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禽兽总裁锁娇妻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一章 宴会风波

时间:2020-01-15 01:00:54编辑:蝶霜飞

《禽兽总裁锁娇妻》小说简介《禽兽总裁锁娇妻》由作家十场梦最新著作,主角祁姿研盛东宇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这场家宴于我来说就是一场难堪。望着出入宴会的商圈名人、名媛贵妇、财...

《禽兽总裁锁娇妻》小说简介

《禽兽总裁锁娇妻》由作家十场梦最新著作,主角祁姿研盛东宇人物个性鲜明,书名主要讲述了这场家宴于我来说就是一场难堪。望着出入宴会的商圈名人、名媛贵妇、财政要员,他们一个个光鲜靓丽,高高在上的样子,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家里从小就穷,吃的是超市里大减价的食物,穿的是路边的廉价货,像这......

《禽兽总裁锁娇妻》 第一章 宴会风波 免费试读

这场家宴于我来说就是一场难堪。

望着出入宴会的商圈名人、名媛贵妇、财政要员,他们一个个光鲜靓丽,高高在上的样子,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家里从小就穷,吃的是超市里大减价的食物,穿的是路边的廉价货,像这个样的生活,早在三个月前我根本连想都不敢想。面对他们昂贵的西装礼服,高傲的像看待垃圾一样的眼神,我这个满身便宜货的人,早已经无地自容却还要故作镇定,难堪,真的太难堪了。

“哎,她是谁啊?这么穿成这样就进来了?”

“你还不知道啊,她就是总裁前两天娶的那个。”

“啊?我还以为是个千金小姐呢,怎么是这种货色啊?总裁是疯了吧?”

“听说就是总裁就是被她弟弟给撞的,原本公司决定都决定请律师出面告他的,结果这女人一扭脸就嫁进豪门了,根本就是把自己买进豪门。”

“我去,也太贱了?她以前干嘛的?不会是专门……那个的吧?”

“别瞎说,咱们总裁怎么可能会娶‘哪种女人’?估计是用了什么手段吧,真贱。”

“啧啧,手段之高,心机之深啊,我们怎么可能比得了啊。”

耳边不断的传来讽刺跟嘲笑的声音,所有人都毫不避讳我的在议论着我。我像个木头一样处在那里,不敢动,更不敢反驳,红着脸像个傻子一样听着别人嘴里议论的我。为什么盛东宇一定要我来?我快窒息了!

叮,电梯降落的声音终于从遥远的走廊尽头传来。

所有人不约的转过身,将目光转投向电梯,一瞬间空气凝结,整个盛家宴会厅就像空无一人。很快,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老夏推着这个家的男主人盛东宇下来了。

那个五官精致,雅眉微蹙的男人拥有的绝对冷酷的容颜,他的出现立即引起了所有女人的注意,只是她们看到他身下那张冰冷的轮椅又都似乎阻隔了一切幻想似得变得冷漠。

一下电梯他便开始寻找我,终于在他的搜寻下发现了躲在人群后面的我。

在他的引导之下,众目睽睽移向我。他忽然抬起手,人群立即分开了,把我摆在他对面。“还处在哪儿干什么?你准备一辈子当个木头?”

“我、”周围人将看待小丑一样的眼光转向我,我用力的攥着拳头,手心里全是汗,仿佛用光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一句话:“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不知道做什么?”他重复着我说的话,突然语气载满寒霜地命令:“那你就去端茶递水,帮佣人清理,你难道想累坏玛丽吗?”

玛丽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女佣,我呼吸一窒,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可我嫁给他了不是吗?我是他的妻子不是吗?就算他在恨我,也不应该让我去做这些不是吗?

身穿阿玛尼西装的男人端着高脚杯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微笑着说:“盛懂,这……不太好吧,怎么说她也是您的夫人啊。”

“夫人?”盛东宇重复着这两个字,嘴角冷冷撇出一条弧线,“她也配?我不过是想换个口味而已,在我眼里,她连家里的女佣都不配。”

“你太过分了。”我忍受不了了,我是他的妻子,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对不起,我身体不太舒服。”在我转过身的同时,抑制不住的眼泪从眼眶里流了下来,委屈,太委屈了。

“你不想见你妈了?”身后,那个男人冰冷且清晰的声音传了过来,人群再次陷入了寂静。

我顿时僵住了身体,缓缓的转过头,此时他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不羁的冷笑,那笑容仿佛在对我宣布着永远也别想摆脱他的控制。

特别讨厌他这种笑容,因为每一次,我都会败在这种邪恶的笑容下,他有绝对的筹码可以控制我,我却没有半点可以选择的权利。

我咬着唇望着他,他微微的抬起下巴,轻蔑而骄傲的说:“如果你不想在见她,随便,还有你那个弟弟,也许三年太短了,我该用些手段让他在监狱里多呆几年才对?”

