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冷宫,美人醉》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二百九十二章 番甜番蜜之一漾清歌(完)

时间:2020-03-08 07:01:14编辑:蝶霜飞

歌尽桃花,茶染心扉。离漾清泓的龙眸染着灼灼的热度,望着她的明眸:“是不是?不让朕尝甜头了?”他焦灼的样子像一个要不到糖吃的孩子。念清歌没有忍住笑意:“你怎么像安宁似的呢,都多大...
关注搜索《 冷宫,美人醉》
歌尽桃花,茶染心扉。

离漾清泓的龙眸染着灼灼的热度,望着她的明眸:“是不是?不让朕尝甜头了?”

他焦灼的样子像一个要不到糖吃的孩子。

念清歌没有忍住笑意:“你怎么像安宁似的呢,都多大的人了。”

“朕着急。”离漾毫不避讳的说着:“朕都快急死了。”

“现在的天儿这么热,皇上别中暑了才好啊。”念清歌执起丝帕在他额头上轻轻的擦拭着。

离漾握住她的小手,啃噬着她的手指头:“婉儿,现在安宁被张公公带出去玩了,不如我们现在......”

“不可以。”念清歌抽回小手,齿音还在她的手指上:“你好坏。”

他眼底浓烈的情愫如火烧的岩石,但,念清歌的一句话却瞬间将他满满的热情给浇灭了:“婉儿......朕......罢了,你都嫌朕坏了。”

说着,离漾有些失望的坐在了一边儿。

念清歌看他落寞的样子,掩着丝帕浅笑,忽而凑到他的耳畔,轻声的说:“可是......臣妾好喜欢皇上的坏。”

闻言。

离漾黯淡的眸光瞬间被点亮:“当真?”

“臣妾何时欺骗过皇上。”念清歌拧过身子,裙摆拖在地上,离漾挑起她的长丝:“婉儿,给朕生个小公主吧,她一定像你一样漂亮。”

“现在可不行。”念清歌将发丝从他的指尖中抽回来。

“何时?”离漾急急的问:“今夜?”

念清歌水眸流转,羞涩的暗忖了半晌,娇羞的点头。

心花怒放的离漾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起来,他展开折扇,折扇里散发着淡淡的檀香的气息:“今儿怎么这么热。”

念清歌嗔怪的抢过他的折扇,阖起,敲打了下他的手掌:“明明是皇上的心热。”

离漾心情大好,爽朗一笑:“那还不是为了你热。”

“油嘴滑舌。”念清歌曼妙一笑。

“这叫风情万种。”离漾嬉笑着反驳。

一夏一桃花。

一拂一微风。

夏日的皇宫,漾着情丝的热风,一些桃花的花瓣儿在清晨让微风拂过,念清歌长长的裙摆轻轻的划过,大片大片的桃花花瓣儿落在了她的身上。

“婉儿......”离漾一袭明黄色的龙袍跟在她的身后,她曼妙的身影比宫中的任何一道风景线都好看。

循声。

念清歌回眸一笑,那些散落的花瓣儿落在了她长长的发丝上,染着她的馨香缓缓垂落,如夏日的花瓣儿雨一般。

“离漾......”她清甜的声音回应着离漾。

纤细的手臂擎在空中,离漾唇角扬起,拉上她的小手,二人漫步在皇宫的每一个角落。

是夜。

深夜里的皇宫如一颗大大的夜明珠伫立在天地之间。

荧光绿的萤火虫泛着细微的声音在空中扑腾着翅膀飞舞着。

长长的美人榻上置着两盏清甜的百合茶,离漾一袭月白色的中衣,他摇着折扇慵懒的靠在了美人榻上,他屈起一条腿,另一条腿耷拉在塌上,腿上盖着一个轻薄的丝毯,他的发髻上带着明黄色的龙冠,映衬的那张颠倒众生的脸愈发的出众,俊美的面容上是两道狭长的英眉,眉宇间染着傲视天下的王者气息,星目流转,那双深邃的龙眸恍若墨黑天空上耀眼的星光,离漾微扬的唇角让他的气质愈发的沉魅。

