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第176章 大结局

时间:2020-03-08 07:01:13编辑:蝶霜飞

得不到,宁可毁掉,太决绝了。她如愿了,带走了恒儿,可是活着的人呢?“对不起,对不起,别跟我说对不起,苏卓然,对不起有用吗?恒儿死了,你让卧雪怎么办?嗯?”殷遏云是真的动怒了,素...
关注搜索《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
得不到,宁可毁掉,太决绝了。

她如愿了,带走了恒儿,可是活着的人呢?

“对不起,对不起,别跟我说对不起,苏卓然,对不起有用吗?恒儿死了,你让卧雪怎么办?嗯?”殷遏云是真的动怒了,素来镇定沉稳的他,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当年卧雪不顾他的反对,硬要代替殷眠霜和亲去傅氏皇朝,他也不曾这般动怒过。

恒儿是卧雪的命,恒儿死了,无疑不是带走了卧雪的命。

“云,杀了我,为恒儿报仇。”苏卓然一把抓住殷遏云手中的剑,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是他意料之外。

“杀了你,你死了,就能换回恒儿的命吗?他才五岁,他才五岁啊!苏卓然,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我们是朋友。”苏卓然打断殷遏云的话,他们是朋友,这一辈子都是。

“恒儿是我的侄子。”殷遏云近乎吼出声。“你为了报复傅翼,算计卧雪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利用恒儿?”

苏卓然想说,因为傅翼只有恒儿这么一个儿子,在他的计划里,恒儿五年前就已经被他利用了。

“苏卓然,我不会杀你,我要你活着,你给我记住,从今日起,你我之间的友谊犹如此剑。”殷遏云运足真气,手一抖,手中的剑断成两截,丢在地上,转身决然离开。

苏卓然望着断剑,心情很复杂,也很悲痛,这把剑是他送给殷遏云的,是一把好剑,是殷遏云惦记了很久,他绞尽脑汁得来的,记得送给殷遏云时,他说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现在剑亡,人还在,只是他们的友谊不在了。

苏卓然颤抖的手,捡起地上的断剑,他们的友谊真如此剑吗?

悔吗?不知道。

阴诺诺会跟恒儿同归于尽,是被他逼的,恒儿才五岁,脑海里不断响起殷遏云这句话,五岁……五年前,他能活下来,五年后,他却不能。

他自负一世,却毁了一时,恒儿死了,恒儿死了,此生,他机关算尽,他是报复了傅翼,同时也失去了友谊。

有人会相信他,他不是用恒儿的死,来报复傅翼吗?不会,没有人会相信。

苏卓然捧起两截断剑,沉重的闭上双眸,阴诺诺太绝了,一点挽回的机会都不给他留,死,真能彻底解脱吗?

皇宫,殷卧雪躺在*上,双眸紧闭,秀眉紧蹙,浑身冷汗淋漓,嘴里时不时梦呓着,双手紧紧的抓着被褥,牢牢的攥紧,原本白希柔滑的手背上,被烧伤了,也许是太过压抑,也许是太过用力,身子时不时的颤抖着,手背上的烧伤又裂开了,流出黄水。

“恒儿……恒儿……别怕,娘亲来救你了……救你了……”

听着她的梦呓,看着被她掐出了道道褶皱的被子,和手背上流出来的黄水,傅翼心痛极了,坐在*边,没碰她的手,只是轻轻地在她手背上的烧伤处擦着药。

三天了,现在想到三天前发生的一幕,眼睁睁的见她不顾一切的冲进火中,他的心脏仿佛要炸裂开来,她这么不顾一切,连死都不怕,意味着什么,他心里清楚,抱着侥幸心态追上去冲进火中,当他看清楚里面的情景,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被烧得面目全非,几乎认不出是谁?

当时,他也只能从,旁边没有被烧坏的手饰上分辨出是个女人,那些手饰他太熟悉了,是他送给阴诺诺的,这么多年来,阴诺诺从没取下来,还有那块玉,是他送给恒儿的,两具尸体,无疑不是在告诉他,是阴诺诺跟恒儿。

他的心被炸得四分五裂,身体仿佛被利器狠狠的绞碎。

他是如此,卧雪见到这一幕呢?

老天真会给他开玩笑,这些天他还在庆幸老天待他不薄,给了他希望,接踵而来的就是绝望,前世,他到底造了什么孽,这世要承受这些。

“嗯。”殷卧雪嗯了一声,有些转醒的迹象,她感觉腹部一阵阵剧烈的疼痛,然而,即使是这股真实的痛楚,她却没睁开眼睛,其实,她只是被烧伤了手背,腹部没有受伤。

腹部的剧痛是她当年生孩子是留下来的病根,萧莫白说这是潜意识留下来的。

“卧雪。”傅翼有些激动,他真担心她不肯醒来。

“卧雪。”站在一边的殷遏云听到傅翼的声音,又见殷卧雪有醒来的迹象,也是一阵激动,他担心的跟傅翼担心的一样。

卧雪接受不了恒儿的死,所以不愿醒来,他们都害怕这个,他们已经失去了恒儿,不能再失去卧雪了。

在他们的呼唤下,殷卧雪睁开眼睛,一时之间,她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突然,一片火红映照在她的眼前,四周仿佛有漫天的大火,要将她焚烧,清晰的感觉到到那火灼着肌肤的,痛熊熊大火欲将她的骨头燃成灰烬般,还有一股痛不知来源于何处,传递着生不如死的痛楚。

这哪儿有火,这火是她潜意识里的,在她的潜意识里走不出那一幕。

殷卧雪忍不住痛苦的扭动,身体却丝毫动弹不得,眼见那火势越来越大,快要将她吞噬般,然而,她却逃不开。

而她耳畔响起的,全是火燃烧的声音,还有灼烧肌肤的咝咝声。

谁被烧了吗?是谁?