我瞪大了眼睛,魔鬼!他就是魔鬼!要不是他抓走我妈,又告我弟,我怎么可能嫁给他?我攥紧了拳头,咬白了下唇,僵硬的转过身,低着头如认命一般的向他认错:“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那么冲动,你有什么吩咐我照做就是了。”

周围人仿佛看笑话般,每个人都仿佛在嘲笑着我的愚蠢。

盛东宇修长手指开始敲打起轮椅的扶手,一声两声,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快。所有人立即停止了交谈,宴厅里立刻变的安静,他们看着他。他说:“怎么?刚才那股子谁也不怕的劲头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准备一走了之了呢。”

“我不敢。”我低着头,拼了命的死撑着自己那仅剩不多的自尊,攥拳的手里湿湿黏黏的,那是用指甲抠出来的血:“你想怎么对我都可以,可是我妈跟我弟他们……”

“够了。”盛东宇厉声打断我,说:“我不想听废话。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就给我去外面跪着,什么时候我让你进来,你才准起来。”

有人问:“盛总,这不太好吧,天气预报说,今晚会有小雨。”

盛东宇冷冷的瞄了那人一眼:“你这么心疼她,倒不如把她接回家去,反正我盛东宇不要的女人,死活都与我无关。”

“……”那人在盛东宇森冷的口气下也不在说话,我更不敢在说什么,我只能听他的。多无情的人,多冷漠的心,他就是个魔鬼,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四月,天气还很冷,我穿着一件高领的蓝色针织衫跪到了宴厅门口的水泥地上,晚风一起,我浑身上下都在发抖。

宴厅里一派热闹,小提琴悠扬明快的声音,伴随着客人的谈笑声,此起披伏的回荡在庄园里的每一个角落。与我相比,那里瞬间就成了天堂。

我跪了很久,盛东宇在里面跟别人有说有笑,玛丽在厨房里忙进忙出,我认识的仅有的这么几个人都没工夫搭理我,不搭理也好,反正我也从来没想过跟盛家的人有半点关系。

天越来越黑,风越吹越大,整个盛家庄园里到处都是呜呜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乌云把庄园笼罩在锅底之下,有点像电影里被诅咒的恐怖城堡。

“少夫人。”

一回头,管家老夏站在我背后,他手里还端着一盘牛排,牛排看起来还是热的,就像新煎好的一样。他把牛排放在我面前的地上:“你整晚都没吃过的东西肯定饿了吧?”

“拿走,我不会吃的。”倒也不是我对牛排不屑一顾,更非不识老夏的好意,只是我不相信盛东宇真的这么没有人性,心里还有一些期盼,也许等会他看我可怜就放过我了也说不定呢?

看我不吃,老夏到是有点急了:“你这又是何必?少爷他说一是一,又在气头上,肯定是不会让你进去的,你不吃点东西,这夜怕是没发熬了。”

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执拗劲,反正认准一个字,“跪”:“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是我也知道,他就是想让我在当众出丑,如果不让他得逞,他又怎么可能放过我,我没事的,你先回去吧,等下被他看到你也会挨骂的。”

老夏是这个家的管家,似乎在这座庄园里很久了,于盛东宇来说他可能只是个管家,但于我来说,从第一次踏进这里开始,老夏就更像这个庄园里的主人,无论每一个房间,每一片瓦砾,大事小事,他都了若指掌,他像一个长辈关心着这里的所有人,我相信家里的每个人一定都很信任他。

见我这么拗,老夏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少爷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是个非常好的人,自从车祸以后他就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少夫人,你不要怪我多嘴,你弟弟确实毁了他。”

刷的一下子,我眼泪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对,是我弟毁了他,所以他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我吗?我来到他身边,难道就只为了遭受他带给我的羞辱吗?盛东宇,你真的好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