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爆款新书】家有诡妻江小雨刘洁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第六章 神出鬼没

时间:2020-01-14 12:00:55编辑:蝶霜飞

《家有诡妻》小说简介《家有诡妻》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小雨刘洁,作者是女帝,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了,但见一个黑影,背对着我,打开桌子上的饮料,正在偷偷的喝!小洁睡觉前...

《家有诡妻》小说简介

家有诡妻》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小雨刘洁,作者是女 帝,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了,但见一个黑影,背对着我,打开桌子上的饮料,正在偷偷的喝!小洁睡觉前,把窗帘拉好了,酒店的窗帘厚,屋子里黑漆漆的,刚才我都没发现床前竟然还站着一个人!我全身肌肉绷紧,做好冲上去的准备,这狗东西终于现身了...,一定不要错过哟~

《家有诡妻》 第六章 神出鬼没 免费试读

但见一个黑影,背对着我,打开桌子上的饮料,正在偷偷的喝!

小洁睡觉前,把窗帘拉好了,酒店的窗帘厚,屋子里黑漆漆的,刚才我都没发现床前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我全身肌肉绷紧,做好冲上去的准备,这狗东西终于现身了!不管你是人是鬼,我都要跟你过两招儿。

我没有马上采取行动,而是静静的看着他。那家伙喝了口饮料,又撕开薯片袋子,“咔嚓咔嚓”嚼了起来,我倒抽一口凉气,这傻逼来屋里,就是为了吃东西?

然而当他的脸微微侧过来的时候,我的心猛的提到嗓子眼,昏暗的光线下,那朦胧的轮廓...分明就是我自己!我的天!果真是另一个我!

我顾不上许多,“啪”的一下打开床灯准备冲过去,然而,当灯光亮起的同时,那家伙竟然消失了!饮料掉在了地上,哗哗哗的碳酸沫子往外冒,桌子上一片狼藉,全是散碎的薯片.....

我的心咚咚狂跳,我的天哪!真的是鬼!人哪能这样?一时间身子发抖,惊恐到了极点。

可以想象,他没有逃走,就在这屋子里,正在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而我,却看不见她。

“老公,怎么了?”

灯光照醒了刘洁,她揉着惺忪的睡眼看我。

“小洁,这屋子里不干净......”我紧张的小声说。

“啊!”

一听这话,刘洁吓的猛钻进被窝,死死的抱住我的胳膊。

我紧张的环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除了那家伙偷吃后的“战场”外,什么也没有,连着两个晚上了,它似乎是缠住我们了。

“老公,我怕......”刘洁吓的哭了出来。

我掖好被子抱紧她,点着一根烟,努力的理清思路,我在想,我所忌惮的,只是怕那家伙淫辱小洁,与其这样担惊受怕,倒不如跟刘洁讲明白,不然,敌暗我明,如此耗下去,我非疯掉不可。

“老公,这屋子里...有鬼是吗?”刘洁惊颤的小声问。

我长叹一口气:“这脏东西...不是酒店里的,而是咱们村的。”

“咱们村的?”刘洁吃惊的睁大眼,吓的嘴唇直哆嗦。

我点点头:“不错,它假扮我,在村子里做了不少坏事。”

刘洁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吓的一个劲儿抖。

我抓住她的手,认真的说:“老婆,具体情况,我回头再跟你说,你只要记住,从现在开始,到我们结婚,我们先不要发生关系,无论在任何情况下,跟你提出那方面要求的,都不是我本人!”

听到了我的话,刘洁更害怕了,抱住头几近崩溃:“老公,你别吓我,呜呜......”

看着小洁吓成这样,我也很心疼,但没办法,与其现在害怕,总比被祸害了强,我摸摸她的头惆怅的说:“我没吓你,你只要记住这一条就好了。”

我想的明白,大丈夫无欲则刚,我都不和刘洁那个了,那家伙也就没机会得手。

“老公,那...你现在,是真的还是假的?”刘洁窝在被窝里,胆怯颤抖的小声问。

“傻蛋,我现在当然是真的,别害怕,有我在,没人能伤的了你,”我抚着她轻声安慰道。

刘洁满脸是泪,死死的抱住我:“老公,你不要离开我,一秒钟也不要......”

原本浪漫的夜,又被这王八蛋给搅和了,我把灯关掉,黑影没有再出现,打开灯,一切还是正常,只是那满目狼藉的桌子骗不了人,它确实是来过了。

我在想,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它不是人,如影随形,如果让它一直缠着,我带着刘洁回老家也没用,可是...怎么才能对付它呢?

我也是读了十几年书的人,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但眼前所见,怎么解释?

刘洁想换房间,我拒绝了,换房间没用,说不定换了房间,人家还要再次刷下存在感,倒不如,我俩分好工,以后晚上她睡,白天我睡,总要有个醒着的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家伙就是淫人妻女,还没有害人性命,其实我也担心,它会不会嫌我碍事,趁我睡觉把我掐死。

拉开窗帘,我关了灯,刘洁死死的抱住我瑟瑟发抖,我好歹睡了一觉,脑子清醒了很多,黑暗中努力思索这一切的联系,二愣子,催催宝,林姐,香兰嫂,娟子,以及另一个我.....

