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绝世仙华》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300章 大结局

时间:2020-03-08 10:01:20编辑:蝶霜飞

“我答应你。”响亮而沉缓的声音从千夜嘴里缓缓道出,如同誓言一般慎重,却也似随口般毫无畏惧。凤眼冷睨着澜歌那神色淡漠的眼,即使明知这是对方的圈套,可他依旧选择跳进去,并且还能笑得...
关注搜索《 绝世仙华》
“我答应你。”

响亮而沉缓的声音从千夜嘴里缓缓道出,如同誓言一般慎重,却也似随口般毫无畏惧。凤眼冷睨着澜歌那神色淡漠的眼,即使明知这是对方的圈套,可他依旧选择跳进去,并且还能笑得云淡风轻毫无情绪,“如你所愿,以你我之决,定两界生路。”

“你确定?”澜歌佩服千夜的傲,却也讨厌这般狂傲之人,“没有叱天兽,以你一人之力与我决战?”

“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千夜仍然凝视着澜歌:“还是澜歌仙尊反悔了?”

澜歌无声一笑,侧过身避开千夜那看上去似乎别有用意的双眼,他道:“既然千夜少尊态度如此坚决,澜歌自是奉陪到底。但为了众人安危着想,在这期间需以大阿山为界,天魔两界大军各自退出十里之外,而你我则决战与天界,若你赢,我自当放了沧岚护送你二人离开,若你输了,履行我之前说的条件,如何?”

“少尊不可。”不等千夜考虑,蓝魅已然开口阻止,她上前行到千夜身后认真凝望着那道背影,极力劝道:“少尊,这是天界的计谋,千万不能答应啊。”

千夜未答,只是静静看着澜歌,心里百般滋味,无一不是痛惜。

澜歌,亦或者千月,为了他的仙界,可真是面面俱到。再回头望了一眼跟随自己攻上大阿山的千万魔将,黑压压的一片彷如乌云压境,每一双眼里都散发着仇恨而愤怒的眼神,他们盼这一天盼了多少年?而自己,真的可以为了沧岚而辜负他们吗?

做了那么多,牺牲那么多,怎么可以让他们就这样离开?

若真是这般毫无作为的离开了,魔界千万子民不甘心,他也不甘心。

收回目光,垂眼的瞬间,手不觉的抚上胸前,那里有沧岚留下的书信。再抬眼看着澜歌,他不禁一声冷笑,握剑的手骨关节已经泛白,可他面上的情绪依旧毫无喜怒。“澜歌仙尊,既然彼此都说要公平,那么……我们去玄月谷如何?”

他可以自己深入陷阱与澜歌决战,并且不计后果。却不能让魔界诸人后退半步。

而那静默的人神情一怔,却并未回头。

“在那里与我一战,相信比在天界更能激发你的恨意。我很期待澜歌仙尊的能耐,是否如传说那般无人能敌?”

“千夜!”澜歌回头望着那人淡笑的眼,“玄月谷那个地方,你早已没资格靠近,所谓公平,只是你我以两界万千生灵做出的无奈之选。”

“既然澜歌仙尊觉得无奈,又何苦委屈自己?”是不忍心吗?不忍心与澜歌刀剑相向?还是不忍心沧岚为了阻止自己二人做出的努力会白费?

“千夜,你不要太过分了!”澜歌显然是有些怒了。

他觉得千夜凭什么,毁了玄月谷,残害了那么多人,凭什么还要求去那个地方再添伤痕?他没这个资格。

千夜轻笑出声,摇着头似叹息般说道:“究竟是谁过分?我只想讨回属于自己应有的回报,接回自己深爱的妻子,这算过分吗?”再抬头看澜歌,眸光异常深邃,“澜歌,你可想过,究竟是谁过分?”

澜歌皱眉不语,他找不出话来反驳。可那句他深爱的妻子,却让心头一阵沉痛。

除了他之外,千夜身旁的蓝魅亦然。

“曾经我并未打算与天界为敌,只想让大阿山为当年的事付出代价,可是澜歌仙尊你……身为天界第一仙尊,明知大阿山所作所为,却奉天帝之命一再阻挠为难,如今还挟持我的妻子,请问仙尊……这是我过分吗?”千夜难得耐心的问澜歌。

“当年我一家人在幻境之城与世无争,又对谁造成伤害了?却被大阿山赶尽杀绝。可知我那年幼的弟弟千月……被风羽一掌打落悬崖,至今未能见他回来?”当说到千月二字,千夜特意加重了语气。

澜歌沉默着,清冷的眼直直凝视千夜,似在揣摩他话中之意,又似在努力回想着什么,千月……千月……为何这个名字如此熟悉,好似曾经在何处听过。再看千夜,他竟是有些迷茫。

看着澜歌那微妙的情绪变化,千夜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笑,即使明知现在让澜歌回想起过去的可能很渺茫,他也愿意试一次。“何为家破人亡?何为仇深似海?澜歌仙尊难道一点也不能体会吗?”

