“前日我去御书房看三爷披阅奏折,江北和玉龙两边抵抗蒙奴的军队收兵回营了大部分,想是北方的势头平缓了。”云菀沁不徐不疾,慢慢说着。

沈子菱舒了口气,那就好,又没来由眉心一蹙,不得不承认,那厮不管人品怎么样,打仗却还是一把好手。

加上有哥哥的玉龙沈家军,不愁北敌入侵。正在这时候,听沁儿声音继续飘来:“既然事态消停了,不如我让皇上去函,召他来京?”

沈子菱银牙一紧:“不用了,沁儿。”

“怎么不用。”云菀沁眯了眯眸子,“是分是合,总要三口六面当面说清楚,总不能就这么僵下去。你如今这样算是什么,说个难听话,看起来自由自在,还是顶着个嗣王夫人的名号,被他绑着,就算生不是沂嗣王他家的人,死了还是得进他祖坟。”

沈子菱沉默半晌,开口:“他若是愿意来,早就来了,别说什么战事缠人,别说皇上对他勒令过无旨不得进京…都是屁话。若是有心,就算人不亲自来,递个信儿,又有多难?就算他前些日子军事当前,分身乏术,无心这些内院事儿,可现在呢,你也说了,这阵子战事不那么吃紧了,若想来,便是星夜兼程,快马加鞭也会赶来,还用三爷去亲召?”

云菀沁正要再说,她反手摘下一株路过的桃花蕊儿:“你说的,莫辜负春景。”

春日一到,日头一日暖过一日。

再不久是元宵节,也是蜀王的寿诞,宫中紧锣密鼓地张罗起来。

云菀沁想亲自安排,无奈身子渐沉,加上孕期和春困赶在一块儿,嗜睡乏力,事儿大半交由初夏晴雪珍珠带宫人去做,自己只做个指挥。

可光是口头指挥,仍是累,这夜在福清宫见了红。

满宫里传闻,据说皇上当时龙颜都吓白了,连夜勒令御医回过来,急得一夜在隔断外转悠,龙靴都快踏破了,亏得没什么大碍,御医来了保胎药汤,命医妇照料娘娘卧床静养。

从这日起,福清宫上下便看得清楚,娘娘几乎被三爷禁了足,后来稳妥了,娘娘想出去散散心,仍是被三爷按下去了,最后憋得无奈,三爷才勉强将嗣王夫人召进宫,在福清宫的配殿住几天,权当陪伴娘娘。

云菀沁有了沈子菱陪伴,总算心情好些,平日闲来无事要么和子菱围炉烹茶小侃,要么让奶娘将禛儿抱过来逗弄。

小元宵虽然四五岁了,依旧一日离不开娘,每天课余跑来福清宫,知道沈子菱是从北方回来的,偶尔缠着沈子菱问边关的风土人情,兴致来了还会让沈子菱教些拳脚。

沈子菱只将蜀王当成亲外甥,根本没有当成皇子,倒也大方,叫他活泼好动,兴致勃勃地教了他一些简单的强身健体的武艺。

云菀沁见儿子喜欢,也没多加阻拦,由着两人去闹腾。

只是勋儿和禛儿,两个性子天差地别,未免有些犯愁,虽年纪还小,却也看得出来。

勋儿太过好动外放,性子不羁霸道,难免日后喜武好征。

禛儿偏偏太恬然沉静,不喜说话,生的又过于精致俊美。

兄弟两人要是能匀一匀就好了。

~

这日午后,云菀沁小憩起身,想要喊沈子菱过来,晴雪上前玩笑:“娘娘迟了,嗣王夫人被蜀王抢了去,半刻前过来,一来听说娘娘还在午睡,蜀王便直接拉了嗣王夫人又去后面练武了。”

云菀沁习惯了,也没放心上。知道两人都是孩子性,不懂辛苦,这一练估摸不短,坐到镜台前去整理发妆。

刚站起来,却听外面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一会儿,身着紫金团龙锦袍的小元宵跑进来,因喜动,这一年多时间,个头看着往上窜,身量比同龄孩子高出不少。

此刻出汗贪凉,袖口卷上去几寸,白净脸庞上星眸英眉,小小年纪,透出飒爽英姿和赫然贵气。

而眉眼之间,更有七八分行肖一个人。

这人不是母后,也不是父皇。

便是宁熙帝。

前几年倒还瞧不出来,这半年,糯糯软软的五官长开了,越来越像逝去的祖父。

连贾太后每次都惊叹,那鼻子,那眼睛,那神态,简直跟宁熙帝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若宁熙帝还在,两人站一块儿,丢在人堆儿里,说两人没有血缘关系,谁都不信。

叹完,太后又抹起泪,想当年竟还诬三爷是北人的种,不是先帝的龙脉!

而今,蜀王这张脸,就是活生生的证明。

狠狠打了那些心存怀疑的臣子的脸!

若三爷不是先帝的真龙之子,又怎能生得出与先帝隔代遗传如此相像的孙儿?

每每念及此,云菀沁也会没来由舒了口气。

其实关于三爷的身世,她心底也一直是个隐忧,倒不是别的,他是哪里人,都总归是她夫君。

只是若有人居心叵测,有心生乱,这件事儿很容易被借题发挥。

这些年,他虽然荣登高位,那一笔旧事仍是原先倾向太子的旧臣心中反复怀疑的。

如今,算是洗刷了冤屈。

从此,再不会有人拿这个说话。

赫连贵嫔便是到死的那一刻,都不确定三爷到底是谁的种,如今泉下有知,也该安心了吧。

此刻,晴雪赶紧上前给小元宵擦汗,又吩咐下去:“拿茶上来。”

云菀沁拉回思绪,走过去,一边拉下勋儿卷起的袖口,一边浅笑着随口问:“不是和嗣王夫人在习武吗,今天怎么这么快就练完了。”

小元宵努嘴:“沈姨不舒服,我就先进来了。”

“不舒服?”云菀沁与晴雪对视一眼。

“嗯,练到一半,突然中暑了,说回房去休息休息!”小元宵自个儿比划了今儿刚学的两个招式。

晴雪提醒:“蜀王,冷节气刚过,咱们还穿着袄子呢,又不是三伏天,哪里会中暑。”

“她说她头晕,还跑去吐了两次,我记得我旁边宫女大夏天热狠了也这样,不是中暑是什么!”小元宵接过茶水,咕噜喝着。

------题外话------

发章番外~

12.16潇湘粉丝大狂欢,约大神,抢豪礼!src"

关注搜索《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