沐浴后的念清歌飘着淡淡的馨香,穿着一袭仙逸飘飘白裙的念清歌仙步幽幽的走了出来,她径直来到离漾面前,抬起手,宽大的蝴蝶袖袍垂落,她声音清清如水:“我帮你把龙冠取下。”

说着,念清歌轻轻的替他取下了龙冠放在了一旁的妆奁上。

“过来。”离漾朝他勾勾手指,念清歌莞尔一笑,将小手放在他的掌心里,离漾将她一把拽过来,凑上前闻着她散发的馨香的气息:“恩,好香。”

“安宁呢?”念清歌略有些担心的问。

离漾抱着她不盈一握的小腰,沉沉的说:“御花园玩泥巴呢,他得玩一阵子呢,不用管他。”

“那我差人把他抱回来。”念清歌道:“我先把他哄睡了再说。”

“不要。”离漾怎能同意:“先把门阖上。”

说着。

玄鸣殿的殿门‘砰砰砰’的被人敲响,且伴随着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父皇,母后,开开门,安宁回来了,我采了好多的花花。”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

离漾呼了一口气。

念清歌温柔的推开他:“离漾,等等我,我一定把他哄睡了。”说着,她拖着长长的裙摆来到了殿门口。

将门打开。

小安宁像一个小龙卷风儿似的扑到了念清歌的怀里,脏乎乎的小手摸着她的裙摆:“母后,送你花花。”

张公公识趣的退下了。

门,再次被阖上。

念清歌看着他的小花脸儿,‘扑哧’笑了出来,一把将他抱起:“调皮,又弄的这么脏,被你父皇看到了定会说你的。”

说曹操曹操到。

离漾拢了拢中衣,看着小安宁脏脏的小脸儿,立刻沉下了脸:“若是在这样调皮,父皇就让你跟着苏爷爷念书了。”

“不要不要,我要玩泥巴。”小安宁一点也不喜欢读书。

“那让你母后去洗干净,然后乖乖的睡觉,今夜不许缠着你母后讲故事。”离漾的声音有些阴沉。

小安宁十分聪明,看离漾有些生气了,他转悠着大眼睛连连点头,乖巧的说:“好哒父皇,我不要去念书。”

念清歌抱着小安宁来到了御池,将他脱的光溜溜的。

半个时辰后。

她抱着湿漉漉的小安宁来到了外殿的一个小*塌上,她温柔的将小安宁放在了软乎乎的褥子上,纤细的手掌抚摸着他滑嫩嫩的小脸蛋儿。

小安宁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一丝丝害怕,一丝丝委屈,一丝丝不舍,他奶声奶气的声音变的乖巧极了,听起来如一块儿融化的奶糖黏在念清歌的心窝里:“母后,你真的不和安宁一起睡吗?”

他的声音让念清歌的心一下子软了,犹豫不决的时候,离漾适时的伫立在他面前,他颀长的身子勾勒出一大片影子笼罩在小安宁的头顶上,无形之中给了小安宁巨大的压力。

小安宁讪讪的,缩着小脖子望着离漾,瘪着小嘴巴一副委屈的样子。

“安宁,你已经答应父皇了,不能够出尔反尔的。”离漾颇为严肃的说,他严肃起来的时候小安宁十分害怕。

他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圈圈可是巴巴的看着离漾却不敢流下来。

念清歌心疼的不得了,急忙推了推离漾:“你别那么凶,他还是个孩子。”

“我......我就是和母后说说话。”小安宁用手背抹了抹眼泪:“我不哭哭了。”

“恩。”离漾的面容稍稍有些缓和:“赶紧睡。”

小安宁知道今儿必须是自己睡了,他的心里难过极了,伸出胖乎乎的小短手指着自己的小脸蛋儿:“母后,亲亲安宁好不好。”