一旁风朗见此,甚怕澜歌会在此时恢复记忆,故朗声喝道:“千夜,仙魔自来不共戴天,魔界害人无数本该诛之,大阿山此举实乃替天行道。今日若不能除了你,天界将再难安宁。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让风朗来领教你之能耐。”言罢,人已御剑径直往千夜此去。

面对风朗突然发难,千夜倒也没有显得有多上心,眼角余光睨了蓝魅一眼,后者似会意一般轻轻颔首。风朗本以为千夜会回招,哪知对方竟是突然腾空而起让过了那一剑,而真正与之相抗的竟是蓝魅。

红衣猎猎,青丝飞扬,凤眼冷凝着尚处于诧异之中的澜歌,千夜已经没了多少耐心:“恩怨在何处开始,那就何处结束。既然你我均不愿退让,那么谁也不必为难,就在此处一决胜负。”

澜歌望着空中之人,眉宇微敛,神色异常,一旁叶倾舞看的甚是揪心,偷偷拉着澜歌衣袖小声道:“师父,还是将他引至天界困阵吧,不然……”

“我自有分寸。”不等叶倾舞说完,澜歌已开口打断,侧面看了叶倾舞一眼:“眼见大阿山便要倾灭,千夜怎会错失这次机会将大阿山彻底铲除?”笑了笑,“他那么想要毁掉大阿山,要他退兵十里之外,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方才澜歌那么明显的想要将千夜引入天界,千夜又怎会不知那里有陷进?可那又如何,没有那些所谓的助力,他一样能将对方降服。

深吸口气,一手缓缓放置身后,澜歌身子就这样径直飞上半空与千夜平行而视。无尘与冥痕两剑相对,光华同耀。彼此眼里没有过多仇恨,只有这一场决定两界生死而不得不为的态度。

千夜有千夜的执着,澜歌有澜歌的立场,彼此间仅是为这一点,就已无法共存。

与此同时,风羽已派人将此时的情形禀报天帝。眼见千夜被澜歌困住,他也觉得自己可以乘机再除掉魔界诸将,于是下令大阿山众弟子陷入战中,魔界之人立即迎敌。

而在几里之外的四象台,沧岚双手在半空纵横交错划出数道奇异符文,掌心过处便有一道道流光在半空相交会和,直到最后凝成一道以符文组成的屏障。再以全身真气灌之,那屏障似有意识般径直往神月镜方向而去。

可当两者相会,神月镜仅仅是微微颤动了番,除此之外再无动静。

沧岚不死心的又试一次,结果亦然。

自叶倾舞离开后她试过很多次,可那神月镜除了偶尔给与的微妙回应之外,她实在寻不到神月镜丝毫要苏醒的迹象。若神月镜一直这样下去,那要如何才能利用神月镜之力,想办法将时光倒回?

可想着当下自己的处境,她又能如何?深吸口气,她也顾不得其它。就当她准备再倾全身之力再试一次时,四周筑起的结界竟在突然间化作烟雾消散,随之而来的还有令她极为熟悉的气息。这么久了,她都快忘记这世间还有这样一个人,一个将她和千夜带上绝路,却弃于末路的人。

不需回头,不需猜测,沧岚已能感觉到那是何人,“天尊来这里,不怕被天帝发现么?”

此人正是天尊,不过此刻的他却并不是自己的模样,而是化作了另一人的样子。

天帝。

只见那身着华袍的天者静立于台阶前,不需过多言语,仅属于一界至尊的威严之气已弥漫四周。仙衣华服乘风而舞,凛然气息将整个四象台都笼罩在一片肃穆之中。面对沧岚如此淡漠的态度,天尊不但未有丝毫怒意,反而很是随和的笑了笑,“难得啊,本尊的弟子竟会对自己师尊的气息如此敏感,这七百年里,不枉费本尊对你的疼爱。”

沧岚静默着,眸中有一抹了然之色,人倒并未回头去看天尊,只将视线放在神月镜上。“疼爱……师尊的疼爱,可真是别具一格啊?”