林姐上个星期五还正常,说明这家伙害人,最早也是周五晚上,二愣子是周六被发现撒药的,也是当天带走的,而到了晚上,香兰嫂就被祸害了。

“老婆,”我轻轻摇了下刘洁。

“恩,老公怎么了?”刘洁吓的又是一哆嗦。

“我问你,你什么时候开始,想我想的不行的,”我轻声问。

刘洁抽抽鼻息,寻思了一下,说:“我也说不清,应该就是上个礼拜五吧,一下午我就感觉不对劲,浑身发烫,老想那些丢人的丑事,看见你,大腿根都麻,恨不得......”

说到这儿,刘洁又怕又羞的窝下头。

“继续说,”我轻拍着她的肩。

“那时候,咱俩还没确定关系呢,我虽然一直喜欢你,但没想过你能看上我,而且我也订了亲,感觉自己特不要脸,可是到了晚上...我满脑子都是你,翻来覆去睡不着,第二天,我去打水,才知道了咋回事?原来二愣子撒药了,”刘洁撅着小嘴说。

“那你现在,还有那种感觉吗?”我小声追问。

刘洁委屈的眨眨眼:“现在好多了,最起码正常了,虽然心里也全是你,但跟前两天完全不一样,感觉...自己那段时间就跟个牲口似的,就想让你那个......”

听她这么说,我似乎有点理解林姐了,这脏东西估计用同样的套路也施展在林姐身上,只是,林姐碰到个假的我,而刘洁,则是被我本人给解决的。

就凭它一开灯就消失的本事,我相信,在林姐家床上祸害她,也不是没有可能。

“老婆,如果,你再那么难受怎么办?”我小声问刘洁。

“我忍着,我听你的话,再难受也忍着,”刘洁害怕的颤声道,睫毛上挂着泪花。

我内心十分沉重,我在想,目前最好驱赶这东西的办法,就是告诉所有被祸害的女人,那个我是假的,大家千万不要信!

“老公,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刘洁胆怯的看着我,小声嘀咕道。

我心头一惊,连忙问:“什么事?有啥你还瞒着我吗?”

刘洁紧张的摇头:“不是,我不是瞒着你,而是,我觉得,好奇怪。”

“你快说。”

“我.....”刘洁顿了顿,低唔道:“咱俩发生关系后,我小肚子里的肉,就时不时的在跳,我还有点恶心,老想吐,你说,我是不是怀孕了。”

一听刘洁这么说,我愣了下,摇摇头:“不可能,就算怀孕,也要一个多月后才有感觉,你这才几天,连72小时都不到,说实在的,现在吃紧急避孕药都来得及。”

“哦,”刘洁略显失落的点点头,继续说:“我是又惊喜又害怕,我好想给你生个孩子,那咱俩,就永远分不开了。”

“傻蛋,我们分不开的。”

哄着小洁,她现在情绪好多了,虽然我讲的挺吓人,但那东西她毕竟没亲眼见,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我感觉她睡着了。

熬过了一夜,我带着小洁回到村里,昨天一天没露脸,我赶紧去村委会转一圈,看看有啥事没?

办公室里,还是那几个闲人扯淡,在这巴掌大的村子里,老张家猪下崽子,他们也要叨叨半天,倒是没啥正经事。

林姐见我来了,神情又紧张又激动,面颊微红,微微低下头,轻咬着嘴唇。

我坐到自己位置上,抽着烟,给林姐发了一条微信:“林姐,中午没人的时候,你在办公室里等我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我看见林姐快速的按着手机,很快信息过来了:“恩恩,老公,我知道了。”

看着屏幕上的字,我又是一惊!什么鬼?她...居然叫我老公?昨天还叫我亲爱的呢,今天就升级成老公了。

我想给她回过去一句:别乱叫。想想还是算了,中午详谈的时候再说,很多话,微信上是说不清楚的。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以为我默认了,捂住嘴甜蜜的偷笑,又发来一条:“老公呀,你昨天中午跟我说的话,是认真的吗?”

看着这信息,我又懵逼了,什么意思?昨天中午?我昨天中午和小洁在县城买手机呀,什么时候跟她说话了?

我心头又升起一层恐惧,本来我以为,那家伙是鬼,如果是鬼的话,只有晚上能出来,可是,林姐却说,她大中午见到“我”了,我的天哪!

“林姐,你中午在哪儿见的我,我说啥了?”我心的咚咚狂跳,忍不住好奇,给她回了一条。

林姐有些委屈的冲我眨眨眼,撅着嘴,回复道:“昨天,就是在办公室呀,你说,让我离婚,然后你肯定会娶我的......”

我脑子嗡一家伙,我的天!这他妈的,有完没完呀!

我手颤抖着,想再问问细节,半天输入不成句子,我不知道该怎么问?

我迷茫的走出办公室,把村委会调解主任张叔摆摆手叫了出来,小声问他:“张叔,我昨天上班了?”

张叔懵懵的眨了眨眼,不知道我啥意思,答道:“上了呀,一天都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