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画魂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0:51

画魂连载中

画魂

来源:网络作者:穆飞花分类:幻想言情状态:连载中阅读量:5

正文楔子三途河边,忘川彼岸,一望无际的血红色曼珠沙华,花海中央有一条十分突兀的青石路。这条青石路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久,亦不知有多少轮回人间的灵魂从这里经过,路面已被磨得光滑,若...

《 画魂》精彩章节试读:

正文 楔子

三途河边,忘川彼岸,一望无际的血红色曼珠沙华,花海中央有一条十分突兀的青石路。这条青石路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久,亦不知有多少轮回人间的灵魂从这里经过,路面已被磨得光滑,若有谁在这里泼上一盆水,路过的灵魂恐怕都得打个趔趄。

这条青石路,名为黄泉。但凡三界六道之中寿元走到尽头的生灵,来到冥府都要经过判官崔钰的审判,有资格踏入轮回道投身为人的灵魂,在经过轮转殿之后,都会接受指引,来到这黄泉路上。

黄泉路没有别的景色,运气好的灵魂在经过这条路的时候能看见一片如血染般的红色花海,运气不好的,只能看见一片青黄色的花叶。

曼珠沙华花海的彼端,便是一条平静无波的河流,河水呈血黄色,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便是三途河,也叫忘川河。

整条河流只有一艘独木船,船上有一个摆渡人。摆渡人本不属于冥界,而是一个曾经因为执念不愿轮回的人类灵魂,这个人在人间带着极大的执念不甘的死去,不愿喝下孟婆汤轮回转世再次为人。于是他便从原本在这里摆渡的小鬼手里接过了橹篙,日复一日的将黄泉路上走来的灵魂送往奈何桥。

一开始,他是为了想要再见到他前世深爱的女子,哪怕说上一句话,他就可以放下船篙,安心的去投胎。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三途河之所以又被称之为忘川河,是因为这里平静无波的河水本身就有令无数生灵死灵迷失、遗忘的能力。

这个凡人的灵魂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撑了多久的船,送走了多少投胎去人间的灵魂,直到有一天他终于遇到了他曾经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人,但是他的记忆已经不知被忘川河水侵袭了多久,他忘记了她。

这里不分昼夜,天空永远是如同夕阳落下山头最后的那一抹余晖,昏暗无比,如果还有什么能给这昏暗的世界带来一些不一样的色彩,除了那黄泉路边血色的曼珠沙华,还有一样就是忘川另一半河岸上的白色曼陀罗华。

相传,这忘川两岸原本都只有血红色的曼珠沙华,此花花开千年而无叶,叶生千年而无花,花叶生生相错,永不得见。它是这黄泉路上的接引之花,花香具有魔力,能够唤起死者生前的回忆。

而后来地藏王菩萨来到地府之后,见去往人间的各道灵魂时常因为曼珠沙华而对生前产生强烈的眷恋,更有甚者不愿踏上摆渡船而最终成为了忘川河边飘荡的孤魂野鬼。

地藏王心存度化之念,便将他从极乐世界带来的一颗曼陀罗华的花种种于黄泉路的对岸。

曼珠沙华与曼陀罗华同为彼岸花,但是白色的曼陀罗华却是与佛有缘之花。地藏王在忘川的另一边种上了曼陀罗华,只是希望经过黄泉路的灵魂不要执着于眼前和过去,而能够放眼看看遥远的对岸,看看那片不同于地府昏暗气息的白色花朵,让他们放下心中的执念,安心的再度转世为人。

“这里……就是黄泉路吗?”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带着些许茫然。

“阿娘,什么是黄泉路?”一个稚嫩的孩童声音疑惑的问道。

“幺儿,黄泉路就是指引我们去往奈何桥的路,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我们就能忘记过去的一切,投胎转世为人了。”年轻女子解释道。

“为什么要忘记过去的一切呢?幺儿不要喝孟婆汤,幺儿不想忘记阿爹!”孩童稚嫩的声音带着哭腔哀求道。

“幺儿乖,幺儿听阿娘说。你阿爹不久之前已经先我们一步来到了这里,他早已经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我们想要再回到人间寻你阿爹,就得跟你阿爹走一样的路。这样到了人间,我们一家三口才能重新在一起。”年轻女子安慰道。

“真的吗?那幺儿听阿娘的话,幺儿会乖乖喝下孟婆汤,这样幺儿就能一直和阿爹阿娘在一起了。”孩童听话的点头说道。

女子素衣麻衫,打扮得十分的朴素,看起来生前并不是什么殷实人家。这么年轻就死了,还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娃。从刚才她和孩子的对话来看,他们一家三口先后都到阴曹地府报了道,估计在人间不是遇上了天灾就是遇上了人祸。

不过不得不说,女子的容貌极美,这简陋的衣衫也无法对她的容貌造成分毫的影响。想来她这么年轻,生前也没造什么孽业,因此她和她的孩子并没有受什么刑罚,便直接让他们再度转世为人。至于她的丈夫,且不说转世之后能不能再见到,即便是遇到了,也不会再记得。

“柳郎,你可曾路过这片血色的花海?你可知惜儿有多想你?柳郎,是惜儿福薄,不能够与你长相厮守,连累你死于非命,还害得我们的幺儿也跟着我一同命丧黄泉。待惜儿转世投胎再度为人,惜儿还愿与你结为夫妻……”女子望着周围的曼珠沙华,眼中渐渐的扩散出痛苦留恋的神色,她的内心也不由得低声哭诉起来。