“能让你活着,又何尝不是一种施舍?”

“师尊所谓的施舍,是为了获取更多回报的施舍吗?”转过身面对着那有着天帝一模一样容颜的人,沧岚却惊讶了,心中只想着此人不是天帝么?她从未见过天尊真颜,在离恨天一直只凭着气息去感应天尊所在。如今出现在自己面前之人竟与天帝完全一样,世间真有这般相似之人吗?

天尊也并不想在此事上做任何解释,只保持着他一贯冷淡的口吻继续道:“有怪罪本尊对你和千夜的不闻不问吗?”

“弟子不敢。”见天尊不欲解释,沧岚也只好将那以后放下,勉强笑道:“师尊如何做,都是你的自由,弟子……无权去责怪,更没这资格去责怪。”

“沧岚,你这般与我说话,可知后果?”

“在感受到师尊出现的那一刻,弟子就已知后果了。”沧岚凝视着那逐渐迈进四象台的人,心竟是没来由的平静了下来。明知死亡到来的人,再多的挣扎都会显得多余。

天尊锐眼闪过一抹诧异,看沧岚的眼神竟是难得流露出一抹赞赏:“凡间的这些日子,你成长了不少。”

“是以生命为代价的成长吧?”沧岚苦笑道。

天尊冷声一笑,目光看着那悬于半空的神月镜,如同看着一个久违的故人般,“你可知,千夜已经攻上大阿山了?”

静立人闻此言竟是微微一愣,呼吸在一瞬间加快,由于情绪太过激动,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尤为恍惚。

“千夜率领十万魔军攻上大阿山,并在大阿山大开杀戒,无数仙魂命丧魔者手中,而他此刻与澜歌……正拼的你死我活。”天尊的神情极为平静,仿佛此事与他并无关联。

“那……那……”那该如何?沧岚一时竟是想不到解决之法,她努力想要阻止那二人,可结果终究没能改变。如今千夜依约前来,天界没有丝毫准备么?依照澜歌的心思,他断不会这样白白的等着千夜来。read type=page-split num=7/>

“得知这个消息的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天尊缓缓开口,与此同时神月镜竟泛着泠泠寒光,这是之前沧岚百般努力都没有做到的。天尊行至沧岚身后,抬手一挥,便是大阿山此刻的场景,沧岚抬眼看着那幻象所现,大阿山竟是真的血流成河,无数仙者魔人躺在地上,浑身浴血,还有那些在战中不断厮杀的人,每一个都是那样真真切切的存在。

而千夜与澜歌,在半空中斗法斗得惊天地震九霄的两个人,竟是比战中之人还要招招狠绝,剑剑逼命。

触目惊心的画面,远比当年魔姬与大阿山之战还要残忍。沧岚看的面目苍白,同样也深深悲痛,紧咬着嘴唇努力保持平静,她颤声问天尊:“师尊可满意了?”

“自然是满意的。”天尊沉沉笑着:“可你不想阻止吗?”

“你能允许吗?”沧岚抬眼望着那人,对方那冷静到近乎冷酷的神情令她觉得可笑,他处心积虑的为了这一天,到最后却问自己是否愿意阻止?是想看这些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人做最后的挣扎吧?

天尊对沧岚的恨意似乎毫不动容,他只说着自己想说的话:“你不是打算借着神月镜逆转时光么,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沉默片刻,天尊又道:“可是你要想清楚了,你能回到的只是你存在过的时间里,也便是这一千年之内。而且,你若将时光逆转,这一千年出现的人均会死在时光之中,永恒消失与世间,这其中包括九音,叶倾舞,玄月谷所有人,以及大荒之境这一千年所存在的人。”再看沧岚那血色全无的脸庞,天尊问:“你真的决定要让这么多人陪着你一起消失三界再不复存吗?”

“这怎么可能……”沧岚从不知以神月镜逆转时光的代价会是这般,她一直都以为只需要自己毕生修为以及永生永世万劫不复来换取而已,为何到最后代价竟会连累到那些无辜之人?

她不可能逆转没有她的时光,这是注定的,天意如此,谁也无法改变。

仅存那么一丝希望,她再问天尊:“若我不信你所言?”

