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少年皇子闯江湖》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结局,尾声》

时间:2020-03-08 10:01:31编辑:蝶霜飞

走了恶神,惊魂了半日的傅杰四人这才搀扶起早已吓瘫在地的神宗皇帝,出门在暴雨中胡乱地走了七八里路后,总算是遇上了大呼小叫寻找而来的锦衣卫和御林军。(免费全本小说)“回宫。回宫。回...
关注搜索《 少年皇子闯江湖》
走了恶神,惊魂了半日的傅杰四人这才搀扶起早已吓瘫在地的神宗皇帝,出门在暴雨中胡乱地走了七八里路后,总算是遇上了大呼小叫寻找而来的锦衣卫和御林军。(免费全本小说)“回宫。回宫。回宫。”

心神未宁,双脚发软的翊钧耳边始终回响着“我今日不杀你,并非是一辈子不杀你。哼哼,若再让我在你的皇宫之外遇上,那休怪我不看在父皇穆宗的情义上,对你定斩不饶”这句话,与皇弟朱天啸临走时的那摄人魂魄的狂笑声,哪里还敢去隆庆旧地抖他的皇帝威风,只想快快地离开这惊魂之地,回到京城的宫里,再速速遣回无敌魔君他们几百高手来保护自己,这样至少安全些。

惊魂加恫吓,又淋了一场大雨,这翊钧当夜便发起了高烧来,那也只能折腾太医和沿途的地方官了。话不噜嗦,待翊钧战战兢兢地折回到了京城,无敌魔君与天雷他们几百高手早已候在了宫内。想到被丹莹郡主与秀兰打巴掌,想到遭皇弟冷嘲热讽与恫吓,想到自己从怪物的裤裆下钻过去时,傅杰这四人均在场,翊钧怕这事日后被张扬出去,那龙颜何存,威严何在,也就动了杀念。他先打赏了无敌魔君与天雷各一件黄马褂,和万两黄金,再下旨杀了傅杰四人。天雷小人得志,受宠若惊,接了圣旨自然去杀傅杰四人。而无敌魔君是有作为,肩负灭明复元大任的人,又怎会去杀傅杰等兄弟,况且还不到卸磨杀驴的时候,便找了一贴心锦衣卫轻声吩咐:“傅杰,雷豹,汤民。顾闯不知犯了何事,大祸临头,你速速让他们离宫,举家而逃。”傅杰四人正在京城的酒楼里喝酒,大腿上还坐着对面怡春院的女人,听得手下兄弟传来消息。说是皇上要杀了他们灭口,吓得哪里还敢呆在京城等死,忙各自回家,带上妻儿老小举家避祸而逃不提。再说翊钧自受了这次惊吓,和不久大臣中有人在暗中传递“皇上钻怪物裤裆”的笑柄后,他整个人都变了样。逐渐变得不理朝政,日夜嗜酒,恋色加重。

而喝酒必醉,醉后必怒。怒了必然要胡乱打人,被打死的太监,侍女都不稀罕。他不敢出宫,那只能在宫中变着法子消遣,先学会了抽大烟,后又欣赏起各种花鸟来。

天啸是玩江湖玩丢了隆庆,而这翊钧是玩物丧志后没了个皇上样子,渐渐地从免早朝变成了每月一朝。有个叫于仁的言官见皇上如此荒怠而深感不安。便上疏了《酒色财气四箴》来力数翊钧日夜饮酒,耽于艳色。贪财好货等斑斑劣迹,希望皇上看了后能猛然省悟,打理朝政。可谁料翊钧非但不改,反而是变本加厉,频频下旨御窑烧制瓷器,遣宦官为四处矿监税使。还变着法子搜括民脂民膏,弄得百姓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大小民变一触即发,大明朝的万里江山也开始在风雨中飘摇。

宁夏有个叫官哱拜的副总兵因不满朝廷作为。意想起兵谋反,只是缺少养兵的粮饷。正在他犹豫不决之时,心腹鲁西卡来报,说营外有位名叫锦衣公子的江湖人物求见,还带来了投军的三万饥民,千匹好马,和三十万担粮草。官哱拜听了大喜,忙亲自出门将天啸夫妇请入大帐,设宴款待。“请问公子,你为何要助我起兵?”酒过一巡后,官哱拜忍不住问了句,天啸笑而不答,反问了一句:“不知总兵大人共缺多少饷银?”官哱拜听了有些犹豫。“这个嘛。”天啸笑道:“总兵大人,你缺多少饷银,尽管说来,我给你便是。”官哱拜听了大喜。“此话当真?”见天啸点头,便想了想后,干脆一咬牙,说个大数目。“我需要二百万两饷银?”