“卧雪。”傅翼担心的叫道,这样的卧雪是他担心的。

殷卧雪仿佛没听到般,她好像陷入了一片黑暗,将自己置身于另一个空间内,身边没有其他人,只有她一个人。

她的害怕,她的无助,她的恐惧,所有的负面情绪包围着她。

“啊!”承受不住了,殷卧雪突然从*上跳了起来,跑到墙角惊恐的抱着头,蜷缩在那里,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这样的她,给人心痛与心酸。

“卧雪。”殷遏云想上前,却被傅翼阻止,殷遏云了然退到一边,傅翼迈步朝墙角的殷卧雪走去,蹲下他伟岸的身体,大手落到殷卧雪肩上。

“啊!”殷卧雪仿佛又受到惊吓般,惊恐的大叫一声,明明已经是墙角了,她还死命的往里挤。

“卧雪,别怕,是我,我是傅翼。”傅翼小心翼翼的开口,这样的殷卧雪是他担心的,她醒来,他只在她的眼睛里看到惊恐,却不见悲痛,在失去恒儿,最痛的人是她,不可能只有害怕,若说她受不了打击失忆了,可在那场大火中,她经历了什么,她依旧历历在目。

听到他的声音,殷卧雪蓦地抬首,视线有些模糊,愣愣地望着傅翼妖治的面容。

“卧雪,是我。”见她对他的声音有反应,傅翼心中一喜,笑着朝她伸出手。

“傅翼。”殷卧雪突然扑进傅翼怀中,失声痛哭。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傅翼紧紧的拥抱住她,低头轻吻着她的面颊,眼眶里闪烁着泪光,却依旧深情款款的凝望殷卧雪,光华内敛,在她耳边呢喃轻语。“卧雪,对不起,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他真不知该说什么?他答应过她,会救出恒儿,不会让她受伤了,可是,他还是食言了,他没能救出恒儿,她还是受伤了。

“对不起,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殷卧雪抬眸,茫然的望着傅翼。

傅翼心里一惊,难道她真失忆了,真忘了恒儿,这种感觉又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她随即会飘然离去,意味到这个,傅翼将她拥得紧紧的。

“卧雪。”殷遏云试着开口,见殷卧雪只是看了他一眼,殷遏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她把他也给忘了。“卧雪,你不记得我了吗?”

“哥,我怎么会不记得你。”殷遏云的话,殷卧雪很无奈,他是她的哥,她怎么会不记得。

殷遏云松了口气,她记得他,随即又问道:“卧雪,你还记得什么?”

“哥,你在担心什么?我没有失忆。”殷卧雪敏锐的嗅到什么。

没失忆,没失忆不该是这样的。

傅翼跟殷遏云对视了一眼,傅翼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恒儿是谁?”

“我儿子。”殷卧雪回答,傅翼跟殷遏云屏住呼吸等着她的下文,等了良久,殷卧雪就没下文了。

“那……那恒儿现在在哪儿?”傅翼又问道。

殷卧雪蹙眉,一脸看怪物似的看着傅翼,仿佛他说了什么诡异的事情般。

“卧雪。”殷遏云担忧的叫道。

殷卧雪又看了殷遏云一眼,对傅翼说道:“你忘了吗?恒儿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她的话一落,傅翼跟殷遏云都被震惊到了,她刚刚说什么,恒儿五年前就已经死了,是她说错了,还是他们听错了。

“怎么死的?”傅翼试着问。

“难产。”殷卧雪回答。

傅翼难以置信的望着她,她……居然说恒儿是难产而死,她不仅失忆了,而且还记忆错乱。

这样也好,至少她不会难受了,恒儿的死,就让他独自承受。

他们担心的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突然恢复,不过,眼下她忘记了,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个月过去,一年过去,十年过去,殷卧雪依旧没有恢复。

这十年来,傅翼跟殷卧雪过得很幸福,其实,幸福的那个只有殷卧雪,在无人的时候,想到恒儿的死,傅翼只能独自承受丧子之痛。

这十年来,他跟卧雪没有孩子,殷卧雪也没觉得奇怪,她的理解是,当年生恒儿难产,恒儿死了,她也伤了母体,不能再孕育孩子。

傅翼到死的那一刻,他都不知道,其实,殷卧雪在第一年,她的记忆就恢复了,却没让任何人知道,即便是傅翼死的那一刻,她都没告诉他。

傅翼死时,享年八十三,同年底,殷卧雪也归西,享年七十。

感谢亲们的支持,冷帝绝爱完结了,默默的新文,九姑娘开始更新了,希望亲们能继续支持默默,默默在此谢谢亲们。

全本小说网欢迎您! t1706231537

关注搜索《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