“其实你信不信都不重要,事实本是如此。更何况已经发生的事,你能如何改变?过去你不存在,千夜一家的事同样会发生,这是事实,时光里发生的事实。若逆转时光真能改变一切,万年前我便用了此法,也不至于在离恨天这么多岁月。”

沧岚不信,是不愿相信。唯一的那么一丝希望,竟然也是空想,时光发生的事谁也无法改变,你能改变的唯有你的现在,或者……未来

风,静静的吹。拂过耳际时,又似杀伐声不断响起,脑海里全是方才幻象中所见场景,千夜与澜歌,澜歌与千夜,交织在一起的两道身影,却被一把利剑重合。

“要我救千夜也可以,但是……我需要你自动奉上灵元。”看出沧岚心中所想,天尊亦不再委婉,直接开口说出了他的要求。“过多的话本尊也不愿多说,毕竟当下之事已容不得拖延。若你将灵元交给天帝,让他放过千夜的几率似乎更小吧?只要你将灵元完好无损的给我,我可以保证,千夜与澜歌必定无事。”

“……”

“主人不可答应他。”不待她细思,身后一道极富磁性的嗓音突然响起,沧岚被这一道声音唤的心头一紧,毫不犹豫回头望去,竟见平台外赫然站着一个人。

那人大步跨至平台行至沧岚身前与天尊对视,一袭淡绿长衫尤为熟悉,直垂腰际的银发在霞光照射下恍如银丝,轻风阵阵,长发丝丝缕缕随风飘扬,再看那容颜,竟是许久不见的——九音。

上次在魔界见到九音时他还是一支浑身毫无生气的玉箫,如今再见他这般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沧岚心头自是欣喜万分,心头一直对九音的牵挂也算是放下了。可一想起自己此刻境况,天尊用意她心知肚明,九音出现未必能讨的了好处。即使想见他,却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强抑住心中欢喜,沧岚侧身不理九音那欢喜之色冷声道:“不在离恨天好好呆着,来这里做什么?快回去!”

“九音不回去!”九音绕至沧岚面前正色看着她:“九音从离恨天下来便是为了带着主人离开天魔两界,即便是死,也不会抛下主人独自离开。”

沧岚凝眉不语,怔怔的望着九音那熟悉的脸庞,紧咬着牙关偏偏再也说不出半句无情的话来。

一旁天尊见了九音难免疑惑他的身份,以神识探看一番之后方知此乃神殿法器,遂道:“云邪将你送至神殿,你是如何逃离的?”

九音不答,天尊又道:“是南玄与云邪为你重铸肉身?”

九音冷哼一声,人已上前将沧岚护在身后,自己直对那天尊道:“天尊,九音是如何活过来的断不会告诉你。但我家主人好歹也是你徒弟,你怎可如此狠心要夺她性命?”

天尊微微闭眼,眸中闪过一抹狠绝之色,即使九音不回答,他已然猜到答案正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再看那主仆二人,天尊脸上已逐渐显露杀意:“她本身就不是人,生命自然没有丝毫意义。”言至此,天尊忽而转眸看着沧岚,“其实你应该感谢我,至少依靠神月镜的仙灵,我让你活了一千多年,若不然,这世间哪有你沧岚此人?”

“废话,没有神月镜的仙灵,我家主人现在还是梨落谷的小梨妖。想爱就爱想恨就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要不是你阴险卑鄙,她也不会变成今日这般被天魔两界逼得走投无路。”

“九音……”沧岚拉住九音衣袖示意他莫要再说,只怕一个不小心便激怒了眼前那人。在离恨天几百年里,沧岚虽不甚了解天尊脾性,但她包括云邪南玄等人唯一肯定的是,天尊度量可没他本事那么大。

不过心直口快的九音的确是激怒了人,想他一代天尊,何曾被人如此骂过?当下已是气的满脸通红,手指着尚处于愤怒中的九音:“你这无知神器,竟敢对本尊如此态度,若不将你毁灭,你尚不知何为天高地厚。”

言罢,天尊手掌已暗运真气径直向九音袭来,九音立即唤出法器玉箫与之对抗,沧岚自是不敢疏忽,与九音一同对上天尊。

天宫内,大阿山来人将此前发生直视一一禀报天帝,天帝当机立断命白老率领天界最精锐之军立刻前往大阿山一助澜歌,逍遥墨卿无意参展,正欲找个借口离开,那宵云君已上前来请了。

无奈,逍遥墨卿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天宫内仅余天帝与为数不多的仙家在此坐守,看着台下那些面露忧色窃窃私语的仙家,天帝心头同样倍感担忧。这千夜与澜歌二人的输赢他心中已有预测,只盼着白老携众人能一起对抗千夜。沉默了瞬,他突然起身直往天宫外而去。