他手下的一些将军都听傻了,全望着自己的总兵象是在说:“莫非你是想银子想疯了吧,开口就是二百万,做梦吧你。”不料天啸还真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一叠银票,抽出其中十八几张凑满了二百万两,放在了官哱拜的桌前,笑道:“总兵大人,这是二百万两银票,给你了。可我想知道,有了这二百万两饷银,你的兵马能支撑几年?”他太想知道了,因为新隆庆需要时间。“朝廷的兵马太多,现在又无战事,我怕只能支撑三年。”天啸听了直摇头,接连叹息了几声后,说:“总兵大人,若只能支撑三年的话,我劝你还是别起兵了,免得生灵涂炭。”官哱拜听了一愣。“那你的意思?”天啸道:“总兵大人,若要起兵谋事反朝廷,不说能攻入京师,那至少也要做个土霸王,这才没白干。”官哱拜点头笑道:“我懂了。可恕我直言,若有五百万两银子,我必能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来。说真话,我就是缺银子。你想,防御要银子,招募兵士要银子,购置马匹马鞍要银子,打造器械要银子,备足粮草也要银子。总之,要用银子的地方太多了。”天啸等的就是这句话,便将手中所有的银票往官哱拜面前一放,哈哈笑道:“总兵大人,这里共有五百万两银票,应该够你起兵了吧。你别管我是谁,也别问我是谁,想这五百万两银票也够你招兵买马,购置粮草,发放军饷了。门外那三十万担粮草,我也送给你了。

那我祝总兵大人和各位将军举事成功,告辞了。”天啸言罢,与夫人们起身便走,可说是来去匆匆。而官哱拜和他的这些将领的心里都在想,这凭白无故的,怎么有人竟然会如此慷慨地送三十万担粮草,三万投军的饥民,五百万两银票给他们,这脑袋如同做梦般地晕晕乎乎,还真不敢相信世上竟然会有这么美的事往自己的身上撞。可过了三日后,见送的粮草不曾消失,三万饥民还在军营,那叠银票在官哱拜自己的怀里好好地揣着,这才知道他们并没在做白日梦,忙召来各路爱将商议起兵之事。有道是。这世上有钱就有兵,就有士气,自然也受百姓拥护与响应。经大半年的精心准备,到了次年二月,官哱拜忽然举旗起兵,策动兵马攻城掠地。朝野顿时震动,百姓恐慌,神宗皇帝更是惊慌失措,下旨平乱。

却说惟恐天下不乱的天啸在入千峰群山之前途经播州,得知杨应龙也在筹划谋反叛乱,便哈哈笑道:“播州原我隆庆之地,今这杨应龙不论出于何意谋反,我更要支助。”便来到军营前,朝守门的将士拱手道:“快去稟报你家扬爷。就说原隆庆皇帝朱天啸给他送来了二十万兵马,五百万担粮草,二十年的饷银。”这守门小将听了一惊,细看之后认出眼前这人便是隆庆皇帝朱天啸,慌忙单腿跪地,泪涟涟地欢喜道:“皇上,小的是原大理府忠义将骆火的三子骆宾呀。万历十二年,皇上曾来过我家。还赏了小的四锭大银呢。”经骆宾这么一说,天啸拍拍脑袋想了起来。哈哈大笑中伸手扶起他,问:“你父母兄弟都已入了千峰群山,那你怎么还会在这的呢?”骆宾忙说:“回皇上,小的原本也已入了千峰群山,只是想念往日的兄弟,这才偷跑出来相见。想让他们也一同去山里。可恰好遇上扬大人在招兵,我们几个商议后,这才一同投了军。”

这里早有军士去报于杨应龙,杨应龙听说是原隆庆皇帝朱天啸到了,慌忙招呼一班文官武将到了大营东门。见了隆庆皇帝跪地便拜,齐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天啸忙做了个“起”式,呵呵笑道:“各位大人快快请起,这疆域都丢了,我早已不是甚么隆庆皇帝了。今日到此不为别的,只是听说扬大人要起兵对抗朝廷,怕你们因缺银两而误事,故送来八百万两银票,以作燃眉之急。”说到这,伸手接过秀兰和万丽递来的两叠银票,笑问:“请问哪位是扬大人?”杨应龙连忙应声。“皇上,下官便是杨应龙。”

天啸摇头笑了,朝前走了数步,到了杨应龙面前,将银票塞在了他的手里。“扬大人,你现在是一方之主,而我只是个路经此地的草民,往后万万不可再叫我皇上了。

这区区八百万两银票,应该能换来二十万兵马,二百万担粮草,作为贵军二十年的饷银。”随后指指骆宾说:“扬大人,他父亲是我手下的忠义将军,原隆庆的御林军统领。这骆宾的刀术枪法都不错,人也忠义,我建议你留在身边听用,不然也太大材小用了。好了,扬大人,我就不打扰各位了,告辞。”天啸又是来去匆匆,与夫人们上马便走,出了播州城仰首哈哈笑道:“翊钧,没想到你的报应来得如此之快,这真是上苍有眼啊。”

