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优质新书《禽兽总裁锁娇妻》祁姿研盛东宇小说在线阅读 第三章 我又闯祸了

时间:2020-01-15 05:00:32编辑:蝶霜飞

《禽兽总裁锁娇妻》小说简介《禽兽总裁锁娇妻》是最新出来的一本优质的总裁小说,为各位书友们提供这本精彩小说的作者是的十场梦说,书中主要讲述祁姿研盛东宇之前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我很...

《禽兽总裁锁娇妻》小说简介

《禽兽总裁锁娇妻》是最新出来的一本优质的总裁小说,为各位书友们提供这本精彩小说的作者是的十场梦说,书中主要讲述祁姿研盛东宇之前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我很喜欢提拉米苏,小时候家里穷,每年生日的时候才能吃上一次,那时候妈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还要在纺织厂做女工供养我跟弟弟上学。可她那点薪水只够我们三个人生活,仅剩下的钱全部都用在看病买药上了,我好不容易......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总裁小说,心动的书友们快来阅读吧!

《禽兽总裁锁娇妻》 第三章 我又闯祸了 免费试读

我很喜欢提拉米苏,小时候家里穷,每年生日的时候才能吃上一次,那时候妈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还要在纺织厂做女工供养我跟弟弟上学。

可她那点薪水只够我们三个人生活,仅剩下的钱全部都用在看病买药上了,我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弟弟又开始荒废学业,整天跟一群混混混在一起。

我为了添补兼用,同时要打三份工,我们的生活勉强才稳定下来,后来我妈为了不让我太辛苦,跑去纺织厂做女工,一做就是五年。

现在想想,我这辈子只吃过几次提拉米苏,真穷酸。

到了东馆,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门口,还没下车,老夏忽然拦住,我问:“怎么了?”

老夏说:“少夫人,这是周小姐的车,平常有周小姐在的话,少爷不太喜欢让旁人在场。”

周小姐?我从没见过谁来找过盛东宇,这回竟然来了女客,还不让有人在场,莫非他们是……

“少夫人,我看这样好了。”老夏又忽然说:“咱们先去买些食材,等会你做好之后我叫人给少爷送上去。”

我自然是同意的。

到了超市才知道,盛东宇向来只吃进口食物,国内的产品如果不是顶级的尖货他一概不碰。

这人真的太崇洋媚外了,都什么年代了,中国产品早就走向世界了,他竟然还看不上,真的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长大的奇人。幸亏他没有换国籍,不然放在网上一定被人骂是汉奸。

原本我以为购买食材已经很够了,回了家下了厨房我才知道,原来给盛东宇做饭才是最难的!

老夏说盛东宇不挑食,但是没说盛东宇不挑剔,比如牛排,他要最顶级的神户牛肉才行,他最喜欢吃五分熟的,最好牛肉上带点血丝,老夏说多熟一点都不行。

蔬菜汤的食材比例,要严格按照一比一的搭配调制,火候要百分之百到位,蔬菜要烂而不散,无论是色泽、营养程度、荤素搭配都要拿捏的十分到位。

我平时做饭的时候只注意到好不好吃,从来没想过这么细的东西,要老夏不跟我说,这顿饭一定会弄巧成拙。

他真够难伺候的!

都弄好了,老夏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少夫人,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你等下,我去问问少爷是否准备开饭。”

他走了之后,偌大的厨房里就剩我一个,我端着蛋糕望着窗外发起了呆。窗外树影斑驳,阳光正浓,今天天气看起来还不错。

盛东宇会吃我做的东西吗?如果他吃了,是不是就代表原谅我昨天顶撞他的事了?他会跟那个周小姐一起吃吗?那个周小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到底跟盛东宇是什么关系?他该不会在我们婚姻有效的这段时间真的让另外一个女人堂而皇之的住进盛家吧?

喵!喵!

猫叫,叫声孱弱,令人揪心。

推门一看,一直几个月大的小花猫,正一身泥巴,可怜兮兮的在朝着我叫。瘦瘦小小的身躯,好像连站都站不稳似得。

见我出来,它马上追过来在我脚背上蹭来蹭去,每叫一声我都心疼的不得了。爱,这猫像我,既无助又可怜,一个人在盛家股孤孤单单的,既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就算是死了,都不会有任何人感觉到可惜。

我决定,我要收养它!

趁我喂猫的时候,女佣急匆匆赶跑了过来,说:“少夫人,少爷要用饭了,我把午饭端走了。”

我应了一声好,女佣便把我做好的东西端走了。过了半分钟,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我刚才好像把蛋糕也放旁边了,她该不会一起端走了吧?

回去一看,脸上的血液瞬间尽退,完了完了,这回真完了。

我急忙追了过去,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餐盘被送进了饭厅,端到了盛东宇面前。

我也不敢进去,只敢躲在一面偷看,

女佣打开餐盘的一瞬间,盛东宇愣住了,紧跟着眼底迅速凝结出一片冰,脸色黑沉的像即将爆发的火山。

老夏不知道何时站在我背后的,这时背后忽然一句冷不防的“怎么了?”着实吓得我背脊一凉。

幸好我平时反应慢,还没等反射神经起来,已经回头知道是他了。

老夏皱着眉头走近,往饭厅里看了一眼,立即说:“没事的少夫人,我去处理。”说着他就走了进去,站到盛东宇旁边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女佣人,温和的说:“少爷,可能是女佣搞错了,我这就叫人拿走。”

盛东宇侧头往老夏的方向看,继而发现躲在门口、慌不择路的我,眼神一下子犀利起来,问:“搞错了?我看是有些人故意的吧?还不出来?” 

完了,这回我又闯祸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解释:“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佣人会端上来。”

盛懂并没有抬头看我,亦或者是不屑看我,他冰冷冷的说了一句:“谁允许你进来的?”

我一下子僵住了,刚才太急着解释,完全忘了老夏说过,他跟周小姐在一起的时候,不喜欢有别人在。

“对不起。”我只能低着头道歉,并且转身试图出去。

“现在又谁允许你走了?”他冷谈的直视着前方的空气,两只手握成拳头。

我再次僵住,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室内的空气急剧凝结,惹的我脸颊发烫,真恨不能随便找个地缝钻进去。最后没办法了,只好转过身怯生生的问他:“我到底的该走还是不该走?”

室内再一次静的像只有我一个人似得,所有人就连呼吸生都十分轻微。他们都看着我,好像我说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一样。

我说了什么?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自处而已的。

餐桌对面还有另外一个女人,我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女人好美,简洁干练的穿着,仪态万千的举止;她有明媚如水的眸子,楚楚动人的容颜,最重要是她的身材真的很好。

她就是老夏口中的周小姐吧?

注意到她的时候,她也正注视着我,在对视的一瞬间,我似乎被她伶俐的眼神刺伤了眼睛。

这时她问:“东宇,这位是……”

盛东宇皱着眉头,语气寡淡的说:“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的声音不大却十分清楚,回荡在饭厅里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