彼时大阿山早已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澜歌与千夜二人更是斗得天昏地暗,彼此谁都不肯认输,谁都不肯后退。

依千夜如今实力若要制服澜歌并非难事,只是却不愿下狠手去伤他。即使有让澜歌流血,那也是无关紧要的皮外伤。一招一式自有分寸。他这般行为却让澜歌甚感诧异,可看着地上两界交战的场景,便由不得他多做细究,一招一剑,更多三分凌厉。

沧岚与九音二人自然不是天尊对手,更何况如今沧岚灵元受神月镜牵制根本无法施展全力,九音又是重伤初愈,修为尚未恢复,几招下来二人已落至下风。不过九音却是个极为执着之人,即便身上多处被天尊打伤,他仍旧还能站起身来不顾性命的再次与之对战。

只是这短暂的决斗使得天尊显然没了耐性,当下决定速战速决。面对沧岚二人的奋力抵抗,他只觉得那分明是垂死挣扎。单眼微闭,眸中杀意尽现。沧岚与九音虽是配合无间,却始终输在实力之上。何况沧岚体内灵元本乃神月镜仙灵所化,身为神月镜昔日主人的天尊要想压制自是轻而易举。眼见那二人欲再行招式,天尊也不再留情,沉哼一声,双掌齐出,沧岚九音二人均被这强大内力所伤重重摔倒在地。并且不等二人起身,天尊身影如幻已靠至九音身前。

“九音。”沧岚见天尊欲对九音不利,强忍着身体之痛起身去救九音,哪知天尊衣袖一挥,一股内力从袖中散出,将沧岚挥至平台边缘的朱雀石像上,身体骨头几声脆响之后,人又又重重弹回摔落在地。

那种痛已无法用言语形容,方才沧岚都能清晰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全身上下包括每一寸肌肤都仿佛撕裂一般,由内而外痛的无法压制。落地之时除了能活着感觉到痛之外,她身体其它部位几乎麻木无感。

此时天尊已将意识不清的九音提起,是捏着脖子提在半空,面色苍白的九音奋力踢着双腿想要再对抗天尊,可这力量实在太过薄弱。任凭九音如何挣扎,天尊也丝毫不理,反而愈加满足。

“九……九音……”沧岚横躺在地,脸上身上全是血迹,眸中倒影着九音此刻无助危险的模样,她只能再次努力起身去救下九音,怎奈体能已耗至末端,她根本站不起,只能半躺在地求天尊。

“天尊……求你……求你放过他。”鲜红的血迹从嘴角溢出,落致衣衫上,染成一片艳丽。

天尊手上之力不断加重,但也拿捏的很好,既不会要了九音性命,却也让九音感受不到活路。“放过他?一个小小法器就敢对本尊这般口气说话,本尊怎会放过他?”

“九音他生性纯粹率直,向来心直口快……也不过是一个……一个毫无威胁的普通法器……求天尊……饶他一命。”从脸颊落下的不知是汗水亦或者泪水,只是看九音的视线愈加模糊,模糊到那个人即将消失。

忍着那份担忧,她再次乞求:“只要天尊能放了他……沧岚……愿意……我愿意……”

愿意?愿意将灵元自动奉上,完好无缺的奉上。

九音意识混沌,唯一的那么一点清醒便是想要阻止天尊伤害主人,只是眼下他不能言,不能战,能做的唯有挣扎,不断的挣扎。

天尊轻哼,冷眼睨了地上生命垂危的女子,他沉沉笑道:“眼下已经不是你愿不愿意的事了,本尊让你们生便生,本尊让你们死便死。”

沧岚神色微怔,眼底一片死寂。勉强笑了笑,她仰头望着天尊:“若天尊真伤九音,那么……我便……便自毁灵元……你得不到,谁也得不到。”

“自毁灵元?”天尊冷冷问:“连同肉身一起毁灭,永恒消失世间?”

“是!”