他先后相助官哱拜和扬应龙这大把银子,无非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给别人起兵造反注入最大的底气。让大明朝动乱还是次要的,关键是要官哱拜和扬应龙的兵马能彻底触摸到神宗皇帝的神经,和牵制住大明军,给他在深山里闯出一番作为腾出足够的时间来。他要报答隆庆百姓对自己敬仰与信任,要让新隆庆的百姓过上温饱安宁生活,比山外时更富裕一些。

这日到毕节已是吃午饭的时候,便随意找了家饭店,只想吃了匆匆走人。谁料入店就见几个兵勇在敲诈掌柜银子,说不给就烧店,白文见了就来气,长枪一抖便杀了这些兵勇,见店主和食客惊慌,便道:“谁也莫怕,官兵来了,自有我们挡着,决不牵累大家。”话音刚落,就有一将带着十来个随从入店来,恰好与天啸打了个照面。“少主。”这将吃愣了一声后,忙跪伏在地道:“臣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你知这人是谁,便是原孤雁府里的军汉小头目,后做虎骁营副统领的李艾。天啸见是李艾,当即便说:“李将军,朕只想知道,你们为何要降大明?”李艾道:“皇上,臣与宋飞,赵千,赵图,赵天那日突然被大明八万大军围住。臣不怕死,但也不能让六千马军和四万步军冤死,便诈降了大眀,请皇上明鉴。”

这话让天啸欣慰。新隆庆虽不缺兵马。但五位守将在隆庆最危难的时刻降敌,这对他来说是种耻辱。所以在李飞禀报时,他的心情很复杂,伤感得就想哭。此刻听说是诈降,便高兴地问:“爱卿,那这些兵马都在何处?”李艾道:“回皇上话。这些兵马全在城外的大营里,过几日就调往肃州卫。”

天啸点头道了声“平身”后说:“爱卿,朕命你立即回营整顿兵马,随朕入山。”李艾听罢,喜泪涌出,道:“臣知道,即便天下人均唾弃臣等,皇上不会。皇上,自臣诈降后。等的就是今日。臣即刻回营,皇上。”李艾抹着泪走了,只听店外大街上的百姓都在大声叫嚷:“皇上,我等都是隆庆百姓,不愿做别人的臣民,就带我等一同入山吧。”天啸夫妇听了忙出店一看,大街上跪了一地的百姓,不少人在抽泣。

天啸见了感动。便道:“好,都快请起。你们去转告全城百姓。凡愿入山者,即刻回家打理,入夜出发。”百姓一阵欢呼而走,街上的商铺都关了门,想必也要进山去,街上顿时空荡荡。白文道:“相公。我怕百姓如此动静,必会惊动城中守军前来阻拦。

以我看,不如先将守军收拾了。这样既安全,又可得些马匹车辆,还能带走守军的粮草。此不一举三得。”这还真是说甚么来甚么。白文这话音刚落,空荡荡的大街上便出现了一大队马军来,当先一员小将手持长枪很是威武,眨眼就到了面前。“就这百十来个,还不够我玩招的。”菁菁朝小昭摇头笑了句,谁料这话当即就惹怒了这位小将,听了喝道:“这位大姐,我也不与你斗气,见你佩刀提枪的,想必也是个习武人,那我俩就比招吧。”言毕跳下马来,梅花枪一舞摆了个架式,天啸见了忙伸手拦住拔出柳叶刀想与人玩招的幺夫人,朝小将抱拳道:“小兄弟,你这是追魂枪法的架式,请问家师是哪一位?”小将抱拳道:“家师叫锦衣公子。

我是他的徒弟孙大海。”相公的徒弟谁都认识,怎么突然会蹦出这么个徒弟,况且还是个大明守将,小昭她们听了全一愣。“徒弟?”白文指着相公对孙大海道:“他就是锦衣公子,我们是他夫人。”孙大海听了忙跪地见过师娘们,随后对天啸道:“师父,徒儿虽没行过拜师之礼,但师父却授过徒儿五招追魂枪法。”天啸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心里在想,我又何时授过别人五招追魂枪法,只听这孙大海接着又说:“师父,你当年在京城与那喇嘛大战了八百回合后,就是在我家喝的酒。师父临走时,授了那掌柜的孙子五招追魂枪法,我便是那人。”如此一说,别说是天啸了,就是秀兰也想起了这事,那徒弟的名份自然是有了。菁菁笑了,朝相公揺头道:“你的徒弟,都很特别。嘿,就这吧,见了师娘就想过招。”孙大海被说得不好意思了,小昭摆手道:“呆在大街上算甚么事,进去边吃边说多好啊。”进了饭庄,也想入山的掌柜早已摆上了酒菜,招呼了一声:“皇上,你们慢吃,菜厨房还有。草民整细软去了。”