软糯糯的声音让念清歌的心都要酥了,她忍住眼眶的湿润,垂下头在他的小脸蛋儿上亲了一口。

小安宁露出没长全的小牙齿,小手抓着小被子,胳膊里夹着一个小*:“母后,我要睡觉觉了。”说着,小安宁使劲儿的闭上了眼睛。

念清歌抿了抿唇,她打心眼儿里还是不能接受让小安宁自己睡,纤细的手臂才触到小安宁,一双大掌敏捷的将她拉了过来,念清歌怔愣一下。

离漾用口型问她:你干什么。

念清歌才想说些什么,离漾将她拉到了一边儿,低声道:“婉儿,你要做什么?”

“我心疼他,还是让他和我们一起睡吧。”念清歌低落的说。

“不行。”离漾道:“不能出尔反尔,这样纵容他,以后他会认为掉几滴眼泪就会得到一切。”

“可......”念清歌恋恋不舍的望着小安宁:“他好可怜。”

离漾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在她耳畔道:“朕更可怜。”

“婉儿,他一会儿就睡了,今儿他玩的很累了。”离漾忽地温柔起来:“婉儿,我们也早点睡吧。”

他眼底的炙热太过明显。

二人四目相对,火花砰然激起,离漾悸动的心再也抵抗不住她那双剪水的眸子,打横将她抱起朝龙榻走去。

纱幔落下,落下了一地的旖旎。

这*。

离漾几乎吻遍了念清歌的全身,二人感受到了淋漓尽致的酣畅之感。

直到午时以后,两个人才紧紧的相拥着沉沉的睡了过去。

花开花落花满地。

数月后。

炎热的大暑轻轻的飘走,空气中却仍然残留着一些热气。

小安宁意气风发的穿着杏黄色的小长袍在玩丢石子的游戏。

青石板的小路上布满了小安宁摆满的石子。

远处。

一抹水蓝色的秀影缓慢的朝他走来,她的声音有些疲倦:“安宁,快起来,不要摔着了。”

“母后......”闻声,小安宁屁颠屁颠的朝她跑了过去,他的两个小胳膊才想去扑念清歌。

忽地。

面前有一堵肉墙将小安宁挡在了前面,他朝后踉跄了一下,摸了摸小脑袋,抬头望着在他面前蹲下来的离漾:“父皇,我要抱抱母后。”

“不可以。”离漾朝他摆摆手:“母后的肚子里有小妹妹,你若是碰着了小妹妹可怎么办。”

小安宁拍着小手:“那小妹妹什么时候出来陪我玩啊。”

“......”

离漾和念清歌有些语塞。

念清歌慢悠悠的来到小安宁面前,离漾看她弯着腰低头看小安宁十分疲累,他将小安宁抱起和念清歌一个高度,念清歌摸了摸他的头:“安宁不要着急,安宁和母后还有父皇一起等小妹妹出来好吗?”

“好哒。”小安宁乖巧的点了点头。

离漾将他放下来,环视了一圈,严肃的对安宁说:“安宁,瞧地上全是你弄的小石子,若是母后摔着你就看不到小妹妹了,以后不能乱扔东西,知道么?”

“儿臣知道了。”小安宁长大了,懂事了。

花香遍满地。

他们的小日子过的十分的惬意。

这一日。

离漾一人在玄朝殿批阅奏折,在玄鸣殿睡好午觉的念清歌懒洋洋的起身想去玄朝殿看看离漾。

她的手里挽着一个竹筐,里面放了一些精致的点心。

大暑炎热。

玄朝殿的殿门是敞开的。

念清歌轻步来到了殿中。

纱幔下。

一个宫女将自己的胸衣拉的低低的,捧着一盏热茶故意凑近离漾,专心批阅奏折的离漾丝毫没有发现这一幕。

念清歌微叹,现在想爬上离漾龙榻的宫女怎的愈发的多了。

“咳......”念清歌轻咳了一声,那个宫女循声望去,吓的一个哆嗦急忙将茶盏放在奏台上,一拂身子转身离开。

离漾抬眸:“婉儿,你睡好了?方才朕差人过去看你,宫女说你睡着呢。”