天尊冷笑,可下一眼沧岚竟真运气聚与灵元之上,准备与灵元玉石俱焚,天尊见此,立即将九音丢在一旁闪身靠近沧岚,双手指拈一诀,一道真气便从百会之穴穿过任督二脉阻止沧岚,可沧岚却并未因此而放弃自毁灵元的行为。

“为一件法器而不顾性命,人类终究太过愚蠢。”天尊无奈,“既然如此……那本尊便念你是我弟子的份上,饶他一命。”

沧岚闻此言,终将全身真气收回,视野模糊的望着倒地昏迷的九音,这一瞬,她忘记了疼痛,也忘记了自己。神月镜因仙灵感召而逐渐苏醒,周身泛着的玄光尤为刺眼,她却似看不见般只凝视着地上的九音。抬手想要抚摸那梦中未能留住的容颜,想告诉他其实她很想与他一同离开天界,去哪儿都好,只要彼此都能好好的。

可身体却由不得她做主,手无法抬起,与九音的距离也不是她所能触及。

直到视线越来越模糊,九天霞光逐渐变成灰白之色,有一道红衣身影在这片灰白中翩然而来,他还像飞水涧那时一样,含着浅浅的笑,如世间最美的景色,给她一场重生

“千夜……”微微启唇,她分不清自己是否有唤出那个名字,或者只是意识里的一种感觉。

可是,她已经尽力了。

她曾感叹为何老梨妖讲的那些故事为何都都不得圆满,如今,她自己却也成了那故事中的人。

虚来人世一回,不得圆满。

手垂落的瞬间,也是意识彻底消失的一刻。九天再无色彩,灰白已成过往。

天尊控制灵元之后,同时施展神诀唤醒神月镜,神月镜因感到仙灵存在而不断颤抖,周身玄光将沧岚笼罩其中。一点一点,将那原本赋予她的东西,尽数收回。

心头突然袭来的痛楚令千夜手上动作一顿,体内仿佛有什么被抽走一般令人无法站立。额间虚汗直冒,眼前景象竟也变得模糊,包括澜歌那疾行而来的利剑。

待他看清时,一把泛着刺眼光芒的剑已深深没入胸口,红色液体顺着剑锋滑落,鲜红的颜色在霞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妖冶动人……

三个月后……

重整天界凡间花费不少时间,这三个月里几乎天界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忙碌着将天宫恢复以往的模样,忙碌着解决当日天魔两界之战对凡尘所造成的损伤。

可有些事是无法修复的,比如那毁的一干二净的四象台,以及落至凡间后引发的凡间灾难。

有些事是无法重来的,比如风朗二人在天宫当着天魔两界数万人的面,为一千五百年前的事向千夜道歉,风羽辞去大阿山上神之位将掌者传位给风少灵。而后风羽自觉无颜再面对三界众人,加上那日受伤过重,半月之后竟是仙魂消散。风朗则退隐三界,再不问红尘中事。

而有些事则会成为史上无法相信的事实,比如那日天魔两界竟会合力对抗天尊,一界尊主与一界仙尊放下前嫌,与天尊大战三天三夜,方将对方毁去仙元,仅存的那一缕无法毁灭的残魂封禁离恨天,再和千夜澜歌二人之力以七层结界困之。传说中的神月镜更与叱天兽同归于尽,两大神器就此毁去,却让凡尘遭受莫大浩劫。

还有因那一场大战而死去的一些人,他们同样也无法重来。本就生命垂危的风然从魔界赶至大阿山时恰逢千夜遭受天尊无情逼杀,因心系沧岚无法全心应战的千夜已深陷困境,风然以命相互,终为千夜博得一线生机,然那仙魂却因此消失于世,轮回他道。

用生命结下的恨,终究要用生命来化解。

可生命的终止有时候看似很容易,哪知它其实比任何事都来的沉重?

瑶池仙境,今日似群仙盛会,但凡天界有仙班的仙者都在此处。白老位于众仙之前对坐上天帝一一汇报着近段时日来的事。

“自那日大战之后已是三月有余,天宫重整一事以近尾声,大荒凡尘之境因那战乱而造成的灾难也得以妥善处理,如今人类已恢复常态。大阿山如今在风少灵打理下倒也逐渐修复了不少,只是如今有些冷清罢了。另,魔界结界也在半月前重新封印,自此以后魔界便再无机会来往天人两界。而至于离恨天……离恨天上的那些仙人大多都已下了凡尘,其中南玄三位宫主倒是下落不明。”

天帝在瑶池听完白老汇报,对天界重整之事颇为满意,捋着胡须点点头,展颜笑道:“离恨天几位宫主在此时隐踪而去,想来也是不愿再与离恨天以及天界有所牵连。至于魔界结界一事,可知那是何人所设?”

