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灵异小说《冥婚之鬼夫夜半来压床》主角乔诚曲念免费试读 第三章 杀人凶手

时间:2020-01-15 20:00:42编辑:蝶霜飞

《冥婚之鬼夫夜半来压床》小说简介水月月精心创作的女生灵异小说,书名《冥婚之鬼夫夜半来压床》主角是女生灵异,这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精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有一个。”“谁?”-----...

《冥婚之鬼夫夜半来压床》小说简介

水月月精心创作的女生灵异小说,书名《冥婚之鬼夫夜半来压床》主角是女生灵异,这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精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有一个。”“谁?”-----------------------------“村东头的廖疯子,前几年就杀过一个外乡人。”“不过你放心,现在他已经被村里的男丁们给控制住了,只等着警察来取证......还有各种精彩的情节等待你的发现,让我们来一起欣赏精彩的大结局内容吧!

《冥婚之鬼夫夜半来压床》 第三章 杀人凶手 免费试读

“有一个。”

“谁?”

-----------------------------

“村东头的廖疯子,前几年就杀过一个外乡人。”“不过你放心,现在他已经被村里的男丁们给控制住了,只等着警察来取证。”乔诚说。

我蓦地一阵晕眩,蔡蓉的死绝不简单,这一点我们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她即不是那种会选择用上吊来结束自己生命的人,更不会在死之前,还将自各的手腕割开脚筋给挑断。

但我也万没想到的是,乔诚居然说凶手有可能是个疯子。

看我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乔诚急道:“小念,你没事吧?”

“没事。”我摇摇头:“既然廖疯子曾经有过这种可怕的举动,你们怎么不做好防范措施呢?”

“有,你也知道现在精神病人杀人都不犯法的,所以他犯了那件事后,就一直被家里人锁在一间小屋子里,这样一来村民们也不好干涉,谁知道那廖疯子昨天晚上居然跑了出来,要不是昨天去找蔡蓉的村民遇到给逮住,还不知道最后又出什么幺蛾子来。”乔诚深深的吸了口气:“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蔡蓉的爸妈交待了。”

后来乔诚又说了些不痛不痒的抱歉之类的话。

而我却愣在这个残酷的现实面前,一时无言以对。

……

大约下午三点多钟后,村长带着警察回寨了,一共来了五个警察,一脸严肃的做着现场取证和分析,也只到这时候,蔡蓉的尸体才得到了她应有的尊重被放了下来。

宿舍里的其他小姐妹们都不敢去看,只有我和苏妙去到了现场。

只见乔诚的大伯拿了条红色的毯子盖到蔡蓉身上,首先一定是得盖住她的脸,因为那双往外鼓着的眼睛更不能暴晒在阳光下,而我留意到当毯子盖下去时候,不知道是因为吊在树上太久所以肌肉放松下来起的反应,还是另一些不可解说的原因,我看到蔡蓉的眼角处像是有一滴红色的血液流了出来。

当下心里一悚,看了看在场的人,好像没有一个人留意到这一幕。

地上那滩从蔡蓉四肢上滴出来的血在太阳光的灼烤下,飘出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儿,站了不一会儿苏妙就扭头跑到远处干呕去了,我却因为自小跟着宽爷去给人做法事赚些外块的原因,虽说还会害怕,但要比她能适应一些。

蓦就在这时候有人吼了一声:“廖疯子来了!”

不一会儿,就看到村子尾处的小道上,有几个村民壮汉押着一个浑身肮脏,头发像鸡窝似的干瘦男人,想必就是他们嘴里所说的廖疯子了。

只见廖疯子被村民们用一根麻绳五花大绑着,嘴里还塞着块脏兮兮的抹布以防他咬人,廖疯子的脸黑得像煤球似的,还离着两三米的地方,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酸臭味儿。

而走近后,却又嘻嘻地朝着每一个人笑着,尤其是看到躺在地上的蔡蓉时,他笑得更放肆了,嘴里发出一种呜咽似的低吼声。

苏妙小声问我:“这是谁?”

“廖疯子,听乔诚说村民们怀疑就是他对蔡蓉下的手。”

“什么?”

苏妙和我一样的震惊,没错,蔡蓉已经死了,可我们都希望她死得有尊严些,而不是被一个神志不清的疯子给杀死。

我小声道:“只是猜测,还得看警察的调查结果。”

这时一名警官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村长便把他们的大至意思说了一下,说怀疑廖疯子就是杀人凶手。

那警官立刻脸一沉:“胡闹,凶手怎么可能用猜来决定,那还要我们警察做什么,把他嘴里的布给取了,我有话问他。”

村民们不敢多言,只好把寥疯子嘴里的布条取了。

谁知警官发现自己的一切好心都是徒劳,因为跟廖子根本就无法正常的对话,只有一点,他在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警官问题的时候,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往我身上飘。

我怔。

为什么这样,要说漂亮,我身边站着的苏妙更有女人味儿,可这疯子怎么总往我身上瞧。

乔诚大概也看出端倪来,他自各就往前迈了一步,不动声色的将我挡在身后,并小声说:“别怕,这王八蛋有时候是色疯,看哪个女人都说是他的老婆。”

瞬间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谁想就在这时候,廖疯子蓦地说出了一句口齿很清楚,表达很明确的话:“我知道是谁杀了这个女人。”

众人一怔:“……”

那警官也没想到廖疯子突然能说句正常话吧,愣了一下之后问道:“谁?”

“她,就是她,那个女孩杀了她。”

我没看错吧,廖疯子的手居然指着乔诚,而很明显乔诚不是那个女孩,他身后的我才是那个女孩,顿时间所有村民的眼光都齐刷刷看到我身上,就连乔诚也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才扭头破口大骂:“廖疯子,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就是这个女孩杀了那个女孩,我亲自看到,要是我说谎,让月神大人收了我。”廖疯子道:“哈哈,昨天晚上祭拜月神,新娘子们藏了一个小时,那段时间里你们一个个都在这里祭拜,只有我四处晃悠,所以我看到了一切,哈哈,就是女孩杀人,女孩把另一个女孩拖到树下,再用绳子勒她的脖子。”

得,这下看热闹的村民们小声哗然着开始议论纷纷起来,而我却大脑一片空白,只听身边的苏妙破口骂了几句疯子,乔诚更是没忍住,冲上去就朝着廖疯子脸上甩了两拳。

顿时只见廖疯子那黑煤球似的脸上流出两管鼻血,一下子人群大乱起来,有拉乔诚的,有劝苏妙的,那几个壮汉却用了蛮力将想要反抗的廖疯子给摁到了地上。

这一切混乱只到警官的一声大吼才安静下来,之后我便被两名警官带到了村公所的一间办公室里,用他们的话来说,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而这整个过程,我都是哑口无言,不敢置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