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最新更新 >

《未央未果》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歃血绝情

时间:2020-03-14 12:00:39编辑:蝶霜飞

柳絮飞,流云动,燕归来,姹紫嫣红。朦胧迭起的烟雨笼罩我一直的记忆。晴空。微风吹动青绿的竹叶,发出细碎的声响。静悄悄的,剑舞的凌厉划破风,将薄如蝉翼的叶横分为透明的两片。只这一招...
关注搜索《 未央未果》
柳絮飞,流云动,燕归来,姹紫嫣红。朦胧迭起的烟雨笼罩我一直的记忆。晴空。微风吹动青绿的竹叶,发出细碎的声响。

静悄悄的,剑舞的凌厉划破风,将薄如蝉翼的叶横分为透明的两片。

只这一招,就足以使我扬名天下。南部最富盛名的女剑客,魅颜。

清风扬起我的发,遮蔽我的眸,眼前盎然*瞬间沉黑。那柄剑,那道眼神,那转瞬即逝的挥手,那最后一句话。我想我一生也不会忘记,那场绝杀。

师父去世后的鬼煞剑门猢狲散尽,几年,几十年后江湖上大约不会再有人知道曾称霸南部的剑圣,还有他一手建立起的剑门。江湖隐没,大势所趋。

执于我手中的歃血剑,唯一证明剑门的存在,鬼煞的嫡传弟子,魅颜。

用这柄剑创出你的江湖。师父临终前最后的托付。所以我在这竹林间磨砺整整三年,既而一战成名,摇身成为不败神剑。

那场劫难已经过去五年,我知道我等不及了。南方温湿的空气里陡然荡开冰寒,提醒我未能完成的使命。北之雪国,是一个神话。傲然执剑的白发剑宅我是如此清晰而模糊的记得那双眼眸。包裹着白纱的脸庞,只露出一道森寒之光,清冷如同当时的月色。在她深深的一瞥下,我竟然看见了师父的肩膀不停。不是幻觉,因为我的身体也随着瑟缩。

她的冷,冻结了天下,击溃了对手。无敌于江湖宅北之雪国,雪铭。

在南方最温暖的气候里,我开始一路往北。

比我想象的宽广,比我想象的遥远,比我想象的森冷。极北,雪漠。

仓皇在无际的雪茫,深藏在我体力的剑气几乎刹那崩溃,流泻半身的温度。在闭眼前的一瞬,我才认清自己的错误:鬼煞剑气至阳,雪国至寒,我来此,便是注定葬身!

倒在洁净清雅的雪地,辩不明方向,我知我早已迷失。徒生丝丝憾怨,不是未能复仇,却是未能再看一眼那透彻了然的眸。

北之雪国,雪铭。犹记得她淡然冷漠的声音,说出她名。

“你可好?”熟悉的声音凑在我的耳爆清晰的,“已经没事了,这里很温暖。”

温暖。确实的,有微微的暖风拂过我的面颊,催促我睁开眼,探清说话的人。

白色的发,银色的瞳,幽森淡漠的光。这熟悉而不熟悉的一切,生生的突现在我面前。我惊愕的仿佛身中一剑,仿佛无力回天。坠落到,万丈深渊。

她伸手,撩开我散落在眼前的发,轻拉过白色裘袍小心的披在我的身上:你冻伤了,需要休息。

她的目光毫不修饰的落在我的脸上,半晌:“我叫雪铭,这里是极北的雪国。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

“墨歆。”我几乎没有思考便吐出两个字,感觉到她的欢喜,似乎刻意为她而做的名,“我叫墨歆,来自南方。”

她亲手喂我汤药,习惯的为我披上她自己的白色裘袍,自然的抚开我落下的黑发,临走不忘掖好我的被角。许多年不曾有人为我做过的事情,几日内这个叫做雪铭的女子是这样轻易的便做到了。

“不要对我好,我是来自南方的女子,生长在温湿的地方。”某日我突然言不由衷,挡开她伸过来的手,躲过她不再冷漠的眼光,“冰雪消融,是雪国的灾难。”一瞬间,我大约是忘记了此次北行的目的,忘记了深刻在心里的那场绝杀。抬手挑起她白色的长发,细细的摩挲,细细的打量。

“泱泱一方雪国,不会如你所说的。”她不在意,握住我的手,嘴角处竟绽开一缕似有的笑容,“墨歆,你的身上真的有传说中南部的味道,我,闻得到。”

我不由得靠近她的笑容,用脸颊轻蹭她冰冷的侧脸,低语:“铭,墨歆喜欢铭。”对不起铭,我没有说“我”,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因为我是,魅颜。

她的身体明显怔住,呼吸的节奏在我的一句话里混乱不堪。踉跄后退,我的眼里是她千变万化的眼神。以她的修为,怎会如此呢?

她舞剑,在我从没见过的深厚的雪地里,仿佛与雪色融为一体,亦或她本身就是一片雪,降落到了人间。她的一切,都是如此干净透明。

我的兴致被她勾起,拿出长久未曾摸过的歃血,随风雪而动。青竹之绿,白雪之茫,却是各为相当的美景。她停下,只凝神于我。在她莫名柔和的目光中,我越发喜悦,挑起剑花与白雪共舞。

时间越长久,我便越无法自拔。温室的暖意已经无法温暖我了,唯有紧紧她的裘袍。她的身上有属于雪的味道。这许久的时间里,铭的招术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想,她的剑在我的眼里已没有秘密。

终于在一个月色凄冷的夜晚我向她提出挑战,手里紧握着歃血剑。

她仿佛知晓一切,微笑,不语。良久,手执残雪跟在我的身后。

略显荒凉的雪地,我穿着初来时的紫色裘袍,没有丝毫的暖意。不敢再犹豫,直直凌空一剑,向着她的面门。她却没有躲闪,森寒幽冷的眸子传递我陌生的愉快,乱了的是我,偏手。歃血剑承载着鬼煞的剑气,还是刺进了她的心间。她闷声倒地,脸上的微笑却没有散去。

这,不是她,不是那个一招致命的雪国剑宅不是那场绝杀的赢家。她的温情,全然不是,不是!

她说她喜欢一个叫做墨歆的来自南方的女子。她说她喜欢。

她说出我的名,不是墨歆,是魅颜。是魅颜,南部最富盛名的剑客。

剑客的禁忌,落剑;剑客的禁忌,留情;剑客的禁忌,伤心。

对不起,师父。我做不到眼睁睁看她死去,死在我的手里。所以我才是这场对决里的输家,弃剑而逃。从开始就注定了我的失败,从那一眼的森冷里的柔情。

我喜欢上了一个叫做雪铭的女子,北之雪国,极地寒彻的纯净的女子。

铭,我却做不了你喜欢的墨歆,我只是魅颜。墨歆是快乐的,因为被你深深喜欢着。

关注搜索《 未央未果》