“当日魔界遭天尊重创,而平安返回魔界的也仅有蓝魅和几位护法,想来那结界应当是他们所设。”

“嗯……”天帝缓缓点头道:“虽说魔界现有结界阻隔,但终究还需提防,毕竟蓝魅等人未必真能履行条件再不进犯天人两界。”

白老躬身称道:“遵旨。”

天帝笑道:“好了,如今这事总算是告一段落,如今三界得以靖平,朕也就放心了。”

殿上众人个个都是满脸淡笑,白老微笑着道:“陛下英明,只盼着天人两界自此以后得以太平,穹苍之境再无征战。”

“正是,正是。”

“还是太平的好啊。”

听着那些仙家的欢笑声,天帝也禁不止随之笑了起来,可笑着笑着,他却又忽然沉默了。抬眼往远处望去,那里依旧蓝天白云,霞光万丈,仙鹤成群结伴飞舞苍穹,七彩天桥横跨两方,为这片九重天际再添一份瑰丽。

一切,终究是结束了。

安静的长留百~万#^^小!说,一身着月白华袍的仙者背负双手淡淡站在那里,双目凝视着剑台上那把被尘封的仙剑,此时此刻再无任何仙灵之气。

他眼中有伤怀,却也释怀。

一直埋在心头的那个结终究是解开了,即便这代价超过他所想的那样。

但至少,他再无憾事。

犹记得那日他持剑前来天之涯在自己面前说的话语,离开天界,再不管三界之事。

兴许在很早以前那人便已打算此战结束之后自己身归何处,天界束缚了他,他也束缚了自己。曾经那人无理由离开,如今的离开却是不得不为之。

无奈轻叹,仙者抬手轻轻划过无尘剑身,随着手一起划过的还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白色光芒,待他收回手时,剑台上那把无尘竟在瞬间变成了一把石剑。

飘渺九天,仙山长留。留得住的是属于此处之人,留不住的亦然。

十年后……

幻雪梨海,依如那年的梨海。一望无际的梨园似雪海般满目纯白,漫天梨花飘舞不尽,纷飞旋转如跳动的精灵,在这片无人问津的深谷留下畅享着无人打扰的自在。

一道白衣身影如踏清风悄然而至,青丝如墨直垂腰际,淡雅身姿恍如梦中仙人般清冷而又高贵。他缓缓行进梨花从,绕过几条小道,最终停在一座长满杂草的墓前。

那是一座甚是简单的坟墓,墓地四周均是梨花。来人抬手轻抚着碑上的名字,他浅浅的笑了。如那枝头梨花一般,清雅绝世。

闭上眼,一年前那场大战恍惚就在昨天,历历在目,无法忘记。

女子用她的身体挡住了对方那一剑,最终却是香消玉殒,再无生机。看着她嘴角含血面色苍白的样子,他无力救她。只能静静听着她说:“若我死了,可否把我埋在幻雪梨海,我喜欢那里……”

幻雪梨海,幻雪梨海,像下雪一般的梨海,不仅仅她喜欢,他亦然。曾经花下结伴而行的场景,如今再演,却换作了生死之别。

风,冷冷。可任凭冷风拂身,回忆吞没,他依旧能站的从容不迫。

许久之后,他才睁开眼转身离开,而在梨海某处早已有一名女子在那里等候,见他出来便迎了上去。

“师父,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啊?”女子眨巴着杏眼问他,那般娇俏的模样,实在灵动极了。

他笑了笑,背负双手便往梨海外面走去,“阿舞想去哪里,师父都陪着你去。”

“真的吗?”女子高兴的蹦到男子身旁,与他并肩而行:“如果阿舞说想要去凡间的江南,师父也会陪着阿舞一起去吗?”

“江南?”男子似在思索,“白老上次说九音投胎转世的那个江南么?”

女子嘟了嘟嘴道:“师父知晓天下事,还会不知江南在何处吗?阿舞才不信呢。”

男子摇着头笑而不语,只是继续往前走着。

女子见师父不答,便也没再继续嘀咕了,回望了一眼这幽谷仙境,最后才转身大声唤了句“师父等我”,说罢人也跟了上去。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穿梭在梨海深处。梨花纷飞的幻雪梨海,花瓣如下雪一般越来越浓,越来越密,逐渐模糊了两道远去的背影。空山绝谷,远离红尘之境,一座孤坟在此守着她的美好,再无人能打扰。

百年后……

“你我许久没有下棋,棋艺倒是退了不少。”云邪将手中白子稳稳落在黑子之间,一句淡淡的话语从嘴里飘然而来。

面对云邪的阻拦,南玄倒也没表现的多在意,拈起一枚黑子落在白子之间,举手投足都是十足的胜算:“所以我说你不要经常去江凝那里偷酒喝,毕竟喝酒不但伤身,那也是伤神的。”

云邪淡然一笑:“你这话说的好似你不曾偷过我的酒一样?说起此事我还甚是纳闷,半个月前我从江凝那里取回来一坛桃梦带回云峰山,可如今怎会不翼而飞?”