念清歌的小脸儿耷拉了下来,满脸的不开心,她将竹筐放在奏台上,独自一人坐在长塌上:“皇上还有心思关心臣妾啊,皇上身边围绕着那么多漂亮的,丰腴的宫女,而且她们还精心的侍候着皇上,皇上估计早把臣妾忘记了。”

离漾愈听愈不对劲儿,他眼角含笑来到念清歌面前:“这浓浓的醋味儿啊,怎么?吃醋了?”

“臣妾才没有呢。”念清歌嘟着小嘴儿。

离漾将她拥入怀中:“朕的眼里只有你。”

孕中的念清歌情绪十分的敏感,离漾为了安抚她的小情绪,将宫中所有的宫女全部遣散到了宫外,只留下了一些年长的嬷嬷们。

百姓们口口相传:玄璟帝离漾和玄璟婉后恩爱非常,让人艳羡。

玄璟年。

百姓安康,其乐融融。

江山大好,和硕婀娜。

风调雨顺,年丰时稔。

这一年。

玄璟皇后格日乐氏念清歌诞下一女,彩虹笼罩,云卷灿烂,阳光温和,乃是吉兆。

一子,一女。

一龙,一凤。

恰恰成了‘百年好合’,‘龙凤呈祥’。

史册载:玄璟帝同玄璟后微服私访,知人善任,拥百姓之爱戴。

史册载:玄璟帝离漾册封大皇子离子煜为皇太子。

看庭西两树,参差花影。

桃花树下。

散漫的桃花花瓣儿让拂拂的微风卷起飘散在了空中。

淡淡的,淡淡的。

落下。

满地的馨香。

一双人。

两杯清酒。

两片桃花花瓣儿落在了他们的酒杯中,打了一个漂亮的旋儿。

离漾和念清歌相视一笑。

双臂缠绕。

交杯之酒,伉俪情深。

就着象征着爱情的桃花花瓣儿饮下。

含情脉脉的望着彼此,靠在树下。

远处。

小安宁一袭刺绣祥云小长袍追着一袭鹅黄色刺绣花瓣长裙的小安然打闹,嬉戏,追逐。

童真,纯粹的笑声溢满了他们的心窝里,溢满了天空。

这。

将是普天之下最动听的天籁之音。

“父皇,母后,你看哥哥欺负我。”小安然回眸,眉眼弯弯。

“父皇,母后,明明是妹妹欺负我。”小安宁叉着小腰,眉眼凝凝。

离漾将念清歌拥在怀里,二人含笑望着这如画的美景。

彼此,在耳畔悄然的说了一句话。

一念执着,离漾情丝心不变。

一念执着,清歌一曲寄相思。

--------------- 全本完。

--------------------------题外话---------------------

时至今日。

这本书写了七个月零五天。

蚊子很感谢蚊宝们一路以来的不离不弃和鼎力支持。

期间,这本文有很多的争议,有很多的纠结,也许有人中途放弃,也许有人一直陪伴。

有欢笑,有泪水,有离别,有欢聚。

每每在群里,在评论区里看到你们的欢声笑语,看到你们的牵动情丝,蚊子的心里都十分的温暖。

蚊子有时候更新很慢,你们还是会耐心的等待,你们对蚊子很好,从来不恶语相向,忽然觉得你们就像一家人一样,恩,对一家人。

每个故事的结束都会意味着新的故事的开启。

离漾,念清歌,离辰逸等等,他们会永远在我们的心中,也许某一天,你们在从头翻过这本书,你们会笑着流眼泪,说:死蚊子,好虐。

但,这不妨碍我爱你们。

有你们这样的读者,粉丝,我很幸福,很骄傲。

谢谢你们的支持。

下本新书见。

全本小说网欢迎您! t1706231537

关注搜索《 冷宫,美人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