“阿娘,你快看,河对岸有一片白色的花,幺儿觉得那白色的花儿比这红色的花儿更好看。”孩童的声音将女子的思绪唤了回来。

女子茫然的抬头顺着孩童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远处有一片白色的花海,与她这边红色的花海遥相呼应。不知为何,女子在看到那片耀目的白色之后,心情莫名的安定了一些,停滞了许久的脚步再一次的迈开,缓缓的朝着河岸走去。

走到河岸边,女子看见那里停着一只独木船,船上有一位衣着破旧的男子,男子披蓑戴笠,看不清楚容貌。

“这位大哥,请问……”

“什么也别问,上来吧。”还不待女子说完话,这船上的摆渡人就淡淡的将她的话打断了。

“哦,好,那多谢大哥了。”女子见男子似乎有些不耐,许是长久以来有很多来到这里要渡船的灵魂都问过她想问的问题,女子只能赶紧躬身道谢。

“上了船,不要东张西望,不要伸手去碰河里的水。到了河流尽头就是奈何桥,上了桥以后,可以再最后回头望一眼,或许能看到你们心中最想看到的东西。看完这最后一眼,便喝了孟婆汤,投胎去吧。”男子叮嘱了一声,便撑起篙子,缓缓的向河的远处渡去。

因为这里没有昼夜之分,河两岸的景物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女子不知道自己乘坐的小木船到底行驶了多久。

仿佛过去了许久的时间,又仿佛才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女子的视线尽头出现了一座青石桥,随着船一点点的靠近,那石桥在女子的眼里也渐渐变大变清晰。

“谢谢这位大哥了。”女子下了船,在岸边对摆渡人欠了欠身子。

摆渡人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却并没有答话,随后他头也没再回,划着船渐渐远去。

女子牵着孩童的手,缓步踏上了青石桥,在走到石桥尽头的时候,她并没有按照摆渡人的话回头看那最后一眼。她明明是那么想再见到她的柳郎,再见到她的家乡,可是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不该回头看这一眼,或许是怕看到了她就真舍不得喝下孟婆汤了。

就在女子准备抬步走向前方的老妇时,昏暗的虚空中一个模糊的光幕突兀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光幕之中隐约是个男子的身影,只是太过模糊,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能依稀分辨出男子穿着紫金长袍负手而立。

女子突然觉得胸口的位置有些闷疼,她明明已经是个死人了,怎么还会有这种犹如实质般的疼痛感呢?画面中的男子她毫无记忆,可是那她却能从那个模糊的身影上感受到一缕淡淡的悲伤。

“喝了吧。”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女子的思绪,女子眼前的光幕也不知在何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形如枯槁的手,那只手上端着一碗看起来清淡如水的汤液。

女子看了看面前的老妇,伸手接过那碗汤,毫无犹豫的一口喝了下去。

脑海中的记忆迅速的消散,几个呼吸的时间,女子便已不知道自己是谁,身在何处。她缓缓抬步走入轮回道,甚至连她的孩子也没有再多看一眼。

“女娃娃,轮回路上时空混乱交错,莫要沉迷于其中,早些投身个好人家吧。”老妇苍老的声音在女子的身后响起。

女子讷讷的点了点头,一步一步的朝着前方走去。

就在女子的身影消失在轮回道里的时候,刚才给她送上孟婆汤的老妇看了看三生石,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哎,十世了。也不知这女娃千年前究竟造了什么孽业,连三生石都无法记录她的前世来生。”

奈何桥下,忘川河中,没有人能看见这里矗立着的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身紫金色长袍,身形挺拔颀长,容貌俊美无双。有些奇特的是他的眼珠是深紫色的,一头银丝无风自扬。

“我在这忘川河中等待了千年,你果真如此狠心,连一次回眸都不愿留下。”男子的声音低沉而悠远,淡漠的语气中有一抹难掩的忧伤。

男子苦笑了一下,从河水中飞身而起,落在了河岸边上,浑身上下却没有一处是湿的。

想了想,男子抬起手,一挥袖袍,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光幕,光幕中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满面络腮胡的中年男子,他便是这冥界的最高统治者——酆都大帝。

酆都大帝看见男子的满头白发先是一愣,随后抬手作了个揖,用浑厚的嗓音说道:“看修罗王此景,想必是十世已过吧。”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淡淡道:“刚才遇见了她的第十世,她终究是没有回头看一眼。本王最后一缕黑发也在她进入轮回道的时候变成了白色。”

“恕本帝直言,你虽身为修罗族之王,寿命绵长。可是这忘川之水自冥界初开便存在于此,绝非等闲之物。如今你为了洛河神女在此执着了千年,恐怕……”酆都大帝有些担忧的说道。

“本王明白,送本王入轮回道吧。”年轻男子平静的说道。

“这……你本为修罗王,千年前你的举动已经打破了你的命格,如今强行轮回,福祸尚未可知啊!可需本帝为你的命簿添上些什么?”酆都大帝有些迟疑。

“不必,本王只是不再需要这漫长生命中的记忆罢了。轮回之后该如何都由得天命,本王不再强求。”年轻男子果断的拒绝道。

酆都大帝叹了口气,又作了个揖,“既然如此,还请修罗王珍重。”

语闭,酆都大帝袖袍一挥,一道光束从光幕中射入年轻男子体内,男子的身形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最后化为一缕紫光,飞速投入轮回道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