“诶,此事可不能耐我,你桃梦不见那日,我可是陪着玉穹去了一趟西海参加小颜与寒辰的婚礼。”言至此,南玄手中黑子落下,已胜了这局。微微颔首满意的笑了笑,南玄这才抬起头对那云邪道:“更何况即便我要喝酒,那也是光明正大的抢,怎会这般非君子作为的去偷?”

云邪无奈摇头,心中只想着南玄棋艺最近怎会增进这么多,若是以前,自己棋艺那可是盛名传遍三界,如今竟被南玄胜了,难道真的是自己棋艺退步了?

长长一叹,云邪颇为深意的道:“我这里除了你之外便只有他会饮酒,而他现今未醒,你说那会是何人所偷?”说着说着,云邪倒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南玄那一脸疑惑的模样,他兀自问道:“莫不成……是后山那只刚刚修炼成形的花妖?”

“何不去看看?”南玄话还未说完,那身影已大步迈出了竹屋,南玄笑了笑,便也随着跟了上去。

绕过一条玉石小道,再穿过一片草地,草地上有各种不知名的野花,五颜六色花朵艳丽,煞是好看。空中飘来的除了花的芳香,还有一股淡淡酒香,而那酒香自是熟悉的。

正是云邪的桃梦。

看着那醉倒在草丛中的娇小身影,云邪额间不知何时已多了几条皱纹,再看她旁边打翻的两个酒坛,本来紧皱的眉头,竟是再也无法舒展。

“这云峰山的小妖可真是胆大啊,不过场景似乎还了我的清白,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趁着某人还未动怒之前离开?”耳边是南玄略带调侃的声音,云邪却也懒得理他,凤眸凝视着那醉倒在地的女子,当看着她那因醉酒而染上绯红的脸颊,倒是微微扬起了嘴角。不过那也是眨眼间的表情,回头迎上南玄那颇有意趣的目光淡然道:“打算去何处?”

“去符惕山问问江凝上神看是否有查探到他的踪迹?”

云邪闻言,神情募得凝重了,起身与南玄相视着,“前些日子我去符惕山时已经问过了,江凝并无他任何踪迹。就连长留山亦然,他放佛从这世间消失了一般,再也寻不到他丝毫行踪。”

“是吗?”南玄叹了口气,“我也曾拜托一些故友帮忙打听,或者可以去问问。”

“其实,若他不愿出现,我们又何必再去打扰呢?”云邪迈步行上玉石小道,对那南玄道:“算算日子,他消失也有一百年了吧。”

“是啊,没想到这都是一百年前的事了,如今回忆仿佛还似昨天一般。”南玄随着云邪一步步走着,“这一百年来我们想尽办法的找他,却依然没有结果,也不知这些年他究竟去了何处?过的如何?”越是想着,南玄便越觉心伤,“那日沧岚灵元被毁,他硬是拼尽修为留下沧岚一道残魂,并且带着她消失天界,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未能来得及。可如今百年已过,他的下落我们不得而知,而沧岚……”

南玄不忍心再说,灵元被毁可以活下去的几率太小了,小到他与云邪从来不敢奢望沧岚还能活。

可那个人明知是这般结果,却依然带着那缕残魂离开天界,不知所踪,消失世间。

每每想起此事,云邪便心觉怅然,沉沉一叹,抬头望着草坪中的那一树梨花,似叹息又似希望般看着:“也许……沧岚还活着,他也好好的活着,他们在世间的某个角落里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远离三界恩怨,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若真如此……那么……我愿他二人一世皆安,永不分离。”

“我亦然……”

恰在此时,远处一道仙影正款款而来,婀娜身姿宛如画中,倾城容颜更令山河失色。那女子缓步行至二人身前,伸出葱白玉手向云邪递了封书信,且道:“方才有一青鸟送来一封书信给云邪,我问是何人所寄它又不说,随后便离开了,我便想着应该是有人记挂云邪你了。”

云邪诧异,心中只想着这书信会是何人所写,要知道他在这凡间可并无什么朋友,而那些认识之人尽数都在天界。若有事相告,断不会以这种方式。还是说是某人故意为之?

伸手接过玉穹手中之物,云邪带着疑惑将那书信拆开认真看了起来,可当映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的字迹时,原本沉郁的容颜竟是浮起一抹会心的笑意……

关注搜索《 绝世仙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