这孙大海是毕节的守将,听说师父就是隆庆皇帝,今晚三更便要带百姓入山,忙放下碗筷,说是要回去整兵马,带家小。“这徒弟,是天上掉下来的。”青云笑了句,却见父亲带着全家人走了进来,忙高兴地叫了声:“相公,我爹娘他们来了。”忙起身迎住。李松也没想到会在这巧遇女儿与女婿,自然是高兴得很。掌柜与伙计都整家什去了,小昭几个让李家随意坐下后,便入厨房取来了酒菜。听说是李家在青州的产业被朝廷查封,这才一路逃难到了这里。天啸便说:“爸,照这局势看,大明的气数将尽了,李家还是与我们一同进山吧,免得青云思念牵挂。”李松轻叹一声点头说:“好是好。可我们进山能做甚么?”白文笑了。“山里有三十六七万兵马,近四十万户百姓,再加上隆庆家眷,你还怕李家没生意做啊。”李松听了一愣。“山里当真有那么多的人?”青云点头道:“爹,那还是年前的数子。每天都有举家入山的人,有时十几户,几十户结伴入山。

这些百姓说,他们已习惯做隆庆人了,隆庆皇帝入山,他们也入山。”李母听了大笑,天啸说:“这千峰群山确实是个好地方。我入山后就择盆地筑上三座大城,五座小城。到时每座大城管三县,每座小城管三镇,每镇再管十六村,有李家生意做的。”

正说着话,孙大海来告诉师父,说守城兵马与粮草等物均已候在了南门外,随时可走。他还捣了府衙,砸了牢房,抢了马匹车辆。“锦衣公子的徒弟就要会捣了府衙,砸了牢房。”小菲儿夸了句,见李艾,宋飞,赵千,赵图,赵天到了,便招呼小昭她们入厨房张罗晚饭去了。

热闹了一阵的毕节城,到了入夜,突然成了一座死城。足有八成百姓携老带幼地追随自己的隆庆皇帝弃家而走,夜色下的大迁移井然有序,十几万人的队伍夹着数不清的牛车马车有几十里长。天啸夫妇与孙大海的守军在前开道,赵千,赵图,赵天带着四万步军断后,李艾和宋飞带六千马军前后策应传话。虽有五万兵马相随,因怕生出事端后害了百姓,天啸很是小心。凡沿途遇上官兵问起,他们众口一词说是内地流传起了瘟疫,随你开口胡说死了多少多少人,连他们中间也有成千上万人传染了瘟疫,官兵们害怕传染也就远远地躲着。但每遇上城镇或村庄,天啸就会停下,一来让大家歇脚喝水填饱肚子,二是吿诉沿途百姓他们是随隆庆皇帝入千峰群山去。故这一路上均会新增不少百姓和各种车辆,这队伍是越拖越长,困的人就轮换躺到车上去。结果是前队已进了另一城,可后队还在前一座城的大街上走,就这么走走歇歇了几个月,等到了进入千峰群山的沥山峡谷口,这已是狂风呼啸的腊冬了

。峡谷守将沈中松见是皇上与娘娘到来,忙亲自下城打开城门,让四万守军列队于城上城下,城里城外,端着暖心的茶水点心迎三四十万百姓源源不断地涌入新隆庆的第一门。并遣人飞马赶往十七八里处的大谷镇,莫太后,公主,摄政王,和焦乙他们这班重臣全在那。“皇上回来了。娘娘回来了。”他一路欢叫,满山回荡,到了大谷镇也不停马,将这喜讯一直往前传。这沿路的人听了也放喉欢呼,就这么传啊传了几百里,最后整座千峰群山都在欢呼。

作为仅做了六年江山的皇帝,穆宗算是短命的,段雯与佳木安的复辟梦,在没开始就已经是碎了,不足一说。但建州卫的努尔哈赤显然是找对了立业的盟友,羽翼渐丰,正在替自己的后代积累虎视大明江山的实力;只要铸成新隆庆传位于翰林后,锦衣公子必会出山与无敌魔君生死一搏,取了天雷,天雨,碧玉,楚贞贞的性命,再将大明江山弄得支离破碎以解心头之恨。

龙啸想要再现大元时的辉煌,只有取了大明的万里江山才能圆了自己皇帝梦,但要过了锦衣公子因没三色花的八年大限;而养虎遗患的翊钧最有看点,既要防皇弟来杀自己,又要惧努尔哈赤坐大,还要怕龙啸突然翻脸吃了自己,这真是天作孽来尚可饶,自作孽来不可活,有诗为佐:一步走错步步错,杂念一闪定生死,手足相残本不该,风雨飘摇让你急。(未完待续。。)</p>

E50119B

〖免费全本小说|·手机小说阅读m.yznn.。】

关注搜索《 少年皇子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